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0

_分节阅读_19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他的眼底迅速掠过一抹疼借,眨眼又冷峻起来,微红的眼睛不知是发烧还是清欲,更红了。他的声音痛苦和决绝,“流苏,来限我吧,起码这样你会一辈子记得我.

    萧绝说罢俯身,又吻上她的唇,更多了一丝绝望和痛苦,如沉浮在地狱,永远得不到解脱

    的犯人,要把生命中最后的热清奉献给他最爱的女人,不管她接受不接受。

    如此深沉的痛苦,想要把对方燃烧彻底。

    是疯狂的?

    是深刻的?

    是绝望的一

    沉沦口巴一

    假如只有我一个人在地狱苦苦挣扎,那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萧绝扯汁梳办的衣襟,强逼在她身上留下他的印记,好似这样便是一种宣誓。

    像天下宣誓,这个女人是属于他,属于他萧绝的。

    流苏心如刀纹,就算知道徒劳无功,她没有放弃挣扎,南瑾情贵绝尘的脸闪过脑侮,流苏

    心底倏然一股强烈的力量,被萧绝压制住的腿狠狠地要他要害一顶。

    萧绝早一步料到她动作,双腿用力一压,控制住她的动作,流苏趁机挣脱萧绝手上的禁锢

    ,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情脆巴掌声让萧绝有片刻的陇虑,流苏一把推开他,一抹脸奋的眼泪,咬着下唇,疯狂地

    笑起来,“萧绝你想要我对吧,好,不用你动手,我白己脱.

    流苏扯开她的衣襟,拉开一腰帝,面无表清,如一个木偶一般,麻木地解开衣裳。

    “住手.’萧绝厉喝一声,流苏已经解开外衣,对他的话无动于衷,伸手解开中衣,萧绝

    一晾,扑过去,狠狠地抓住她的手,怒吼道:“住手.

    他脸上狂瓤着狰狞的喷怒和晦限,拉过棉被裹看梳办半裸的身子,把面无表清地抱进坏里

    “流苏,对不起,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步?”

    流苏僵硬着身子,面无表清,眼泪却滚滚而下

    萧绝捧着她的脸,双眸急切地看着流苏,声音帝着孩子单纯的期盼,“流苏,告诉我,你

    心里还有我,你心里还爱着我?”

    流苏看着他,如木偶般,动也不动。

    她知道,只要她说一句,她还爱着他,也许,他真的会放过她。

    “流苏,说你爱我.’萧绝吼着。

    流苏眼泪顺着脸颊而下,声音轻飘飘,却非常坚定,“我爱风南瑾.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8章

    可泊在沉默在船舱里爆发,水声拍打着船上,不停地荡漾,整条船在河上沉浮,如同他们

    的心在冰侮沉浮。

    流苏默默流泪,安静得没有发生一点声音。她的眼睛是空洞的,是苍白的,一丝色彩者刚受

    有。

    眼泪成了她眼睛里唯一的感清,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哭。

    是为了玉年前错过的遗憾?

    是为了玉年之间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清?

    是为了玉年后男子执着的心酸?

    或许,连她白己也不知道。

    流苏的泪,一直压抑而低沉,板少哭出声音,人常有云,秀丽的女人哭位,如梨花帝泪,

    尤为好看。

    而她哭,会让全世界者阳民着她一起悲伤。

    萧绝沉默地看着她,露出帝着绝望的苍白,他的眼神痛苦得如凝聚天下全部的悲剧,坚硬

    俊美的外貌,冷峻深邃的眼睛,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永远者『是那么强曝。

    然而此刻,却看见一个脆弱的灵魂躲在角落里哭位。

    住事如烟,物是人非。

    是谁能挽回苍白的局面,是谁能给他一个救赎。

    眷恋着温暖,眷恋着阳光,却永远只能是一种渴慕。

    萧绝对这种清况无所适从。

    他哭梳办,他无法放并梳办,太过于执着,反而把白己逼卜悬岸的边缘,稍微有个不注意

    便会粉身碎骨。

    萧绝是执着的,萧绝是绝望的,萧绝是痴清的,萧绝也是悲哀的。

    此刻听着心爱的女人嘴曰里喊着我爱风南瑾,他心如刀纹,限不得毁灭所有。

    下地狱,一起沉沦一

    疼痛,已然麻木。

    神智却越来越情晰。

    萧绝抱着坏里的女子,哭位的脸计袖心疼,油计袖喷怒,他想要狠狠地蹂难这份纯真,撕

    碎她对风南瑾的忠贞。

    可清欲却早已褪去,浑身冰冷。

    若是真的一得逞,他便永远失去流苏。

    萧绝缓缓放开流苏,站起来,走出船舱,他的脚步呆滞而沉重,一步一步,如千斤重,一

    步一步,如踩在刀尖上,流苏听到一声巨大的捧门声,一切又队复平静。

    流苏伏在棉被上,嚎陶大哭,所有的声音者『被隔绝在船舱之外。

    谁来教教她,如何解开这副难解的僵局?

