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0

_分节阅读_20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听计从啊,无知的蠢猪.

    四周发出一片哄笑声,少女又急又气,脑羞成怒,一张脸蛋涨得通红,和熟透的番茄似的

    ,抡起拳头,狠狠地挥向如玉。如玉眉心一拧,侧身闪过,一掌就把她打飞,一点也不客气.

    “就这程度还来和我过招,丢人.’如玉哼哼。

    “风堡主,少少夫人?’倏然一声凉呼,有人认出站在十米之外风南瑾和流苏,凉呼

    起来。

    人群纷纷侧眼过来,刚刚还一片吵闹的渡口顿时鸦雀无声。

    如玉早就看见他们了,和柳溪过来。

    “公子,苏苏.’柳溪面色如常地打招呼,并无异样。

    南瑾领首,冷冷道:“却货一

    “是,公子一’柳侠闻言一笑,转而回去叫人卸货,公子者『不做他们生意,活该了一

    “南瑾’流苏晾呼,南瑾凝眉,对如玉道:“前两天你去哪儿?

    “风大公子,关我什么事,这件事我也努力去查好不好?’如玉哼哼,嗤笑道。

    南瑾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如玉双眸一瞪,口气有些紧张,“你嘴巴扮受那么大吧?

    南瑾哼哼,不答话,如玉一把扯过流苏,“你去处理你们家船行的事,我和苏苏有话说.

    说罢也不管渡口的纷乱,拉看梳办从一旁绕过,南瑾微微扫了刚刚那群商旅一眼,眼光如

    霜,凌厉逼人,吓得他们不敢上前。

    明阴匕还有刚刚的气焰。

    他冷模地从一旁走过,顺道回船行,周围的人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安静如斯。

    等他走过之后,一名女人才尖叫,“我们的货怎么办?

    而凤城中的人却晾呼,风堡主不是不良于行么?竟然能站起来了?

    如干拉看梳办,直到走至一条僻静的街道,她才问道:“苏苏,萧绝怎么知道你没死的事

    清?

    流苏默默地叹息,“小白给露馅了。

    如玉沉默,撇撇嘴唇,“这死丫头果然是爹生的,不是娘生的。这下好了,有好戏看了。

    “如玉.’梳办牡斥,者『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清开玩笑,她者『要担心死了。

    如玉夹然问,“萧绝掳走你,没对你怎样吧?

    流苏摇头,如玉脸色沉沉的,危险地眯起眼睛,口气冷然,“他也真够绝的,竟然把你在

    身份公诸于天下,一点长进也没有,不可救药。

    梳办摇摇头,淡然地笑道:“如玉,你误会了,不是萧绝传出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反止争清者『揭穿了,再去查是谁散布的也于事无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其白然吧.

    “你想得倒挺乐观的,苏苏,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如玉一脸沉重地看着她,白她被掳

    走,如玉就一直静观其变,因为风南瑾的手脚一定比她快所黝并扮受有担心。

    她还以为他们三人会把这件事好好地解决,就算是两人都不肯放手,也不会让流苏受到伤

    害,没想到流言这么陕就传开,整个凤城者『传得沸沸扬扬,这次的流言,比起上次来得更猛烈

    ,更残酷。

    让她错愕不已。

    “萧绝他,一定放手的意思者刚受有吗?’如玉问道。

    梳办饥饥地点头,想起萧绝的偏执,她心中就如堵了一块巨石,这个无法解开的死结,到

    底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一个完美的结局?

    “如玉,我是不是很失败?’梳办缓缓地苦笑道:“我以为我能解开萧绝的死结,能让这

    件事完美地落幕,可事实证明,我太天真,想法太简单,什么者『做不了。

    “这事不匡你.’如玉淡淡地道:“谁也不匡,弄到今天这个地步,所有牵扯在其中的人

    者『有错,谁者『不该匡谁。

    “如玉,其实你早就知道萧绝对我的心郡马?

    如玉点头,流苏微微一笑,果然,周围所有人者阳两着她,一目两就是几年。

    如玉看着流苏,一手附吞住她的手臂,让流苏转过身来,她双眸定定地看着流苏,“如果当

    初我告诉你,萧绝很爱你,很有可能给你想要的爱清和生活,你还会离开京城吗?

    流苏愣一下,淡淡地撇过头去,淡然道:“我不知道,这始终是个假设,我没有尝试过,

    永远不知道答案。也许会离开,也许不会。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6章

    麒麟山,风家堡。

    流苏和如玉回到山下正约自瑾也回来了,她便告辞,回幽灵宫去。

    如玉一走,流苏就好奇地问道:“你刚刚在渡口和如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南瑾挑眉,牵着流苏就上山,淡然地道:“一点小事.

    流苏不信,她想起如玉的紧张,很少看见她紧张的样子,好似害泊她知道什么事似的。她

    微微一笑,“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南瑾一副什么也不想说的表清,流苏更是好奇了,不由得放软了声音撒娇,“南瑾”

    南瑾眼角一抽,这声音他偏头狠狠地瞪她一眼,梳办很无辜地瞅着他。自瑾连叹气的

    欲望者刚受有了,“你心里好奇,刚刚怎么问她?

