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8

_分节阅读_21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心清寒暄

    ,萧雏脸奋并不是很好,开门见山地问道:“皇上,小白在哪儿?”

    皇帝不悦地眯起眼睛,轻斥道:“绝,注意你说话的口气,这是在质问联吗?”

    “臣弟不敢.’萧绝言不由衷地道,半垂的眸掠过担陇,想起刚刚的皇宫出现的人,他的

    自里就很不安,小白下落不明,连南瑾都查不到,他多半也查不到,还不如直接问皇帝,“皇

    上,小白还是孩子,即便是我们有什么,她也是无辜的,为何把她牵扯进来?”

    皇帝冷笑,他就猜到萧绝去见方流苏,定然会迷惑,为她来向他要人,他聪明一生的弟弟

    ,竟然就败在区区一个女人之手,他一生的忠心,抵不过几个月的儿女清长。

    岂有此理.

    儿女清长,英雄气短.

    这个道理,谁不明白,你能不明白吗?

    皇帝冷声道:“绝,别在执迷不晤,方流苏绝不可能再入萧家大门,你不要颜面,皇室还

    要,一个嫁过别人的女人,没资格成为王妃。为了她,你竟然不借隐目两联?顶撞联?绝,你好

    大的胆子,别在为了这个女人和联惹不陕,否则,别匡联心狠手辣,这件事不许你插手,这是

    联给你的忠告一

    萧绝心头一紧,这是他哥哥第一次如此严厉地和他说话,过去的慈爱和宽窖,全部烟消云

    散,此时在他眼前的,是圣天的皇帝,而不是他的大哥。萧绝不由得抬头看去,灰暗的光线中

    ,皇帝的眼光极为阴冷,他暗道一声不好,“你把那孩子怎么了?”

    皇帝冷笑,意有所指,“那孩子,白然有你想象不到的用处.

    萧绝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方流苏和他作对,皇帝心底已是板为不悦,所幸开门见山地道

    “萧绝,联说过,这件事,不允许你插手,别再过问,这么多年,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个

    月口巴一

    言下之意,便是让萧绝停职一月,萧绝瞳眸一睁,第一次意识到,他哥哥身为皇帝所流露

    出来的阴狠和绝清,是隐藏得太好,还是他故意忽略,他这么多年鞠躬尽瘁,换来的是在无用

    之时的抛弃?

    失望,从骨子里缓缓地流溢,如冷泉把他淹没,君心难测,即便是亲兄弟,也不能完全信

    任?

    “可以,但是,皇上先把小白给我一’萧绝畜不犹豫地道。

    皇帝猛然一拍桌子,“萧绝你”

    “那是我女儿.’萧绝看着皇帝,声音平静,神色却如此坚决。

    皇帝心头一晾,震晾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倒吸一口凉气,片刻缓缓地队复平静,冷笑

    道:“绝,你是疯了吗?这种话你也信?你去看看那孩子和南瑾,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她会

    是你女儿?方流苏如此说,不过是希望你帮她救出女儿罢了,等她知道那孩子安全了,又会在

    你心口狠狠地刺一刀,你这个小可冷,吃过亏,为何还学不乖昵?

    萧绝并无动抨夕奋,缓缓一笑,道:“大哥,在安云城别院,南瑾就告诉过我,小白是我

    女儿,当时我并不相信,我也以为是他故意仕愚弄我,是嫉妒蒙蔽我的眼睛,让我失去判断,

    日大哥你对风南瑾的了解,他会说谎吗?流苏是可以撇谎,但,风南瑾不会,他不屑于做这种

    有辱气度的事,虽然不知道为何长相如此相似,但,我相信,小白是我女儿.

    皇帝脸色阴沉不定,手不由白主地握紧,那孩子是他萧家的人?怎么可能?明明和南瑾如

    此相似。

    可萧绝和南瑾不会骗人,南瑾说是,一定便是.

    电光火石间,很多个念头在心里闪过,有种不可触摸的感觉深沉,那张酷似南瑾的小脸在

    眼前一闪而过,皇帝不由得记起鬼影帝她进宫的那天。

    因为打斗,那孩子的衣裳染上少许鲜血,若是寻常孩子,早就吓得腿软颤抖,而她却安安

    静静地站在那儿,不好奇皇宫的壮丽,不好奇四周的危险,静谧如水,似是来皇宫游玩,而这

    些风景却入不了她眼的不屑。

    是不屑?

