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7

_分节阅读_21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贵的气场,在凉

    亭中冲撞,势均力敌,这不仅仅邸论输赢,更是两个男人之间,一种白信和白尊的较量,旁

    人参不透,这种诡异的局面。

    情柳宫外的小太监见到这副画面,眉心微微一拧,感觉有些诡异,吩咐宫女们好捧住意伺

    候着,他匆匆陀陀,住龙福殿而去。

    刚到龙福殿,一道黑影从殿门飘过,吹起一道阴风,刮起小太监的衣裳,顿然感觉冰冷刺

    骨,不由白主地打了个哆嗦。时值初夏,空气中遗留着春的寒峭,黑衣男人披着一件板大的黑

    色披风,帝着风帽,遮去了大幅窖颜。只露出一双幽静而空洞的眼睛,即便是如此,仁峭匕感觉

    到,空洞中的凌厉和杀气。

    这是谁?

    小太监心口微微诧异,异于圣天男子的打扮,月到司一把弯刀,刀柄上有个红色的月牙儿图

    案,红得接近血的颜色,刀鞘上镶着两颗血红的宝石,板大,耀眼,似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象征。那把弯刀并未出鞘,小太监已经感觉到它的锋利和决然,似乎一挥动,便是血流成河的渗景

    他是龙福殿的太监,却从未见过有此打扮的人出入皇宫,是谁?

    看不情黑影的面窖,在凌厉的光焰一闪而过之后,男子宽大的袖袍一摆,刮起一道狂风,

    地上树叶翩然而起,他跃上房梁,如一只飘飞而去的蝙蝠,迅速地朝皇宫之外而去,只留下一

    道诡异的背影。

    小太监一手捂着心脏,那儿璞通璞通跳得飞陕,他还以为那人会杀了他呢?为何会有人在

    皇宫里出入白由呢,且有一层神秘的面纱。

    久居宫廷的小太监,见暖了各种各样的斗争,懂得明哲保身,他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寒

    风中的身子打了个寒颤,不敢再住下想,这不是他这等如蜡蚁般的人能插手的事。

    皇上,萧王,右相,这些可都是高高在上,玩暖了权术之人。

    通报之后,小太监敛去心中好奇,匆匆入了龙福殿,尊贵的皇帝正躺在暖塌上,一杯又一

    杯喝着暖酒,他并未醉,双眸情明丽沫饥,似在思考着什么,安静得如一尊雕像,却冷厉得叫

    人害{白。

    “何事?’皇帝淡淡地瞥了一眼,又喝一杯酒,神色板为扮莫然。

    小太监跪在地上,被这团低气压笼罩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伴君如伴虎,即便这位君主向来

    都仁慈和宽窖,却经常让他觉得害泊,“回皇上,萧王和右相大人在凉亭对弈.

    皇帝神色一顿,眯着眼睛,眼光更显得深沉了,他们两人,倒是好兴致,都这个时候了,

    还有心清对弈,有意思.

    “既然王爷和右相这么有兴致,你们小心伺候着,别扫了他们的兴.’皇帝淡然地道,小

    太监诧异地抬起头,他不是说过要随时注意情柳宫的动静,若是萧王去那,马上来报么?为何

    听闻这消息,却如此风轻云淡,好似无关紧要似的。

    小太监有些不理解,抬眸,大吃一晾,皇帝的眼神完全沉浸在黑暗中,明黄的龙袍失去夺

    目的光芒,浑身覆着一层淡淡的黑色光影,他闭着眼睛,神色是一片冷然的尖锐,小太监不敢

    多说什么,匆匆退出龙福殿。

    皇帝依旧闭着眼睛,微微靠在软垫后,似乎是在假寐,又似乎在冥想,半晌他才睁开眼睛

    ,淡淡地换了声,“鬼影.

    一道黑色的人影从暗处闪身而出,身材修长,相貌俊朗,眼光冷硬而忠诚,房间中吹起一

    阵风,微微拂过纱窗上装饰的流苏,荒凉地摇曳。

    有种近似于死亡的气息,随着他的走出,而流露出来,皇帝沉声道:“他还没走远,去告

    诉他,去告诉他,联同意了一“是.’简短有力的声音落下,黑衣一闪,房间已经队复一片平静。

    绝,为了那个女人,你竟然敢背叛联,红颜祸水,联留不得,日后别匡联下手无清.

    他一向忠心耿耿的亲弟弟,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把这种天大的秘密隐目两下来,哼.一回京

    城,z刻去见方流苏,多聪明的男人,陷入感清就是白痴,竟然忘却白己身负的责任,那就留

    不得她.

    方流苏牵制当朝两大权臣,几欲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皇帝心中本就起了杀心,风南瑾以拐

    家船运交换亦不能让他改变注意,他还有更大,更有野心的计划,要推动。

    萧绝,风南瑾,不要匡联狠心,是你们先背叛了联.

    握着玉杯的手,缓缓地收缩,压紧,手背青筋暴跳,倏然,口匡哪一声,玉伴胭吃,碎玉刺

    入他的手心,鲜血一点一点地滴在明黄的龙袍上。

    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阴狠.

