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2

_分节阅读_20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了。

    当初想要她的心那么深沉,没有一点点动摇。

    如今更是坚不可摧,任何人都不能把苏苏从他身边帝走

    任何人一

    风夫人一口气堵在心里,越发沉闷,这个消息来得太夹然,简直如晴天霹雳,她还没有从

    震晾中队复过来。南瑾的态度又很情晰地表态,他非苏苏不可,这可怎么办?

    流言毁了苏苏,也毁了南瑾,是一把双刃刀,把他们都割裂得遍体鳞伤。她知道不能匡苏

    苏,可却又不由白主地想,为何她会认识南瑾,如果不认识南瑾,她的儿子也不会为她不顾伦

    理纲常。

    红颜祸水,果真不假.

    风夫人双眸深深地凝视看自瑾,冷声道:“说实话,小白是谁的孩子?

    南瑾不避不闪,甚至没有犹豫,诚实地回答,“萧绝的孩子.

    风夫人像是被人在心口的价置卜狠狠地捶了一拳,本就苍白的脸又白了几分,从流言传出

    ,她就一直在想,小白到底是谁的孩子?

    J自里隐隐约约知道,也许这一切都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却还存着一线希望。

    希望小白是属于南瑾的孩子。

    然而,南瑾却把这个希望给撕碎,七零八落,只剩下血淋淋的伤口。

    J自如被啃咬一般,疼得无法呼吸。

    “真是疯了?’风夫人抚着胸口喘息,唇边不知道在嘲笑什么,关自瑾的执着,还是笑命

    运的作弄,连她白己也不知道。

    自瑾饥默着,风夫人抬头,敛去唇角的笑窖,沉沉地看着他,“你说得不错,南瑾,这一

    切都是你的错.

    南瑾不说话,默默地承受风夫人的指责,这也是为何他不让小白回来的原因,起码要等到

    他娘亲释坏,不管什么原因,他都不愿意伤害到小白,尽他所能给这个孩子所有呵护。

    “娘,小白即便不是我的孩子,你也疼了四年,能不能一直疼下去。’南瑾祈求道。

    风夫人双眸一瞪,责骂道:“娘还不至于那么无知,整件事清你们三人都有错,就孩子最

    无辜,要匡也是匡你们三人,关小白什么事?

    南瑾微微一笑,领首,“谢谢娘.

    “南瑾,你先出去,娘一个人好好想想.’风夫人躺下,淡淡地道,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太

    大,她要仔细想想。

    南瑾出了房门,交代侍女们照顾好她,便回了墨宇轩。

    夕阳只坏雍下,淡淡的余晖落在山零朦胧的风家堡上空,覆上一层橘红的温暖。景色美得

    如梦如幻。

    流苏已经梳洗好,换上衣裳,南瑾回来,房间里聚在一起的紫灵阿碧小翠迅速起身,行礼

    之后退出房{司。

    “南瑾,娘怎么样?还在生气吗?’流苏紧张地问道。

    自译招抨头,微微一笑,“放心,娘没事,可能一时接受不了,给她点时间,漫漫会好的

    “你撒谎.’流苏深深地看着他,脸色悲痛。

    “苏苏’南瑾拧眉,流苏上前一步,微微抚着他的脸颊,红了眼睛,心口如被针扎似

    的,要花多少力气,才能掩盖住涌上的伤痛。

    南瑾白玉般的脸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微微红肿,两边严重反差,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他微微肇眉,暗喊檐糕,竟然忘了这事,心中澳脑无比。

    流苏犹如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火辣辣的痛蔓延到眼睛,心疼板了。

    “疼不疼?’流苏柔声问道,碎然抱看自瑾,一阵阵苦楚如暴风雨席卷而来,把梳办狠狠

    地击倒,鼻尖都充斥着冰雪,冰冷投入脊骨,痛苦得难以坪吸。

    “南瑾,对不起’梳办低位,脑侮里闪过他被风夫人掌捆的画面,如同万箭穿心

    感同身受.

    “苏苏傻瓜,当儿子的,哪儿不被娘打过?没事.’南瑾浅笑道,紧紧地抱住流苏,

    肯定地道:“娘生气不久的,你别放在心上,总要给她点时间。

    流苏咬牙,嗯了一声,道:“你先去沐俗,我出去走走,一会儿回来.

    流苏说罢,也不等南瑾回答,便出了房门,南瑾喊来阿碧,“跟着少夫人,她可能去后山

    ,别让她待太晚。

    晚上,风凉.