    “如玉不想我知道,问她白然也不会说,南瑾,到底是什么事?你们俩之间有什么我不知

    道的?

    “这些事清你知道没好处.

    “南瑾”

    “不要那样说话.

    “我哪样说话了?’流苏无辜反问。

    南瑾狠狠地瞪她。

    “正经点一

    “这样说话哪儿不正经呀?’这回她更无辜了。

    南瑾沉默。

    “南瑾’流苏软软地叫了好几声,好奇心,人皆有之,她也不例外,南瑾越是不想说

    ,她越是想要知道,撒娇,最管用了.

    “停.”自瑾抚额,这缠人劲,要是别人再就一掌拍飞,若是苏苏,除了叹气,别无他法

    “如玉去年下半年几乎者『在京城。

    “我知道呀.’流苏点头,这点她早就知道了,如玉说她上京去办事。

    “猜不到?’南瑾晾奇。

    梳办摇头,“她不是去杀人吗?就为了这个泊我知道呀?不至于吧,我早就知道她是杀手

    南瑾对妻子夹然下降的智商有点纳闷,略有些笑意地问,“你知道她杀谁去了?

    流苏倏然忆起如玉刚回来之时匡异的神色,一阵山风吹过,流苏浑身打了寒颤,冰冷的感

    觉透入脊骨,她不禁凝眉,倒吸一口凉气,“萧绝?

    南瑾领首一

    流苏诧异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低呼,“怎么可能?如玉玉年前就放下对萧绝的仇}鼠

    而且她也说过各有难处,萧绝当年灭西门家有他白己的工场,不能全阵袖呀,如玉白己者『说,

    如果是她,可能也会这么做,所黝根本就不可能再去杀萧绝,没理由口阿?

    南瑾淡然一笑,“不是为了仇限,有人出高价买萧绝的命,宫雪凝闭关,如玉去扮莫北侮,

    幽灵宫的冬雪以为如玉会同意这笔生意就擅白接下,等如玉回来,银子者『已经收了一半,交易

    已经成工,幽灵宫和冰月宫是最大的杀手组织,这笔捧意亩北接到的时候已经退了。多半以为

    我和萧绝是死敌,一定会接受这笔生意,哼.后来他没办法,只好找幽灵宫,阴差阳错,我以

    为如玉不会接就没和她打招呼,谁知道她出侮,冬雪接了。

    南瑾说得轻描淡写,可其中的凶险流苏却了然于心,有人想要萧绝的命,不借到动血本要

    冰月宫和幽灵宫出马?

    此人的身份一定非比寻常。

    找幽灵宫和冰月宫的杀手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代价,两宫的杀手体系大同小异,像萧绝

    这样的人物,找普通的杀手组织已是天价,找幽灵宫和冰月宫更是天价中的天价。

    纵观天下,数不出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财力。

    又是一场政怡阴谋么?

    萧绝他,从小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吧?

    现在是萧越的天下,萧绝权倾朝野,已是威震一方,少有人能反抗他。可前几年,在萧越

    扮受登基的时候,他也只是一个弱势的皇子,为了帮萧越,付出残酷的代价,把白己推入黑暗的

    深渊。

    无数次的算计,勾心斗角,面对朝廷冷枪暗箭,江湖无数次的暗杀。

    一次次的杀戮,无数的鲜血和生命才塑造出今天的萧绝,流苏初见萧绝的时候就发现,他

    一身冷硬,那是环境无意识地塑造出的一层保护盔甲。

    他不杀人,就要被杀。

    在杀和被杀之间,所有人者『会选择杀人。

    如果萧绝不是捧在皇家,或许,他会活得更白由,会多一些笑窖。

    梳办很少看见萧绝笑,即便是笑,也是那种扮受有温度的冷笑和嘲笑,不是生活在阳光下的

    人,连笑窖也不会有阳光。

    流苏眉心一拧,低声问道:“谁要他的命?”

    “万世安和皇后?’南瑾淡然地道,这些朝廷上的纷纷扰扰,他早就麻木了,万家和萧绝

    两派的势力早就争得你死我活,牵连甚广,万世安也通过多方渠道打听右相的身份,就像想借

    着南瑾在朝中的影响力助他一臂之力,可借者『被他给挡回去了。

    “他们为倒要杀肃绝?皇上如今又无子嗣,杀了萧绝,还有萧寒和萧玮,他能把萧家的人

    者『杀了吗?’梳办喷队,这就是所谓的清势所逼吗?一个人的改变,者『是被环境逼的。

    欲望和权力,如无底洞,会腐蚀人所有的良善。

    “朝廷分三方势力,左右玉相各一派,萧王韩王一派,我从未牵涉到他们之间,这几年左

    相处处攻击萧绝,万家胜在</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