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3

_分节阅读_21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迟着风南瑾的肌肤,双眸阴寒,“不要以为联需要你,就不敢真的拿你如何,没有你,联照样

    能把万家连根拔起,过于白负,总有一天会置你于死地.

    南瑾冷眸掠过冰冷的笑,平静地看着他沉怒的脸,倏然问道:“皇上,你生平可曾做过后

    晦之事?”

    皇帝一匪,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南瑾不紧不隆地落下一枚白子,凝眸,深深地看着皇帝

    的眼睛,淡淡地道:“人者『不是神,总以为事事者『在白己掌控之中,结果却总是出乎意料,不

    过心思多通透的人,者『会做错事,有人后晦一时,有人后晦一世,微臣想要知道,皇上可有做

    过令白己抱憾终生之事?”

    南瑾的声音,轻缓中帝着一股悠然的情冷,如泉水冲刷过皇帝喷怒的心,那爵间升腾的火

    ,被南瑾降灭。时光如同一张看不见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心脏,爵间有股窒息般的感觉,脑

    侮里闪过一张纯净的脸,他的神色有些陇虑。

    那是他当太子的时候的事清,十几岁,还是清原初动的年龄,曾经沫沫地爱过一名少女。

    在太子府的时候,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他白小接受帝王教育,深深地明白,帝王者,孤独也。

    势必会孤独一生,在不停的算计和阴谋中存活,踏着手足的鲜血登上九重宝培,这是他白懂事

    就懂得的事清。

    所哪敛尽所有的感清,练就一颗冷硬的心,一直到遇见心爱的女人,他唯一爱过的少女

    ,他十几年所有冷却的感清者『为她复苏,灼热地燃烧。也是第一次明白,原来,爱人便是如此

    ,心里永远放不下的挂念,不管做什么,者『会念着她。

    那时候的太子府,遍地者『是茶花,因为少女喜欢,她的舞,天下无双,他最喜欢看她在茶

    花中翩翩起舞的妙曼身姿,那一刻会有种错觉,好似这位少女会永远陪着他。

    在朝廷上遇到打击,她会温柔地安抚,兄弟间感清越来越淡,她会安慰。有一次他被妃殡

    陷害,他被先王圈禁在祁山,那儿只有一条道上山,常年湿冷,条件板差,是她陪着他一起在

    山上渡过人生最艰难的几个月。在萧越心里,她便是他的檐糠之妻,在那段贫贱且不如意的日

    子里,他曾经发誓,日后登基,她一定是国母。

    他会让她成为天下第一女人,他会让她呼风唤雨。

    这份难得的真清,陪着他走过多少风风雨雨。

    然而,尚是太子的他,没有意识到,他过分的专宠,会给他心爱的女子帝来杀身之祸,因

    为他的疏忽,造成不可挽回的遗憾。

    她被人陷害,从太子府中消失无踪,给萧越的打击是致命的,一度为了寻找他,甚至不顾

    危险,匆陀出京,遭人暗算,几乎丧命。每每一听到她的消息,无论真假,他者『会放下所有工

    即赶去,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绝望,让萧绝短短的一年之内,成长不少,人也越发成熟,

    渐渐意识到,皇权,才是巩固幸福的基础。

    萧越一捧坚忍,为了帝位之争,饱受考验和折磨,最终锐变,登上九重宝培。

    赢了天下,却输了一生。

    他一生之中,生死徘徊无数次,不管经历什么,者『不曾后晦,唯一后晦的,便是当年没有

    好好保护他们母子。

    如若不然,今日的他,定然是幸福美满的。

    南瑾双眸深深地锁在袖脸上,微微垂下眼睑,滑过一丝难言的复杂,棋盘上的落子声俏然

    如风擦过,皇帝回过神来,敛去眼中的回忆的神色,沉声问道:“为何有此一问?难道南瑾你

    曾经有做过后晦之事?”

    南瑾笑而不答,依然是那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悠然和大气,颇有大将之风,他坦

    然道:“臣毕竟是凡夫俗子,白然有做过后晦之事.

    皇帝眉悄一挑,冷冷一笑,“娶了方流苏?”

    I勾起唇角,眼光越讨月月柳条,凝视着柳条之后的夕阳,那般的瑰丽,难以匹敌

    ,让他有种错觉,好似一天之中的光芒者『要在此时散尽,南瑾心中轻叹,回过神来,淡淡地道

    “皇上,娶了苏苏,是臣终生不晦之事,得之,是臣之幸。臣所说后晦之事,是当年不应答

    应皇上入朝为官。

    南瑾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报仇,他的腿疾,折磨他二十年,付出渗痛的代价,从他知

    道事清的真相开始,便想着要报仇,让万家付出同等的代价。他若想要一个人死,易如反掌,可死亡并不代表什么,剥夺他们最珍贵的东西,这才是他的目的。

    万家权倾朝野,是圣天一大望族,根量沫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连根拔起,要几

    年的功夫,这几年,他和萧绝在有意识的默契中,已经削弱万家的朝廷的势力,万家覆灭已是

    时间问题。

    南瑾却开始有些后晦,他当初不应卷入这场权势之争,萧承哭抓固皇权,把不利于圣天发

    展,威胁到萧家皇室的势力拔除,他呢?

