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4

_分节阅读_19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它就是一个恶魔,一旦碰触便会万劫不复。我

    一步一步地靠近,你一步一步地后退,你一步步靠近,我又一步步后退。明明我们者『要接近它

    却又狠狠地抛弃它,你限我,怨我,爱限交加。我又很白私,当年的我泊受伤,因为我知道,

    我只是代替姐姐出嫁,我知道你只会限我,如果我大声说我爱你,就会被你伤得体无完肤,我

    只想要好好保护我的心,保护它不受到伤害,如果我连心者『输了,就会彻底沦陷,我泊被你嘲

    笑,泊你不屑,才会一直逃避,明明彼此有感觉,也宁愿站在原地。到底是谁造成今天的局面?是你,还是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错过就是错过,不能再回头。我又何尝无辜,当年你

    怎么对我的?你自己想想情是,在那种清况下,你白己者『不肯跨出一步,你凭什么期盼我能主

    动迈出一步?”

    “你说任何一个女人者『不是我,可萧绝,能给你全部的爱的女人一定是十个,甚至是百个

    方流苏。是你白己不肯给白己机会,我肯给白己机会,所哪现在很幸福,你也可以。不可否

    认,我这么说很白私,可事实便是如此,谁能肯定一生就爱一次,你当初不也是爱柳雪瑶爱得

    死心塌地。萧绝,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就算当初我没有遇到自瑾,过了玉年,依然物是人非,

    找不回当初的爱清,就算现在我回到你身边,除了彼此伤害,还能有什么?一面镜子碎了就是

    碎了,再怎么修补也会有裂痕。萧绝,我不知道你这玉年来所受的苦,我很白私地回避你的消

    息,是我不对,我也是凡人,也会有害泊,也会有逃避。

    “不要把白己的心禁锢在黑暗的深渊,萧绝,不是不幸福,而是不愿意幸福,只要肯给白

    己幸福,你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果不是柳雪瑶,他们根本就毫无交集。流苏这几天一首在想,如果她能劝服萧绝放手,

    那该多好,这样把对他们的伤害者邸条到最低。可借,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她根本就劝不了

    萧绝,他太固执,反而把白己困在心的牢笼里。

    他怪她爱上风南瑾,心有他属,可为何不想想,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逃离丰府,又怎么

    会遇上南瑾。

    如果当初他们的开始不是那么阴差阳错,不是充满仇限和阴暗,她会是爱上他的方流苏,

    而不是爱上风南瑾的风苏苏,这一切的一切,只匡命运,怨不得其他。

    萧绝沉沉地看着她,脸色几度变化,浑身绷紧,如最有张力的琴弦,他的眼光如利剑一样

    ,狠狠劈向流苏,剑眉掠上疲惫。

    月光朦胧地洒下人间,萧绝的脸明暗参半,板为晦涩。

    “方流苏.办不到,说什么也办不到?’情冷低沉的声音伴着晚风吹进流苏的耳朵里,一

    股更无奈的悲伤袭击心脏,脚尖似踩着无数银针,疼痛,无处不在。

    费尽心思解开他的心结,却是一场空谈。

    萧绝有他的骄傲,有他的坚持,根本就会认同她的话。

    梳办想哭笑,嘲笑着捉弄别人的命运,却发现,她笑不出来了?

    萧绝狠狠一捧袍子,微醉的眼浮出强烈的限意来,“当初你逃离,是不是风南瑾帮陀?”

    这个问颗压在袖心里很久很久,如果不是今天醉酒,他或许没有勇气去问,流苏是不是在

    王府的时候就喜欢风南瑾,才会决定逃离王府,和风南瑾双宿双栖。

    当午梳办逃离丰府之时,也是风南瑾回凤城之刻,时间上,竟如此吻合,他那年明明要到

    九月份才会离京,却提前几个月,他不得小际疑,这一切者『是他们两人蓄谋。

    梳办摇头,苦笑道:“我出了王府就一直和如玉在一起,后来幽灵宫出现麻烦,如玉才会

    先走一步,让我去凤城找她,路上遇上南瑾,这一切者『是偶然.

    萧绝一步一步地靠近她,眼里的炽烈限意让流苏不由白主地后退一步,“你想做什么?”

    这股限意,如要把她千刀万剐似的。

    流苏心中顿然升腾起一股恐嗅,他有怎么了?

    酒气扑面而来,危险随之而至,梳办想哭逃跑,却发现白己的腿如生根般,动也不动,反

    而是挺直背脊勇敢地对着他。

    萧绝是微醉,却扮受有全醉,也只有趁着这个机会,问出他疑惑几天的问题,“那孩子呢,

    小白又是怎么回事?”

    流苏心中一沉,手心紧张地出了一层淡淡的薄汗,那天在船上萧绝就问过,然而,流苏巧

    妙地把重心给移走,不让他有机会继续发问,而今晚,他的眼神如此恐沛,似乎是察觉到什么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流苏的声音有些颤抖,却力图镇定。

    镇定,一定要镇定.

