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7

_分节阅读_19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始就鬼鬼祟祟地躲在外面,

    形迹可疑,你认识她吗?”

    流苏摇摇头,“不认识.

    秀荷垂着头,流苏根本就看不情她的脸,也无意执着此事。

    南瑾肇眉,流苏拉着他便走,淡然道:“是谁散播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已经人尽

    皆知,就算杀了那人,也于事无补,不必再添亡魂。况且,我二嫁是事实,也不算说错.

    南瑾只是握紧她的手,神色如雪,并不说话,两人一起出了别院,走到街道上,南瑾倏然

    反手把流苏抱紧,俯身,深深地吻上这抹芳香的唇。

    热清的吻如火山爆发,激烈地探索着属于他的芳香和温暖,倾注了南瑾一生的深清和眷恋

    ,执着和不晦,仿若要把她狠狠地吞噬在身体里,揉入骨血中,再也不分开。

    良久,他才眷恋不舍地放开,额头抵看梳办,微微一笑,哑着声音道:“我想你了?

    流苏脸如红潮,嫣然笑道:“我也想你.

    伸手,侧身,紧紧地拘住袖,贪恋着他所给予的深清,此生,已经了无遗憾,即便未来有

    再多的风风雨雨,她亦不泊面对,有南瑾陪着她。

    漫天凤凰花飘,月色朦胧下,圈出一方浪漫甜蜜的天地,和刚刚的风起云涌有天壤之别。

    “苏苏,别泊,也别退缩,就算全天下者『不认可我们是夫妻,你也永远是我风南瑾的妻子

    ,永远者『不会变.”自瑾饥声承诺,“只要你不抛弃我就好.

    流苏脑袋在他脖颈间不满地磨蹭了下,方才笑道:“我不会,绝不会.

    即便是抛弃,也是想要南瑾平平安安.

    她可腼料到,玉年平静的日子已经彻底结束,那座华丽的京城,又将会是她的一场浩劫

    怎么样者『好,只要南瑾和风家扮受事。

    怎么样者『好.

    “相信我.’他不会让她有事,她也决不能出事,否则他会发疯.

    流苏点头,她倏然想起什么来,轻声道:“南瑾,我和萧绝”

    南瑾一笑,“无须解释,在我心里,你永远者『是冰情玉洁的苏苏,我相信你.

    流苏微微起身,调皮地侧头,“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南瑾一愣,流苏拉着他的手住前走,一边道:“我想说,我和萧绝回不去了,即便是错误

    ,我也宁愿一直错下去.

    南瑾握紧她的手,似笑非笑,眼神饱含着戏谑,“我听见了?

    “我猜着你早就在外面,不然哪那么准时,看见我被默负就现身。’流苏撇撇唇,心里腹

    创卜,估计乐坏了。

    “即便不出手,他也不会真的会伤害你,顶多让你受点苦.’南瑾淡淡道,并不是为萧绝

    说话,而是萧绝要真想要杀流苏,她还能活到今天么?只是他见不到流苏有一点一滴的伤害罢

    了。

    “苏苏,对不起,我故意缓一天才来找你.”只是想他们多一天时间好好把死结解开,可

    似乎越结越复杂了。

    萧绝不愿意放手.

    如此执着,把他们三人者『陷入一种困境中。

    “南瑾,萧绝会不会对风家不利?’流苏担心地问道,“萧绝一口咬定我们在京城就苟合

    ,珠胎暗结,这个罪名不小,况且我是萧王妃,诱拐皇族这个罪名是要诛九族的?

    自瑾沫沫地看她一眼,眉目掠过一抹冰冷的讥俏,“诛九族?呵呵,若要真诛九族,那就

    有戏看了?

    不到逼不得已,他绝不会轻举妄动.

    “南瑾,我说真的,你一点者『不担心吗?’流苏见南瑾一点者『不担心,心头一沉,想要骂

    他,她说这么严肃的事呢,他竟然无所谓的口气。

    “顺其白然,总之你放心,风家,我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出事.’南瑾坚定地道:“苏苏

    ,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不是其他人.

    “我?’流苏半垂眼眸,蹲下身来,捡起一朵凤凰花,细细在手心把玩,她唇角勾起一抹

    艳丽笑窖,“我会坚强面对,流言也好,险境也好,我者『会很坚强,我只求小哭连累到家人就

    可以,你,小白,娘风家每一个人,不能因为我的白私而丧命,否则我会一辈子者『活在阴

    暗中。

    “不是这样.’南瑾淡淡道,他担心的不是这个,南瑾从坏里把一块金牌拿出来,放入流

    苏的手心,“拿着它,不要弄丢了.

    “免死金牌?’流苏徒然睁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南瑾,这是怎么回事?

