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1

_分节阅读_21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烁,而你,却让自己越来越平静,你说得越平静,代表你越是在掩饰,口是心非.

    梳办匪匪地看着他,哑然无声,泪葱渐渐朦胧,她咬着唇,逼回自己内里的苦楚,淡淡地

    道:“萧绝,你这张脸,是我的魔咒.

    “你什么意思?’萧绝沉声问道,暗含着怒意,他从刚刚就发现,流苏一首瞪着他的脸看

    ,却又好似不是在看他,如同透过他,在看着别人,他心底徒然升起一股不悦,想起流苏有一

    次梦墙里唤着的名字,眸光一沉,厉声责问,“方流苏,你这一生到底爱过几个男人?

    梳办丽眸掠过怒意,这句话对她,显然是一种羞辱,一记手刃,狠狠地劈向萧绝的手,迅

    速,陕捷,夹着一股坚制的力量,逼得萧绝不得不放开她,“我爱过几个男人,用不着向你交

    代一

    萧绝被她这记狠绝的手刃逼退三步,有些回不过神来,表清难得露出近似呆滞的震晾,这

    身手,陕如闪电,却力道坚制,他晾疑不定,“你什么时候会武功的?

    印象中的方流苏,是一名弱不禁风的女子,纤细而娇柔,怎么会有这种敏捷的身手?

    流苏冷冷地扫过他,“我会武功有什么奇匡?

    萧绝危险地眯起眼睛,他以为他够了畔梳办,如今才发现,她就像一团谜,怎么解开,都

    隔着一层迷零。

    “方流苏,你梦中叫的男人是谁?’萧绝最终还是问出口,这个问题玉年前如一根刺般硬

    在喉咙,他一直认为流苏心有所属,才迟迟不肯接纳他,就算他能感觉到她漫漫地走进,也能

    感觉到她自里的那堵墙。

    她唤的那个男人,不是风南瑾.

    流苏根本就毫无记忆,拧着眉心,“你在说什么?

    萧绝逼近,“你到底爱谁,你白己情楚么?你在梦里曾经深清地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你

    记得么?他不是风南瑾.

    流苏俏脸发白,退离一步,月蒙胧的记忆回笼,脸上浮上一层酸痛的薄冰,冷眸扫过,淡然

    道:“不管我曾经爱谁,都已经过去了?

    “你’萧绝阴鸳,冷声嘲讽,“你的感清,变得可真陕.

    流苏的心如被什么刺了一下,这句话,由萧绝说出,让她有万箭穿心的痛苦,流苏狠狠地

    咬着牙,“我很庆幸,当初我失忆了?

    因为失忆,才能摆脱上辈子的爱限清仇,才会爱上南瑾,否则,她永远只会徘徊在萧绝给

    她的伤痛中,两世都会痛不欲生。

    “萧绝,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和你说,我就问你一句,小白在哪儿?千万不要伤害她,否则

    我会限你一辈子.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6章

    萧绝深沉地看看梳办,深邃的眼彼透出伤痛的悲哀,倏然仰首大笑。

    夕阳只坏雍下,房间

    并未点灯,一片灰白的暗,晚风轻轻地拂过房间的纱慢,在空气中,孤寂

    地飘荡,空旷的殿门

    ,在地上印出一道沫饥的阴影,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空寂悲伤的味道,压得

    梳办透不气来。

    她凝眸,复杂地看着萧绝,这笑声,刺痛她的心,她想要伸手拂去他

    没见的皱褶,她想要

    抚平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最终却发现,她的手如注入千万斤钢铁,僵硬而

    沉重,一点也伸不出

    去。

    “不要笑了?’流苏忍无可忍地吼道,情脆悦耳的声音饱含着痛苦和

    威严,双重压迫着萧

    绝,把那听得心酸的笑声镇压。

    萧绝口朝讽地勾起唇角,“小白?流苏,你认为我会知道小白在哪儿

    么?是不是你身边每个

    人出事,者时巴帐算到我头上来?

    流苏心头一窒,微微拧起眉心,下意识地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

    “够了?’萧绝厉喝,阴鸳的眼光露出限意,一字一字地紧盯看梳办

    ,说道:“我不知道

    小白在哪儿,也不关我的事,她和我没什么关系,皇上要杀要剐,随他便

    .

    流苏心中一刺,紧紧地咬着下唇,谁者『可仁)对小白说这种无清的

    话,就他不行,流苏的声

    音在晚风中夹着一股硬气,沉锐地看着萧绝,静静地道:“萧绝,皇上抓

    了小白,无非想要软

    禁我们,如今我和南瑾者『只坏在宫里,如你所说,他想要做什么者『能

    如他所愿,求求你,帮我

    救出小白好不好?她对皇上而言,已经没有用处了?又何必抓着一枚没用

    的棋子握着?

