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8

_分节阅读_19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更会毁灭他们的前途。

    那位远在京城,坐镇皇宫的真龙天子,又会做出怎么样的决定呢?流苏的脑侮

    里出现一张

    龙椅,华贵而耀眼,栩栩如生的龙纹雕刻,张牙舞爪的狂放之态,这些聚集在一起

    ,并代表了

    皇家的尊严。

    流苏心中院张,却被自瑾拥进坏里,温润沉着的声音白有一股安定人心的魄力

    ,“不要泊

    ,苏苏,我会陪你一起面对这次的风暴.

    希望,事清不会到不可收抬的地步。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拿出最后一张王牌.

    温暖有力的坏抱似把她最后一抹担陇和恐嗅者『背负,完全分担她所有的清绪

    ,把她呵护在

    风雨之后。

    流苏淡然一笑,轻声道:“南瑾,我们者『会有事,风雨之中,总会有彩虹,

    我还没有活够

    ,我不想死,我还想看着小白长大嫁人,还想看看自译噜噜变老,还有这么多心愿

    ,我不会让

    白己有事,不管在什么清况下,者『会让白己平安无事。

    “谁敢要你的命,我就先要他的命.’皇帝也不例外.南瑾眼光划过一道阴霹

    ,口气坚定

    ,敢伤他的人,杀无赦.

    流苏心口一震,转而一笑,“真奇匡,皇卜怎次会窖忍你这样的隆子?真是够

    嚣张,够狂

    妄的。

    “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

    “做什么说得白己这么不堪似的,你入朝为官,不也是故意的?相互利用罢了

    ?’流苏聪

    颖一笑。

    “什么也目两不过你.’南瑾微微一笑,间接承认流苏的话。

    两人顺着街道向渡口而去,此刻已经将近子时,静谧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

    漫天凤凰花

    飘。

    在他们身后如一幅巨大的凄美锦绣。

    两人到了渡口,上了船,南瑾扬帆,开出渡口,朝着凤城的方向而去。

    甲板上,流苏从船舱搬来藤椅,拉着南瑾坐下赏月,难得今天的月色明亮,星

    空一片绚烂

    ,过了今晚,估计就没有这么悠闲的心清赏月了。

    风雨前夕,总是这么宁静,如同夜晚的河面,平静得如一面镜子,感觉不到一

    点点危险和

    风暴来临的猛烈。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松了一口气,消息传开也好,心里的负担也减轻很多,

    这些年感觉

    最对不起的就是姐姐,幸好她和萧寒能修成正果,不然我者『保不准会冲动地回去

    告诉她我没事。我的死,姐姐一直以为是她间接造成的,这几年心里一定很魄疚,不肯给萧寒机

    会,还是萧

    寒果断点,求了圣旨,不然他们不知道要耗到何年何月。’梳办看着明月,淡淡地

    笑道,似乎

    看见锦绣倾城的笑窖中的体谅,她不禁心口酸涩。

    对不起,姐姐.

    目两着你这么多年。

    不知道她见到她第一眼会不会打她,像她这么不乖巧的妹妹,的确要好好教育

    一下。

    南瑾冷哼,俊逸的脸闪过一抹讥讽,“九王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可是京城中最

    热门的话题

    ,哼.浪子回头还是浪子,江山易改本隆难移.

    流苏侧眼,阴测测地瞥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风南瑾,你在诅咒我姐姐吗?

    南瑾撇过头去,“我说实话,你姐姐眼光很檐糕.

    九王风流满天下,红颜知己从京城的宫门能排到城门,是有名的催花毒手,南

    瑾对这种滥

    清的冲动动物一点好感者刚受有。

    萧寒和萧绝两兄弟,这一点上的确不像一家人。

    “萧家从来没出过萧寒这种滥清人,好不窖易出品一个,让你姐姐摊上了。’

    南瑾眼观鼻

    ,鼻观心,口气平淡得好似在说,今天的月色真好。

    流苏心里腹诽,他八成故意的,她手指戮戮南瑾的头,“你和他又没有交集,

    做什么对人

    家意见这么大?好歹也是我姐夫,给点面子行不行?

    “我讨厌他.”自瑾峙峙道,萧寒在朝堂上和他作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清

    ,有好几次

    意见不和,导致政令没有及时发布下去,造成不小的影响。他要陀得焦头烂额,萧

    寒却只会一

    边凉凉地看戏。

    “你讨厌他是正常的,你摊开手指头数一数,你喜欢的人有没有超过十个?’

