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2

_分节阅读_22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身满飞益。

    小白心中一阵发寒,碎然沉下声音,“放我下来.

    情风抱着小白,仰首,小白正巧看见他的面窖,好俊美的男人,剑眉星眼,轮廓柔和中夹

    着一股说不出的狂傲,他沉声道:“小公主,请怨属卜不能从命.

    无清看着情风和小白,眼光掠过一抹嘲讽,寒光一闪,冷声道:“萧王爷,右相大人,这

    是女儿国的事,两位最好不好插手,否则别匡我们刀剑无眼。

    “你们的国事,也是我的家事,任何人者『不能在我眼前帝走她.’南瑾冷厉的眼光扫过全

    场,眼里露出他一贯的情傲和嘲讽,如在讥讽着他们白不量力。

    萧绝的眼光稳稳地落在小白身上,这是他的女儿,他和流苏的女儿,虽然长得几乎和南瑾

    一摸一样,却真的是和他骨血相连的女儿。

    皇帝是什么意思?竟然要把小白交给女儿国的人?太卑鄙了?

    小白从他们的对话中,也能听出几分端倪,细致的眉微微住上一挑,看向面色并不是很好

    的南瑾,“爹,我是女儿国的小公主?”

    南瑾领首,看向小白的眼光十分温柔,淡淡地道:“是,你是女儿国的小公主,你和你娘

    ,者『是女儿国的人.

    情风和无清者『看向小白,本以为听到白己身世的孩子会晾疑,会不信,会震晾,没想到却

    看见小白哦了一声,便毫无声息了,好似听到很寻常的话一般,脸色毫无变化,好似这身份对

    她而言,再正常不过,在她预料之中。

    有什么震晾的?小白从刚刚就开始琢磨着或许她的身份真的很可疑,现在听南瑾一说,倒

    真的扮受什么可震晾。

    “情风,即便我是女儿国的小公主,我也不想和你回去,我要我爹娘,你放手.’小白的

    声音冷情板了,配着她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清,更添几分威严,情风若不是见多识广,多半会让

    J}

    “待回国夕后,情风白会向公主请罪.’情风沉声道,和无清对视一样,两人很有默契同

    时挥动刀剑,身后的六名黑衣人纷纷上前,刀剑冷指。

    萧绝听着小白唤南瑾,左一口爹爹,右一口爹爹,心里不舒服到了板点,这本是他的权力

    ,他的女儿,本要他来保护,他的女儿,本该叫他爹爹,偏偏在此清况下,他什么者『不能做,

    女儿国的人还不知道小白是萧家的子孙,一直以为她是南瑾的孩子,若是被他们知道小白身上

    也流着萧家的血,他泊龙家会对小白不利,即便再渴望听小白喊他一声爹爹,再有冲动站出去

    ,光明正大地宣布,小白是他女儿,袖构恬生生地忍住,他不敢轻举妄动,泊伤害到他的女儿

    “放下她,本王已经下令关闭京城所有大小关卡,你们以为帝着一个小姑娘,能躲过神机

    营的搜查吗?’萧绝沉声道,眼中杀气流露,他绝不允许他们帝走小白,他和小白,还扮受有过

    上一天正常的父女生活,决不能被人破坏。

    握在剑柄上的手,微微紧了紧,萧绝冷峻的眼光扫过六名黑衣人,手一动,一截寒芒闪动

    “奇匡,王爷和右相是政敌,又是清敌,多年来一直斗得你死我活,水火不窖,今天吹得

    是什么风,竟然让两位一致抗敌,真是百年奇观.’无清嘲讽地道,丹凤眼里尽是孤傲之色,

    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不敢平视。

    世人若是比谁更恶毒,南瑾当仁不让,只听得他冷笑一声,凌厉的眸光扫过无清情风,

    龙无清,龙情风,你们两人呢?明明是清人,却又是政敌,不一样针锋相对,水火不窖,刚刚

    还打得你死我活,现在不也一同抗敌,怎么?这滋味不错吧?”

    从知道梳办是女儿国的公主开始,南瑾这几年,为了以防万一,把女儿国的势力者『摸得一

    情二楚。

    龙无清是长老阁稳坐第一把交椅的杀手,龙情风是祭祀院一流的密探,直属龙浅月。此二

    人的思怨,女儿国人尽皆知,思怨纠缠已经陕十年。即便是长老阁和祭祀院也不敢在袖们面前

    如此明目张胆地提起此事,风南瑾却毫无禁忌,甚至说是故意的。

    龙无清那倾城的美貌,一头妖烧的银发,便是他的标志,不用介绍,风南瑾便能猜出他是

    谁,而能让龙无清头疼,且实力相当,又手下留清的,除了龙情风,再无他人。

    此话一出,萧绝者『觉得他说得有些过分,怎么尽是揭人家短处,禁忌之恋,就算知道也得

    三缄其口,还如此光明正大地说出,当真是抓住人家弱点就使劲踩,一点也不懂得什么叫清面。不过他和情风无清两人可扮受什么交清,况且情风还抓着小白不放,白然也就不说什么,暗白

    猜测着,此二人现在巴不得把风南瑾抽筋扒皮了吧?

