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5

_分节阅读_20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的理智,他七哥为了她这玉年受尽煎熬

    和痛苦,她倒好,逍遥白在地在凤城过得风生水起。

    好.

    好得很.

    若不是锦绣在场,他真想要狠狠地抽流苏几巴掌,为他哥哥出气.

    简直太过分.

    “苏苏,先过来接圣旨?’南瑾淡淡地唤道,温润声音介入她们姐妹重逢的喜悦和激动中

    ,流苏领首,偏头看见萧寒阴鸳的眼光,微微匪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走到自瑾身边。

    “七嫂,好久不见,九弟有礼了.’萧寒态度板为恶劣,夹着一股尖锐的嘲讽,一本正经

    地给流苏行礼。

    似有意在风家人面前给她难堪。

    南瑾眼光一沉,锦绣杏眸怒瞪,娇斥一声,“萧寒,你什么意思?

    萧寒暗白扣交牙,就知道不应该帝锦绣出门,转头狠狠地瞪她一眼,锦绣用力瞪回去,不悦

    地开口,“你对我妹妹客气点.

    流苏浅浅一笑,淡然道:“姐夫,您还是称我苏苏吧.

    轻轻的一句话,既不让他有机会对南瑾冷嘲热讽,也不让双方感觉尴尬难堪,阿碧和小翠

    相视一眼,风家方家萧家这三家人的关系真是乱得够和谐的,辈分全乱了。

    萧寒眉心紧拧,一脸不悦,喇一声摊开圣旨,从牙缝挤出几个字,“风南瑾,风办办接旨

    一

    南瑾和流苏跪下,风夫人偕同大厅所有风家的人者『跪下,南瑾倏然想起坐轮椅的好处,起

    码不用下跪。

    “奉天承运诏日:右相风南瑾偕同妻风办办工刻启程,随韩王入京面圣,不得有误,钦此

    一

    “微臣领旨?’南瑾淡淡道,接过圣旨,站起来,看也不看,随手卷起。

    流苏随着站起来,心脏跳得极陕,心里有股说不情的恐院,就仿若前面有一个无法看情楚

    的黑洞,正在吞噬着柑间所有的一切,她站在洞口,举步维艰,心生恐嗅,无法料定,这儿会

    有什么。

    会不会把她的所有全部吞噬。

    萧寒冰冷地看看自瑾,嘲笑道:“右相大人真是无法无天,就算不顾伦理纲常,也要顾及

    到皇室的颜面和白己的名声,本王有生之年算是大开眼界,懂得什么叫嚣张,什么叫不泊死,

    说得正是右相您.

    南瑾对他的冷嘲热讽丝毫不在意,冷笑道:“情官难断家务事,若不是九王多事,恐泊事

    清也不至于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你又有什么工场来指责我们?

    萧寒俊颜一沉,“风南瑾,你就再嚣张吧,本王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何时,这次的事你以

    为能以寻常方式解决么,灭了你们整个风家也不过为,方流苏的名字是上了皇家族谱的,是我

    七哥明媒正娶的妻子.

    自瑾峙了一声,嘲讽地挑眉,“是吗?若是我扮受记错,当初萧王爷明媒正娶的是七王妃方

    锦绣口巴?

    此话一出,萧寒差点扮受气背过去,狡猾精明的脑子竟然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他,南瑾一句

    话,正中红心,犀利得让他连还手的能力者刚受有。

    锦绣心中内疚,南瑾说的是实话,一切者『是因为流苏代嫁引起的风彼。

    丽梳办,却紧张如手衬吞南瑾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刺激萧寒,瞧他一脸阴霹,她者『坏疑,若

    是他手上有把刀,一定狠狠地刺向南瑾。阴沉的眼光,折射出三分锐利和威仪,一寸寸地冷却

    空气,流苏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寒。

    “七嫂,你的手在抖吗?’萧寒观察入微,眼色撇见流苏颤抖的指尖,微微冷笑,上前一

    步,南瑾伸手把梳办的手握住,不动声色地拉到身后,挺身挡在萧寒面前,不让他接近梳办。

    萧寒停下脚步,沉沉冷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们不顾世俗眼光,现在又有何嗅?

    “七王爷不过是传个圣旨,话未免太多也吧?还是你天生活躁?

    阿碧小翠一时扮受忍住,扑味一声笑出来,玄北唇角一抽搐,心里在为公子叫好,气死人不

    偿命啊.

    南瑾可能扮受意识到他在骂人,不过这话说者『听得出来,拐着弯骂萧寒像女人。

    萧寒又一次被南瑾气得说不出话来,心里的火焰如被浇一层油水,烧得更旺,浑身爆发出

    暴怒的危险。锦绣很显然有了妹妹不要丈夫,冲着萧寒沉声道:“没事闭上你的嘴巴.

    风夫人从头到尾者『在一旁沉默着,什么话也没说,垂着眸子,不知箱在想匹什么。

    萧寒怒板反笑,狠辣的笑声扫过他们,冰冷地道:“风南瑾,你就护着她吧,本王在看着

    ,你能护到几时.

    他说罢,冷冷地拂袖,“启程.

    “南瑾,娘随你们一起上京.

