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3

_分节阅读_20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爱你,曾经那么诚挚地爱着你,直到今天,依然没变。

    “真是个傻瓜,我知道你很不屑。

    “当年那些人,今天都在场呢,萧绝,你想报仇对}El我帮你.

    “由我开始的悲剧,也由我来结束.

    “我们一起下地狱口巴.

    按下遥控那一刻,她觉得一切都解脱了,这辈子,也没有一刻像那刻轻松,笑得那么纯真

    “媛媛,如果能重来,我会好好珍借你。

    “萧绝,你爱过我口马?

    “对不起,

    “啊’流苏心如刀割,前世的记忆以一种很强势的方式,浮现在脑侮里,把她全部的

    记忆都唤起。

    思怨清仇,一并唤起.

    曾经,她爱萧绝,比白己的命还要重要.

    曾经,她爱萧绝,爱得失去了白尊.

    曾经,她爱萧绝,甚至在临死前,听到一句珍借,便能原谅所有,原谅家破人亡的悲伤.

    而这种深沉的记忆,充满太多的痛苦,被她压入心底,不愿意再想起。

    没想起一次,就痛彻心扉,她选择遗忘。

    然而,再怎么遗忘,她还是无法忘记萧绝。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看见萧绝,会有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她看见萧绝,会有酸涩感觉,

    为什么她会期盼萧绝来爱她,白己却不肯跨出一步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白白己的另一个灵魂。

    她是流苏,也是媛媛。

    媛媛爱萧绝,爱得无可救药,印在脑侮里的脸,总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困扰着她,她想得

    到萧绝的爱,潜意识却又排斥萧绝,抗拒萧绝,因为害泊受伤。

    害泊和日消百一样,弄得白己遍体鳞伤。

    害泊这又是一个完美的阴谋,始终被动地抗拒,在期盼和抗拒中挣扎和沉沦,直到离开.

    “不要再想了停下来’流苏哭得嗓子都哑了,太过于悲伤绝望的记忆来得夹然,

    流苏气血上涌,一股腥甜的铁锈味涌上喉咙,她哭得肝肠寸断。

    方家一门的血债,她对萧绝的爱。

    风家堡温暖的气氛,她对南瑾的爱。

    两世的记忆在脑侮里不断地充斥,不断地融合,又不断地抵抗,似乎在对峙着,相互排斥

    ,如两把刀子,要狠狠地把她割成两半。

    “少夫人”阿碧大晾,少夫人很不对劲,阿鲁自中警铃大作,伸手便想,晕她,谁

    知流苏猛然伸手,狠狠地推开阿碧,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

    流苏站起来,脚步踉跄,盲目地住山下跑,几次差点跌倒,泪雨朦胧,她想要逃,逃到一

    个没人的地方,独白舔敌着这划了多年的伤口。

    这些事对她而言,犹如发生在昨天。

    她被炸死,重生,失忆,直到今天想起所有的事清,对她而言,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那种

    感觉,是如此的深刻和情晰。

    她受不了了.

    已经超越她能承受的板限。

    记忆的痛苦和棍乱,让她的神经一阵阵的扯动。

    撞入一个温暖的坏抱。

    “苏苏’南瑾看着神色涅乱的流苏,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恐嗅抓住他的理智,从未

    见过如此疯狂的流苏。

    流苏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南瑾,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两道人影,萧绝的脸,南瑾的脸,再眼

    前晃动,她努力地想要看情楚眼前的人是谁,却越来越模糊。

    “萧绝南瑾’流苏毫无意识地喊着,口贵出一口鲜血,染红南瑾一身雪衣,软软地

    倒在他坏里,晕了过去。

    “苏苏一’南瑾凉谎地喊着,向来八风不动的脸碎然变了,迅速袍起流苏下山,阿碧也飞

    陕跟上。

    流苏缓缓苏醒,夜已过子时,南瑾守在床边,见她醒来,暗白松了一口气。眼里的担陇缓

    缓地隐去,队复平静,天知道,他恐院得以为差点就要失去她。

    “苏苏,好点了吗?”刚刚帮她扎针,稳住她的心绪,流苏清绪彼动过大,才会造成气血

    翻腾上涌,导致吐血,她是怎么了?

    女子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她双眸直直地看着纱帐,眼神空洞渺茫,一时反应不过神来,

    似乎在寻找着她失去的这段记忆所有的完整,又在沉思着她沉睡几年来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萧绝为什么会是他?

    他也穿越了么?

    如果不是,为何他们长得一摸一样,为何他们的名字也一摸一样。

    世间有如此巧合的事清么?

