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0

_分节阅读_21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淡淡地扫向地上孤零零的酒杯,缓缓地道:“萧绝,显然你比我更不相信皇帝,你看那

    酒,没毒,我没那么笨,再不知清况下随便饮下。

    这几年跟看自瑾,医术已经大有长进,这酒是否有毒,她能闻得出来。虽然她也坏疑皇帝

    会在饭栗里下毒,可现在转念一想,皇上想要赐死她,用不着遮遮掩掩,在皇宫里,她若出了

    一点意外,就算不是他做的,所有人把责任降在皇帝身上,他用不着这么绕三拐四,直接赐她

    一壶毒酒便是。

    萧绝眼光触及到地上的酒杯,眉心拧成川字,的确扮受毒,酒水撒了一地,若是有毒,白然

    会有所不同

    冷峻的男子微微松一口气,暗白嘲笑白己愚羲,一碰上流苏的事清就理智全无,在安云城

    别院养伤那几天,脑侮里一直闪烁看梳办毫小犹豫背身而去的身影,和风自瑾竖定地站在一起

    ,这一幕,是那样的刺眼,刺眼到让他心底的恶魔缓缓地复苏。

    明明限板他们,然而,一听到皇帝召见风南瑾和方流苏进京,他又马不停蹄地赶来,一入

    皇宫,连皇上者『来不及敦见,萧寒一说流苏被软禁在浅云殿,他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深泊来不

    及,她会遭遇什么不测。

    明明限板啊却又如此担心。

    萧绝,你到底要犯贱到何种地步?

    若能放手若能放手

    自里挣扎过无数次,却最终发现,他不想放手没勇气踏出最后那一步。

    没有流苏的他,又会怎样?

    失而复得之后又失去,他还能再站起来吗?

    梳办饥静地坐着,夕阳从纱窗射进来,如圣光笼罩一片温暖,祥和而安静。她问道:“你

    刚从安云城回来口马?

    “关你什么事?’萧绝冷酷地应道。

    流苏也不在意,微微一笑,淡淡的笑如风中的雏菊,雅致动人,“我知道流言不是你传的

    一

    不知为何,她想要解释他们之间尽可能有的心结,或许队复记忆之后,知道前世今生的萧

    绝也许是同一人,她心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哭何沉,扮受队复记忆之前,她也不怨萧绝了,所

    以不希望有所误会。

    萧绝重重一哼,“即便就是我传的,你又能怎样?

    刚一说完,萧绝就想要抬手狠狠地甩白己一个耳光,他明明不想这样和她说话,这些口是

    J自非的话,根本就不是他心里所想。

    天才.

    明明心里是喜悦的,这次流苏没有误会他,他却恶言相向。

    他有些恐嗅,深深地看着她的脸色,似乎已经预料到,她会冷嘲热讽,这张小嘴又会吐出

    什么伤人的话呢?

    他白找的,不是么?

    流苏淡淡一笑,眉心舒展,“你赌气的时候,的确十分可爱.

    “你说什么?’萧绝双眸一瞪,凶狠得似乎要杀了她一般。

    “萧绝,我们说话能不能不用这么充满火药味,说到底’梳办停顿一下,又继续道:

    “说到底,我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限,即便是有,也a.坏烟消云散,你若还怨我,我无话可说

    ,我只想你知道,我不怨你,也不限你。

    萧绝冷峻的眼光如激光一般,审判式在她脸上搜寻,似乎要把她所有的面具者『扯落,看看

    她是不是在骗他。

    既然不怨,也不限,为何不能爱?

    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请求这两个字,这份骄傲是与生俱来的,因为爱她,他已经把这份

    骄傲狠狠地踩在脚底

    流苏

    萧绝沫饥地舒了一口气,深深地看看梳办,沉声道:“回到我身边.

    我会一辈子,好好呵护你的.

    流苏微匪,凝眸看向萧绝,一时哑口无言。唇角扬起一抹弧度,笑墙苍白而空洞,这句话

    ,在她还是媛媛的时候,期盼了多长时间?

    从认识萧绝,到嫁给萧绝,再到离婚,死亡,这几年的时间,她多少次期盼萧绝能有一句

    温言细语。

    恋爱该有的浪漫,她没有。

    结婚该有的甜蜜,她没有。

    婚姻该有的忠诚,她也没有。

    萧绝从未说过一句甜蜜的话,她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工具,没有利用价值便狠狠地抛弃,

    毫不留清。

    萧绝,你可知,当年我期盼这句话,盼到心痛。

    当我们距离越来越远之时,我多希望听见一句,回到我身边。

    流苏苦涩地笑了,萧绝见她不应话,一把拽起流苏,深深地抱紧她,暖暖的药香让他眷恋

    不已,不由得贪恋她的气息。

    萧绝的眸光执拗而灼热,嗓音压抑期盼,沙哑道:“流苏,回到我身边吧?我也需要你啊

    一

    梳办徉身一颤,贝齿不由白主地咬住下唇,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男子漆黑深邃的眼睛倒

    映出她苍白空洞的脸,眼睛里,似乎有什么灼热的液体即将溢出。

    女子几乎咬破下唇,咽下那一股不知道属十谁的悲伤,缓缓地摇头,轻启红唇,“萧绝,

    太晚了?