    这种报仇对他而言,只坏意义不大,他有了更重要的人和事,不想再过多于执着在报仇一

    事上。

    苏苏,虽然什么者『不知道,却在不知不觉中,把他心里那团阴暗的角落温暖,让他放弃复

    仇的欲望。

    如果不是这次她身份暴露,南瑾已经停手,不会再提二十几年前的纷纷扰扰。

    皇帝的脸奋越发平静,深深地看着他,南瑾继续道:“当初臣入朝为官,是想要借着右相

    的身份庇佑风家船运,但,最重要的原因并不在此。如今回首,蓦然发现,白己执着的一切,

    似乎是错误的。

    南瑾的声音略帝着三分白嘲,他一生算遍天下,透彻聪颖,白认为一切者『在掌控之中,却

    扮受想到白己会有爱人的一天,且会爱上方流苏,会放下所有的思思怨怨。

    “南瑾,联知道你当初答应为官令有目的,然而这几年者『不见你有所动静,当初你到底为

    何要答应为官?’皇帝沉声问道,这是困扰他几年的问题,他是何许人也,白然知道风南瑾不

    是单纯地想要权力来保护风家船运,这背后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南窿脸奋宁静,眉间一点朱砂在夕阳之下滑过如丝绸般飘逸的光彩,流光涟漪。他以为萧

    越在问及这个问题之刻他会冷冷地嘲讽,却扮受想到,心清是如此的平静,如一潭深泉,可仁)容

    纳所有风雨。

    “皇上,您不会想知道原因?’南瑾淡淡地道。

    皇帝危险地眯起眼睛,最终又缓缓地队复平静,这才是他认识的风南瑾,不畏皇权,我行

    我素,就算他问,他也不一定会说。

    “皇上,您还没有回答臣的问题.’南瑾静静地看着他。

    皇帝的神色越发沉稳平静,坚定有力地道:“没有.

    淡淡的两个字,说得颇有气势,湛湛逼人,连空气中的温度者『下降几分,南瑾垂下眼眸,

    唇角勾起一抹古匡的笑,缓缓地落下黑子,“原来如此.

    落子,手起,情贵的男子眼眸浮起如坚冰似的尖锐,冷扫而过,沉声道:“皇上,臣入朝

    为官几年,只求过你两件事,现在求第三件,您绝对不吃亏.

    “哦,说来听听.’皇帝满意地笑了,那一对母女果然是他的死穴,风自瑾啊风南瑾,像

    你这样的人,本不该有任何弱点让别人抓住,否则只会死无葬身之地。有了弱点,就该好好地

    隐藏,何必外露,世人皆知呢?

    南瑾沉声道:“您不是一直凯靓风家船运么,臣可眼手相送,日后您也不必再担心风家

    会有何异变,想必你也知道,玉年前秀王就想要借着风家的势力增强他夺位的资本,现在依然

    不变。您不知道臣是风南瑾之时,这不也是您担陇的么?一个风家航运,圣天的安稳换两条命

    ,你很划算,不是么?

    皇帝哈哈大笑,南窿眉心隆起,沉静地看着他,笑吧,这是最平和的解决方式,若是不答

    应,大家便一起沦入地狱的深渊吧.南瑾把弄着手上的棋子,心里却涌起一股晦涩的暗潮。

    “自瑾啊自瑾,你知不知道,你所求三次之事,者『是为了方流苏,这次竟然不借以整个风

    家航运交换,有意思,若是抓住这个弱点,联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区区一个风家,还不是掌

    J自之物?’皇帝语气阴暗不明,分不情是刺探还是真心。

    南瑾冷冷一笑,“皇上,在商场上,商家们所求的是公平交易,然而,在运行的体系中,

    扮受有什么公平可言。但是,大家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太过于贪心,只会让白己一无所有。

    皇帝也不生气,只是深沉地看看自瑾,坦然道:“}t}upop,风家,联是想要没错,但是比

    起风家,你和萧王之间的矛盾才是联更想要解决的事,为了一个方流苏,你们势不两工,针锋

    相对,日后定会威胁整个局面,甚至会被有心人利用,联绝不窖许出现这样的事清。

    南瑾闻言,脸色一变,双眸危险地眯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59章

    浅云殿。

    萧绝第一次呆如木鸡,傻傻地看看梳办,漆黑冷峻的眸子仿若染上一层狂喜的薄纱。良久

    ,被震晾得空白的脑侮终于从遥远的时空回来,倏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拽住流苏瘦削的肩膀,

    声音浮现了颤抖,“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流苏的肩膀被他抓得有些痛,秀眉深拧,并不躲避,看着萧绝,一字一句地重复,“小白

    ,她是你女儿.

    灰暗的光线中,可仁幼青晰地看见男子眼光中跳跃的两团激动和兴奋的火花,如开在山崖顶

    端,最美丽的火玫瑰。

    萧绝是狂喜的,那一刻好似</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