    “是,公子一

    南瑾上了二楼的观景阁,看看梳办的身影缓缓地住后山而去,袖脸奋静谧,墨玉般的眸子

    深邃而遥远,眺望远处峰峦叠起的壮丽美景,沉默不语。

    夕阳沉沉地落在山后,余晖覆盖,在袖脸上镀上一层凄迷的光晕,树影摇曳把余晖打散,

    映在他脸上,明暗参半。

    流苏沿着一路一直上了山顶,麒麟山顶,零气缭绕,天上一片红霞,耀眼绚烂,红云漂浮

    ,非常壮丽。

    流苏静静地站着,深深地看着赤丹河上飘荡的帆船,她眼光沉静,微微闭上眼睛,长而微

    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眼泪从颤抖的夹缝中缓缓溢出,滚滚而下。

    山风卷过,吹干她脸上的泪痕,一阵冰冷。

    流苏心中异常酸苦,整个人都被抛仕饥俘的冰冷侮水里,承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寒冷,还

    有茫茫无路的仿徨。

    她就像站在大侮的中央,侮天一色,潮水疯狂地滚动着,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不管住那

    边走,都好似走不到尽头似的。

    天大地大,无处可走的迷茫。

    她该怎么办?

    相信南瑾么?

    可是怎么办呢,连娘都打了南瑾,那么疼爱南瑾的娘都忍不住动手打了他,还有谁能窖忍

    他们?

    “姐姐,我该怎么办?’流苏不由白主加想起锦绣,除了南瑾,她心里最依赖的人。“我

    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她究竟错在哪儿了?

    果然太过于幸福,会遭天妒忌。

    她以为会抓在手心一辈子的幸福,如今却岌岌可危,面临着破碎的危险。

    这次的风暴,已经越来越大,会不会真的毁了南瑾,毁了风家?

    梳办喉咙干涩,鼻尖酸痛,一颗心如放在油锅上蒸着一般,她知道她要和南瑾风雨同舟,

    共同面对这次的风雨。

    可她泊,会毁了南瑾.

    流苏站在山顶很久,很久,直到夕阳都落下,天色灰暗,山间已是一片灰茫茫,站在小径

    上的阿碧腿都有些软了,想要过来喊她下去,看看天色又作罢,坐在一旁等着她,只要不吵到

    她就可以。

    少夫人的腿还真硬,站这么久和雕像似的。

    流苏沉沉地舒了一口气,顺其白然吧。

    转身,下山.

    站得太久,脚微微有些发麻,流苏才迈开一步,有些站不稳,踉跄几步,不小心猜到一边

    的石头,脚下一滑,狠狠地跌倒在一边,头重重地撞上地上的石头,阿碧大吃一晾,工刻起身

    “少夫人”

    流苏头一阵昏眩,似要昏过去似的,额头上浮起一点淤青,阿碧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

    很严重。

    阿碧扶着她坐到石头上,担陇地问一声,“没事吧?

    “扮受事.’梳办抚着被撞伤的地方,只是有些淤青而已,浅笑着安抚阿碧,“小事.

    碎然脑子一阵剧痛

    流苏工刻捂着头,痛苦地呻吟一声,一副副仕梦境中徘徊的画面如潮水一般,疯狂地闪过

    脑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48章

    尖锐的痛直刺脑门,流苏灵魂都为之一颤,紧紧地抱着头,陷入疯狂的刺痛中,阿碧大吃

    一晾,紧紧地抱着她,急声道:“少夫人,你怎么了?

    “啊’流苏痛苦地尖叫,疯狂地撞击白己的脑门,状若疯狂,声音凄厉,“停下来,

    求求你,停下来不要想了”

    梳办涪记忆不想记起日消百那些事,而记忆却如破了闻门的供水,一涌而出,把她所有的意

    识都吞扮氦

    “你好,方小姐,我叫萧绝.

    “您好.

    第一次见面,风度翩翩的萧绝和内向害羞的方媛媛,一冷模,一内敛,第一次见面,方媛

    媛有些拘谨,一直垂着头,眼光却总在不经意中打量萧绝。隐约知道,是父亲给她安排的相亲

    “媛媛,当我女朋友.”强势的男人以渝令独断的语气在要求,根本就不给她一丝一毫反

    晦的机会,如宣誓一般,如天神一般介入她的生活。

    他们的恋爱如计划好的一项工程,完美,毫无差错,一直风平浪静,直到步入婚姻礼堂。

    “离女昏,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我对你而言就只有利用价值吗?

    “你奢望什么?

    “签字.我不喜欢浪费扮受有必要的时间。

    画面切转,暴雨倾盆,枪户连连,她的亲人在一场完美的报复中,皆失去生命,一夕之间

    ,家破人亡。

    晾世豪华的婚礼。她以恐然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萧绝,人生不是游戏,无法重来,有些错误造成了,是无心还是被蒙蔽,都已经不重要

    了。我也好,爹地也好,大哥二哥也好,都付出了代价。你认为我们有罪也好,我们无辜也罢

    ,过了今天,一切者雕吉束了。

    “我方媛媛白认为问心无魄,没有对不起你,是你对不起我,对不起方家。倘若真有可能

    ,我希望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遇见你,这样,大家都不会活在地狱。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