    她不停地和白己说。

    “小白是什么时候出生的?’萧绝的声音又冷又狠,语调很缓漫,却有力地抓紧梳办的咽

    喉,让流苏喘不过气来。

    他不是傻瓜,很多事清压布内里,细细一想就会明白,只是问不出来,害泊听到晴天霹雳

    小白

    那个可爱的孩子

    他所喜爱的孩子

    酒气冲得萧绝的头脑一片发热,见流苏眼光沉静中有晾恐,久久不答话,不由得历喝一声

    “我问你,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流苏被吓一跳,如果现在能晕过去,她会毫不犹豫地晕过去。

    萧绝冷笑,沉声道:“她是一月份生的对不对?你嫁给风南瑾是七月,天下皆知,普天之

    下,有人坏孕不到六个月就生孩子的吗?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流苏心口发冷,她的牙齿者『在颤抖,浑身抖得厉害,再怎么告诉白己要冷静,者耐印止不了

    她自里的害{白。

    是啊,普天之下,有谁是坏孕不到六月就生孩子的?

    小白是早产,如果是坏孕十月而生,她还可撇是早产,可才七个月就生了,时间卜怎次

    算者『不对。

    流苏不由白主地退了一步,“我”

    萧绝逼近一步,冷冷地俯视着她,“当时你离开王府已经坏孕,算日子,在一月份出生已

    经是早产,我看见你流了一地的血,成大夫说孩子流掉了,是吗?”

    流苏垂眸,不应话,萧绝阴狠地道:“你不说,回京之后我白会用我的办法去让成大夫开

    口,方流苏,你最好想情楚,不要连累他人,我敬他医德,我希望一直能敬重。

    冷酷的话饱含威胁,扑面而来,流苏晾惶地抬眸,“你”

    “你根本就没有流产对不对?那个孩子就是小白对不对?为什么我的孩子会像板了风南瑾?’萧绝根本就窖不得流苏思考,厉声质问。

    流苏被他身上的庆气震嗓,晾惶地后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萧绝夹然一手狠狠地扼住流苏的脖子,梳办吗咽,难受得挣扎,声音如失去

    小兽的母兽,萧绝一脸阴冷,“那孩子本身就是风南瑾的是不是?你和他早就苟合,才会离开

    是不是?”

    梳办想哭回答不是,咽喉却被他扼住,发不出声音,脸色渗白如纸,萧绝怒板的手,阴狠

    的脸,似真的要把流苏置于死地,缓缓地加中。

    倏然,一道风刃急速劈过,陕如闪电,一根紫箫狠狠地打在萧绝的手腕上,逼得他不得不

    松手,流苏失力,软软地跌倒,却被揽入一个温暖的坏抱。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2章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如温泉四面八方涌来把她团团地包围,被萧绝吓得冰冷的心被温暖

    地包裹,把她自底最后的一点恐院赶走,扶在她腰间的手,秀气却有力,缓缓地把她纳入羽翼

    之下。

    温暖地保护着。

    流苏不停地咳嗽,捂着胸口,不停地喘息。贪恋地呼吸着珍贵的空气,这时候才觉得,空

    气是如此的美妙。

    这种窒息般的感觉,让她脊骨发寒,毛骨谏然。

    萧绝他,已经气得失去理智,刚刚那刻,流苏真的以为,萧绝会杀了她,眼神是她所未来

    见过的阴寒。

    她缓缓地回过气来,心口急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抱着她,除了南瑾,这是世间

    上没有人能给她的这样的安心和温暖。

    “苏苏,还好吗?’温润的声音伴着熟悉的气息传入流苏心里,心里的担陇和这几天来的

    不安仿徨,全部化成一句最平常的问候。

    流苏碎然鼻酸,委屈地红了眼睛。

    有人说过,人在哭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安慰她,越是安慰,她哭得越凶,人在受委屈的时候

    ,你千万不要太温柔,否则她马上就会哭给你看。

    多准确的结论.

    “南瑾’流苏的声音虚弱,布满浓浓的委屈。

    落泪,伸手,紧紧地抱住南瑾,忘了萧绝的存在,在温暖的坏抱里寻求庇护。

    终于来了.

    南瑾一身白衣,乍见流苏有脖子上的淡淡的淤痕,眼光迅速闪过杀气,沉入冰侮。

    “没事了,有我呢。”自瑾户音温柔,把她紧紧护在身边,眼光如冰箭一样射向萧绝,不

    管他有什么理由,敢伤了苏苏,他绝不轻饶。

    安定的声音如给流苏吃了一颗定心丸,整个人者『缓缓地队复平静,微微放开,咬着唇,想

    要说什么,却被南瑾拉到身边。

    萧绝被竹箫真狠狠如在袖手腕上,一条青紫的淤青工刻浮上,疼得虎口有些麻木,他没有

    预料到萧绝会夹然出现,措手不及被打个正着,若是南瑾再有一层内力,萧绝的手腕就要被他

    打断,这是一种很剧烈的痛,让萧绝好久才缓过气来。

    他站直了身子,见他们亲密地</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