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1

_分节阅读_19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才松一口,院张的脸队复平静,吓死她了,“胎记不是出生就有的吗?为什么

    夹然目出来?”

    “爹也不知道,你们家的人比较匡异吧.’南瑾淡淡道。

    小白眉悄一挑,双眸一瞪,表清板其经典,阴测测地开口,“爹,什么叫你们家的人?我

    们和你不是一家的吗?”

    南瑾揉揉小丫头的发丝,“爹不是这个意思,你再大一点就会明白了。这只蝴蝶什么时候

    出现的?”

    小白坐在南瑾面前,道:“刚刚我在竹林,不知道为何,胸口这儿和火烧似的,我以为被

    什么东西咬了,然后解开衣服来看,就发现这个匡东西,它好讨厌,我最讨厌蝴蝶了?

    “小白口阿仁)后不能说你讨厌蝴蝶这样的话,在谁面前者『不许说,即便是讨厌,也要说

    喜欢.’南瑾叮嘱道,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不知道将来会如何,叫自瑾却不由白主地纠正小白错误的观念,若是被龙家的人听到讨厌

    蝴蝶这种话,后果很严重。

    “为什么要说谎,本来我就不喜欢.’小白不满地抗议。

    “撒点无伤大雅的谎话,小哭紧,你没有伤人又没害己。’南瑾正儿八经地教育,非常认

    真。

    爹爹教她骗人,鄙视.

    小白心里暗暗腹诽一句,脸上却绽开笑窖,“知道了?

    爹爹说什么者『对.

    南瑾好笑地看着女儿阳奉阴违的模样,摇摇头,心里却非常沉重。

    “公子’韩叔匆匆而来,声音着急,看见小白也在,眼神闪了一下,南瑾揉揉女儿的

    脸颊,说道:“去竹林玩吧,今天找到玉棋子才能出来。

    “是,爹爹.’小白乖巧地应着,又转身入了竹林。

    “公子,少夫人不见了?’韩叔把手里的信件递给南瑾,南瑾淡淡扫了一眼,脸色板为不

    好.

    他最坏的猜测被证实了?

    南瑾眉悄凌厉,双眸进出杀气来,信件住石桌上一扔,微微闭上眼睛,遮去流露出来的阴

    鸳。

    韩叔担陇地看着他沉静的模样,忐忑不安地问道:“公子,怎么办?”

    南瑾沉默着,半晌才道:“让玄武玄北不许轻举妄动,不许声张.

    “那少夫人?”

    南瑾睁开眼睛,薄唇紧抿,如玉的脸上一片阴霹,沉声道:“让各个渡口注意有否发现萧

    王行踪.

    “是.’韩叔应道,便离开凉亭。

    自瑾静谧如水地坐着,阳升在袖脸上镀上一层薄薄的光晕,脸色更显得洁净透明,他的周

    边隐约流转着寒流,连阳光也透不进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9章

    今晚的赤丹河没有明月,亦扮受有星辰,苍育浩瀚而沉默,朵朵鸟云飘浮在半空,沉甸甸地

    压在水面上空,整片河域有股风雨欲来的沉重。

    风,在河面上狂瓤,整片河域只有一艘船在航行。

    常年在河上纵横的水手很天气板为敏感,很陕就判断出,赤丹河上即将有暴风雨。

    萧绝下令靠岸,这儿已经是安云城渡口。萧绝本来就打算在这儿靠岸,即便没有遇上暴风

    雨,他也会停靠。

    对于上京,他显得已经不那么迫切了?

    因为流苏一句,南瑾和小白也在京城.

    流苏下午者『待在船舱,中午发生的事a.坏噜噜地沉寂,心清队复平静。她这几天就简单地

    用一些干粮,竟然没觉得饿,晚膳一点胃口也没有。

    平常这个时候,萧绝早就奴役苏苏去给他做饭了,他则是懒佯佯地躺在看他的书,专心一

    致地等看梳办伺候他。今天两人一场大闹,谁还有心清给他做饭,一个在船舱,一个在甲板。

    沉默地过了一个下午一

    船到辰时靠岸,天已经全黑了,外头漆黑一片。

    萧绝下了船舱,流苏卷着身子坐在船上,脸色扮莫然,眸光沉静,根本就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她看见萧绝进来,脸色微冷,卷着身子的手不动声色地放下,冷静地看着他。萧绝心底苦

    笑,如打翻了玉味瓶,什么滋味者『一同涌上来,复杂地交错。

    她当真认为他是野兽了么?防得和防贼似的,他堂堂的萧王爷有一天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真是可笑。

    两双眼光在空中冷冷地凝视,似有一股闪电霹雳闪过,谁也不肯让谁。

    萧绝厉眸一扫,放弃这种无谓的较量,冷然道:“出来,靠岸了?

    梳办顿然一喜,萧绝终于愿意靠岸了?等等,靠岸关她什么事?他不是要让人去给他买药

    么?

    “不走水路了.

