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5

_分节阅读_19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站在一起,心中顿然升起怒气,该死的方流苏,如此迫不及

    待地想要离开他口马?

    “风南瑾,怎么会是你?”巨大的酸意如雪原上飘过的狂风,席卷而来,萧绝眼光阴狠,

    脸色听(一下全黑了。

    好你个风南瑾.

    竟然这么陕就查到他们在哪儿。

    他以为他会在京城等着他把流苏帝回去,没想到他会南下,在安云城和他见面。

    可恶一

    总是这么让人束手无策地出现。

    南瑾的声音情冷如雪,“我出现在这,不是在王爷的预料之中吗?我以为是王爷故意想

    让我知道你们在这儿,安云城流言四起,想不知道者『难,我以为你不会允许这种事清发生。

    他刚到宁城就收到消息,萧绝帝着流苏在安云城登岸,他马不停蹄地朝安云城赶来。然而

    ,在渡口却听到有关流苏的传闻。

    方流苏,风苏苏,又成了被人耻笑的对象。

    在渡口,那边有镖局护镖上京,一行十几人,在渡口等着上船,却肆意地辱骂流苏,要有

    多难听,便有多难听。

    那些对流苏狠项羞辱的言辞,不堪的攻击让南瑾沉怒,把一群人狠狠地震到河里去,就站

    在河边冷冷地看着他们,情俊的雪衣公子脸色平静宁和,可他身上却爆发出狠辣阴寒的气息,

    那群镖师们不敢有一言一语,十几人就待在河水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嚣张的火焰顿时被冷水浇灭。

    人们者『以为南瑾会大开杀戒,他身上已经流露出血腥的嗜血味道,不管白衣如何胜雪,如

    何纯净也掩盖不了那股杀气,如地狱而来的索命修罗。

    南瑾最终什么者刚受有说,也没有做,冷冷拂袖,转身离开渡口,向安云城而来。

    城中,到处一片议论声,闹得沸沸扬扬,众所皆知,南瑾心中便知不好。

    萧绝明明知道,若是身份被揭发,对流苏的伤害有多大,定然不会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他以为,萧绝是不可能会伤害流苏。

    f",H还是发生丁,妥云城在赤丹流厕,传疮峭息只哭一张嘴,一六

    夫,他估计者『已经传到凤城。

    不日就会传遍天下。

    南瑾本来还想着,如果萧绝太过执着,他们三人成了一副死棋,那他默默地退出,也许是

    最好的结局,即便做不到,也要逼白己放手。

    可是,这个流言,把他这个想法彻底推翻。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不从我我灭天.

    既然天者『让他不放手,他又何不从天意。

    “你什么意思?’萧绝双眸一沉,不详的气息如鸟云笼罩,他似乎猜到什么,眼光震晾地

    看向流苏,流言四起?怎么会?他从未派人做过这种事。

    南瑾看着他的脸色,冷然一笑,“即便不是你,也绝对和你脱不了关系,萧绝,不管是玉

    年前还是玉年后,你依然无法保护好她,既然如此,就不要嵘她的借口来绑住她。如今弄得

    天下皆知,苏苏又身败名裂,你要如何收抬残局,玉年前一次,玉年后一次,哪个女人能背负

    世人骂人而无动于衷?”

    萧绝眼光闪过辛辣的嘲讽,薄薄的唇角扬起锋利的弧度,冷笑开口,“风南瑾,你到现在

    又装什么圣人,若是真的心疼她,为何当初要娶她?你明明知道她的身份还爱上她,娶了她,

    就要预料到纸包不住火,事清总有一天会揭穿,你现在冠冕堂皇说得有道理,你的责任去哪儿?本王还没有告你诱拐王妃,你凭什么来指责本王?”

    南瑾冷笑,声如情雪,冰冷而无温,“可悲.可笑,你我皆视礼教为粪土之辈,她伤心绝

    望离开王府,孤身一人,世上已无方流苏一人,我冷她,借她,想给她幸福又有什么错?萧王

    妃,哼.你打心里把她当成你妻子过吗?我若是你,就不会让自己内爱的女人绝望到仁划圈死来

    离开。

    萧雏脸奋一沉,“风南瑾,说到底她是我王妃,我的女人我要宠爱,是折磨,是我们之间

    的事,你仁)叶么工场置嚎?就诱拐王妃这一条,就足仁)」上你风承书两门抄斩,你不要以为本王就

    拿你无可奈何.

    “满门抄斩?’南瑾如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情冷挑眉,眼睛流露出自瑾喷有的,似有似无

    的高傲讥俏,如在嘲笑什么,又在质疑什么,高深莫测,让人忌惮,“抄我满门,恐泊王爷要

    先把白己脑袋砍掉.不要拿你萧家的皇权来压人,我风南瑾不吃那套,抄堂堂右相的家,你还

    不够分量,你有本事让皇上亲白开这个金口?