    南窿脸奋沉重,“以防万一,我和萧绝者『是朝中重臣,若是为了一个女人反目,绝非好事

    ,这不单单是私人思怨这么简单。皇上属意萧绝继位,如果为了你,导致我们反目成仇,日后

    我一定是他的绊脚石,皇上不会窖许这种事,他不杀我,就一定会杀你.

    流苏俏脸一白,终于抓住他话里的意思,不禁大晾失色,“南瑾,你是疯子,你明知这样

    ,为何不给你白己求,我要这个做什么,我不要,给你.

    流苏心中又晾又急,手中的金牌如烫手山芋般,限不得把它狠狠地抛弃,鼻尖一酸,真是

    傻瓜。

    “我拿着没用,上头有你的身份户籍,是你专用的?’南瑾淡淡地陈述,脸色平静,流苏

    匆陀翻开金牌,反面果然有她的身份户籍

    流苏心中大震,南瑾猿臂一伸,把她重新抱入坏中,“苏苏,相信我吧.

    “南瑾”

    “相信我.’南瑾重复,“若到万不得已,我白有护身之法,皇上他不会杀我.

    “可是”

    “没有可是.”自瑾竖决道,把梳办的顾虑一手抹去,他声音温润,令人安定而放心。

    流苏心如被蚂蚁啃咬一般,十分难受,南瑾说的她何尝不明白,只是不安罢了。

    “南瑾,如果我说如果,如果当初早知道会有今日的局面,你还会不会决定爱我,决

    定娶我?会不会后晦和我相遇?’梳办抵着唇,犹豫地问道,并不是所有人者『是南瑾,者『有他

    这种魄力,承受这么多压力,能解决这么问题,似乎无所不能。

    现在,他也是毫无办法了吧.

    所以才会为她求免死金牌,南瑾是那种绝不会求人的男人.

    “苏苏”自瑾饥声喊她一声,声音微冷,好看的双眉拧成川字,流苏抬眸看他,南瑾

    正儿八经地道:“我生气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4章(文字版)

    夜风吹过,略微有些凉意,流苏眉悄一挑,南窿脸奋严肃,如雪山上飘过的寒

    风,这种不

    怒而威的气势甚是骇人。

    扮受有吼叫,没有瞪眼,却森冷得教人害泊,流苏第一次看见南瑾仁芍玄么严

    肃冰冷的面孔对

    着她,心头呼呼直跳。

    她说错话了?

    她不该问这样的问题,就算心里再怎么魄疚,也不应该如此问南瑾。

    “我很生气.’南瑾重复,口气沉如坚冰,像一把出鞘的剑尖闪过寒峭的光芒

    ,沉沉地压

    迫在她心头。

    “对不起.’梳办牡声道,垂眸站在一旁,生气的南瑾,看上去很吓人。她完

    全不知道怎

    么办,只能沉默地站着,乖巧得如学堂里犯错误的学生,等着夫子的训话。

    自译楷着她半晌不说话,良久,才重重哼哼,沉声道:‘呢)后不许问这种问

    题.

    命令句?

    “南瑾,我不是后晦的意韵’流苏拉看自瑾的衣袖,一脸沉重,“我不知道为

    倒争清会

    弄成这样,又好像走入一种困境中,就像当初我在王府那些喘不过气的日子。我只

    是在想,这

    一切者『是我引起,把无辜的人拉下水,让你名声受损,让家人里蒙羞,我觉得很

    抱歉,无地白

    窖,我甚至担心回家之后会不会看见鄙夷的眼神。

    南瑾脸色如霜,淡然道:“名声受损?什么又是名声?谁在乎这种东西?”

    “南瑾?”

    “苏苏,你的确很麻烦,想要拥有你,势必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代价,从一开

    始就知道不

    会风平浪静,也预料到今天会有这样的局面,虽然我已经板力牛阳十,可人算不如

    天算,始终

    做不到万无一失。然而,不管将来如何,即便帝来毁灭隆的灾难,我也不会后晦与

    你相遇.

    11.声道,眼光沉静地看看梳办,扫过她手心的免死金牌,微微用力,让她的手紧

    紧地握着

    它,南瑾脸色认真地交代,“记住,不要弄丢它。

    金属的冰凉温度让流苏亦心如寒冰,这份沉重的叮拧冥冥之中似乎已经透露出

    一种可泊的

    预感。那股即将从侮面上吹来的风暴,一定会给他们帝米颤覆隆的毁灭,她现在帚

    沪的就是这

    点。

    南瑾是右相,萧绝是王爷。

    两人者『是位高权重,呼风唤雨之中,在政坛举足轩重,而皇上又怎么会允许

    这样的丑闻在

    圣天爆发,又怎么会窖许他们两人反目成仇,到时候势必有一场浩劫。

    流苏心思玲珑,很多事清南瑾不必一一说情楚,她也能明白,若是常人也就算

    了,可他们

    的身份者『不是常人,这样的丑闻对他们而言,是致命隆的伤害。

    不仅会毁灭他们的名声,</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