    真的太晚了?

    “不晚.’萧绝紧紧地扣着她的腰,咬牙切齿地道:“究竟我输给风南瑾什么?你要如此

    狠心对待你,他能给的一切我也能给,你要一份独一无二的感清,我也可仁)给,你就想到他的

    感受,你可想过我的感受吗?流苏,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会一生者『好好保护你的。

    流苏淡淡一笑,咽下满腔苦涩,轻声道:“你没有输给南瑾什么,我相信你也能给我一份

    独一无二的感清,可,我的心太小,我爱萧绝的时候,全心全意,甚至能原谅他对我所有的伤

    害,我爱南瑾,也能包窖他所有的默目两,也是全心全意。萧绝啊,我的心,没办法同时窖纳两

    个人,你来教教我,我又能怎么办?

    水

    今天是平安夜哦,祝大家过得偷陕二

    我最近迷上沙加了,好希望有人能送给我沙加啊…(后妈花痴中,旁人绕路.)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5章

    时光穿校而过,在各白的回忆中搜寻着记忆的影子,沉默,无止境地爆发,橘红的夕阳透

    射出两道很长很长的身影,圈出一层血色的烂了影

    萧绝漆黑的眸子转动着一股不为人知的幽光,是男人最深的,最复杂的清感,仿若漩涡,

    要把人狠狠地吸进去,把眼里的人连灵魂都粉碎。

    袖想起第一次在花灯节的时候见到流苏,曾被她脸上的淡模和镇定给匪了一下,雪瑶在被

    人扶持之时吓得花窖色变,而她却淡然处之,毫不畏嗅,他心里不禁为她的勇气喝彩。

    第二次见到流苏,是他去方家提亲之时,竹影摇曳,情风吹拂,她在凉亭,一身碧衣飘然

    ,如融入一旁的竹林,安静地拿着书卷,浅笑地阅读,那一刻,这张没有脂粉,连美丽都不算

    的脸,让他想到绝色佳人。

    如果一开始的相遇,便是这儿,该有多好,那他绝不会伤苦梳办,那么盲目地去伤害他想

    要一辈子呵护在手心的女人。

    如果他不是那么骄傲,肯承认他早就爱上流苏,或许,今天的结果就会不一样。

    萧绝这一生做事坚决果断,从未后晦,然而,对流苏,却晦不当初,后晦错待她,伤害她

    ,逼得她不得不日了圈死离开。

    能不能再爱一次?

    曾经他离幸福那么近,近到一触手,仿佛能触及,当他真的触及,才发现,这个幸福,如

    履薄冰,在阳光下烟消云散,或许,他真的不适合阳光吧,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流苏萧绝低哑痛苦地看着她,那些无法说出口的感清,想要一股脑儿加言泄出来,他

    想要告诉她,他又多爱她,却发现,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喉咙,难受得想要窒息。

    紧拽看梳办的手,缓缓地放下,萧绝倏然用力,一拳狠狠地砸在桌上,顿时玉杯玉盘相撞

    ,寂静的房间里闪过撞击的情脆声,有的落在地上,碎成几片,汤水流淌

    “萧绝,你疯了吗?’流苏又晾又痛,只见男人的手背鲜血流淌,她迅速抬起,紧紧地拧

    着眉心,眼里陕速闪过一抹心疼,咬着唇,狠狠如瞪袖一眼。

    萧绝阴鸳地看着她,倏然甩汁梳办的手,“不用你管,方流苏,平心而论,你这辈子真能

    把我忘得干干净净吗?’

    流苏微微一匪,昏黄的光线在她脸上镀上一层朦胧的阴暗,女子的脸沉浸在余晖的背光处

    ,明暗参半。

    能忘了萧绝么?她失笑,这真是个好问题。

    “萧绝,曾经出现在生命中的人,又怎么会完全忘记。这是不可能的事清,可不忘记,并

    不代表就要抓住,恋恋不舍。如我姐姐,白小服侍我的敏儿,都不能忘记,给过我关坏,给我

    过温暖,给过我欢笑,这些记忆对我而言,都是财富。萧绝,我嫁给你,不后晦,离开你,也

    不后晦。你曾经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虽然过去,但是依然存在,不能磨灭。我已经走

    出你的生命,你也不会再参与我的将来。我希望你不要执着于我,懂得珍借,你会遇上一个比

    我更好的女孩,会真心地爱你。’流苏静静地说道,把白己对前生的一丝眷恋,深深地埋葬在

    记忆的深处,拼命地告诉白己,已然过去过去了

    “你撒谎.’萧绝倏然厉喝,流苏眼光一闪,男子的双眸露出冰冷的嘲讽,扳过流苏的肩膀,沉声道:“流苏,你知道你撒谎的时候,眼神会很平静么?别人撒谎的时候,眼光总会闪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