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9

_分节阅读_21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情柳殿,男子挺拔俊秀的绝代风姿稳稳地屋顶,如踏月乘风般潇洒俊逸,墨发飞扬,白衣

    胜雪,有种说不出的原自动魄之美。

    偌大的宫殿在他眼光里一览无遗,南瑾稳坐坑喘瓦之声,紫竹箫出袖,一曲情音缓缓地

    ;.出唇边,悠扬地传遍整个皇宫。

    月情,夜经。

    白衣,紫箫。

    美得如一幅幽雅的水墨画。

    萧声随着空气,传递给他心爱的女子。

    若是她能听到,应该能听懂,帝着思念,安抚,深清不晦的萧声

    能伴着她,渡过了影星长夜,安抚她,骚动不安的心。

    流苏听到了,月光下,笑墙如花。

    南瑾,我听到了.

    倏然,一只飞鸟在盘旋半空,南瑾一曲毕,吹了一声口哨,飞鸟俯冲而下,他摘下白卷,

    扫了一眼,脸色一喜,倏然起身,掠向宫外

    夜,黑如泼墨

    风起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6章

    秋水庄。

    这座一户离昔日太子府仅有百里的路程,建造得板为隐蔽,在一片茶花园中,外围种满了

    高大茂密树林,乔木高大而茂盛,把秋水庄全部掩盖,外人根本就难微翩里面一分美景。

    这片土地是禁区,离昔日的太子府很近,这一帝都是王族专用的庄园,即便是刑部想要在

    这儿搜查都要取得皇帝的手令,戒备板其森严。

    这儿是茶花的世界,整个秋水庄种满了茶花,几乎集满了天下所有的茶花品种,触目而过

    ,一片锦绣花侮,美不胜收。

    小白兴意闲珊加坐在干阶上,这儿是前庭的长廊,在她面前是一大片美丽的茶花,今晚的

    月光很情,可仁场民情晰地看见茶花的风姿,一片连着一片,板为壮观。

    “比我家还夸张.’小白面无表清地看着,这天卜喜爱余化的人怎么如此之多呢?娘喜欢

    ,奶奶也喜欢,这座山庄的主人竟然也喜欢,却到了痴恋的地步。

    “干脆娶了余化异了?’小白咕碾着,仰起头,看着璀璨的夜空,淡淡地抱怨,“爹爹,

    你是鸟龟吗?怎么这么漫啊,等你爬到这里,我都无聊死了.

    小家伙穿着一件粉色的侮某淡装,披着一件雪白的坎肩,在胸前系着一只美丽的蝴蝶结,

    眉目如水,肤白胜雪,玉官精致秀美如雕刻一般,在月光下,美得如坠入人间的精灵。眉间朱

    砂与月辉映,折射出一道慧黯的光芒。

    晚风吹过,花侮一阵浪起花香舞,美得很精致舒雅,可借勾不起小白的兴致,她在风家堡

    的时候就看腻了。小家伙的眼光淡淡地扫向那群如鬼魅般站工不动的黑衣人,缓缓地勾起一抹

    笑窖。

    “风小姐,晚上风大,您还是进去休息吧.”一名黑衣人过来,冷淡地道,并不见得有多

    恭敬,似只是执行一项公务,本该温暖的口气显得生硬而冰冷。

    小白墉懒地靠着柱子,优雅地打了个哈欠,彬彬有礼地道:“我不困,你们要是困了,就

    睡去吧.这儿晚上月色挺美的,我赏月呢.

    那黑衣人一愣,也不勉强,又退回原先站着的地方。

    这孩子真是太沉静,来这儿两天,一点也不见烦躁。她吃得香,也悠闲得很,像是来度假

    的,他从未见过这么强曝的人质,一点都不担心她的安危。

    第一天,吃饭的时候,她嫌弃饭栗不好吃,扒了一口就住桌上一丢,说了一声难吃就潇洒

    走了。他们可不敢饿着她,皇帝吩咐过,要当自伺候着,工刻派人去街上买了一桌山珍侮味回

    来,让她吃个饱。

    她似乎也不喜欢得在房间里,整天坐在台阶上,说她赏花吧,她脸上好像没什么清绪,说

    她沉思吧,还不如说,她在假寐。寻常这般大的孩子,一个人被抛在这么荒凉无人的地方,定

    然是哭着叫爹喊娘,哭闹不休,他都有预感,会很头疼。

    谁知道这孩子安静得诡异,整天不言不语,昨天一天都闷着,坐着首到累了才回房睡觉,

    她连问一下这儿是哪里者刚受有,也不和他们靠近。

    今天可能觉得无聊,也无心挑剔食物不好吃了,她干脆就不吃了,在余化阮中玩了一整天

    ,还摘了几朵茶花来玩,那是他唯一一次看见那孩子脸卜露出笑窖,怎么说呢,说是笑窖,好

    似又不太像,总觉得有些匡异,他归根于这孩子本来就与众不同。他本想阻止她摘茶花,却被

    她冰冷冷的眼光蛰一下,便随她去了。

    反正院子里茶花多得是,他也不太在意,孩子无聊嘛,玩玩是应该的。

    他们十几个人守在这儿,哪会泊她逃了?一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孩子,任凭谁一根手指头,

    她都该趴下了。

    小白无聊地扳着手指数着,笑得好不偷陕,面无表清的脸浮现了一丝期待的笑,露出一排

    还不算太整齐的牙齿,灿烂得想让人狠狠地揍一拳,离她最近的黑衣人顿感毛骨谏然,浑身汗

    毛竖z.这种笑,焦次计袖盛觉很阴森呢?明明还是个孩子。

    小白倏然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衣服,走近离他最近的黑衣人,笑吟吟地问道:“我有些无

    聊,可以出去走走么?”

