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6

_分节阅读_21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冷得刺骨。本来他便是一无所有,又有何嗅他把一切者『剥夺,只是觉得有些疲倦罢了,太多的心事,错

    综复杂地在心里穿插,让他有些疲倦了。

    他的心境,如这座无人冷情的情柳宫,飘散着淡淡的情寂。

    皇帝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南瑾尚且猜不透,他者『提出用整个风家交换她们母女,他竟然

    毫不动心,这片偌大的家产他凯翩多年,且凤城还有个蠢蠢欲动的秀王,他就一点者『不担心么

    宁

    小白在哪儿,问他,至今不肯回答,南瑾心头跳如擂鼓,总有些不好的感觉,在宫里,他

    感觉不到小白的气息。韩叔和小白一直在小楼,即便是他们者『不见了,留在京城的冰月宫密探

    也会打探他们的宁肖息。

    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只有两个可能,要不皇帝把他们全部者『杀了,要不,他们查不到任何

    关于小白的宁肖息。

    前者的可能隆,不大.这些人者『是分布在京城各处,而且相互之间并不认识,想要全部杀

    害,没可能.

    可连他们者『查不到的消息

    实在是让他不安啊.

    他想要告诉皇帝,小白是萧绝的孩子,然而唇角却白嘲,袖想起萧绝的反应,亦能猜到皇

    帝的反应,一定是不信的。

    即便是信了,那又能怎样,他依然不会放人,这么好的棋子捏在手心,他又岂会放过?南

    瑾不好奇他如何让他一无所有,他只是好戏,他到底紧抓着小白和苏苏,原因何在?

    他怎么猜,者『猜不透,君王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风南瑾.’萧绝的声音伴着情冷的风从身后吹来,南瑾微微眯起眼睛。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2章

    萧绝缓缓地走进凉亭,长风吹起男子玄色的衣裳,在晚风中飘荡,如雕刻般的英俊而出众

    ,修长挺拔的身姿如一座沉稳的山峰。

    宫女们已经点燃了走廊下的琉璃宫灯,透明的橘色一点一点地从走廊蔓延出来,晚风吹起

    柳丝,在空中飞扬,把此柔和透彻的光线截成一片又一片,凌乱地在青石小径上跳跃,如一曲

    妙曼却无人欣赏的舞。

    情寂的空气因为玄衣男子的到米而蔓延出一股压迫人心的沉重,晚风一化为千,道道如刀

    ,锋利地在空气中凌迟所有生物,帝出一丝看不见的锐利和伤痕。

    自瑾静静地站在,白衣飘飞,深邃漆黑的眼光平静如三月湖水,情澈中亦有着无畏,终于

    来了么?

    他早就料定,萧绝会来找他,方才去见了流苏?

    “看见我出现在这儿,你似乎一点都奇匡?’萧绝的声音冰冷,看着如沐情风的绝尘男子

    ,眼光闪过一抹复杂,唇角勾起若隐若现的嘲讽,“风南瑾,是不是所有的事清,都在你的预

    料之中?看你的样子,本王很难想象,究竟有什么事,不能如你所愿.

    南瑾眉悄如霜,冰冷的眼光毫无温度,更添了三分凌厉,似笑非笑地道:“皇帝刚走,你

    便来了,轮流上阵么?”

    晦涩嘲讽,显然露出不屑和唯我独尊的张狂,暗白嘲讽他们的卑鄙和无能。

    萧绝眼光一沉,冷峻如刀,若是眼光能杀人的话,眼前的南瑾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两道

    不逞多让的凌厉眼光如闪电般,在半空中激烈地打斗,似是某种放置悬岸顶峰,不顾一切的决

    J自。雄隆动物间争强好胜的心里爵间爆发,同样挺拔修长的身影,同样出众魅人的相貌,同样

    君临天下的气度,眼光中有着棋逢对手的相互交锋,谁也不愿意在这场争夺中失去所有,似乎

    退一步,不是侮阔天空,而是万丈深渊。

    流苏爱上风南瑾,并不困难吧.尽管心里不舒服到了板点,如小兽的利爪在刺着难受,他

    也不得不承认,风南瑾想要一个女人爱上他,易如反掌,不管从哪点看,他都是一个板为出色

    的男人。

    商场到政坛,天下有几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自算天下,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想要得到一个伤痕累黝女人心,很窖易吧?

    但是,不可以,流苏不可以一

    “有兴趣下盘棋么?”眼光撇到棋盘上的残局,萧绝夹然出声,淡淡的声音,如晚风吹过

    一般,并无特殊之处,敛去一切清绪,如含着笑窖有礼地询问着老朋友一般。

    “有何不可,一人下棋,未逢敌手的感觉,还真是寂寞.’南瑾似笑非笑地道,明明是嚣

    张霸气的一句话,却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冷厉的眼光如一潭深邃的他水,仿若期待着什么,又

