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9

_分节阅读_20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兰花上垂着一颗

    明珠。

    是小白的饰物,流苏心院意乱,南瑾回京,把小白和韩叔留在京城,只留下几个人保护他

    们,京城是皇帝的地盘,他想要帝走小白易如反掌。那支朱钗,很明显就在告诉他们小哭牡举

    妄动,他已经捏住小白的命。

    卑鄙.

    堂堂圣天皇帝,竟然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清,连个小孩者『不放过,流苏心中难受板了,他

    到底把小白藏到什么地方了?

    更令人可气的是,皇帝把她和南瑾分开软禁,根本就不让他们碰面,她想要找个人商量的

    机会者『扮受有。

    流苏坐困愁城.

    “小白,小白你可不能有事.’流苏心中苦楚,几欲落泪,却忍住,紧紧地咬着牙关

    ,皇帝到底有什么打算?为何要软禁他们?

    她在浅云殿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什么事都扮受做,也没有人来打扰她,整个偌大的宫殿静得

    如同一潭死水。

    傍晚很陕就过去,云霞漫天,鸟金深沉,沉甸甸地笼罩在这片富丽堂皇的皇宫上方,余晖

    把仅剩的一点温暖撒向皇宫的各个角落,却温暖不了这一处华丽的冰冷。

    流苏一个人在浅云殿的院子里静穆地站着,无意识地低喃着小白的名字,“小白,你可知

    道娘在想你?”

    余晖把女子娇小玲珑的身影镀上一层慈爱而悲伤的金色,洁白的脸,浮现出母爱的光辉,

    把她全部笼罩。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在担」\小白,流苏不禁在想,小白是不是被他藏匿在宫中

    的哪个角落,或者在受着什么样她不知道的酷刑,她还那么小,会不会害泊?

    她已然忘却白己的安危,不晓得白己的命运会如何,整颗心,者『在拌心着女儿,夕阳把她

    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在地上划出一道寂寞修长的剪影。

    四名宫女端着饭栗进来,入了宫门,朝梳办恭敬地行礼,梳办摆摆手,拧着眉,扫了一眼

    托盘精致的栗肴,不魄是皇宫内苑,所做的饭栗色香俱全,可借勾不起她半点食欲。

    “拿下去,我不想吃.’流苏淡淡地道,面无表清,她整个心者『担陇小白,哪有什么胃口

    吃东西,宫女们面面相觑,拿着托盘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为首的宫女福身道:“方小姐,这是皇上御赐的,小姐若是不肯食用,奴脾们也会遭到处

    罚,您就别让奴脾们为难了。

    流苏眉悄一挑,心头一夹,御赐?

    她的眼光淡淡地扫过托盘中的酒壶,冷冷地勾起唇角,温暖的夕阳给女子蒙上一层寒峭的

    冷意,一寸一寸冻伤人的肌肤。流苏有些想笑,一听御赐这两次,她就想起连续剧中经常会播

    放的,每次皇上想要下毒害人之时,便会御赐一瓶毒酒,几乎每次者『是这样,演得有些烂了,

    那些编剧也不懂得换个招数,一点新意者刚受有。她还以为是瞎编的,难道真的是古代文化的遗

    传下来的?

    冷笑,浮上唇角,让宫女们有些恐嗅地看着她染着霜雪眼睛,好逼人的气势.

    流苏冷眸扫过,淡然道:“端进去吧,一会儿我有胃口白然会吃.

    “是.”宫女们端着饭栗匆匆进入房间,如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似的。

    流苏站在夕阳中,眼光沉沉地看着院子里的蔷薇花,小手不紧不漫的握住,青筋淡淡浮起

    ,皇帝想要她的隆命么?流苏心中冷然嘲讽着,是啊.如果是他,也会杀了她吧?

    因为她,南瑾和萧绝势不两工,势必会影响朝中局势,政坛再起风云,虽然她不认为南瑾

    和萧绝会为了私怨而扯上国家大事。但,皇帝显然不会这么想,若是没有她,自瑾还是南瑾,

    萧绝还是萧绝,还能如过去那样,在暗潮底下平静地对工,这股阴暗的潮水不会涌上台面。

    他是如此想的吧,所仁)会置她于死地。

    流苏仰首,眼光透过余晖看着那轮沉沉的夕阳,白嘲道:“白古仁)未,祸水不者『是倾国倾

    城么?我没这个资本,所以不会红颜.,WE,

    淡淡的口朝笑从唇边溢出,君心难测,不知道他会不会对南瑾下毒手,有偌大的风宇途在后

    面支撑着,皇帝就算想要杀南瑾也会有所顾忌,况且他还是右相,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

    不泊一万就泊万一,倘若他真的毫无顾忌下手

    四名宫女鱼贯而出,似不想和流苏有所牵扯,脚步有些匆陀,似几欲逃离这儿,流苏淡淡

    地道:“站住一

    简单的两个字,饱含威严,宫女们顿然停住脚步,流苏缓缓地走过去,问道:“你们知道

    皇上安排风南瑾住哪儿么?

    一名宫女身子一颤,回票道:“回小姐,奴脾们被派米侍奉小姐,刚从流衣局过来,不知

    道小姐所问何事.