    流苏脑子里满满的,者『是现代的萧绝和古代的萧绝,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南瑾的声音空远得如天外飘来一般,流苏的眼光缓缓地转过,对上南瑾深邃的眼睛,神清

    又是一阵陇虑,情贵的脸,透彻的眼,玉官者『是她所熟悉和心厚的,可为何,此刻她心清却莫

    名地酸痛起来。

    “苏苏,说句话,别吓我.’南窿担心地抚着她汗湿的发,心头的恐院莫名地加大,如一

    圈涟漪,越来越大。

    此刻的流苏,似乎离他很遥远,遥远到一个他触摸不到的距离。

    空洞和茫然,那是他触摸不到的世界,是属于她和萧绝的世界。

    他很情晰地听见,流苏昏迷前,叫着萧绝的名字。

    这几年,有两次,他也听见她在梦里喊着萧绝的名字,这是没生下小白之前的事,他以为

    他还不够努力,流苏还恋着萧绝,所以才会才梦境中喊着萧绝。

    后来就没听见,他以为她已经忘却过去,却不曾想到

    “南南瑾’苏苏的声音低沉地听不见,南瑾俯下身子,浅浅一笑,温柔地问道:

    “怎么了?

    梳办想哭笑着和南瑾说扮受事,让他不要担心,却笑不出来,手从棉被里伸出来,紧紧地握

    着南瑾,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紧紧的

    紧紧的

    抓住.

    房间里点着熏香,流苏的神经绷紧的神经有些舒缓,却掩盖不去眉宇间的疲倦,心力交瘁

    “南瑾,我好累,想要休息.’梳办牡声道,深深地看看.“你不要走开,陪着我吗

    宁

    “我不走,累了就好好休息,什么者『别想,我一直陪着你.’南瑾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

    细细地摩擦,她的手,板为冰冷。

    流苏转过头来,看着纱帐,“我想起一些事清,一直逃避不愿意想起的事清,心里很害怕!

    “有我在!”南瑾沉声道。

    “我很濡弱,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些事清,潜意识把它尘封,我是个濡弱的人.’梳办牡声

    道。

    “胡说,我的苏苏一直很坚强,也很勇敢.

    “南瑾”

    “我在.

    “如果有一天,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

    “有我在,我会帝你回家.

    “南瑾你说我为什么要活着呢?’流苏眼泪溢出眼睑,“我早就该死了死过一次

    了一

    在那场爆炸中,她就该死了?

    为何上天还会让她活下来?

    她放弃了那个让她绝望的世界,放弃生命,并不是为了活着,死亡,意味着逃避.

    “苏苏一’南瑾转过她的脸,严肃地看着她,“苏苏,如果找不到活下去的意志,我给你

    一个,如果你死了,我也活不久了?

    “南瑾”

    “给我牢牢记住这句话.’南瑾一脸认真地看着她,命令着.眼神有些阴鸳和狠绝。从未

    在流苏面前表现过的阴暗面碎然涌出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流苏眼神一闪,这个神清?这个语气?为何这么?

    两人的眼光似在较劲似的,谁也不肯相让,最终还是梳办缓缓地垂下眼眸,“记住了?

    南瑾心里不由白主地涌上一股怒气来,倏然站起来,流苏心里一院,两人本来紧握的手便

    要松开,她迅速起身,紧紧地拉着南瑾。

    “南瑾,我刚刚无心的,因为’她只是不明白,为何已经死的她还会借看梳办的身体

    还阳,只是不明白而已,她不知道怎么和南瑾解释这件事清,说她和萧绝的思怨清仇么?说她

    其实是后来人么?

    这么离奇的事,流苏根本就无法开口。

    “南瑾”

    南瑾看着两人紧握着的手,沉默不语,双眸寒彻,他也不明白白己在气什么,或许是因为

    触不到她自里的这块地方,让他觉得仿徨.心院。

    他不想牵着她的手,却触不到她的心。

    若是如此,他宁愿放手.

    “苏苏,如果哪天你心不在我身上,把手放开就行.’在此之前,他会牢牢地握紧。

    流苏诧异地睁眼,眼神恐院,“南瑾,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流苏越说越着急,手却握得紧紧的,就泊南瑾一转身就离开,“南瑾,对不起.

    她忘记了,南瑾是那么透彻和敏感的人,稍微有些不对劲就会看出异样,她还想再说什么

    ,南瑾便坐回床上,叹了一口气,“苏苏,你累了,好好休息吧.

    “你陪我,

    南瑾看着她,领首,上床,把她搂进坏里,给她圈出一方干净温暖的天地,南瑾亲亲她的

    发丝,沉声道:“苏苏,不管发生什么,都要记住,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一起分担,不要

    一个人把白己逼得太紧,知道么?

    流苏把头埋进他胸坏,沉沉</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