    方才问话,院子里所有的黑衣人都全神戒备,如临大敌,悠然舒服的空气变得紧绷和危险

    ,小白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们一眼,半垂眼眸,滑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风小姐,没有皇上的手令,奴才们不敢让您出去.’黑衣人冷冷地拒绝,顿然觉得很白

    痴,被这个孩子吓得一晾一乍。

    小白失望叹了一口气,“那算了,我白己出去.

    “风小姐’黑衣人伸手去拦她,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小白笑得越发甜蜜,优雅地问道:“你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

    她是算好时间的,也该倒下了?

    她话音刚落,黑衣人纷纷色变,眼前开始迷蒙一片,手中的佩剑纷纷落地,一片呕哪之声

    此起彼伏,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高大的身子摇晃丁下,眼前发黑,一头狠狠地栽到地上,如

    熟透的木瓜落地。

    小白面无表清,好似在她眼前发生的一幕,是在正常不过了。

    “靠爹靠娘,真不如靠白己.’小白感队一声,大摇大摆地住外走,小小的身影在青石小

    径上印得很长,很长

    风家堡亦有大片的茶花,有一次两位侍女在浇灌茶花的时候,昏汁在后院花圃中,众人纷

    纷觉得很奇匡,南瑾去检查了茶花,这才发现,风夫人收集了几株新的茶花,这些茶花本身无

    毒,气味也小,和附近几株茶花,种植在一起便会形成一股迷香。

    这种迷香不会损害人的身体,而且断时间接触,对身体也没什么反应,但是侍女们浇花,

    必定是俯下身子,嗅入浓郁的花香,这才使得她们中了迷香昏迷。自瑾还特意交代了她们不能

    把这几株茶花放在一起种植,小白当时只是好奇,今天无聊加坐在石阶上才想起这段住事。

    也幸亏秋水庄的茶花品种够齐全,她花了两个时辰,找齐这几株茶花,黑衣人一直监视,

    小白考虑到光明正大地放毒一定会引起他们坏疑,她被拿着茶花回房,把化打伴,收集了花汁

    ,趁着洗手的机会,把花汁倒入井水中。

    小白出了秋水庄,庄门外的两位黑衣人也倒下了,小白看着黑漆漆的树林,有些害泊,好

    黑啊一

    茂密的树叶把月光都遮住了,阴森森的,有些可泊,小白吞吞口水,虽然她聪明机灵,毕

    竟还是个孩子,倏然脚下一紧,小白不由得低呼一声,心跳加速,低头,那本来昏迷的黑衣人

    紧紧地拽住她的脚腕,小白吓得脸都青了,差点尖叫。

    一脚狠狠地踢开他,咬牙,走入树林,只要走出去,就会没事了?

    秋水庄和外面的街道连着一条青石路,小白并扮受有走大道,小小的身子钻入树林中,顺着

    青石路住外走。

    夜晚的树林,有些恐沛,静如死水,就在小白陕要走出树林之时,一阵狂风吹起,树林里

    的落叶哗啦啦地在身后响起,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她卷来,小白想者刚受想,本能的反应让

    她拔腿就跑。

    不是都昏迷了吗?怎么会还有人?

    小白暗白纳闷,人小腿短,白然跑不陕,才刚出树林,眼前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弯刀横

    跨在她面前,暗红的宝石在情白的月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魔魅

    嗜血

    小白停下脚步,捂着胸口不停地喘息,月光下的男子,一身黑,黑色的夜行衣,披着一件

    巨大的黑色披风,头献一顶风帽,就露出一双冷森绝清的眼睛。

    他的身后,站着玉六名黑衣人。

    晚风吹起他身上巨大的披风,在半空中飘扬,散开鬼魅的气息,一把弯刀充满杀气,仿若

    来白地狱的死神,正拿着镰刀,想要夺取她的隆命。

    “你是谁?’小白幼嫩的声音有些颤抖,和秋水庄的黑衣人不太一样,小白敏感地觉得一

    股杀气在他眼里凝聚。

    黑衣人也甚是奇匡,森冷地看着小白很久,如审判似的,倏然单膝跪下,小白晾了一下,

    那黑衣人又起身,手起,刀落,寒光一闪,砍向小白

    小白晾恐地睁大眼睛,倏然另一道寒芒破空而来,想要阳十袖已经来不及,剑气砍向黑衣

    人的手臂,即便他杀了小白,他也会废了一臂,黑衣人逼不得已,只能抽回弯刀,又是一道巨

    大的黑影破月而降,同样的打扮,黑色披风,黑色的风帽,不同的是,这名黑衣人手里用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