    “不行.’风夫人才说完,南瑾工刻打断,他深深地看着风夫人,坚决地道:“娘,你留

    在家人,玄北,你通知玄武之后,便随后跟来,其他人者『不许妄动?

    “南瑾,娘担心’风夫人眼光担陇。

    自瑾摇头,霸气一笑,“娘,天下能伤我者不多,你放心,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

    “南瑾,苏苏,你们要小心一’风夫人知道劝不过南瑾,她拉过流苏的手,交代道:“记

    住娘和你说的话,知道吗?

    流苏一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见她脸色有异,只得顺着她的意思点头,“是,我记住了,

    娘.

    “公子,少夫人,一定要小心啊.’众人者『不太放心,者『细心地叮拧

    锦绣在一旁看着,沉吟不语,不难看得出来,风家堡的人是真心疼爱苏苏,即便是现在谣

    言满天飞,她们对她亦无牡蔑之忐,言辞者『是担心和牵挂,这是苏苏的福气,这些年能拥有一

    个这么完美的家。

    撇护得当初加们的婚荆撇存观荆的时候献带得风南蓬疼季加命月陈场婚荆办得杯为成功,让她羡慕当时的新娘,还频频想起苏苏。

    终于知道是为什么。

    可是,这场风雨,他们能成功的渡过么?

    她试探地问过萧寒,萧寒只是冷笑,说一声在劫难逃,她一时并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听

    口气,皇上是震怒了。

    天子之怒,浮尸百里,血流成河啊.

    纵然风家富可敌国,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来挽回这个局面,根本就找不到两全其美的法子。

    锦绣和流苏共乘一辆马车,萧寒和南瑾骑马,身后跟着一队御林军,如押解犯人似的,浩

    浩荡荡地向京城而去。

    萧寒一路上沉默寡言,偶尔冷冰地扫视风南瑾一眼,脸色阴沉,者『是因为他,七哥才会痛

    苦玉年,每次一想到这,他就限不得砍了风南瑾。

    在萧寒心里,萧绝对他的意义,比萧越还要重要,他白小和萧绝也亲近。袖仟阵,不肯接

    手皇家的事,只想游戏人间,萧绝放纵他,默默地把他的责任也背负。不管他犯了多少错误,

    总有人帮他善后,他对萧绝除了亲近,还有一份尊敬,所哪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可在他眼

    里,萧绝和萧越是他的至亲,谁伤害他们,他就想杀了谁.

    南瑾一路上也没什么动静,眼观鼻,鼻观心,把借字如金的美德发挥到板致,身后跟着的

    御林军者『觉得秋风萧索,百里肃杀.

    反观马车里,却是一片温清浓郁,姐妹几年不见面,者『在倾诉着这几年的思念,和各白的

    生活。

    流苏和锦绣详细地说了当初逃离王府的事,却有意把小白那段轻描淡写,又把这几年在凤

    城的生活一一地和锦绣说,让最亲爱的姐姐分享她的喜怒哀乐。

    锦绣者『是静静地听着,愁觉办办变了不少,虽然在她眼里还是那个眉目舒雅的苏苏,却成

    熟很多。玉年前的淡模和疏离,换上了沉稳和坚毅,刚柔并济,有股说不出的风清万种,从骨

    子透出来,很是迷人。

    她,成熟了很多。

    锦绣也把这些年和萧寒的思思怨怨者『简单地说了一遍,流苏心里蛮白责的,“如果不是我

    ,你和他就修成正果,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折磨。

    锦绣一弹流苏额头,“傻瓜,不是你的原因,这是我们的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姐姐是

    介意他的身份。萧寒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还不是贪图色相才我和达成协议,只要救

    出你,我就陪他七夜,你说这种男人,姐姐敢把白己的一生辛福都托付给他么?我没认识他之

    前怎么评价来着,嫁猪嫁狗也不能嫁萧寒,女人若是爱上这个风流鬼,注定是一生不幸。我眼

    神不好,不小心搬石头砸白己的脚,我认了。可我有阴影,不想嫁给他,根本就不相信他能坚

    守对我的承诺。这几年也不过是拿你当借口来挡着他,说到底还不是泊真嫁给他,毁了我白己。还好拖拓手衬吞几年,也算是对我们考验。说穿了,就是萧寒他白己名声不好惹来的祸,和你

    一点关系者刚受有,少在那儿白责,好端端的,白找苦吃做什么?将来萧寒要是敢对不起我,很

    好啊,有你这个榜样在前,我有样学样给他看,大不了一拍两散.

    流苏扑味一笑,有些佩服白己,者『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京城,还不知道有什么劫难在

    等着我们呢。

    锦绣安慰着她,“不泊,苏苏,玉年前你者『挺过来,这次一定也会逢凶化吉,什么事者刚受

    有,风南瑾又是右相,皇上不会轻易把你们怎么样,哼,你的事一传来京城,皇上圣旨就下,

    可笑,好似专门就逮着一个机会拼命地剥削,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你们是不会有隆命之危,

    你不要想太多。

    流苏领首,半垂眼眸,她心里没有锦绣那么乐观,隐约有种不安,在心底漫漫地</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