    那种据傲的眼神,气势却和南瑾一模一样。

    ,白口马?’皇帝笑意吟吟地问。

    小白静静地抬眸,不常笑的脸,笑得很古匡,“我爹说,只有心里害泊的人,才会问别人

    害不害泊,因为他想要找个同伴.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5章

    皇帝愣住,这一生经历过无数阴谋斗争,枪桑的男人,被一个孩子身上发出来的气势给震

    住了。

    很像风南瑾,却又很不像。

    风南瑾是冷厉的,刚断果决的,他的一言一行都有雳嚷人心的为量,这种为魄是外露的,

    直接的,让人难嵘架的。

    而小白,酷似南瑾的眼光优雅而高贵,笑窖古匡中有着难言的沉静,似是冷眼旁观着一名

    小丑在戏台上表演,而她却是那位付了钱,却不满意他演技,正在嘲笑的观众。

    她的眼神据傲和情然,语气却是一派斯文,透着优雅和含蓄,这点和风南瑾,有天壤之别

    一个如雪原上吹过的风,冷厉骇然,一个如三月的湖水,纯澈情透。

    皇帝震晾的表清缓缓地褪去,好厉害的孩子,那么小的身子,却有这么震嗓人心的魄力,

    萧家的小祖宗,哪位能有她一分出色。

    “这么伶牙俐齿,倒是他教出来的好女儿,小白,你瞧瞧这皇宫,说不定会和爹娘永别哦

    ?’皇帝声音轻而诱惑,有些恶意的尖锐,就不信一个尚在父母坏抱里撒娇的孩子,真能入她

    外表此般平静。

    即便是水,他也会在平静的湖面透下一块石头,激起涟漪。

    小白微笑,“永别么?永别是什么?

    孩子的声音充满好奇和不解,似乎在她的有限的知识里,并不理解,永别是什么意思,她

    冷如冰霜的眼光依旧优雅而高贵,有种不窖侵犯的圣洁。

    皇帝微愣,淡淡一笑,“你爹爹不是博学多才么?没告诉过你,什么叫永别么?

    小白困惑了,如泉水般情澈的眼睛如蒙上一层朦胧的零气,樱桃小嘴一勾,似笑非笑,似

    惑非惑,道:“我爹爹只会教我需哭懂的知识,至于不需要的知识,他不需要教我。比如说,

    恐嗅?濡弱?或者是请求?爹爹没教我,可能是因为他认为,我不需要知道永别是什么意思,

    因为永别,不会出现在我们之间,起码在他没教我之前,不会.

    皇帝笑窖一窒,喇一声从龙椅上站起来,明珠闪耀,流苏轻垂,缓缓地走近小白,俊朗的

    脸阴沉如六月鸟云天,一脸风雨欲来,令人触目原自。

    “好厉害的嘴巴.’皇帝的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扶上小白美丽的脸,似乎没碰着这么细腻的

    肌肤,在缓缓地滑动,玉指如蛇一般,缓缓地游到她脖颈,似要收紧,掐断。

    手指的体温,有些凉意,在小白的脸上划过,如小蛇,吐着森冷的蛇信,发出生命的警告。孩子眼光平和得如一潭泉水,并不见一丝害泊,好似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慈爱的长辈,正在

    宠溺着抚着她,赞美她。

    “想要杀我吗?’小白笑问,在皇帝的手在脖子上收紧的一刹那,夹然出口问道。

    那一笑,如晨露和朝阳相辉映,风华绝代,犹曾相似。

    皇帝被这夹如其来的笑,狠狠地震了一下,眼光深沉,这么夕斤距离看着小白,似在琢磨着

    什么似的,陇虑低喃,“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小白笑了,“我和我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孩子的语气,似十挺骄掀的,皇帝微楞,不是,不是像南瑾,倏然眉心一拧,喇一下站起

    来,语气不稳,甚至有些院乱,“鬼影,把她帝走.

    “皇上,如果我爹娘或者风家有个闪失,那您最好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不然终有一天,

    你会后晦莫及.’小白斯文有礼地道,面无表清的脸挂着淡淡的含羞。

    皇帝院乱的眼神地眯起,倏然想要放声大笑,果然是那人的女儿,如此放肆,这么小的年

    纪,竟敢威胁他?

    他不但不生气,并未觉得皇权被人挑衅,只觉得很有趣,这么小的孩子,如此敏感,他倒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她能做什么?

    他一直以为,是风南瑾的女儿,而今萧绝却告诉他,是萧家的后代。

    皇帝心中一时分不情是什么滋味,竟然有萧家一半的血脉,世事真的如此凑巧么?

    他心思千回百转,暗暗地分析其中的厉害关系,若那孩子也是萧家的女儿,那事清势必是

    棘手多了?

    手,微微握紧,本就灰暗的空间,又沉了三分。

    “大哥,不要伤害她,小白到底在哪儿?’萧绝放软了口气,请求式地问道,为了女儿,

    他宁愿再破一次例。

    “什么乱七八檐的关系?”向来沉稳的皇帝不知想到什么,倏然爆出一声咒骂,恶狠狠地

    瞪了萧绝一眼,好似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一般。

    萧绝心一沉,“大哥?”

    皇帝眼光阴鸳板了。

    风南瑾.萧绝.方流苏,这三人之间的关系更复杂了,有了孩子,真正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了。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

    “她扮受事.’皇帝眼光队复平静,刚刚的失态完全被隐藏。

    “在哪儿?我想要工刻见她.

    皇帝沉默,萧绝急道:“大哥,求你了,小白在哪儿?弟弟求你了?

    皇帝看着萧绝,无奈地叹息,“去吧,秋水庄.

    萧绝诧异,转而叩首,“谢大哥.

    他匆匆陀陀离开龙福殿,皇帝的眼升在袖离开之后,阴沉地眯起,萧绝,别匡我心狠.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