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2

_分节阅读_19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笑倾城,在夜色下,如精灵般,纯净无暇。

    萧绝看痴了

    流苏想起桃花的芳香,每年的桃花雨,也是如此落英缤纷。有南瑾陪着她一起欣赏着世间

    美景。

    不曾想到,凤凰城的凤凰花雨也是此般美丽。

    在夜色下,有另一番景象。

    萧绝眼光直直地看看梳办,他护起仕年陪着柳雪瑶回安云城观看凤凰花雨之时,她也喜欢

    仰首,在花雨中娇俏地笑,声若银铃。

    可此刻,却怎么也想不起雪瑶仕化阴中,是怎样的一幅美景,她的脸已经变得很模糊。

    然而,他却深深地被眼前流苏身上的柔和和宁静所震憾,真的好美.

    这是他有生日未看过最美的一幅画面。

    兴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流苏回过神来,半垂眼眸,打破这一片浪漫迷离的暖昧气氛。

    “你喜欢凤凰花?’萧绝也从震憾中回过神来,轻声问道。

    流苏凝眸看他,微微浅笑,“不,我喜欢桃花.

    萧绝肇眉,流苏道:“该走了.

    夜,又队复平静.

    萧绝帝着流苏去萧寒的别院,别院的家丁们白然者『认得萧绝,匆匆把他们迎进。

    “这是王妃.’萧绝一把勾过流苏的腰,宣誓道。

    别院的总管也是懂得看脸色的人,虽见流苏挣扎,也面不改色地给她行礼,萧王说是王妃

    便是王妃。

    主子的事,他们不便过问。

    他领着萧绝去他常住的阁楼,早就吩咐侍女们去烧热水给他们洗俗,他为人也机灵,见萧

    绝一脸病态,便心知他身体有意,犹豫着要不要请大夫,萧绝就冷声道:“熬一碗退烧药.

    “是一

    大半夜到达别院,弄得底下人仰马翻。

    厨房里,一侍女睡眼朦胧抱怨,赌气地添柴火,任谁大半夜被吵醒干活脾气者『不会太好。

    “秀姐,你做什么呀,一首握着柴火,陕点干活吧,小心总管一会儿打人.

    秀荷眼光有股强烈的限意,竟然是萧绝

    她的手抚着被毁的脸,这张脸,让她过够了被人耻笑的日子,幸好萧寒发善心收留她在别

    院,不然她早就暴死街头。本来花窖月貌的脸,横着一条丑陋的疤痕,她每次出门买东西,者『

    要蒙上面纱,根本就见不得人。

    有时候甚至在想,为什么她不马上死去,她限板萧绝,者『是他的冷酷绝清,害得她活得

    户千瓦不2获诊门岁这口气憋在心里已经有几年了,喷限难消。

    而最让她震晾的是,总管说萧绝帝着王妃来了?

    方流苏早就死了,萧绝也从未娶妻,哪儿来的王妃?

    “方流苏”不可能是方流苏,萧王妃早就死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清,秀荷眼光中露

    出强烈的限意,握着柴火的手不断地加大力气。

    当初就是因为她以为方流苏是府中的侍女,并未阻止迫迫鞭打,萧绝一怒之下,一鞭毁了

    她的花窖月貌,她限萧绝的无清,更限流苏的出现。

    嫉和限,比单纯的限更可泊?

    如果不是因为她,她还是秀夫人,荣华富贵,而不是躲在这种角落里卑微地活着,毫无尊

    严,这一切者『是他们造成的。

    当初她听闻方流苏死亡的消息,不知道有多高兴,整个人疯狂地大笑,以为这便是报应。

    她扮受有能力收抬她,老天帮了她一把。

    现在听萧绝帝着王妃来,无比晾奇,她在别院几年来,这些年,萧绝没来过,夹然半夜到

    访,究竟为何,他身边的女人又是谁?

    怨限越来越强烈,莫非方流苏死后,萧绝又有喜欢的女人?

    秀荷阴鸳地眯眼,倏然把木柴狠狠一仍,迅速跑出去

    “秀姐”

    两名侍女在后面着急地喊着,而秀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厨房门口。

    天,更黑沉了一

    流苏不悦地站着,正在为房间一事和萧绝争执,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和他睡一间房,一张床

    在船上还睡两个船舱,这儿又够大,他也有人照顾,她可有可无,随便一间客房者『可脚重

    这是她最基本的底线.

    绝不可凝过一

    萧绝虽然发烧,气势也不减,抿唇冷笑,“底下的人者『知道你是我王妃,竟然和我分房睡

    ,有这个必要么?怎么,泊我吃了你?

    流苏脸色一沉,对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很生气,“我很有白知之明,这种姿色入不了您的

    眼,既然不会对我如何,我睡任何一间客房者『一样.

    萧绝脸色黑如锅底,“你本来就是萧王妃,想要和我划情界限,你想者『别想.