    城门即将关闭之刻,如玉才到京城,一入城门,心清一缩,这片她曾经工誓不会再踏上的

    土地,又一次打破誓言了。

    这一次,她依然孤身上京,女子的眼光淡淡地飘过天上的残云,妖孽般的笑,有了苦涩。

    京城的天,依旧这么漂亮,可借,她不是风雅之人。

    幽灵宫在京城亦有据点,如玉刚到,就有一女从来迎接,把最近的消息一玉一十地告诉如

    玉。

    “皇上抓了小白?’如玉闻言,心头顿紧,匡不得风南瑾和苏苏被扣留在宫中,原来是这

    么一回事,太卑鄙了?

    “查到小白在哪儿么?’饭口玉沉声问道,心中也着急起来。

    “还没有头绪,皇帝这次做得板为掩蔽,并不是神机营的人动手,我们还在查,另外,冰

    月宫的人也在四处查小白的下落,风南瑾已经下令,让他们尽决查一

    如玉领首,匆匆下令,“你们全力配合冰月宫,小白的安危最重要.

    “是,少宫主,还有一事很奇匡,今日探子回报,有不身份隐蔽之人出入皇宫,我们的人

    跟踪过去,半路却毫无踪迹,我坏疑和小白失踪有关,但是,对方身形太陕,且敏锐地发现飞

    鸟跟踪,小风和小云已死.

    “什么?’如玉喇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沉如坚冰,双拳紧拽着,常年帝笑的脸,如

    修罗般阴冷,即便是风南瑾和萧绝,也没有那个本事,能敏锐地发现幽灵宫的飞鸟流追踪,还

    能反手出击,太厉害了,这个皇帝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力量?

    “少宫主,对方的出手的招数很诡异,我们检查了小风和小云的尸体,杀人手法前所未见

    “我知道了,和冰月宫联系,把这事告诉风南瑾.

    “是一

    如玉脸色沉静地站在阴影中,事清似乎比她想象中的棘手,苏苏,可不要有争啊?

    不知为何,心底越来越不安.

    有风南瑾在,她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而萧绝如玉猛然甩头,大步流星地走出院子.

    “风南瑾,机关算尽太聪明.’萧绝说罢,落下一子,西北口,破.

    南瑾微微一笑,眼光情掀丽透彻,“精彩.就算如此,亦胜不了?

    “你也赢不了?’萧绝淡淡地反击,把一副残棋从颓势下到平局,随解不了南瑾的棋局,

    也不至于会落到挨打的局面。

    倏然两人眼光同时一变,折射如两道凌厉的光芒,直直地射向同一个方向,喇一声,站起

    来,南瑾厉喝一声,“谁.

    咭影摇动,柳条轻抚,只听到一声略大的抨曳少声,片刻之间,什么声音也不再有,天地

    之间,又队复平静。

    萧绝双眉紧肇,两人心中同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看样子在这儿不短时间了,我们二人,

    竟然者刚受察觉,好深的内力,皇宫之中,并无此等高手.

    自瑾博唇抿起,转身淡淡地瞥了一眼石桌上的棋盘,若有所思,冷然道:“我风南瑾一生

    下棋,没想到,竟然还会成为棋子的一天,皇上他,在得意地笑吧?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4章

    夜风如刀,月色似水,苍育横跨一道星河,光芒闪烁,璀璨的夜空却给皇宫压上一层沉重

    的气流。

    龙福殿的灯光昏暗,走廊的侮某琉璃灯的光线者『比里头的灯光要明亮一些,萧绝刚到龙福

    殿,便感受到一股阴凉之气,那座威严高耸的宫殿好似会吃人似的,正睁着眼睛,张着而含大

    嘴,想要把所有的一切吞噬。

    “王爷,皇上吩咐过,谁也不想见.’皇帝的贴身太监福公公迎上前来,他是年长的公公

    ,白幼服侍皇帝,已有六旬,苍老的脸有着忠诚和慈爱,看不见皇宫暖有的阴沉和诺媚。

    “福公公,替本王通报一声.’萧绝淡淡地道,若是换成常人,他早就一巴掌推开冲了进

    去,但,眼前的公公是看着他们兄弟长大,又没有宫脾和太监所有的污浊,萧绝对他板为尊敬

    福公公为难地肇眉,看看龙福殿深沉的颜色,又看看萧绝坚定的眼光,微微叹息,道:

    王爷,您今天刚回京城,又匆匆进宫,晚膳还没吃,不如先回府,有事明天早朝再说”

    “本王泊来不及.’萧绝沉吟着,声音冷硬起来,“去通报.

    福公公拗不过萧绝,正要进去,里头便传来一阵低沉威严的声音,“让他进来.

    萧绝心头一沉,福公公低声道:“皇上今天心清不好,王爷您多担待些,小哭坝撞.

    萧绝领首,迈步进入龙福殿,宽阔的宫殿,光线明暗参半,有些阴沉,偌大的宫殿显得特

    别的空旷,空气中吹送着一股阴寒情寂的味道。

    皇帝半躺在暖塌上,闭着眼睛,似在假寐,成熟俊美的脸,如雕刻似的,很工体祥和,萧

    绝行礼之后,方站起身子,皇帝睁开眼睛,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缓缓道:“有什么急事如此匆

    陀?刚回宫,还不如回府歇息一晚。

    “皇上不是明知故问么?’萧绝不卑不亢地站在,今日的两兄弟,似乎谁者刚受有</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