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8

_分节阅读_20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就吓得发软,南瑾却依然无动于衷,唇角凝结着他暖有的,

    若隐若现的嘲讽,冷然道:“皇上您说流苏二嫁?您可知道女儿国的风俗么?女儿国女为尊,

    男为卑,女人可二嫁,三嫁,四嫁并无触犯法律,女人可有三个丈夫,四个丈夫,甚至一

    百个丈夫,皇上知晓么?

    皇帝和萧寒同时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皇帝沉声道:“女儿国是女儿国,圣天是圣天,

    岂能相提并论?

    流苏心中暗暗吃晾,自瑾哭把她的身份公布么?这君臣一来一住,才思敏捷,即便是垂着

    头,她者『能感受到如同在战场上的刀光剑影,分外危险恐沛。若是把她的身份公布,皇帝会z

    刻杀了她,还是把她送回女儿国?

    不管是哪个者『不是她和自瑾防期盼的,若是送回女儿国,她这辈子可能再无机会和南瑾见

    面。

    一想到这,流苏便院了手脚,南瑾他想做什么?

    南瑾冷然地看着皇帝,阳光如殿门射进来,笼罩在袖的脸上,静谧如水,仿若一尊永巨的

    玉雕,眉间一点朱砂,更显凄绝。

    他唇角一扯,“皇上有所不知,方流苏当女儿国之人,又岂能仁)圣天的律法束缚她?

    “你说什么?’皇帝和萧寒同时一震,兄弟两人同时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眼光如刀锋利

    ,直扫流苏。

    女儿国的人?

    平地起晾雷,刚刚还占了上风的萧家两兄弟同时想起停战协议,上头白字黑字写着,两国

    臣民在他国境内要遵守他国律法,然而,若是触犯律法,必须移送到女儿国审理,仁)取方法律

    共同制栽。

    女儿国和圣天已经闭塞很久,两国的风俗习暖也不同,所修订的律法更是不一样,简单来

    说,女儿国的人在圣天不受律法束缚,圣天的人在女儿国同样不受律法束缚,除非犯人同时触

    犯双方法律。

    在两国律法产生不一致之时,依据本国律法栽决,这条律法的修订已经延续几十年,至今

    仍然有效。

    方流苏夫家未死而二嫁,在圣天犯了死罪,然而,在女儿国,却是无罪,一个女人两个丈

    夫,那太平常了。

    你要是把这事给闹到女儿国去,人家还会笑圣天大晾小匡,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

    方流苏若是女儿国之人,他们根本就无法给她定罪.

    “你胡说.’萧寒工即反驳,他觉得白己的神经陕要被风南瑾给气断了,为什么刚开始的

    时候不一下子说完,偏要到现在才说,“方流苏是锦绣妹妹,这点锦绣可仁)非证,为了给方流

    苏脱罪,你什么借口者『编得出来?

    南瑾一哼,并不答话,白痴,他风南瑾从不说假话,不信就白便.

    皇帝双眸危险地眯起来,“方流苏,风南瑾所说,是否属实?

    流苏心口狂跳,恐泊除了南瑾八风不动外,所有人的神经者『拉得紧紧的,她恭谨地应道,

    “是一

    “我不信.’萧寒厉喝,锦绣有多疼爱方流苏他是知道的,为了方流苏,甚至能放弃白己

    的幸福,和他闹僵了几年,为了方流苏,连白己的命者『不要,这么疼爱她,怎么可能不是白己

    的亲妹妹?绝不可能.

    “风南瑾,说话有凭有据,你说方流苏是女儿国之人,无非是想为她脱罪,她明明就是方

    家的小女儿,怎么会跑出个女儿国之人来?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皇帝也不信,此种清况之下,所有的猜测者『指向风南瑾想为流苏脱罪而编排出来的借口,

    她要是女儿国之人,还无罪,那岂不是

    皇帝和萧寒一脸黑线,那方流苏岂不是等同于娶了萧绝和风南瑾?

    苍天啊,劈死我吧.萧寒哀嚎,怎么会出现这种渗剧?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岂不是一点工场都没有,方流苏她爱和谁就和谁,谁也不能有二话。

    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是这清况么?太有戏剧隆了?

    南瑾冷冷一笑,眸光扫过他们两兄弟,淡然道:“要证据,多的是,最简单的一点,让苏

    苏和方富贵滴血验亲,对了,九王妃不是在皇宫么?让她过来,和苏苏验一验,是不是姐妹,

    z刻知晓,臣若有半句虚言,任凭皇上处置.

    皇帝抿唇,冷喝一声,“来人,去请九王妃.

    外头应了声,领命而去,萧寒神色一紧,院陀道:“不行,锦绣有孕,不能流血”

    南瑾眸光淡淡地扫向萧寒,那神色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似嘲似笑,“王爷,滴血认亲只要一滴血,无需一盆血,死不了人,也伤不了人.

    萧寒一匪,反应过来,气得差点跳过去,狠狠地揍南瑾一顿,他忍这个男人很久了,那张

    脸,每次露出这种神色就似在说,来吧来吧,陕来揍我吧.他的拳头啊,蠢蠢欲动?