    流苏拧眉,终于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心倏然一沉,声陆路?声陆路的话,南瑾想要追查他

    们的行踪就更要费几番周折。

    流苏站起来,沉声道:“前几天生病,我让你靠岸去买药者『不肯,为何现在夹然靠岸?”

    萧绝严重冷芒一闪,咬牙切齿,“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他还在发烧,声音非常沙哑。这几天故意吹风生病,内伤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怡疗,一个下

    午者刚受有休息,待在甲板上待着。身体早就和他抗议,高烧又重了几分。此刻脸色显得哭仓白

    萧绝心底苦笑白己,在流苏面前,他果然和白痴差不多。

    者『几岁的人,竟然还玩着这种小毛头玩的把戏?

    想一想者『觉得讽刺.

    “萧绝,你想帝我去哪?”

    “哼,你不觉得白问了吗?”

    流苏色一沉,“你总不能一辈子囚着我时你才放手?”

    “做梦.

    他重重一哼,走出船舱,流苏咬牙,沉默地跟着他后面。

    狂风卷起,扑面而来,流苏感觉身体微冷,抬眸看着天色,这才发现鸟云漫天,似有暴风

    雨的迹象。

    匡不得他会靠岸.

    两人一前一后上岸,沉默地住城中走去。

    “这儿是哪?”

    “安云城.’萧绝淡模地应道。

    流苏凝眸,天色太暗,根本就看小情景象,这几年她对赤丹河沿岸的城他者『板为熟悉,萧

    绝一说安云城,流苏的脚步就漫一拍,不禁想要诅咒萧绝,从中午到现在竟然才走过一座城他

    她双眸怒火升腾,狠狠地瞪着他的背脊,似要在他的背脊上灼出一个洞来。

    这会才发现,萧绝的背脊不如平常那么笔挺。

    他的步伐很沉重,走得很漫,也许,是生病的关系吧.

    他内伤未好,又加上高烧,这几天倔强不肯靠岸买药,脾气和茅坑里的石头般,多好的身

    子骨者『被他折腾坏了?

    夜色如稠,一前一后的距离只有一米,流苏不由白主地多扣自酸。

    玉年前的萧绝意气风发,俊美无双,呼风唤雨,眉宇间张扬霸气,有一种逆我者亡的彪曝

    气息,那是属于萧王爷,天生的震嗓力。

    玉年后的萧绝,似乎有些变了.

    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心酸,是不是把人的心者『折磨得苍老不堪,仁)至于他张扬冷酷夕奋收敛

    不少。

    在夜色中看着,竟然有种黯然心伤的难受.

    魄疚拽住她的心脏.

    她踩着细碎的脚步,跟在他身后,夹然出声道:“萧绝,要不要我扶你?

    萧绝手握紧,眉悄一抽,莫名其妙地吼着,“不需要.

    流苏错愕,不理解他为何夹然发脾气,气氛又一次沉默了?

    萧绝莫名其妙发脾气,流苏也闷闷地跟着,一路谁也扮受说话。

    进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整个城他的城民者『沉浸在睡梦中,街道者『是静俏俏的。

    狂风吹起,落叶飘。

    明明很臀华的城他,在夜色中竟然有股荒凉。

    安云城朋凰树闻名,是一座著名的‘凤凰,城,大大小小的街道者『种满高大的凤凰树,

    每到凤凰树开花的季节,整座城他如飘荡着朵朵嫣红云朵。

    特别从高处来,整个安云城在凤凰花的簇拥下,那是一片巨大,绝美的红色云侮,板为壮

    观美丽。

    安云城还尽出美女,每年皇帝选妃,安云城者『占去大部分名额了,在圣天几百年历史上,

    出了六价皇后,三十多名妃殡,堪称罕见。所仁)安云城不光有凤凰树,也有安云城专出凤凰的

    传说,便有了凤凰城的美称。

    萧寒在安云城有一座别院,这位游戏人生的风流王爷,在没遇到锦绣之前,可是安云城的

    常客,他待在安云城的时间可比京城还要多。

    再加上柳雪瑶的老家也是安云城,萧绝每年凤凰花开的季节者『会陪柳雪瑶在安云城住几天

    所以,萧绝对这儿板为熟悉。

    花季刚过,狂风卷起,残花飞舞迷人眼,此景,美得让人心颤。

    即便是天黑,在隐约的灯光下,依然能看见这副朦胧的美景,如玉当初和她戏言时候讲过

    ,当时萧寒便是在安云城寻找和柳雪瑶有几分相似的女人。

    果然是一座美轮美负的城他。

    在凤凰花飘落之刻,更多了浪漫清坏。

    流苏不由白主地停下脚步,伸出手,接着飘落的凤凰花瓣,她吹飞,仰起头,在漫天花雨

    中,嫣然一笑,窖色绝艳。

    萧绝见流苏没有跟上来,以为她跟丢了,回头一望,一时不由得痴了?

    狂风狂瓤而过,漫天凤凰花飘,女子站仕化阴下,青丝飞扬,碧衣舞动,她神色宁静,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