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7

_分节阅读_20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红和金,是御书房最基本的两种色调,厚重而华贵,地板光可鉴人。

    皇帝稳稳加坐在书案后面,明黄的龙袍,尊贵沉稳的气质,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仪,他

    的眼睛,闪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沉思,凝视着跪在地上的两人。

    风南瑾

    方流苏

    还有一个扮受回京城的萧绝。

    这三人的事迹已经传遍大江南北,风家又一次挑战皇权的权威,到了他忍无可忍的地步,

    萧越的眼光如岩石一般坚硬,紧紧地打在流苏身上,就是她么?

    令朝廷最有魄力的两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令权倾朝野,富可敌国的他们成为天下臣民的

    笑柄。

    皇帝的眸光燃着喷怒的火光,一闪而过,陕得连萧寒者『未曾发觉,又已经迅速地掩饰在眼

    底,沉声道:“平身.

    “谢皇上.’南瑾和流苏相携着站起来。

    “皇上此次匆匆陀陀召微臣进京,所为何事?”自瑾户音充满公式化的僵硬,不帝一丝私

    人感清,明知故问。

    萧寒冷冷一笑,安静加7在一旁,直到此时,依然还是如此理直气壮么?风南瑾,他倒要

    看看,他到底能不能一手保住所有人。

    市井传闻,玉年前风自瑾诱拐萧王妃离京,犹若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皇空的脸面上,这是萧

    家皇朝历史上最蒙羞的一次。任何一朝一代都经不起这样的丑闻,萧越即便身在禁宫,也稍微

    能猜到市井流言会是如何不堪。

    白风南瑾继承风家堡之后,风家迅速凝聚天下财富,多年来一直和皇室相抗衡,在凤城一

    帝势力盖天,登高一呼,能有百应。皇室和风家历年来的明争暗斗也不少,者『被他一一化解,

    双方者『能达到一种双赢的局面。

    萧越对风家的窖忍有白己的底线,他需要风家的势力,而风家也需要朝廷的庇佑,萧越和

    风南瑾在身份公开的这几年,者『相互退一步,和平共处。

    然而,如今却爆出,风少夫人是萧王妃,无疑中给人一种感觉,那便是,风家狠狠如在皇

    室脸上甩了一个耳光,这是皇帝绝不允许的。

    “风爱卿,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皇帝冷笑,一手指看梳办,开门见山地厉喝,

    她是谁?

    流苏一直垂着头,并未直视皇帝,被他这声冷喝吓了一跳,心一沉,背脊窜上一股凉意,

    好威严的声音,檀香送着一股逼人的压迫,沉沉如压在她的心口,明明暖和的御书房,她却一

    身冷汗。

    御书房中的气氛一下子紧绷起来,如满弓的弦,稍微一松,弩箭便会激射而出。流苏心口

    璞通直跳,她想起看过的电视剧,那饰演皇帝的,总是动不动就来一句抄家灭族,动不动就拖

    出去砍了,心里不免有些恐嗅。

    南瑾目不斜视,淡然地回答皇帝的问题,“臣妻.

    萧寒眉悄一挑,果然够张狂,他算是大开眼界。与其冷嘲热讽,不如作壁上观,看看这场

    闹居收口何收场.

    “你的妻子?’皇帝眉悄染雪,板为冷峭,冰冷地开口,“她是方流苏,萧王的王妃,联

    没说错口巴?

    南瑾双眸直直地看着皇帝,冷冷地勾起唇角,“玉年前的确是萧王妃,然而时过境迁,物

    是人非,她如今是风苏苏,而非方流苏。

    “荒唐?’皇帝大喝一声,一声狠狠地啪在案桌上,震得他书桌上的奏折微微晃动,低沉

    的声响在空旷的御书房回荡,皇帝的声音冷到板致,“风南瑾,你简直就目无法纪,还有没有

    把联放在眼里?她是萧王妃,终究是萧王妃,永远者『是萧王妃,你诱拐联弟媳,又该当何罪?

    天子之怒,浮尸百里,怒气狂瓤,沉沉如压在风南瑾夫妻头上,南瑾由始至终便知道,这

    会是一场硬仗,而他,失去最基本的工场。

    流苏先嫁萧绝,便是他最大的弱点,这点会让他无工场为白己辩解,可是,他眼光扫向一

    旁的萧寒,微微冷笑。南瑾不卑不亢地直视皇上,沉声问道:“皇上的意思是说,臣和臣妻婚

    姻无效?

    皇帝眯起眼睛,眉悄凌厉,冷冷地道:“无效,不仅如此,方流苏犯了十出夕罪,还假死

    出逃,默下目两上,论罪当诛.

    说起萧绝这几年为了她,意志消沉那么长时间,终日紧绷着脸,他已经记不情,上次看见

    弟弟的笑窖是什么时候。

    者『是因为她,才造成萧绝的苦楚和绝望,他饶不了这个女人.

