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5

_分节阅读_21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看见的。

    他心目中的流苏虽然坚强柔制,却板为敏感,内心纯净如水,政怡这种阴暗的东西,他绝

    不希望她碰触,女儿国的局势比圣天当年三皇夺位更加激烈,绝不是她能应付得了,若是她的

    身份被人揭发,他和南瑾也无法插手女儿国内政,最后的结局,他想者『不敢想。

    被皇权摧毁的人,已经有他一个,无需再添一个她。

    他不喜欢心静如水的流苏,一片宁静的乐土被人站污。

    这也是为何风南瑾这么多年没有说穿的原因吧?

    因为想要保护她.

    不管身份多么尊贵,不管她是谁,他们者『不希望梳办的手,染上半点鲜血和肮脏,若是触

    及到那个世界,就必不可少的要面对腥风血雨,且者『是有血缘的亲人,这种压力,不是普通人

    能承受的。

    “你知道龙浅月为何要急于找寻失散的公主么?是因为她身息雏疗,已是医无可医,能撑

    过这么多年已经是奇迹,全凭白己的一股意志在支撑着。龙雪梨的势力已经不窖忽视,若是发

    现你的身份,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她不会允许你踏上女儿国的国土。即便是你回到女儿国,面

    对的也是一连窜的政怡压力和朝臣的质疑,流苏,你有毅力承受这些么?你没接触过那个世界

    ,你能想象到它有多阴暗么?’萧绝急声道,竭力制止流苏心里的想法,继续道:“流苏,你

    不适合一

    一直被阳光沐俗的人,被丢进黑暗的深渊,只会濒临崩护贵.

    流苏淡然一笑,眉宇缓缓地流溢出少许尊贵的霸气,“没有不适合,只有不愿意。没有试

    过,又怎么知道白己不行?没错,或许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或许厌恶那样的世界,可是,人

    总得要适应环境。如果这个身份,能保住我想要珍借的东西,那我舍弃辛福又有何妨?萧绝,

    有些人,在我心里,重如生命。

    流苏双眸掠过一抹杀气,板为阴冷,暖有的冷情染上冰冷的尖锐,“小白若是有半点损伤

    ,我不会放过萧越.

    萧绝心里一沉,这样的流苏,是他从未见过的冷酷,情秀的玉官如刀刻般,分外坚毅,那

    种晖晚天下的傲气似是从骨子里透出来。他看得情她眼里的冷酷,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渲染

    出来的狠绝,不帝一丝一毫的犹豫,那是他所熟悉的神色,却从不曾想过,会仕梳办脸上看见

    那一刻,倏然发现,眼前的女子,很陌生,好似从来不曾认识过她。

    萧绝有爵间的迷茫,柔顺的,坚制的,冷模的,透彻的,善良的,狠绝的,究竟哪一面才

    是真正的她?

    “我不会让我们的女儿有事,所仁)称另日乱来.’萧绝坚沉地承诺,他说得出,白然做得到

    “皇上抓了小白,无非是想要借着小白牵制你们,不会伤害小白的隆命,况且若是他知道小

    白是我女儿,更不会伤她分毫,流苏,我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有事.

    梳办饥声道:“我又何尝不知皇帝的心思,但是他用错了筹码,打错了算盘,用小白和我

    来牵制南瑾,简直就是可笑,没本事的人,才会利用老弱妇孺,堂堂一国之君也做出这么卑鄙

    的事清,实在是讽刺。

    萧绝语塞,这件事,皇帝的确做得过分了,可是,他能体谅,能包窖,因为那是他哥哥.

    他没权责匡,只能善后,白他懂事开始,便是为了他哥哥,拼尽一切?

    “流苏,你信我一次,小白她不会有事.’萧绝口气坚决,仁)生命向流苏保证。

    他怎么会让女儿有事,他还没有好好地抱过她,疼过她,他还想要小白喊他一声爹爹,还

    想要好好地亲一亲女儿,父女之间还有这么多事要做,又岂能让她出事。

    一定不会.

    他不允许.

    “萧绝,或许你会看错你的兄长.流苏冷锐的眼光淡淡地投向那边灰暗的天际,天,越来越沉了,月陕出来了AE?为何她的

    J自清却是如此的沉重,心里总有股抹不去的不安,感觉会发生什么不详的事清,这点让她心头

    始终放不下,是隐藏的炸弹啊.

    “我一向对女儿国和圣天的邦交不熟悉,两国之间的利益关系也不是很明白,并不代表有

    些东西我看不透。若是知道我的身份,萧绝,你说,皇上是会下杀手?还是会把我送回女儿国?’流苏唇角嗜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嘲讽,缓缓地问萧绝。

    从入宫开始,这便是她在思考的问题,似乎哪种可能者『有。

    杀,或者不杀,全在皇帝的一念之间。

    萧绝心头一震,竟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仁)常理推断,知道流苏身份的人是他和南瑾,他

    想要杀流苏,势必会把南瑾也杀掉,让这件事永远埋在地底,死人才不会说话,不仅如此,为

    了以防万一,风家堡等人多半者『难逃一死,如此一来,便是大动干戈的屠杀。

    他多半不会选择这么板端的处理方法,而且,世上扮受有不透风的墙,又有谁会知道,她的

    身份不会泄露出现,一日泄露,还要承受龙浅月的怒火,到时候边境定起战事,好不窖易平息

    的战乱又会开启,这是他板不愿意的。

    所以多半清况下,会把流苏送回女儿国

    但,君心难测啊.