    “是口马?

    另一名宫女道:“是,千真万确,小姐,奴脾们还有事,先行告退.

    说罢便匆匆离开,流苏一个人站在夕阳里,眼光越来越冷,殿门,有侍卫把手,宫女们嘴

    严如斯,她如同被隔绝了,外头一点消息也打探不到。

    流苏静静地站着,片刻,转身回房间,桌子上,摆着漫漫一桌精致的饭栗,流苏暗白凝眉

    “还真奢侈,最后的晚餐?

    那还真是丰盛,流苏倒了一杯酒,凑近鼻尖,倏然手腕一麻,胭杯呕哪一声落地,就听到

    一声院张的怒吼,“不许喝.

    水

    最近可能会更得很漫,晓晓建议,大家攒文吧,几张一起看,一章一章看很不过瘾,也不

    连接,呵呵二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4章

    一道黑色的身影如旋风般冲进房间,伴随着一声深沉的怒吼,劈头就骂,“你是白痴吗?

    明知道酒有问题还喝?”

    流苏被吼得耳膜有些震动,反射隆的想要捂着耳朵,强烈的怒气铺天盖地而来,如暴风雪

    狂瓤,震得她不由白主地倒退一步,愣愣地看着冲进来的玄衣男人。

    萧绝?

    一身黑衣,风尘仆仆,头发略有些凌乱,冷峻的双眸如刻着疲惫,却丝毫无损他的俊美和

    魅力。薄唇紧抿,呼吸深沉,他双眸沉怒地看着她,折射出一股曝然的喷怒,掩藏在喷怒下的

    担陇和恐院一览无遗。

    梳办丽眸睁大,呆匪地看着萧绝,已经分不情,究竟是哪个时空,只觉得心口有股灼热的

    岩浆在复苏,熨烫着她的玉脏六腑。

    那一刻,悲喜已经不分,似甜似哭的感觉充斥在心口,不断地交织,连她者『分不情,这究

    竟是什么滋味。

    怨限么?不像。

    责匡么?不像。

    5念么?不像。

    爱么?也不想。

    “绝”时空倒流,不停地在眼前穿校而过,流苏的脑侮里如放映的影片一般,一幕一

    幕地回放看属十他们的记忆,硬生生地把这份沉重的记忆唤醒,一点一滴凝聚成他们之问最元

    整的回忆。

    她似乎看见当年那个娇羞的女孩,脸红耳赤地说着,我愿意。

    她似乎看见当年那个悲伤的女孩,在昏黄的灯光下,执着地等着自己的爱人,却等来满室

    的悲凉。

    她似乎看见当年那个决然的女孩,在一片祝福中,狠绝地按下遥控,为他们那段伤痕累累

    的女昏姻画上休止符。

    流苏这一刻分不情白己是媛媛还是苏苏,心痛的力量紧紧地拽着心脏。

    这一切,者『仿佛放声在昨天,记忆是那般的深刻,她想要忘却,者『做不到。

    这眉,这眼,这唇,者『是她熟悉的,他们明明是一摸一样的样貌,不同的只是,一个穿着

    西装,一个穿着古装,完全一摸一样,流苏努力如在袖脸上搜寻着不同的痕迹,却发现,于事

    无补,明明,就是萧绝。

    媛媛最爱的,也是最限的萧绝。

    然而,这个灵魂她却触摸不到,或者说,拒绝去触摸。

    “你吓傻了?’萧绝恶声恶气地道,掩饰白己少见的院乱,心里暗白骂白己扮受出息,看见

    她举起酒杯,他的咽喉好似被人紧紧地掐着,几乎窒息,幸好赶得及,幸好

    “你怎么来了?’梳办口翩南白语,下意识地问,她还扮受有从见到萧绝的震晾回过神来,白

    从队复记忆之后,她一直不敢去想象,下一次见到萧绝,她会是什么反应。

    她知道,她爱南瑾,千真万真,可对萧绝呢?

    她努力去分情楚,属于媛媛的,永远是属十媛媛的,属十梳办的,永远是属十梳办,她努

    力地想要把前世今生分情楚,却总是让白己棍乱。

    媛媛是她,流苏也是她,她能确定,她想要陪看自瑾白首偕老,共同面对风雨,所仁)做意

    去忽略属于媛媛的记忆。努力地想要把她压制在记忆深处。

    她以为她能做到,她理智上分得那么情楚,选择现实的温暖。

    然而她苦苦竖7起的防御墙,在见到萧绝那一刻却完全坍塌,如碎片四射,那辈子的记忆

    太明显,看着他,不由白主就想到那悲伤却坏着希望的一生。

    “哼,这儿是皇宫,是我的家,我来这儿有什么不行?’萧绝误会流苏话里的意思,以为

    她不想见到他,男子心底涌上的热血和担陇,那些令人束手无策的羞耻感清,如被一盆冰水狠

    狠地浇了一身,顿时冷却,连声音,却变得板为阴冷。

    流苏撑着桌子的手,缓缓地收紧,浅浅地闭上眼睛,遮掩去她眼里所有的痛苦和挣扎,再

    次睁开眼睛,已然一片情明。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