    南瑾冷冷一笑,“当年萧王上方家提亲,明媒正娶的人是方锦绣,方流苏代姐出嫁,已是

    将错就错。她嫁入王府,先被萧绝陷害,身败名裂,再是被人陷害,几欲丧命,假死出逃,不

    过是将一切导回正途,何罪之有?”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萧寒见南瑾提起锦绣,牙吓魅的大眼闪过怒气,一手冷冷地指着风

    南瑾,口出咄逼人,“风南瑾,本是你无视伦理纲常,诱拐萧王妃,说得好似自己挺在理似的。

    就算方流苏代替方锦绣出嫁,和七哥拜堂的女人是方流苏,她就是名正言顺的萧王妃,即便是

    将错就错,她还是萧王妃,七哥当年在娶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她的名字报上族谱,也就是

    承认了她是萧绝的妻子,你诱她出逃,就是目无法纪,藐视皇权,风南瑾,你还不知罪?寻常

    百姓家,女子守寡二嫁亦是犯了十出夕罪,哭何沉是皇家。且我七哥还活在世上,方流苏不仅

    不是守寡二嫁,还是隐目两实清,日了圈死脱身,早就该千刀万剐?

    流苏心头一沉,萧寒的话如雷鸣般在耳边回响,萧绝当年早就把她的名字列入族谱?这件

    事她从未听萧绝提过,她当初还以为待林云儿生下孩子,王妃之位便是她的,萧王妃应是林云

    儿。毕竟当初娶她不是白愿,又经常冷嘲热讽,妙怎次构想不到,萧绝竟然早就承认她是他妻

    子,流苏记起当初在郊外,他还一脸不屑,就算那时候死,也是无名无分,她心口一沉,萧绝

    做了很多事,而她从头到尾者『不知道。

    J自沉沉地叹息,这场劫难,该如何避过昵?

    这场清债,她又该如何偿还?

    前世缘,今生债,真是一段说不情道不明的缘分.流苏心中苦涩。

    她勉强镇定下来,皇帝萧寒一口一个自瑾诱拐王妃,南瑾也并无辩驳,明显就想要为她脱

    罪,把罪名全部承担,流苏不希望如此,南瑾把一切者『包揽在身上,只会让流苏越来越恐院,

    好似有种不顾一切,也要把她扔出这趟浑水的决然。

    “皇”

    “皇上.’流苏才刚说话,自瑾就沉声出言,打断流苏的话,逼得她不得不把所有的话者『

    卡在喉咙里,南瑾冷然凝眸,深深地看着皇帝,沉声问道:“皇上,这一切的起源就是萧王妃

    在萧王还活着二嫁,犯了十出夕罪,几卜皇空蒙羞,您震怒,想要把我们怡罪么?”

    皇帝深知风南瑾才智冠绝天下,辩才无双,这张利嘴,能把陈年棺材里的僵尸者『气得狂跳

    ,当下不敢贸然回答,深泊一不小心踩到陷阱,暗暗沉吟看自瑾这句话。通常他仁芍玄种无害的

    口气在说话之时,你就得以一百个心防备着,千力哭埋解透他的意思,不然就处在挨打的地位

    目前的清况而言,风南瑾已属卜风,方流苏二嫁才是整件争最致命的一环,只要捏住这点

    ,足日」上风南瑾永无翻身之日。他再怎么辩驳,也不能把这一点抹去。

    南瑾见皇上沉思,半垂的眼眸掠过一抹冰冷的口朝讽,眉宇的据傲冷溟,如要冻伤人似的,

    他天生就是一个谈判专家,又岂会让白己处于挨打的地位。

    眼角掠向流苏,她一脸着急担陇,南瑾微微一笑,神色温柔,如一阵和沐的风吹拂着流苏

    J自里所有的恐嗅和担陇。南瑾以眼神安抚她,稍安勿躁,一切者『交给他,流苏回以一笑,南瑾

    ,只要你没事,什么者『无所谓,我会一直陪着你.

    十足的默契,缓解周围逼人的压迫,圈出一方只属十他们的温暖天地,把空气中的冰冷和

    压迫隔成两个空{司。

    “没错,方流苏身为萧王妃,不顾羞耻二嫁,让皇家颜面荡然无存,威严扫地,犯了死罪

    ,当诛.’萧绝冷狠地道,双眸锐利地刻在南瑾脸上,他还能有什么话说?

    只要紧咬着这点,风南瑾便无还手之力?皇帝心中冷笑,风南瑾,他忍了他这么多年,终

    于抓住他致命的错误,又岂会轻易放过,这一次,定然要把风家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南瑾眸光情透,看得出他眼里的杀气,心中并无什么特殊的感觉,无期待,便无失望,如

    同陌生人一般。

    “臣记得曾向皇上求过一张免死金牌,皇上忘记了么?’南瑾冷声提醒,神色宁静,眼光

    却锐利地射向皇帝,丝毫不见妥协之气。

    萧寒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他晾奇地看向皇帝。

    皇上反应也陕,迅速反驳,“风南瑾,那张免死金牌是赐予你的妻子风苏苏,而你身边的

    是方流苏,你们的婚姻根本就不被世人认同,这张金牌还有效么?”

    “原来皇上是想要出尔反尔?’南瑾也不见院张,似乎是料定他会有此举一般,冷然嘲讽

    “大胆.’皇帝大怒,一啪案桌,喷怒地瞪着南瑾,“风南瑾,你找死吗,敢用这种态度

    和联讲话,若是不想活,说一声,联成全你们?

    皇帝的怒吼在响彻整个御书房,气氛中的紧张度更绷紧,如同一条被拉直的铁链,进入最

    板致的进攻之态。

    若是常人被皇帝这么一喝,早</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