    瞧他们两人的脸色就知道,简直太难看了?

    风南瑾八风不动地站在,神涩情傲冷然,更有种晖晚众生的不屑。无清那魅的丹凤眼杀气

    湛湛,满头银发无风白动,更是多了一分妖烧危险之味,修长挺拔的身子爆出一股深沉的怒气

    ,宝刀猛然一挥,狠狠地砍下风南瑾。

    又陕又猛,破风而来,生死时速.

    “无清,小心点?’情风晾呼,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被风南瑾给惹火了,那恶毒

    的言语,如唤醒丁饥目至的狮子,看情风出招的力道和速度就知道,他在发瓤了?

    风南瑾绝对是故意的?

    他们者『已经猜得出,在皇宫中人定然是情风或者无清,从身法来看,南瑾和萧绝者『猜得出

    ,隐藏之人的身手皆在他们二人之上,想要正常攻击,取胜机会不大,所仁)拐南瑾才会故意触

    怒他们。

    武者,心静则胜.

    越是院乱,招数越是急促,越是能看出破绽,风南瑾便是想借着他们喷怒的间隙找出取

    胜的关键。

    聪明?

    却兵行险招.

    在风南瑾迎敌之刻,萧绝脚尖点地,宝剑出手,高大的身影跃起,手中的宝剑怒指苍育,

    寒芒如破云霄,如一只威猛的苍鹰,俯冲而下,白刃般的光芒四射,狠狠地朝着黑衣人砍下.

    场面登时一片棍乱,情风抱着小白退离战场,双眸紧紧地等着两边战局,这次他们二人帝

    出来的者『是长老阁和祭祀院最好的人马,武功高强,虽然没有领教过风南瑾和萧绝的身手,却

    也听说过,萧绝是皇朝第一高手,而风南瑾更是深不可测,一出手便要人命,是传言太过夸大

    ,还是事实如此,还有待商榷。

    萧绝对战六名黑衣人,心中暗暗吃晾,好厉害的身手,不管是神机营还是冰月宫幽灵宫,

    萧绝者『打过照面,却从未遇过力量如此强大的组织,这单是一人,放眼圣天,就少逢敌手。

    南瑾和无清也打得难解难分,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如纠缠如斯,无清手中的弯刀陕如闪电

    n.11手中竹箫也当仁不让,短时间谁也占不了便宜,南瑾眼中冷芒闪过,暗暗晾奇,好强的

    内力,好诡异的招数,他生平遇见的,最强的对手.

    咫风狂瓤,尘土飞扬.

    整片天地,一片杀气凛然。

    情风倏然双眸危险眯起,厉喝一声,“无清,破月阵.

    他话音刚落,自瑾肃绝暗知不好,只见无清甩头,一头银发肆意张扬,嫣红的唇爆发出一

    声长啸,爵间,震动天地。

    六名黑衣人身影爵间动了,陕如闪电,六把刀剑,齐齐砍向萧绝,把他逼退,无清的刀从

    旁横扫千军,卷起一片尘土,南瑾长袖一扬,待眼前情明,七人已经组成一个月亮形状,把他

    和萧绝围在中{司。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背部相贴,修长的身子坚硬如斯,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正在等待着

    一个好时机,爵间爆发。

    气氛,绷到板点。

    一触即发,

    “住手,叫他们住手.’小白一震,心脏狂跳,孩子的眼睛露出晾院,这个阵势,如有毁

    天灭地的力量,只是半包围,却把一切者『网罗其中,在他们之间,如有无形的墙,住哪边,者『

    是死路。

    “小公主,别着急,当做看戏.’情风喜怒不明的脸,露出淡淡的微笑。

    小白一巴掌,盖头盖脸,喇一声就打下去,厉喝,“看什么戏?你爹被人围杀,你也当做

    看戏口马?”

    情风没想到小白会夹然动手打人,他本就抱着她,这么打下来,竟然没避开,小小的巴掌

    打得好响亮。小白力道不大,就算是用尽了全力,也是不痛不痒,情风无视脸颊上传来的微热

    ,眼光瞥过小白的手,好脾气地道:“小公主,谁敢阻拦属下帝你回国,便是踏过他的尸体,

    即便是风南瑾和萧绝,也一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69章

    小白眯着眼睛,阴沉着脸,霸气道:“既然我是公主,你便是属卜,我爹爹要是出什么事

    ,小心你的脑袋,能在你脖子上养一年,养三年,我看你能不能养十年,三十年,总有一天我

    会掌权,现在我让你停手你不听话,将来我把剑驾在无清身上,你可别求我,我求你一声,你

    扮受回应,将来定要你求我一百声。情风,给我记住,欠了我一分,可得还百分,我不会手下留

    清.

    小白的声音情亮有力,虽霸气沉重,却因年龄太小,少了三分威严,多了七分蛮横,似是

    孩子在任隆撒娇的不服输。

    她说罢,双眸紧紧地看着风南瑾和萧绝,一触即发的紧绷让她心头七上八下的。

    她如此放肆无礼,狂掀霸气,情风不但不生气,反而一笑,眼光有一抹赞赏,这个小公主

    <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