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3

_分节阅读_19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寸于哟\,王爷的内伤只是错过最佳的怡疗时间,老夫

    所开的方子,有退烧,有怡疗内伤的,依照顺序服用,便无大碍.不过”

    “不过什么?’流苏听着刚刚松一口又被提起来,忐忑不安地等着大夫接下来的话。

    老大夫欲言又止,最终叹息,低声道:“请恕老夫多嘴,王爷这次病重看似内伤导致,然

    ,老夫细细观察王爷脉象更像心有郁结引起,身体的病,看得见,摸得着,白然也能怡愈

    ,而良药难医心病,还请王妃多多费心,心病还需心药医。

    流苏听罢愣住,心中的魄疚,更深了,更浓了,心如被针扎似的。

    她垂下眼眸应了一声,让总管送大夫出去,又让人下去煎药。

    流苏一人坐在袖床边沉默不语,双眸定定地看着他,实在是不能把眼前半昏迷的萧绝和情

    醒之后的萧绝联系在一起。

    她拿起旁边的毛巾,沾水拧干,擦去他额头上的冷汗。

    直旱能析倦一时“萧绝,你要是敢这么昏睡一天,我就从院子里走出去,别说我没警告你.’流苏心生反

    骨,恶狠狠地威胁他。

    半昏迷的萧绝倏然伸手,狠狠地抓住流苏的手腕,那力道大得拧痛了她,紧紧地抓住,深

    泊她逃走似的,虽然在病中,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手心的执着和紧张。

    梳办看着手腕上的大手,一股不知道什么滋味在唇齿间化开,双眸沉静地看着萧绝

    痛苦.无力?

    另一手微微拍拍他紧抓着她的手臂,有股安抚的味道,什么话也没说。

    萧绝依然固执地抓住,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他的手很有力,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把她禁锢

    ,不肯松手,就如他本身的偏执。

    这个男人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逃过掌心。

    得不到,便要毁灭的狠绝.

    流苏眉目黯淡,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死局难解.

    药来得很漫,比流苏预期的漫很多,侍女端上来的时候神色晾恐,流苏扒开萧绝的手,他

    却固执不肯松开,她没好气地道:“萧绝,松开,我不会走,你不松开,我怎么喂你喝药?

    无动于衷,一点反应也没有。

    流苏无奈,只能让侍女来喂药,把药者『灌进他嘴里,‘呢)后动作利索点?

    她不是想要责匡,而是因为药熬过时辰,药效就会降低很多。

    侍女惶恐不安地点头,转而解释道:“王妃,不是奴脾们偷懒,是秀姐夹然出去,厨房人

    手不够才忽略了,下次不会了?

    流苏也不在意,领首,微微一笑,“我扮受有匡罪的意思,别紧张.

    那侍女这才松了一口气,见萧绝一直紧抓看梳办不放,有些诺媚地道:“王妃,王爷真是

    爱您,者阱白您离开似的。

    流苏没应话,脸色平静,似是没有听到似的,那侍女不理解为何她反应,不是要开心才对

    么?

    她白讨没趣,也不敢再胡乱说话,很陕就把一碗药喂完,退了下去。

    梳办看着萧绝苦笑,“很爱吗?我宁愿你从未爱过我,如玉年前我以为的那般,这样或许

    你会过得开心点。

    侍女端着碗出去,刚到厨房就看见秀荷回来,她不禁大发牢骚,“秀姐,你上哪儿了,一

    个早上者『不再,害得我出错被王妃骂?

    秀荷扯下面纱,嘲讽一笑,眼光冰冷,“什么王妃?只不过是个水隆杨花的女人,哼,我

    倒要看看,他们三人这场好戏,怎么收场.

    这笑窖让侍女浑身发毛,“秀姐,你说什么?

    秀荷哼哼,“很陕你就知道了.

    就在萧绝昏迷,F}下之时,流言如同暴风雨般,迅速蔓延,席卷整个天下。

    出

    晓晓想说,今天要去实习,回来估计要很晚了,所助所仁)是啥者『知道了哈,没二更了

    ,不好意思哈,’

    盖着龟盖走人暴风雨来了,今天上侮也下雨,twA丁,嘿嘿。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1章

    暴风雨过后,风和日丽,凤凰残花一地,这座美丽的城如少女般的情新。

    幽静的安云城今天很热闹。

    茶馆酒楼,这些小道消息传播最陕,最集中的地方,如沸腾的水一般,炸开了。

    人们纷纷在议论,方流苏二嫁之事。

    在赤丹河两岸生活的人,有谁不知道风南瑾风苏苏的事迹,从几年前那场婚礼开始,风少

    夫人早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加上她守护风家,出侮谈判的事清,天下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而玉年前,萧王妃方流苏身败名裂,是有名的淫娃荡妇,亦是天下皆知。

    一个昊名远扬,一个美名远播。

    今日却爆出,方梳办便是风苏苏的传闻,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投下火药,爵间沸腾。

    传播消息的载体,借着帆船,传遍赤丹河两岸,才一天的时间,赤丹河一帝,人尽皆知,

    日月玄种速度预料,明天多半天下皆知。

    流苏再一次,身败名裂.

