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2

_分节阅读_21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也无法抹去过去的伤痛么?我萧绝在你眼里,一直者『

    是这样?卑鄙?无耻?版醒?真是够了.为什么我要在这儿忍受你怨限和质疑,方流苏,我真

    限不得狠狠地掐死你.

    为何总是这么误解他,这些话,她又知道伤他有多重?

    萧绝冷冷地拂袖,转身出殿门,似乎多待一秒者『是难以忍受。

    流苏被他吼得愣在当场,反应过来,迅速地追出去,用力如拉住萧绝的手,拦在袖面前,

    急促地道:“萧绝,我不是那个意思.

    “滚开,你什么意思我不想知道,就算我犯过错,也不至于让你檐蹋到此地步.’萧绝双

    眸阴鸳,狠狠地拂开流苏,大步流星地住外走。

    “站住.’流苏娇斥,男子的脚步并未停顿,流苏看着他的背影,心清沉重得难仁)坪吸,

    为什么他们之间,永远有这么多误会,不是她误会他,就是他误会她。

    过去的阴影,总是让他们小心翼翼,过于敏感,她也已经受够了。

    “萧绝,小白是你女儿.’流苏的声音很轻,轻得如一阵飘渺的风,即将消散在傍晚的灰

    白中。

    她站在一片昏暗中,晚风吹起她衣裳,淡淡地飘扬,单薄的身子站仕仓忙天地间,显得那

    么无助,却有那么沉稳。额前的碎发随着风,骚动地抚着额前的肌肤,流苏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以为她会目两着萧绝一辈子,这个秘密萧绝永远也不会知道,却不曾想过,如此轻易出口

    她以为坦白的时候,她会恐院,她会担陇,她会仿徨,也不曾想,却是如此的轻松。

    好似压在心里多年的石头,终于放下。

    萧绝浑身狠狠一震,顿时停住脚步,流苏的声音虽然轻,他却听得一情二楚。那一刻,脑

    子一片空白,高大的玄衣男子如雕像般,僵硬地站在晚风中,冷然如霜的背影那般坚硬,似乎

    动摇一下,浑身的骨架就会松散开。

    震晾,夺去他所有的思绪,把他所有的理智和清感,全部剥夺

    一股狂喜,倏然涌上心胸,满满如声在心脏,如要涨破那层薄薄的膜,如岩浆滚烫地在心

    里翻滚,爆发,将他彻底淹扮氦

    “萧绝,小白是你女儿.’女子娇柔的嗓音在他耳边不停地回荡,天籁,便是如此吧?

    流苏见他动也不动,痛苦地闭上眼睛,继续道:“我第一次见到南瑾,是在城中被人追杀

    ,他救了我,第二次见到自瑾,是在相国寺,陪他看桃花。那时候,我和南瑾只能算是君子之

    交,并无他想。我离开王府和如玉去凤城,在路上遇险,被自瑾防救,这是第三次见到他,不

    到半年,小白就出世,试问,小白又怎会是南瑾的女儿。

    晚风从流苏平静如水的脸上拂过,扫过三分温柔。此刻的心清,竟然是那么平静,萧绝他

    ,有权力知道这件事。阴影笼罩,梳办缓缓地睁开眼睛,萧绝已然站在她面前,眸光里的激动

    和兴奋,是那般的明显。

    流苏鼻尖一酸,倏然觉得白己罪孽深重,太过绝清,竟然隐目两了这么久。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小白长得和南瑾如此相似,说是你女儿,连小白自己恐泊也不

    信,可是她,的的确确,是你的女儿。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7章

    情柳宫。

    这座宫殿位于皇宫的东北口,远离皇宫中心,异常的安静。情柳宫的周围者『种满柳树,虽

    然常年无人居住,这座宫殿却不是冷宫,板为华丽,金色的坑喘瓦在夕阳的余晖下淡淡地折射

    出一道瑰丽的光芒,如一道情澈灵动的绸缎在期间荡漾。

    华丽的宫殿在柳树群里若隐若现,更添了少许神秘飘逸的色彩。

    整座宫殿者『种满柳树,环境情幽,玉阶瑶他,柳影拂动,空气中吹拂着一股宁静而空远的

    冷情。

    这儿是皇上软禁南瑾的地方,整座宫殿静俏俏的,什么声音都扮受有。

    南瑾安静加坐在凉亭中,温暖的余晖给他镀上一层情冷的疏离,男子白衣胜雪,俊逸情贵

    ,眉宇疏淡而睿智,静谧如水的脸有一股胸有成竹,运筹帷幌的迷人风采。

    皇帝就坐在袖对面,宫女太监者『被他退到情柳宫外,皇帝的沉锐的眼光如刀锋一般,逼视

    着南瑾脸上的平静。

    究竟会发什么事,才会撕碎他这副无解可击的冷静?皇帝心里脑火,故意把他软禁在情柳

    宫,这儿离浅云殿很远,潜意识中,似乎要隔开这对夫妻。

    “皇上来了半个时辰,究竟有何事?’南瑾不温不火地问道,头者刚受有抬起来,研究着桌

    上的棋盘,在皇帝没来之前,他便玩着这盘棋。

    皇帝脸色一沉,双眸布满阴霹,卷起一股暴风雨,蠢蠢欲动,“南瑾,你这隆子,联忍你

    很久了?

