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9

_分节阅读_18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不悦地眯起眼睛。

    “不是.’萧绝哑着声音反驳,理直气壮,其实他并扮受有什么胃口。

    他是理智到板点的男人,不会认为这是梳办特意给他做的,这便是山珍侮味,没胃口就是

    扮受胃口。

    如同嚼蜡,食不知味。

    可为了享受难得的温清时光,强迫白己咽下去。

    流苏又喂了他一口,淡淡地道:“你武功不是很厉害吗?谁能把你伤成这样?”

    萧绝柔和的脸庞喇一下,坚硬如冰,流苏者『能感觉他身上发出的冷气团,冷冽得可以割伤

    人的肌肤,他微红的眼光阴鸳地眯起,寒芒闪过,直逼流苏。

    问错话了?流苏被他森冷的眼光看得心口一跳,真野兽,就算揭开他的伤疤也不用脑羞成

    怒吧,胜败不是兵家常事么。

    倏然,流苏似乎地察觉到什么,眼角一抽,晾疑不定地开口询问,“萧绝,该不会是南瑾

    打的口巴?”

    她本就聪慧过人,这点事,略微思考就明白为何萧绝会脑羞成怒,这还真是不小的打击。

    值得同清,不过南瑾有受伤么?

    她不懂武功,可也知道南瑾的武功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玄北曾经戏言,公子打遍天下无敌

    手,应该不会受伤才对。

    不过萧绝的武功听说也挺厉害的,手中一把古剑威力无穷,气扫山河,若真是他们过招,

    萧绝重伤,南瑾会毫发无伤么?

    流苏一颗心不禁揪起来,有些担心。

    萧绝洞悉她的神色,咬牙切齿地道:“不是.

    流苏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萧绝的脸难看得如阎罗样,风雨欲来,恶狠狠地宣誓,“方

    流苏,从今天起,我不许你想着风南瑾,不许你见他,否则别匡我不客气.

    “你是病人,我也不和你计较.’流苏不为所动,恶狠狠地塞一口白粥到他嘴曰里,萧绝

    眼睛一瞪,火光闪闪,流苏微笑,“生病就要多吃饭,多休息,少说话.

    “你’夹然的动作让萧绝措手不及,狠狠地呛到,他一双眼睛气得差点吞丁梳办,流

    苏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意51力道夹然失控.

    “方流苏.’萧绝爆出一声咆哮,震得水底的鱼儿者『害泊,偷偷地从这一片天地溜走。

    流苏淡然道:“有什么话等你病好再说.

    米

    船在赤丹河上航行两天,萧绝的高烧反反复复,退了又烧,烧了又退,流苏好几次逼他靠

    岸去看病,他者『不为所动,固执的躺着,也不见他白行调息,内伤也不见起色。

    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短短两天的功夫,男子的脸情减不少。

    梳办看得心里不是滋味,萧绝太过于倔强,一直半死不活地吊着,就是不肯靠岸就医,本

    来在赤丹河航行四天就能到达宁城,到了宁城再坐马车半天便到京城。

    然而,萧绝却下令减速,漫吞吞地在河上飘荡,比游湖的船只走得还要漫,两天走不到寻

    常半天的路程。

    他似乎故意拖延上京的时间。

    那两名水手是萧绝的人,根本就不会听流苏的话,流苏让他们靠岸去给萧绝抓药,他们去

    请示萧绝,流苏让他们加速,又是观光,他们也去请示萧绝。

    可想而知,其结果让流苏血糖瓤升。

    “萧绝,你到底什么意思?”忍了两天,流苏终于忍不住,推开舱门,冷冷地问道。

    多好的脾气被肃绝这么磨着,底线也该夹破了,这男人简直有本事把人气得七窍生烟,而

    他倒好,斜躺在船头,安安稳稳地看他的书。

    这是他的专用船,船舱中有不少藏书,流苏瞥见那封面,只觉得血液一下子加速,有要冲

    出血管的暴动,竟然风轻云淡看他的诗经。

    西斜的阳光船舱的窗口射进来,在男子脸上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本来苍白的脸在橘色的

    阳光下看起来健康很多,脸奋拌着淡淡的笑,聚精会神地诗经,比那上京赶考的才子还要用功

    百倍。

    流苏白认脾气很好,耐心也不错,这两天却被萧绝气得没风度,很想开口骂他。

    他明明病着,却又不好好休息,大半夜还要起来去甲板上赏月,穿得凉胜胜的。她者『要坏

    疑他是故意穿得风凉去吹冷风。

    白天却待在船舱里看书,开始奴役她。

    偶尔蹦出一句,口渴了,她得乖乖去奉茶。

    肚子饿了。

    她就要乖乖地给他去做饭,流苏有一次实在是被他悠闲平静的态度给气到了,煮了一碗半

    生不熟的稀饭给他喝。

    萧绝竟然也不嫌弃,眉悄者刚受挑,一滴不剩地喝完。

    流苏本来还存着看好戏的心清,结果他喝元咧嘴一笑,她气得沉默不语,脸者『阴得可明简

    出水来,暗白把萧家祖宗十八代者『请出来问候一遍。

    萧绝简直就是猪.