    “你也答不出来对吧?’流苏淡淡一笑,轻移莲步,碧衣在晚风中划过一道瑰丽的阴影,

    她眼光透过宫墙,凝视着女儿国的方向,轻声道:“那风声啊,没有国界.

    萧绝心头一颤,被她的神色所震憾,那是一种似笑非笑,似苦似甜的神色,他一时竟然看

    不透眼前的女子,她想要嘲讽些什么。

    流苏淡然地道:“赌博,也是一门高深的艺术,或许,我该赌一赌.

    “不许.’萧绝厉喝,扳过她的肩膀,双眸目出火来,危险地眯起,“流苏,既然是秘密

    ,那就永远烂在心底.

    “若是你想要找死,我不拦住.就算皇上不杀你,龙雪梨同样也会杀你.

    梳办唇用掠过一抹飘渺的笑意,淡淡地道:“萧绝,我这几年棋艺精进不少,领晤到一个

    道理,倘若一盘棋走到死局,那不妨走死路,是会死绝,还是会置死地而后生,没人知道.

    萧绝眼光冷峻地看着流苏,缓缓地放开他的手,牙吓魅的大眸,露出三分限意,“你指的是

    我们三人?”

    流苏淡然不语,撇过头去,没有看见他眼光里一闪而过的创伤,那是苦涩的苦楚。

    萧绝的人生,没有请求二字,唯一的请求,给了她,然而,却被忽略了?他迟来的挽回,

    流苏已经不需要。

    曾经,他也有过这种伤人的态度,今日方知,当初伤她有多深。

    她不需要他了?

    “流苏,你想过小白吗?’萧绝轻声问道。

    梳办徉身一颤,下意识地咬紧下唇,萧绝继续道:“她知道白己的身世,又会做何感想,

    你想过她的感受么?你不希望一家团聚么?我和你,还有小白,才是一家人啊.

    长袖的拳缓缓地握紧,流苏板力忍住心里涌起的酸苦,小白若是受伤,她才是最难受的人

    ,明巧个母亲会舍得伤害白己的孩子,小白会理解么?能接受么?

    她的心里,如同有小兽,露出锐利的牙齿,在撕扯着肌肉,痛入心扉,很深刻,很情晰。

    萧绝见她久久不应话,也不愿意再逼她,沉默地转身,缓缓地走出浅云殿,只留着女子那

    抹背影,在灰暗的光线下,孤寂地站1e

    他的脚步板沉重,走出一步,如千斤重,到了殿门,才缓缓地回过身,看着不远处那抹碧

    衣在晚风中飘飞,似乎有些凄凉。

    那抹剪影,让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萧绝握紧拳头,匆匆离开,顿然又停住脚步,仰首,沉默地看着灰暗的天空,那颜色,如

    同他的心一般。

    此般执着,真的错了么?

    只想你留在身边,给我一个家。

    为何,还是奢望?

    流苏,你给得不多,可我要的,也不多啊.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1章

    情柳宫的光线油噜噜地沉了,一片灰暗沉甸甸如压在飘逸的柳树林之上,晚风吹拂而过,

    沁凉而苍茫,如滚动的嫩绿水彼涟漪,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凉亭的南瑾负手而工,修长纤细的身子全部笼罩在灰暗的光线中,白衣胜雪,情贵的玉官

    在灰暗中更显得俊俏,整个人如一座俊挺的山峰。他似是思考着什么问题,眼彼深邃而宁静,

    宛如湖水,不起一丝彼犷氟

    他身后的棋盘,是一副残棋,黑子占据半壁江山,白子溃不成军。虽说是左右手下棋,可

    南瑾从未让棋盘出现过如此不对等的困局。

    他的心,在飘浮中,有些心绪不宁,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仿徨,似乎嗅到血的味道。他

    并不陌生这种飘摇的血腥,不知从何而来,却弥漫着整个宫廷。

    皇帝刚刚才走,整个情柳宫有些冷,只有院子里的柳树,在风中陪着他。

    南瑾心思如潮,,皇帝的话,显然话里有话,让他捉摸不透,危险而恶毒,如游行的草丛

    中的媚蛇发出阴森的警告,想要夺去他手心里所有的珍贵。

    “风南瑾,联不仅要风家船运,更会让你一无所有一’这是皇帝最后给他的话,尚且还在

    耳边回荡着。他记得,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很冷静,帝着淡淡的微笑,是他熟悉的笑,是

    一种胸有成竹,稳坐钓鱼台的微笑,板为白信。

    他手中到底抓着什么,让他如此有把握?

    一无所有么?他的唇边缓缓地勾起阴冷的笑窖,如黑暗的深渊漂浮上来的阴风,</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