    “风南板你放肆.’萧绝厉喝,刚硬的身子站在晚风中,眼光晦涩,身影挺拔而爆发致命

    的危险,那股天生的王者之气,如千军万马扫荡而过,要把世间所有的生物者阴即良地捏碎在手

    掌心,“我忍你够久了,不要逼我大开杀戒,现仕梳办的身份也已经公开,所幸更无顾忌,风

    南瑾,天有天理轮回,人有三纲玉常,只要有我萧绝在一天,方流苏永远者『是萧王妃,什么风

    少夫人,者『是狗屁,你们的婚姻根本就无效,我劝你还是放手,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南瑾面无表清,眉目如霜,他生气你看不出来,他不生气你也看不出来,据傲的眼神,一

    副天能奈我何的张狂,讥俏地开口,“听王爷的意思,只要你死了,方流苏就不是萧王妃?”

    他没理解错误口巴?

    萧绝呼吸一顿,双眸如要吃人般,狠狠地瞪看自瑾,萧绝情晰地听见白己血液在血管里流

    窜的声音,那么急促,风南瑾这张嘴,非得把他气炸了不可。

    不能发怒,不许发怒,他绝对是故意的.

    虽然面无表清,眼光冷情,而他的话,却如此恶意,似有意激怒他,明明就是风南瑾不顾

    三纲玉常任意妄为,他真脸皮厚得刀枪不入,竟然能说得如此脸不红气不喘。

    “风南瑾,如果你执意妄为,就小哭匡本王心狠手辣,世上不是只有你风南瑾,所有的事

    清者『要围绕着你转,方流苏是方流苏,永远者『不会变。我若告上御状,说你诱拐王妃,哼.流

    苏出府半年不到,竟然为你生下一女,世人怎次想?皇上夕怎次想?说她离开后才遇到你,有

    人相信吗?你口口声声维护流苏的名誉,真正坏她名誉的人是你.’萧绝一指冰冷地指着风南

    瑾,心底的嫉限又深了一层,一想到小白,心口如被火烧一般疼痛。

    那个可爱的孩子,像板了风南瑾的孩子。

    当年初闻梳办际孕,他是多么兴奋,以为天可冷见,他要当爹,可是后米梳办却造成因为

    他的失误,而导致她们一尸两命的结局,他一直以为,白己不仅害死自己内爱之人,也是杀害

    白己孩子的凶手,这玉年,一直在这种罪恶的深渊中,不见阳光。

    而谁知,这一切者『成了笑话。

    不仅流苏没死,孩子也没死,那孩子还该死的不是他的。

    他不想把梳办想得那么不堪,不想把她想成那样的女人,可是,所有证据者『指向她,摆明

    了是她与人苟合,珠胎暗结,这才设计脱身,离开王府,双宿双栖,他如何能不}鼠

    铁证如山,鲜活加摆在眼前,他还亲手抱过,还呵护过,却不料,她的存在,如在袖脸上

    狠狠地扇一巴掌。

    所有的真相,者『是如此不堪.

    南瑾夹然沉默了下,倏然笑起来,其实人笑没什么了不起,关键是对着外人常年面无表清

    的男人夹然一下,那是很吓人的,就像是学堂里品学兼优的学子夹然心血来潮上了趟青楼,那感觅很震憾,唬得人一隋一隋的。

    萧绝双眸阴鸳地看着他,一脸风雨欲来,心里把南瑾祖宗十八代者『请出来好好招待一遍,

    真他爷爷的,怎么生出来的匡物?

    “王爷莫不是说笑么,我和办办句合就单单以一个孩子就断定,是不是太武断了?说不定

    这孩子仕办办肚子里就认定我当爹,天天想对,长有相似也不足为奇,说不定这是王爷你的孩

    子哦.’南瑾的口气有些恶意,流苏倒吸一口凉气,紧张的抓住他的手,他们两人一来一回的

    对话者『要把她弄晕丁,嘴巴者『犀利尖锐,不魄是在朝廷上打滚多年的人,她者刚受反应过来,双

    方就已经狠狠地反击回去。

    南瑾不动声色地握紧梳办的手,微微用力,仁)示安抚,眼光却看着萧绝,如藐视天下,板

    为挑衅。

    萧绝大怒,“风南瑾你不要默人太甚.

    就小白那长相,说她是他女儿,三人站出去,一百个人会有一百零一个人说小白和风南瑾

    才是父女,他就是那个第一百零一号。

    风南瑾

    杀气进射,冷芒四射,空气顿然紧绷,如拉得满弓的弩,一触即发,流苏背脊冷汗阵阵,

    这两人不会打起来口巴?

    院子里的骚动早就晾动了别院的总管他们,才听见脚步声,萧绝的就爆出一声怒口孔,“滚

    远点一

    脚步声愕然而止,没人再敢靠近半步。

    萧绝双眸沉沉地看看梳h,和风南瑾,眸光如刀锋利,仿若要把两人紧牵着的手,狠狠地劈

    开。

    狠狠的

    狠狠的

    劈开.

    流苏无意识的信任,刺痛萧绝的眼睛,彻底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我明白了,当日在相国寺我就见过你,那时候你们就已经认识对不对?’冰冷如雪的声

    音夹着晚风,吹冷流苏的身子。

    “是认识没错,可是’梳办谙塞,可是什么呢?她说不出来,小白的争本就复杂,就</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