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99

_分节阅读_19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苏苏’南瑾沉声一喝,严厉的语气让流苏眼泪逼回眼睑,“这世间有很多

    夫妻没有

    子嗣,多我们一对不多,少我们一对不少,又有什么好介意的?人生在世也不过短

    短数十载,

    何苦为了其他因素终日烦闷?我承认,不能拥有白己的孩子,是一种遗憾,叫办办

    ,如果孩子

    和你比,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摒弃你头脑里不该有的念头,不要为了这种莫名

    其妙的理由

    离开我,我不允许,倘若真是那样,我风自瑾就算看错你了,听见没有?”

    南瑾的声音分外的严厉,甚至帝着一种急切的命令,想要除去流苏脑梅里仟何

    能让她离开

    他的隐藏因子,他不允许.

    这根本就不是理由?

    他了解苏苏,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延续他的血脉,这种想法已经深入骨髓,他

    深泊流苏产

    生离开他的想法,这也是他隐目两流苏最大的原因之一。

    越漫告诉她,就能陪着她更久,就能创造更多的回忆,让流苏更加眷恋他,不

    舍得离开,

    这是他的私心。

    他知道流苏的个隆,看似柔弱,一旦决定任何事就不肯回头。

    “苏苏,没有孩子,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什么者刚受有改变,明白吗?’南

    瑾有些急切地

    抓住她的肩膀,沉声道,一脸沉重严肃。

    “我想要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流苏伸手抱住他,低低地哭起来。

    “扮受关系?”自瑾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道:“只要你不离开,什么者刚受关

    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5章(文字版)

    帆船在赤丹河上走了一天便回到凤城。

    渡口人多嘴杂,这儿是商道必经之路,很多商人者『聚集在这儿等着帆船出侮,闲暇之余磕

    牙聊天,最近最铁门的话题莫过于风办办便是方流苏,昨天凤城就已经闹开,沸沸扬扬,才半

    天功夫就已经家喻户晓。

    “这消息是真的吗?你们有扮受有听错?”一名大汉不可置信地呼叫,眼睛瞪得和铜铃那么

    大。

    “当然是真的,有人亲眼看见,者『认出来了,风少夫人就是萧王妃,没想到口阿没想到口阿,

    那个女人昊名远扬,谁不知道是浮炸荡妇?”一名华服男子脸卜露出狠项的笑窖,嘿嘿地奸笑

    “像这种朱唇千人尝,玉臂万人枕的贱人,生得一点很妖媚,多半是媚术学多了,不然怎么

    会迷倒这么多男人呢?”

    “哈哈哈”

    “去年远远见过风少夫人一面,长得不是很妖媚。”一女子啧啧道,一脸不屑,“一定是

    会妖术,这种女人,简直就丢尽我们女人的脸,你说她要不是会妖术,怎么能嫁给萧王爷之后

    ,还能嫁给晾才绝艳的风堡主呢?”

    “就是说,一双破鞋还能有这种机遇,哼.多半啊就是会妖术,哈哈.’令一名女子

    也无清地嘲讽。

    “不甘寂寞的女人者『这样,当王妃的时候就夜会清郎,当风少夫人,天天在商场上打滚,

    指不定者『给风堡主献了多少顶绿帽子,可冷的男人啊,还被蒙仕鼓里,哈哈.

    “说不定哦,风少夫人出侮找侮盗谈判,竟然这么窖易就回来,没准就是爬卜梅丰的床,

    把人家迷惑得七荤八素,神魂颠倒,这才答应的吧?我还琢磨着,扮莫」卜梅丰怎么这么窖易就被

    她说服,指不定就是这么一回事.”一名女人嗤笑,“这女人可真厉害.

    “何止啊,当初风南瑾不在,她和萧王爷打商战,不是很风光地赢了么?说不定啊,又勾

    捂上了。不然一个女人,哪儿来的本事?还不是靠床上那点功夫?哼.”一名少女哼哼道。

    “你说这天下的男人者『是瞎了眼吗,怎么会娶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

    “说了会妖术嘛.

    “哈哈哈”一阵恶劣的口朝笑声在传遍渡口,盘旋在赤丹河上空,好似一团鸟云,沉沉

    地压在凤城之上。

    流苏才上岸,就听到这段不堪的讨论,脸色白得如天上漂浮的白云,毫无血色,指尖颤抖

    着,整个身体如被人泡进冰冷的侮水中,那股冷气,直刺脊骨,让人颤抖。流苏脚步沉重得如

    生根的数,怎么也拨不动,愣愣地站在那儿。

    风吹起她碧绿的衣衫,沉寂地飘荡,在风中划过一道悲凉弧度,她以为她对流言已经刀枪

    不入,而亲耳听见,却是如此恐嗅和难堪。

    凤城不同于京城,凤城是她热爱的土地。

    因为她的爱人和家人者『在这片土地上,所黝也爱上这片土地,想要一生者『留在这里生活

    若是这儿者『不能窖下她,天下何处才是她的藏身之处?

    倏然杀气一闪,南瑾手中的竹箫一旋转,梳办迅速伸手压下,“南瑾,不要.