    似要摧毁什么,又是在暗示着什么。

    “来人,掌灯.’萧绝住外喊了一声,一直伺候在外,不敢进入打扰的两名宫女匆匆进来

    ,把凉亭周围的琉璃宫灯点上,四盏莲花状的琉璃灯在给凉亭周围弥漫着温暖的光辉,打在冷

    暖玉棋子之中,滑讨屡屡之光,流光涟漪。宫女们掌灯之后,又安安静静地退了出去,萧绝轻

    抚着棋盘中的白子,玉质温润,是一副绝世好棋,皇上待他真是不薄,连玩赏之物都是价值连

    城。

    南瑾眼睑微垂,静谧如水,眉宇间一抹朱砂仕琉喘灯的辉映之下,更显得凄绝。淡淡地出

    声,“是重来?还是继续?”话,温润而无害,眼神是那样的平静,背后的意思,却是高深莫测的。

    萧绝是何许人也,岂会不懂,棋盘上,黑子遥遥领先,白子被困图图,难哪身,萧绝勾

    起唇角,“左右手下棋,竟然相差如此之多,风南瑾,心,乱了么?

    南瑾情冷的眉宇缓缓地舒张,笑意却不达眼底,“乱,白有静之态.

    萧绝重重一哼,霸气扬眉,“我选白棋.

    话落,白子落.

    南瑾冷笑,“人常年在高处,俯视苍育,总以为,白己可以掌控一切,在未知的道路上,

    总是白信满满,风度大好,不过可借,事实总会给人证明,白信,有时是对白我能力的一种挑

    战.

    黑子落,白子四面楚歌,四道坚固的防线倏然升起。

    萧绝眉悄上挑,精彩.果然是风南瑾,一出手,攻防一体,完美得不可思议,难阵袖能如

    此白信,天下第一神棋手.

    “你就没想过我会反败为胜么?有句话,送还给你,胸有成竹的人,亦是对白我能力的挑

    战,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萧绝声音刚落,白子从三道切入,瓦解一个缺口,四道防

    线,出现裂痕。

    南瑾冷笑,想都不扮受想,落下一子,淡然道:“玉星连环之象,比四环更难解,王爷请.

    萧绝双眸微微一拧,暗白称赞,四劫连环破了一口,不仅被堵上,更形成新的深邃局面,

    玉星连珠,似从哪儿入口,都是死棋,南瑾下棋的思考时间板短,下棋却板为精准,一步一步

    ,把白子逼如绝境,如同他的人一般,不留半点清面。

    这本来就是一盘残局,普通人接手之后定然会留三分清面,不然对弈太不公平,赢得也不

    会很光彩。

    然而,风南瑾的眼里,似乎没有这个顾虑,仿若这是一盘正常的比试。

    萧绝冷峻的眼睛,深沉地剖析着局面,并无马上举棋,好精妙的棋局,这也是他第一次遇

    上如此强劲的对手,虽然接手一盘残局,不过他萧绝也无须他让。

    “扮受有,从小到大,和我下棋的人,从来没赢过。’南瑾眼光掠讨月月垂柳,不紧不漫地

    出言,好整脚服地等着萧绝下子,语气的中的傲漫,竟是那般平静,“王爷恐泊要多费心思,

    不要输得太难看.

    “再难解的棋局都有漏洞,再完美的布局,也有破解之法.’萧绝缓缓地回应,既是围攻

    ,他便单拆,萧绝优雅地落下一子,挑衅地道:“或许,今日会给你不一样的答案,风南瑾,

    凡事都会有例外.

    南瑾深邃的眸光掠过棋盘,眉悄一挑,算他有点本事,若是太弱,他还提不起兴致.

    “结局,毫无悬念.’南瑾说罢,又落下一子,大杀一片。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3

    萧绝看着棋盘上的局面,冷峻的双眸掠过了然,南瑾的杀招,把他的防御瓦解,而他的攻

    势却纹丝不动,局面中,胜负已经毫无悬念,似乎是自瑾赢了,不管走哪步,都是一局死棋。

    “下手可真狠.’萧绝不温不火地道,声音淡淡的,姿态似赞似讽,让人琢磨不透,琉璃

    的温润光辉映着男子的脸,流光溢彩,比平时的冷硬,多了一抹神秘的阴柔。

    南瑾不动声色地抿唇,挑衅道:“怎么样,认输么?”

    “认输?’萧绝似乎听到什么笑话似的,霸气一笑,手起,棋落,狂妄道:“本王的人生

    ,没有认输二字.

    南瑾冷笑,趁胜追击,“苟延残喘.

    “这叫不放弃,别说结局未知,即便是明知战败之局,也未必能认输,十年河东十午0l

    ,谁知道最终会是什么?’萧绝沉静应对,扫着这盘死局,心清似乎板为舒畅,一点也没有手

    下败将的颓然。

    “白古是有风水轮流转一说,不过也要看形势,不管河东,亦是河西,最终都只有汇集在

    大侮,谁也改变不了什么.’南瑾平静地道,温润得有些森冷的声音听得人毛骨谏然,不知不

    觉感到害{白。

    “诡辩.’萧绝冷哼,又落下一子,把东南口全部堵死,白寻死路。

    南瑾眸光一扫,深思隐入心底,子落,淡然道:“置死地而后生,不失为一种白救的方法

    ,然而,太老套,这种把戏,已不新鲜.

    萧绝笑而不答,自瑾静谧如水,稳坐钓鱼台,八风不动,自有两股强烈尊</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