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6

_分节阅读_19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算她说是萧绝的孩子,她猜萧绝也未必会信。

    萧绝脸色沉入黑暗的深渊,果然是这样扮受错。

    “哈哈哈’疯狂的笑声夜色中响起,萧绝的笑声充满强烈的白嘲和痛苦,原来如此.

    果真是她先负了他,他却还痴痴的为她伤心绝望玉年.

    方流苏,方流苏你何其狠心,竟然如此残忍地对待我?

    “方流苏,我”

    “小白是你女儿.’萧绝冷酷疯狂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南瑾的打断,他发誓想要毁灭一切

    ,让流苏陪葬的誓言倏然狠狠地塞在喉咙里,徒然睁大眼眸,失去所有的声音。

    沉默,在夜色中无止境地爆发.

    “南南瑾’流苏手心紧张地冷汗阵阵,额头一阵阵抽搐的痛,神经紧绷,南瑾的

    话,如晴天霹雳般,平地晾雷,给她和萧绝者『投下一枚炸弹。

    南瑾以眼神安抚着她,他不希望萧绝就这么一直误会流苏下去,他也有权知道小白是他女

    儿,然而信还是不信,那就看他白己。

    流苏则是担心,若是萧绝知道小白是他女儿,一定会抢走她的女儿,她不要和女儿分开。

    “你你刚刚说什么?’萧绝的声音显然有些不稳,震晾褪去,危险地眯起眼睛,深沉

    地看着他们,风南瑾说小白是他女儿?

    晾喜,震晾,错愕一连窜的清绪复杂地在心扣交织,萧绝觉得有些什么滚烫的液体在

    身体内不停地窜动,他所有的血液者『在沸腾,叫嚣,似要冲破血管,激动地飞扬。

    小白是他女儿?

    怎么可能?

    这又是怎么回事?

    萧绝微醉的脑袋顿时一片情醒,然而,当脑侮里闪过小白那张和南瑾几乎一摸一样的脸,

    那颗凄绝艳丽的朱砂,他的心口狠狠地被人刺了一刀,他所有的激动,所有的热血,者『被人用

    冷水狠狠地冷却。

    他太可笑了.

    有那么一爵间,他竟然信了南瑾的话,以为那个可爱美丽的孩子真的是他的宝贝。

    可是,为何他的女儿会长得和风南瑾如出一辙?

    他不信,他实在是不信,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所有的人者『会认为,南瑾这话,板为荒谬,

    是他们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风南瑾,你真卑鄙,现在所有的事清者『被戮破,竟然不借版、白挡剑,你配当人家爹爹

    吗?我不信,她和你明明长得如此相似,说你们不是父女者『会笑死人,现在泊我报复就抬出小

    郎马?’萧绝冷冷瞪视南瑾。

    他不信风南瑾的话,即便他有千百个愿意相信,可那张脸,如铁证般放在眼前,他能信么

    宁

    “信也好,不信也罢,随你.’南瑾见袖脸奋几度变化,便知箱袖心中所想,默默地叹一

    口气,他风南瑾从不说假话,为何他要质疑呢?

    棋输一着,满盘皆输的原因,又是为何,他真的有仔细想过么?

    既然流苏说她和萧绝回不去,她便选择了他,他不会再让萧绝有机会能伤害到她。

    这几天,已经是他窖忍的板限。

    “萧绝,现在外头流言满天飞,我们三人之事很陕就传遍天下,已经无所谓隐不隐瞒。我

    和你,者『希望能陌梳办走下半生,可选择权在她,不在你我。”自瑾情冷地道,口气坚硬,态

    度执着,“你不肯放手,我也绝不放手,那就彼此坚持到底。

    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她扮受得选择,这辈子,她只能是我的王妃.’萧绝阴鸳地道,住前踏了一步,如冰箭般

    的眼光冷冷地射向流苏,喝道:“方流苏,你给我过来.

    流苏被她吼得吓一跳,用力地抓住南瑾的手,看着萧绝,沉痛地摇头,她看着萧绝,沉静

    地道:“我不过去,既然流言四起,我白作白受,一切流言蜚语,我者『不会逃避,即便是如此

    ,我也不会再当萧王妃,我要回家,我不要回王府。

    “方流苏.’萧绝大喝,阴鸳地瞅着她,一手冷冷地指着风南瑾,“你清愿承受一世骂名

    ,也要跟着风南瑾?

    风冷冷地吹,别院中的凤凰花如细细飘落,如斯凄厉绝美,嫣红的花色,如血一般妖烧,

    似是知道今夜别院会有一场争夺之战,特意应景,落下漫天花雨。

    如眼泪,在凄迷中绽放。

    如悲伤,在哀绝中沉沦。

    流苏仰着头,神色平静而坚定,“是.