    过去只是王府传出来的丑闻,多半人却扮受有证据,者『能让她陷于暴风雨中,成为众矢之的

    而这次,嫁给风南瑾,是铁证如山之事,这场关于道德的讨伐之战来得更猛烈,更迅速,

    杀伤力也更大。

    在思想闭塞的他们眼里,梳办防做的事,晾世骇俗,为世人所不窖,长久仁)未女人三从四

    德的条条框框紧扣在她们头上,夹然有人打破这种传统,反抗这种思想,挑战道德底线,便会

    遭受到他们严重的谴责。

    言语如刀锋,再一次卷向流苏。

    今晚月色迷人,臀星点点,苍育之上星河横跨,分外美丽,柔柔地注视着人世间所有的朦

    A.

    萧绝高烧刚退,便在凉亭饮酒,闷酒易醉,才片刻便有酒意。

    “萧绝你到底哭喝到什么时候?’流苏眉悄染霜,面无表清地看着他,她口者『说干了,他

    却一字也没听见去,依然我行我素,白斟白饮,偶尔撇她一眼,冷冷一笑。

    什么话也没说.

    “什么时候离开安云城?’流苏沉声问道。

    这个问题她问得口者『干了,却还没有问出个所哪来,萧绝根本就不想回答,更或许,不

    愿去想她如此急切想要上京为了什么。

    风南瑾

    风南瑾,又是风南瑾一

    萧绝的手狠狠地捏看胭杯,几欲捏碎,微醉的眼光阴暗而冷鸳,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刀,真

    想狠狠地砍向风南瑾。

    仰首,一饮而尽,又斟满一杯。

    酒入愁肠愁更愁。

    “要小哭喝一杯?’萧绝夹然裂开一朵笑窖,举杯邀请,眼光已然有醉意。

    流苏冷冷地肇眉,“你高烧才刚退,是不是又想发烧?

    已经劝了一个晚上,可借他无动于衷,流苏者『不奢望他会回答她。

    “不喝就算,我白己喝.’萧绝沉吟,又是一饮而尽。

    流苏气急,喇一声站起来,拎起那坛酒,举起来,狠狠地捧在地上,酒坛破了,剩余的酒

    哗啦啦地从坛中溢出,迅速湿了一地。

    萧绝拍手叫好,“好,好,好方流苏,有气魄,别院里有的是酒,你能捧破多少坛?

    本王爱喝酒,关你什么事?

    “疯子.’流苏面无表清地看着他,冷冷地道:“萧绝,我没有耐心和你耗了,你要不就

    起程上京,要不就放我回家。

    萧绝冷笑,撑着石桌就站起来,一把拽过流苏,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只能

    对视着他。萧绝眼光狠庆,力道大得几乎似要捏伴梳办的下颖,“方流苏,没耐心和我耗?我

    明白的告诉你,这辈子我和你耗定了?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流苏肇眉,用力推开他,俏脸薄怒,“那是你一厢清愿的想法,萧

    绝,你并不是迁腐之人,为何执着于一个只有躯壳没有心的女人,你想要有人爱你,多的事,

    只勇你相你可以计仟向一个专人晋卜你n

    “任何一个女人?哈哈哈’萧绝疯狂大笑,嘲讽的笑窖充满强烈限意,笑窖毕,狠狠

    地瞪着流苏,“我真想把你的心狠狠地挖出来,看看是什么做的?为何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方流苏,若是任何一个女人我能屈就,为何玉年没有娶妻,该死的,这任何一个女人之中扮受有

    一个你一

    流苏一震,痛苦地闭上眼睛,谁来教教她,如何解开这副难解的棋局,死棋,寸步难行。

    南瑾,你在哪儿?

    帝我走口巴.

    此刻,流苏心力交瘁,太过执着的爱,她不愿意回头的爱,如烈火一样,焚烧着她所有的

    5M腐蚀她所有的知觉,痛苦不堪。

    是魄疚,是难堪,是痛苦,是无奈

    “萧绝,这就是我们的命.’流苏第二次对萧绝这样说。

    他们相遇在错误的时间,只能徒留一声叹息。

    她想要爱他的时候,踌躇不决,不敢完全交出白己的心。

    他想要挽回的时候,果断坚决,而她却已经不想要。

    命运如此,岂能强求?

    “萧绝,这些话,如果玉年前你能对我说,能这么大声地告诉我,我爱方流苏,天下任何

    一个女人也取代不了方流苏,那我就会是你的方流苏,即便我再怎么不勇敢,再焦次沪受伤,

    我者『会迈出一步去试一试,到底我能不能全心全意地爱上你。可我们者『太骄傲,就站在那根红

    线面前,谁也不愿意,谁也不敢去碰触它,仿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