    南瑾淡淡地勾唇,玩弄着手中的黑子,似乎要考虑看哭洛在哪儿,淡然地道:“微臣答应

    入朝为官之时,皇上不是情楚臣的隆子么?这几年,不也是为了您的江山鞠躬尽瘁么?臣做了

    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让皇帝大发雷霆?”

    皇帝被他堵得哑口无言,眸光升腾起一团怒意,沉声道:“南瑾,不要挑战联的耐隆,身

    为臣者,就该有臣者的本分,联纵窖你,不代表联不会将你怡罪.

    南瑾凝眸,落下棋子,唇角滑过一道嘲讽的笑,冰冷地道:“皇上,下马威就省了,到底

    想做什么,直说了口巴.

    南瑾凝眸,深深地看向对面的皇帝,一身明黄的龙袍,胸前的龙腾图案栩栩如生,张牙舞

    爪,似要腾云驾零,逼出三分尊贵,气势晾人。南瑾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沉的晦涩,深邃的眼彼

    中转动着谁也看不透的挣扎和沉思。

    皇帝逆着光,夕阳斜射入亭,在明黄的龙袍周油圈出幽冷的剪影,他眉心拧成川字,目不

    转睛地看着南瑾,沉声道:“南瑾,这次犯的是灭九族的大罪,你可知晓?”

    南瑾冷然笑道:“灭九族?”

    暖有的嘲讽掠过眉悄,南瑾淡淡地问道:“娶了苏苏,便是灭九族的大罪?皇上,民间传

    言,臣诱拐王妃,罪该万死,臣无话可说。但是,臣想说,田真不认识苏苏,是她离开王府之

    后,并无诱拐一说。

    “听你的意思,是方流苏活不知耻,二嫁于你?哼.’皇帝冷冷地道。

    南窿脸奋喇一下,沉了,覆上一层厚厚的冰,深邃宁静的眸光透出三分幽暗,沉沉地看着

    皇帝,“皇上,请您保持皇室该有的风度.

    “风南瑾你’萧越勃然大怒,竟然敢如此讽刺他?该死的风南瑾,越来越大胆了。

    南瑾继续道:“错不在她,微臣一开始便知道她是萧王妃,是微臣一意孤行骗她上山,骗

    她成亲,从一开始,她便什么者『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嫁给微臣。皇上,您认识微臣也有不短日

    子,您认为,臣看上的人,能逃离臣的手掌心?

    皇帝的怒气烟消云散,倏然古匡地笑了两声,“南瑾,你不借把自己说成心有不轨之人,

    就为了给她脱罪?何必呢?不管你怎么说,联绝不窖许方流苏继续活在这种世上。

    南窿脸奋一沉,冷笑道:“皇上,有些人,在黑暗之处,您可瞩,想要让她消失,易如

    反掌,可若是一切者『摊开,您想要动,却是痴人说梦,苏苏,根本就无罪。您把一切罪责都加

    注在我们身上,可有想过,萧王本身也有错,若非不是他不珍借,办办就没有机会逃走,微臣

    更没有机会守护,因果循环,又岂是我们两人之错?

    “谬论.’皇帝这回也聪明,不再上南瑾的当,沉怒道:“萧王和方流苏之间,不管有什

    么思怨,那是他们夫妻的事清,方流苏假死离开王府,算什么?即便是假死,她还是方流苏,

    还是萧王妃,你不顾伦理纲常,不顾皇室颜面而娶她,就是你不对,她不顾白己身份嫁给你,

    就是她不贞。萧王即便是错,你们给他的羞辱,已经足明氏过他所有的错误,你是知道他这几

    年过得是什么日子,竟然无动于衷,为了方流苏,当年他几欲丧命,你又可知道,联好好的一

    个弟弟,为了她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口气不出,联就不是圣天的皇帝.

    南瑾淡淡地勾唇,冷声道:“皇上说得义喷填膺,当真是为了萧王么?

    皇帝心头一拧,喷怒地瞪看自瑾,这个男人有一双板为透彻的眼睛,即便是在位多年的他

    ,在这双透彻的眼光下,也有遮掩不住心思的感觉,似是被人看透,太深不可测,犯了皇者大

    忌。

    “风南瑾,太聪明的人,通常死得很早.’他口气阴鸳,龙袍里的双手,紧握成拳,若是

    杀了方流苏,就等同毁了风南瑾吧?

    南瑾敛去脸上的嘲讽,姿态悠然,深深地凝视着他的眼睛,道:“若是不聪明,根本就无

    法在您面前活下来.

    南瑾不动神色地把手中的棋子放下,沉声道:“皇上,兜了这么大圈子,您不素么?什么

    苏苏二嫁,什么臣犯了诛九族之罪,什么为了萧王出气,者『是借口。您到底想要做什么,直说

    了吧?万家的势力错综复杂,一直凯翩皇位,如今万贵妃有孕,万世安更是蠢蠢欲动。光靠萧

    王和九王,根本就无法铲除,这个时候爆出皇室的晾天丑闻,您院张了吧?

    皇帝危险地眯起眼睛,沉怒地看着风南瑾,夕阳下,君臣两人周边者『流动出一股危险而紧

    绷的气息。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8章

    “风南瑾,你知不知道白己在和谁说话?胆敢威胁联,你不想活是不是?’皇帝是震怒的

    ,却把火深深地埋在心底,岁月和磨砺堆积出来的威严散发出冷峻的气息,如最锋利的刀,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