    南瑾面无表清,眼光如覆盖一层厚厚的霜,冻得骇人,他发怒的时候,你从他脸上找不到

    半年痕迹,却能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发出的杀气,是如此的浓烈,如一团帝着无数冰刃的冷

    气团,铺天盖地从周围散发。

    强烈到世间所有生物者『无法忽视.

    流苏拉着南瑾的手,苦涩地扯开唇角,淡淡道:“南瑾,别为了我造杀戮,这样的流言以

    后者『会听到,漫漫会习暖的,你能杀尽天下人么?别生气了,我没事的?

    南瑾侧头看流苏,心中如被针扎一下,这些沉重的负担,羞辱的谩骂本不该是她来承受的

    ,这副娇柔的身体,早就承受太多的压力和苦楚,这些流言蜚语,对她而言,何其无辜?

    “苏苏”

    “我们回家吧.’流苏淡然地道,情风吹起她额上的碎发,遮去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难受。

    南窿眉心一拧,双眸如刀般,冷厉地扫向那群还在肆意羞辱梳办的商旅,越说越喷队,好

    似被流苏辜负的人是他们一般。

    南瑾手中的暗器蠢蠢欲动,倏然,一声娇喝,“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家商旅

    ,今天我们不做你们生意,你本事自己找船出海,别在这儿废话.

    “你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给我们出航?”

    “明明就说好了,风家怎么做生意的,想要出尔反尔吗?”

    哪蜘(哪(几道人影从一旁窜起来,恶气恶声地朝说话的女子冲过去,个个凶神恶煞,好

    似要吃人似的,目露凶光地瞪着女人。

    “是柳溪和如玉啊.’流苏微微一笑。

    柳溪脸色布满阴霹,紫色的衣裙在风中飘扬,虽然玲珑,却有股女强人的架势,她插腰,

    冷笑,“你们这么有本事,还能闲闲地磕牙,那就白己找船去,我们风家不会给你们一条船,

    没本事就白己跳下赤丹河,游过模北侮。哼.

    如玉冷冷地笑着,口气尖锐嘲讽,晚着他们,眯着眼睛,修长的手指在半空挨个指着刚刚

    说得最难听的几个女人,嘲笑道:“怎么啦?瞧瞧你们这副嫉妒的丑样子,女人见了者『恶心,

    别说是男人了,羡慕风少夫人还是怎么了?很酸,心里很难受吧?你有本事也去嫁一个男人,

    再去找一个男人,羡慕她就去学她叹,来这儿废话做什么?给我滚.

    “你们”商旅中几个大怒,抡起拳头就要砸过来,如玉手中金针一山,那针头在阳光

    下闪看湛监的光芒,她恶意地笑起来,“好像有毒哦,见血封喉啊.

    冲上来的人群倏然停止脚步,不敢冲过来,有一人认得柳溪,指着她怒吼,“楚夫人,你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三天前就签好合约,今天要运九船茶叶和丝绸过扮莫北侮,现在货物已经装

    船,你来反晦是什么意思?风家还要小哭户誉?”

    柳溪秀眉一挑,成亲几年,当了母亲的她更显得成熟和沉稳,冷然地笑道:“风承哭户誉

    做什么?天大地大,你在圣天还能找出第二号船行么?我们就算是昊名昭彰,你又有什么办法?靠我们船行吃饭,还敢羞辱它的主人,你们白己不长眼睛,怨得了谁?”

    “一群不长眼睛,上不了台面的猪,还敢在风家门前说女主人的不是,你不是摆明断白己

    后路吗?真是蠢得要命,我要是你们这脑袋啊,真限不得狠狠地住墙壁上一撞,看看不能聪明

    点,不然跳进赤丹1nJ淹死算了,或者做什么咧,者『蠢成这样了,还是趁早死了,看看下辈子能

    投个好胎,便聪明点,不过就你们这样的,估计投胎也是蠢,可悲,叫Wm’如干悠哉悠哉

    地晃动手中的银针,笑得颠倒众生,却不达眼底。

    流苏淡淡一笑,如玉这张嘴,果然是够毒的,气死人不偿命。

    那群商旅显然是急了,虽然不认得如玉,却者『知道柳溪,她说不运货就是不运货,这不是

    摆明让习难他们口马?

    “楚夫人,风少夫人和萧王妃一事天下皆知,你想要封口,能封得住天下众人悠悠之口吗?她早就昊名远扬,身败名裂,你不给我们运货,摆明习难我们,你想让风家的名声也和她一

    样昊吗?”刚刚说话的一名少女喷怒地吼道。

    此时围观不少在渡口准备出航的商旅,者『好整脚服地看着这出好戏,如玉抱胸,眉悄冷挑

    “这话说得有沫度,既然风少夫人昊名远扬,风家的名声还能香么?说你蠢你还不信,这种

    简单的道理也不懂,今天楚夫人心清不好,不做你们生意。你这张嘴这么厉害,瞧你刚刚的语

    气也挺横的,羡慕少夫人了吧,你也扒光了,去勾引风家船行的管事,看看人家会不会对你言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