    锦绣很陕就来了,一听滴血验亲,她的脸色就白了几分,“苏苏?怎么会”

    流苏抱歉地看着锦绣,“姐姐,对不起.

    锦绣很陕就定下心来,宫女端着水盆过来,姐妹两者『站在水盆边,对流苏而言,如果有选

    择,妙怎次构不愿意和锦绣日月玄样的方式来伤害,当初刚得知这个消息,她已经难过很久,而

    锦绣

    “苏苏’隽帛绣轻声唤着她,“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你者『是我的妹妹,我最疼爱,最

    宝贝的妹妹,如果没有血缘关系能让你逃过这场劫难,姐姐希望,我们的血不会相窖.

    “姐姐’流苏诧异地睁眼,锦绣回她一朵美丽的笑窖,拿过银针,刺着自己的食指,

    把血滴入水盆之中。

    流苏也刺破手指,滴入一滴血。

    萧寒的眼光紧紧地盯看情澈的水盆里两滴鲜血,在相石磷撞,隔离,即便是摇着水盆,两

    滴鲜血也不相窖。

    南瑾心里也有点紧张,如今却微微一笑。

    果然不相窖.

    锦绣流苏看着彼此,沉默不语。

    “九王,可看情楚了?

    “就算不是姐妹,也不能代表方流苏是女儿国之人.’萧寒沉声道,他忍.死忍风南瑾,

    心里暗白念萧绝,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宫女把水盆端给皇帝看,他看了一眼,挥手让她下去,滴血一事有了结果,流苏锦绣不是

    姐妹。

    南瑾的淡然地道:“二十年前,有一艘船在扮莫北侮上发生一次侮难,那次能活下来的人并

    不多,丽办办的母亲哈好是一位幸存者,被水流冲散,幸好被方富贵所救,那时候她已经坏有

    苏苏。丈夫在侮难中死亡,她无依无靠,为了苏苏,嫁给方富贵当妾室。臣仁)渣明,她是女儿

    国人氏,先不说方富贵不是苏苏生父,即便是办办生父,苏苏也不是圣天人氏。在女儿国,女

    人不管生子生女,户籍者『随母亲,苏苏白然也随母亲.

    皇帝沉默不语,心底暗暗一沉,萧寒冷声道:“你说她母亲是女儿国的人她就是女儿国的

    人吗?者『二十年了,谁知道是真是假,你调查当然你说了算,我们怎么知道是真是假?事到如

    今,你当然是想尽办法给方流苏脱罪.

    锦绣倏然想起什么,拧着眉心,口翩南白语,“多年前,我曾随爹爹一起去凤城,他有一次

    酒醉,似乎曾经说过,二娘是女儿国之人,只是当时我不太留意。我不明白,为何爹爹和娘从

    下就不曾善待苏苏,原来是这样.

    “锦绣,这也不能说明她是女儿国之人啊.你别为她脱罪.’萧寒急声道,该死了,这样

    他七哥这口气就不能出了,白白被他们默负。

    “萧寒,你说什么?’隽帛绣冷眸一瞪,寒芒湛湛,萧寒一撇嘴,有锦绣在,他只能干瞪眼

    南瑾唇角一勾,淡然地道:“皇上,若是不信微臣,那就召萧王问一声,此事他早就知晓

    一

    皇上和萧寒皆愣了一下,相视一眼,萧绝早就知道她是女儿国的人?

    丽梳办她并不知道女儿国的风俗,正奇匡着,为何她是女儿国的人,这件事就能不了了之

    宁

    南瑾继续道:“皇上,诚如你刚才所言,那块免死金牌是赐给我妻子风苏苏,而你认为她

    是方流苏,不应该受惠于金牌,那反过来说,你也就是承认了她是方流苏。方流苏是女儿国之

    人,同样也不受此律法束缚.

    “风南瑾你’竟然一步一步引他们上当,该死的一

    皇上倏然危险地眯起眼睛,“既然如此,风南瑾方流苏,你们就暂住宫中,等联查个明白

    一

    “皇上,臣在京城有住所,无需劳烦皇上。’All,刻拒绝。

    “是么?’皇帝从抽屉拿出一支垂着明珠的朱钗,“这个,能让你们留下吗?

    南瑾流苏脸色同时剧变.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3章

    浅云殿。

    流苏焦虑不安地渡步,心口的热血如滚烫的岩浆正在凝聚爆发,把她所有的清绪者『淹没在

    这股紧张中。

    华丽的寝宫,空旷无人,静俏俏的,没有一点声音,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尊贵逼人却板为空

    远的味道,如黄金打造的网,沉沉地压在她心上。

    御书房那一幕,触目原自,流苏至今还回想着,皇帝脸上平静中透出阴鸳的神清,那握着

    朱钗的手,隐隐用力,似乎要把朱钗狠狠地捏碎。即便离他很远,亦能感受到他狠绝的神清和

    决心。

    他的手心,仿如捏住她的心脏,那是一支设计很别致的朱钗。是她成亲的时候侮某给她的

    礼物,天下无双的木兰朱钗。后来她转送给小白,小白喜欢明珠,便让人在木</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