    她衣裙一飘,微微走出一步,淡淡地道:“我已经是身败名裂之人,又何嗅一世骂名?如

    果真的有什么罪过,你冲着我来便好,小哭连累尤辜,是我负了你,不关他人之事。

    萧绝心口被大山狠狠如压住,喘不过气来,那般坚决的声音,如雪刃狠狠地凌迟他的神经

    感觉遗失了白己最夏要的尔西,怎么抓也抓不住的寂寥和无奈,萧绝的脸在风雪中更显得

    孤独和硬挺。整个苍茫大地间,似乎只剩下这么一个人,在夜色中,寂寥地站着。

    那是属于,暗者的孤独。

    “方流苏’萧绝双眸如要吞噬人的灵魂,非常阴沉,“即便你下地狱,你也逃不开我

    一

    他的脸庞爆发出不可一世的霸道,墨发飞扬,扫在袖疯狂的脸颊,更是添了一股难掩的痴

    狂,阴狠的话,认真绝对得让风南瑾心口一跳,倏然萧绝运掌,狠狠地拍向南瑾。

    自瑾迅速拉汁梳办,竹箫插入腰间,单掌迎上,不避不闪,只听见砰一声沉闷的声响,双

    掌相击他,顿时狂风四起,院子里枯叶被卷起漫天飞扬。

    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展开近身搏斗,自瑾撤汁,神色冷静,掌风直劈向萧绝手腕,萧绝也不

    甘示弱,玉爪如鹰迅猛攻击他的咽喉,仕自瑾闪避之刻。掌风呼啸直击他手臂,一来一住,排

    山倒侮的力度和强度相互撞击,砰的巨响,掌掌相击,震得流苏耳膜发疼。

    她着急地看着院子里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人,担心不已,一颗心如被人紧紧加捍在手心里,

    随时有被人捏到爆破的危险。

    恐院如狂风,袭击而来,流苏脸色白得像鬼,毫无血色。

    招式迅猛,身影如蛟龙出水,顿时天地色变,一片鸟云笼罩,内力震得地底滚动不已,如

    上万只野兽破闻而出,在地底不停地跳跃奔跑。

    “不要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

    流苏最终受不了,尖声疾呼,“不要再打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3章

    狂风大作,院子里的凤凰树被两个男人的内力所震嗓,树身剧烈摇晃,在树顶如红云般的

    花朵飘落,纷纷扬扬,花雨把两人的身影窖纳,覆上一层血色的凄迷。

    好一场双龙夺凤,拼得你死我活,谁也不肯收手。

    “不要再打了?’流苏大喊,女子眉悄担陇,紧张地看着纠缠在一块的两人。

    该死的,流苏暗白咬牙,她的话没人听进去,倏然听见不知是谁闷哼一声,两道身影迅速

    分开。

    狂风停止,残花飞扬。

    流苏紧张地看着,是谁受伤了?

    两人看起来者『很正常,连头发者刚受乱他,好似出门悠闲地溜达一圈,喘息略微显得有些粗

    重罢了。

    “你内伤未好,我不和你打,今天苏苏我一定要帝走,王爷想做什么,请白便.”自瑾情

    冷地道,萧绝掩饰得好,他没看出来他内伤还扮受队复,真是倔强,他们武功相差不多,他的内

    伤早就调养得七七八八,而她却扮受有全好的迹象,想也知道这几天并未好好疗伤。

    萧绝冷硬的脸庞露出一抹少见的晾院,厉喝:“风南瑾,你敢?”

    “为什么我不敢?’南瑾走过去,牵过流苏的手,双眉紧拧,似要说什么,最终到唇边的

    话又咽回去。

    “风南瑾,这段婚姻根本就不被世人认可,为何你要如此执着?你就不泊身败名裂,毁你

    风家百年基业?’萧绝一脸庆气。

    这世界者『疯了?

    者『是疯子.

    南瑾淡然道:“流言蜚语一起,萧绝和风自瑾四人亦无什么名誉可言,我们三人者『是天下

    笑柄,可是,谁在意呢?”

    萧雏脸奋阴沉,刚要走一步,身形一顿,胸膛滚烫灼烧,如要分裂般,痛苦不堪,根本就

    迈不开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瑾和流苏离开别院。

    方流苏,想要逃开我,你做梦.

    炽热的眼光如要把他们的背影者『穿透,萧绝失血的唇苍白透出阴鸳,这是一种板为强烈的

    清感,得不到,就要全部毁灭的偏执。

    狠狠地

    把所有者『撕碎.

    “南瑾,他的伤怎么样?’流苏回头,看见萧绝一脸阴鸳地站在夜色中,漫天凤凰花飞,

    缤纷热闹,而他一人,却如同被全世界者『抛弃一般,在夜色中,独孤地站着。

    “扮受事,这种伤他白己会调息。’南瑾淡淡道,倏然厉眸一扫,袖口中的金线如灵蛇一般

    ,激射被树木挡着鬼祟身影,金线旁穿而过,割裂一段树皮。窜起一道火花,吓得树后的人影

    花窖失色,跌倒在地。

    “出来.’南瑾眉目一拧,眉悄如雪,声音如雪原上飘过的雪花,冷冷地看着她晾院狼狈

    的样子。

    流苏好奇地看去,今晚的夜光很亮,她仓惶地低着头,身子如在风中不停地颤抖,而王府

    其他人站在不远处,正紧张地观望,流苏拉拉南瑾的衣裳,淡淡道:“我们走吧.

    南瑾沉声道:“散播流言的一定是别院中人,这个女人从一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