    她一副要为南瑾守身如玉的坚决,看得人要有多生气就有多生气,萧绝心底的脾气全被她

    脸上的忠贞给勾起。

    该死的一

    离开他一个月就嫁给风南瑾.

    她那时候怎么扮受想到忠贞二字?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方流苏.

    萧绝心底那股火啊,窜得飞陕,铺天盖地卷下,如同外头的狂风。

    流苏被萧绝的固执弄的心力交瘁,还是这副霸道的语气,若不是休养够好,她早就一拳狠

    狠地揍过去,“总之我不和你一间房,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去睡走廊总行了吧?

    “方流苏你站住.’萧绝厉喝,脚步一个踉跄,流苏已经出了房间,会听他话的才是傻瓜

    一

    萧绝追出房间,在院子里一把狠狠地拉住她,该死的女人.

    “方流苏,你够绝.怎么?跟着我这么多天,孤男寡女,你以为风南瑾会相信你和我情情

    白白,什么事清者刚受发生?别开玩笑了,任何男人者『不会有这种想法.’萧绝冷然道,口气颇

    有些恶意。

    流苏浑身一震,陇然大晤,“萧绝,你这几天是故意的?

    萧绝一哼,就算不是,他也懒得回答.

    流苏唇角浮起一抹冰冷的讥俏,“我相信南瑾,这个世界上,谁者『可仁)摆解我的话,谁者『

    可日摆会我,叫自瑾不会,他甚至不会问我,只要我说一句,我们之间是情白的,他就会无条

    件地相信。就像我相信南瑾一样,没有条件地相信,我也相信,他不会放弃我,不会抛弃我.

    我是方流苏,也是风苏苏,可选择当方梳办还是继续当风苏苏,南瑾会尊重我,会哪的意愿

    为先.

    “你’萧绝勃然大怒,流苏不卑不亢地看着他。

    最终他脸色阴沉,“你不用走,我走.

    说罢大步流星地走出院子,梳办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萧绝的固执,超出她的想

    然而,他们谁者刚受有料到,庭院外的树后,一道鬼祟的人影,震晾地看着这一幕,一字不

    漏地把他们的话者『听进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0章(文字版)

    昨夜下了一场大暴雨,从后半夜开始,一直到天亮,暴雨这才停歇。

    第二天阳光依然灿烂,骄阳似火,天空万里无云,十分晴朗,火辣辣的阳光赶走了昨晚暴

    风雨袭击的寒冷和害泊。

    流苏早早就起了,梳洗过后,推开纱窗,一股凤凰花香扑面而来,顿时神情气爽,一扫多

    日来沉闷的心清。

    眼光微抬,艳丽的凤凰树很高大,她能看见艳丽的云顶,别院里便种着很多凤凰树,经过

    一夜的风雨洗涤,香气更情冽。

    侍女端来早膳,又恭敬地退下。

    用完早膳,流苏走出房门,昨天风雨太猛,院子有些断枝,散落一地,有几名家丁正在情

    理院子里的渗状,她微微扫了一眼就把眼光转开。

    不知道萧绝起身没有,今天应该会动身吧?

    流苏才走出房门,两名侍女端着热水匆匆而过,流苏想了一下,也顺着她们走过去。

    萧绝就住在她隔壁的院子,一大早总管恭敬地守在房门前,神色着急,见流苏来,院陀行

    礼,她眉心一跳,走进房间。萧绝躺在床上,已然陷入半昏迷状态,呼吸沉重而舒缓。流苏一

    探萧绝的额头,脸色顿沉,“请大夫了吗?”

    她说话的声音很冷,随看晨风吹拼总管的耳朵,有点凉胜胜的,让他不由白主地打个寒颤

    ,没想到王妃竟是个厉害的角色。总管一抹冷汗,“回王妃,已经去请了.

    流苏领首,萧绝躺在床上,脸色通红,额头一片灼热,触手可烫,“王爷昨晚不是服了汤

    药吗?为何还是高烧不退?”

    总管恭敬回票道:“昨晚王爷大发脾气,谁也不见,奴脾们退烧药端进去被王爷狠狠地砸

    了出去,还把她们赶走,奴才们不敢再去惹怒王爷,今早才发现王爷高烧昏迷。

    流苏心揪起,真想狠狠地打彼此一个耳光,喷怒如瞪着只坏不省人事的萧绝,沉默不语,

    这个男人真是欠教育,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该拿白己的身子开玩笑。

    棍蛋.

    真是个棍蛋.

    鼻尖有些酸酸的,心里的内疚又多加一分,喇一声站起来,走出房间,她需要透透气。

    不要再去气他了。

    有什么事等他病好再说。

    他这样反反复复,她心里很不好受,好似这一切者『是她造成的,这种魄疚的心清想毒蛇般

    抓住她的心脏。

    大夫很陕就来了,流苏随着进房,看着他为萧绝把脉开方子,流苏担心地问道:“大夫,

    王爷的内伤如何?严不严重?”

    大夫一边开方子,一边道:“无需太呈</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