    梳办牲笑道

    南瑾哼哼,悠闲地躺着,看天上一轮明月。

    他讨厌萧家所有人.

    流苏嫣然一笑,这样的南瑾对她而言颇为新鲜,就像闹脾气的孩子。

    “南瑾,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梳办饥静地看看自瑾好一会,轻声问道:“

    我的身子,

    真的无法再受孕了口马?

    自瑾徉身一震,本来想要笑着和流苏说锦绣坏孕这一件喜事,那笑窖在脸上,

    碎然僵硬了

    一

    心口如被什么刺一下,麻痹的疼,为了她这平静的语气。

    苏苏她,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无人知晓,她的身体一直是袖在调理,为何

    她会知道?

    一时间,两人之间陷入一种板端的沉默中。

    谁也没有说话。

    甲板上的风,淡淡地吹着,晚风有些凉意,吹得人心口发院,流苏眼光沉静地

    看着南瑾,

    执意想要寻一个答案,这件事,成了她一块心病。

    白衣绿衫仕滕椅上交缠,飘逸而沉静,风吹起流苏额前的碎发,看起来如风中

    的残花,那

    明明沉痛的心清,却平静的脸,看得人心疼不已。

    南瑾深深地看着她,坐起身子,拧着眉心问道:“苏苏,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流苏微微一笑,“南瑾,纸包不住火,你又能目两着我多久?现在不是我如何

    知道,而是,

    我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再坏孕?“这很重要吗?’南瑾垂眸,淡淡地问道,修长

    的睫王在脸上覆上一层淡淡的剪影,遮去

    他眼光中夹如其来的伤痛。

    “我猜你很早就知道我的身体状况,这些年却一直目两着我,南瑾,我有权知

    道真相,你明

    明知道我有多么想给你生个孩子,却一直目两着我。给了我做梦的机会,而我却无

    意中把这个梦

    戮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南瑾,到现在,你还想目两着我吗?’流苏祈求道

    :“至少让我

    知道白己的身体状况,求你了?

    南瑾的脸完全笼罩在月色的情白中,有种透明的错觉,袖轩轩闭上眼睛,许久

    ,又睁开,

    “我情醒后不久就知道这件事清,无意中听姑姑提起你生小白的状况,我有匹担」\,才会帮你

    把脉看看,结果苏苏,子嗣一事你不必太挂坏,娘虽然整天啼叨着要抱孙子,但是

    ,你可

    以不理会她的话,我们有小白就好.

    梳办沫沫地吸了一口气,双眸定定地看看自瑾,倏然痛苦地闭上眼睛,“这么

    说,我真的

    无法受孕了么?一点机会也扮受有吗?”

    眼眶热热的,像是有什么灼热的液体要从眼睛里流出来,修长的睫毛在如蝶翼

    般无助地颤

    抖,流苏虽然已经预料到答案,亲口听南瑾说,仍然觉得心如刀纹。

    她心里一直抱着一丝希望,南瑾会有办法,他医术高明,举世无双,他能怡好

    她的哮喘,

    他能怡好白己的双腿,所哪一定也能调理好她的身体。

    流苏一直让白己这么相信着,即便是希望渺茫,她也如此相信着。

    扮受有听到南瑾亲口说,她终究无法死心。

    南瑾伸手,轻轻地抚上她的眼睑,他只坏盛觉到流苏眼泪,就在那儿打转,只

    要他说一声

    ,是.这让人心痛的眼泪就会破闻而出,南瑾觉得,心揪紧了。

    如被人紧紧地握着心脏。

    他一直知道梳办很在意这件事,却一直隐目两着,就是泊她出现这种场面,苏

    苏她一定会受

    不了。

    可是,别无他法。

    不是不能医,而是选择不医,流苏的身体不适合坏孕,属于易流产体质,小白

    a.子截卜她吃

    尽苦头,他害泊再次让她受孕,会给她帝来生命危险。

    有些事非人力可为,他目不起一丝一毫失去她的危险。

    所以宁愿放弃医怡?

    “苏苏,对不起.’南瑾沉声道。

    傻瓜.

    他有什么对不起的?

    流苏眼伯滚滚而下,透过南瑾的指缝,烫伤他的肌肤,她睁开眼睛,咬着牙,

    位不成声,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不是你.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