    X

    京城,小楼。

    南瑾的伤势渐渐好转,身体复原,已经不见苍白之色,闲坐凉亭,左右手下棋,白娱白乐

    萧绝离京的消息,他早就知道,不难猜测他去那儿,凤城那油袖构早就传回消息,让流苏

    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吓坏。

    从流苏嫁给萧绝开始,就是一副难解的棋局。

    他心里明白,他唯一的胜算就是流苏爱他。仁)圣天的律法来说,他和流苏的成亲,是不被

    百姓认可的。

    流苏当年仁划圈死离开王府,并未真死,她还是她,方流苏怎么样也不会是风苏苏,萧绝并

    未休了她,名义上,她还是萧王妃。

    他比任何人者『知道这点。

    事已至此,局面已经非人力所控制,他的力量在大的冲击下,也显得渺小,就像是在暴风

    雨中前进的小船,只能被彼浪推着前进。

    他聪敏的脑子已经预料到将来的不可收抬的局面。

    流苏她,又一次会站在风口浪尖,被世人唾骂,女子的情誉于她荡然无存。

    是方流苏时,要承受世人嘲笑,是风苏苏时,也要承受天下万民讥讽。

    南瑾这几天者『在想着如何把对流苏的伤害降到最低,可任凭他聪明绝顶,也想不出一个两

    全其美的法子。

    唯一的法子就是,他默默退出,此事无人知晓。

    脱轨玉年的命运,又队复到正常的轨道。

    流苏她还是流苏,他还是他,就如开始那般,毫无相干。

    她不用承受骂名。

    这是最完美的做法,流苏不用受到一点伤害。

    可是

    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风南瑾啊风南瑾,你并扮受有你想象中的洒脱。

    萧绝又何尝不知道,他去找流苏会是什么后果,可他依然一意孤行,换成是他,同样也会

    这么做。

    他们者『无法放手。

    即使知道会伤害到流苏,也没法劝服白己。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吧.

    左手黑子,右手白子,落定,左手胜出?

    左右手下棋,早就成了南瑾的一种习暖,他的棋艺天下无双,难逢对手,除了白己能和白

    己下,别人一般难与他抗衡。

    这么多年,冥冥之中,也养成一种习暖,几乎每次者『是左手赢,黑子胜出。

    无一例外.

    男子静坐凉亭,一身白衣,飘逸纯净,眉目如画,情贵无暇,唇角饱含着一丝似笑非笑的.

    眉宇间一点朱砂娇艳欲滴,美得妖烧,美得诱惑,美得罪恶.

    臀华落尽,就遗留这么一点妖烧色彩。

    流苏,你会匡我口马?

    南瑾垂眸暗想,唇齿间流转着苦涩的味道。

    苦涩,却让人印象深刻。

    “爹爹爹爹’叼、白的声音晾院失措地传过来。

    小小的身子匆匆跑来,小楼周边的竹林是一个巨大的八卦迷阵,小白有一次在竹林里迷路

    出不了,一直待了一个时辰,受不了喊了一声,南瑾才移动阵法让她出来。小丫头觉得很奇异

    ,便缠着南瑾要学。

    小白还小,学这些东西板为费力,南瑾不想她太过辛苦,就觉一些入门的知识,让她白己

    跑去竹林研究,这小丫头天赋不错,成果让南瑾满意板了。

    今天他让小白看情楚玉棋子落下的位置,然后让小白找出,才半个时辰不到,她不会这么

    陕就找到了口巴?

    “找到?”

    小白摇头,粉嫩的脸上一片院张,“爹爹,为什么我身上会有一只蝴蝶,是不是生病了,

    爹爹你陕帮我看看.

    南瑾一震,小白拉开衣襟,她的左胸口上果然浮现一只和流苏身上一模一样的蝴蝶,色泽

    比流苏的更为丰富艳丽,体型也更大,小白还小,这只蝴蝶几乎把她整个胸口者『覆盖。

    栩栩如生,展翅欲飞,一眼看过去,尊贵非凡,流露出逼人的气势。

    南瑾眉头拧紧,抬眸看看小白,她身卜怎次会这么陕就出现蝴蝶?而且和流苏身上的明显

    有些不一样,至于是哪儿,南瑾一时又说不来上。

    早就知道小白是女儿国的传人,可一下子出现这个记号,还是让自瑾防了好久。

    “爹,你怎么不说话?怎么会这样?”身上出现异样,小家伙有些害泊,见南瑾一直看着

    她不说话,心中更是不安,不会真的是不怡之症吧?

    南瑾拉紧小白的衣襟,微微一笑,“没事,是胎记,娘身上也有,不要担心.

    小白一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