    灰暗的光,沉得看不情萧绝眼里的表清,却情晰地听到他冰冷的声音

    ,“没用的棋子?流

    办啊梳办,你一向聪明剔透,为何却要白默默人呢?皇上是何许人也,能

    登上皇位十几年,玩

    弄人心十几年,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又岂会看不出来,那孩子对风南

    瑾有多重要,岂会轻

    易放开。你以为有你,她就没用了么?简直是大错特错,那孩子一天抓在

    手心里,风南瑾一天

    者『会有所顾忌,不然哪的隆子,早就肆无忌惮地帝你离开浅云殿。

    “不能这样,你们不能伤害小白,萧绝,你是皇上的亲弟弟,他一向

    简重你,求求你,救

    救小白,她还是个孩子。’流苏几乎咬碎银牙,萧绝却无动于衷。

    他今天刚刚到京城,所有的事清者『不情不楚,皇上抓了小白,说实

    话,他也不太认同,有

    够卑鄙。但,那人是他哥哥,他无权置嚎,如今看流苏这么紧张小白,他

    眼里闪过一分冷借,

    母亲担心孩子,是天经地义,只是,他真的不知道小白在哪儿。

    他和方流苏风南瑾的关系千丝万缕,为了方流苏不借和风自瑾撕破脸

    皮,皇上料定他回来

    定会见流苏,流苏白然会求他救小白,所仁)皇帝一定把小白安置在袖构

    找不到的地方,不会轻

    易松口。

    这一点,流苏到底明不明白呢?

    牵扯到利益,就无关卑鄙不卑鄙,一切仁)达到目的为前提。他的皇

    兄,在这件事上,是不

    希望他牵扯太多,拒绝让他干涉。

    这件丑闻,已经不是单单是丑闻那么简单,在皇帝心里,早就升华为

    一次政怡风彼。

    哭何沉,那个孩子,是他心口的一根刺,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流苏

    在身为萧王妃的时候

    ,就已经背叛了他。

    “不关我的事.’萧绝冷冷地开口,流苏的脸色渗白如霜,萧绝阴寒

    地看着她,嘲讽出声

    “方流苏,我真是疯了,为了爱你,连骄傲和白尊地抛弃,竟然会不

    介意你的背叛,只求你

    现在回到我身边,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请求,你却不屑一顾。流苏,我

    真的那么让你难以忍

    受吗?难以忍受到要仁芍玄样的方式来羞辱我?那个孩子”

    “不是你想的那样.’流苏知道他误会了,萧绝从一开始就认为孩子

    是南瑾,算着月份,

    白然不对,他认为她在王府的时候就背叛他,这是人之常清,小白那种和

    南瑾酷似的脸,的确

    让人误会。流苏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她在萧绝眼里,真的成了水隆杨花

    之女吧?

    “不是那样的小白她她”

    “够了?’萧绝厉喝一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沉声道:“除了让你

    回到我身边,其他事

    ,者『于我无关.

    骄掀都放弃,白尊者『不顾,换了她无清的践踏,他真不知道,白己

    到底要到何时才会死心

    ,或许他对流苏,永远也无法真正死心,就如草原上的枯草,稍微有些火

    苗,火势便会燎

    原

    放不下啊

    生平唯一一次,觉得手心的沉重,到了他无法负担的地步。

    流苏沉静地看着他阴暗的脸,无一丝阳光,心里一阵阵刺痛,她倏然

    问道:“萧绝,为何不拿小白来要挟我?”

    时光从她眼前编跃而过,把过去和现在紧紧地连接起来,在眼前不断地穿校,玉年前的萧

    绝,若是抓到她的软肋,就会不遗余力地紧抓着,打压,要扶,借仁)胜制她,粉碎她所有的期

    待。

    然而,白重逢后,萧绝并未真真不不地伤害过她。那些炙热低哑的嗓音,那些疯狂执着的

    坚持,即使在袖脑侮里焚烧,他也拼命地忍着,不似仁峭百了,他大可以拿方家的命,帮助她离

    开的云烈成大夫的命来要扶她,他甚至可以拿小白威胁她回到王府,可他者刚受有。

    他一直在努力地挽回,而她一直在拒绝。

    萧绝他,真的不一样了?

    直到现在,她才有了深刻的体会,这些改变者『在不知不觉地展现给她看,冷酷的面窖底下

    ,那些若隐若现的清思,她到现在才发现。

    萧绝偏头,狠狠地瞪她,双眸若口贵出火来,“方流苏,在你眼里,我永远者『是只会伤害你

    的卑鄙小人吗?不管说什么,做得太多,</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