    不对,比猪还不如,猪还会挑食?

    “你又怎么了?’萧绝不冷不热地问得,板为无辜,那眼神,好似流苏就是无理取闹的孩

    子。

    流苏咬牙,长眼睛扮受见过这么恶劣的男人.

    “你不是要上京吗?这么走下去,要走到何年何月才到京城?’流苏开门见山地问,秀丽

    的窖颜布满不悦,沉静地看着他。

    她忍一

    这在赤丹河中央,白茫茫一遍,她想要私白离开者『不成。

    萧绝淡淡一笑,双眸掠过平静,从流苏脸上转回书本上,淡然道:“我高兴.

    流苏俏脸生辉,“你”

    他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夹然又要他们减速下来,好似不想去京城似的,京城才是他的地盘

    ,早点去,他更能控制她,不是吗?

    流苏完全弄不明白萧绝意思。

    水绿色衣裳一闪,她走进房间,冷静地看着萧绝,道:“萧绝,你讲讲道理好不好?难道

    你想一辈子在赤丹河在飘荡吗?”

    萧绝面无表清地回答,‘呢峭百没想过,不过今日听流苏你这么一说,我倒可仁)房虑,反正

    我们夫妻分离玉年,正好培养感清.

    流苏血液凝结,萧绝的眼光如此认真和偏执,她毫不坏疑,这个男人说得出,做得到。他

    不会这么冲动吧?他可是萧绝,在朝中仁)拎酷和冷静出名,不会做这种傻事吧?

    女子脸色维持平静,“你不是开玩笑吧?”

    萧绝冷笑,“流苏,日称对我的了解,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不像.

    流苏差点脱口而出,她认识的萧绝,从来不会开玩笑。

    可她认识的萧绝,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流苏静默,不避不闪地问,“你延迟上京的时间,是泊我见到.r1?”

    啪一

    萧绝手上的诗经狠狠地啪上,男子苍白的脸上浮上一层阴云,琴亡闪过,阴鸳而冰冷,如

    要冻伤人的肌肤。

    这是他们之间的禁忌,流苏也聪明得不在他生病期间提起,免得他生气伤身,可他实在是

    太过分,流苏不得不提,除了这个可能,她想不出任何的理由。

    萧绝偏头看看梳办,手背上青筋浮起,压抑地深沉的怒火,努力地克制白己,不把手狠狠

    地伸向她可爱的脖子,阴测测地开口,“方流苏,不要在我面子提起这个人.

    流苏沉静地道:“他是我丈夫,我为何不能提起?”

    萧绝暴怒,一把抓过流苏,狠狠如压在床上,流苏不料他有这么夹然一手,顿时天旋地转

    ,人已经被萧绝狠狠地压在被褥之上。

    “萧绝唔’流苏眼光晾惶不定,才刚开口反抗就被萧绝俯下的身子,以吻封缄。

    强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充斥仕梳办鼻尖之间,萧绝发烧,气息更是浓烈灼热,如要熨

    烫人的灵魂,流苏睁大眼睛,男子灵活的唇舌已经窜进她的领地,掠夺她的甜蜜和温暖。

    萧绝的吻有着属于他的霸道和强势,一寸一寸地掠夺流苏的所有。

    玉年的压抑,玉年的思念,凝聚成最深沉的欲望,他想要狠狠的堵上这张伤他心的嘴,他

    想要把她小小的身体揉进骨血中,再不分离。

    强势的吻饱含着思念和急切的渴望,侵占流苏的所有,这种吻法,似要把整个人狠狠地吞

    进腹中。

    熟悉的药香,熟悉气息,熟悉的甜蜜,这些者『是他想念得酸楚的,板度渴望的

    那一刻,理智全线崩溃,流走.

    流苏反应过来,剧烈地挣扎起来,脑袋不停地转动,避开他浓烈的吻,这样的萧绝让她害

    泊。这两天,萧绝对她一直很尊重,她者『陕忘了,一个忍受玉年思念折磨的男人会有怎么样疯

    狂的欲望。

    这些者『是她无法承受的?

    当时她是萧王妃,她可仁月兰来顺受,可现在她是风少夫人。

    “放开放开我’流苏的声音有些破碎,双手不停地拍打萧绝的肩膀,女人和男人

    天生力道上的差别让流苏非常吃亏,根本就无法摆脱萧绝的禁锢。

    实在是没有办法,流苏狠下心肠一咬,这力道一点也不做假,萧绝躲避不及,被她咬伤,

    两人唇齿间者『尝到血腥的味道。

    “萧绝不要让我限你,我求求你,不要让我限你.’男子的竖挺抵住她的腿上,

    流苏眼泪一下子溢出眼眶,帝着一股强烈的限意,“我不想限你,求求你”

    萧绝双眸阴鸳地看着身下的流苏,女子头发因为挣扎而凌乱,红唇被他吻得红肿,眼泪破

    碎,喷限地看着她,眼睛里含着决绝的限意。

    <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