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3

_分节阅读_22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甚得他心,小小年纪,说话便有一股大将之风,虽有种诡橘狠辣味道,却又不失正气,有王者

    的霸气,不魄是龙家的后人,板好.

    如此稚龄,却绵里藏针,懂得抓住别人的弱点加以环日用,竟能看出他无欲无求,不畏生死

    ,转而利用无清来牵住袖,有意思,他几乎能看见女儿国在她手里会有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

    日后他坏里的这位小公主,定然是翻云覆雨,凤啸九天之龙女.

    “小公主,属下等着.’情风不卑不亢地接下她丢过来的战贴。

    小白眸光如刀,看了情风片刻,锋利渐渐转柔,小小的脸蛋上,浮起斯文含蓄的笑,“等

    着瞧.

    南瑾唇角一笑,这闺女真是好样的,够气魄,不魄是最纯正的皇空而统,这霸气劲,十足

    啊一

    在此紧张气氛下,萧绝眼里都掠过一抹笑意,这么优秀的女儿,是他的骨血,血脉相连

    的女儿,那爵间,一种血浓于水,为人父的骄傲,徒然而升。

    “风南瑾,看来暂时要休战了?’萧绝低声道,冷峻的眼光扫过手持利刃

    “不,是暂时要一同迎战.”自瑾饥声道,唇角一勾,冷如情月,情锐的眼光扫过那排黑

    衣人,暗暗琢磨着脑侮里破月阵的阵势。

    “你手无寸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别匡本王见死不救.’萧绝冷哼,这群黑衣人一看便

    知泛泛之辈,决不能用日胜的对战经验来衡量。

    “彼此彼此.’南瑾面无表清反击。

    当年谢家曾经造反,养了一群秘密死士,借着夜色掩护,时常杀害龙氏皇族之人,女帝下

    令把王族都迁入王境之内,这个阵势便是当时长老阁一名才隋高雏少人列出,派高手摆出破月

    阵守护皇族,共同抵抗谢家死士,一举歼灭,此后破月阵后人不断地改良演变,威力更胜当初

    ,南瑾萧绝稍有耳闻,不敢轻敌。

    狂风卷过,天地肃杀.

    巨大的黑色披风在夜色中猎猎生风,风帽把黑衣人大部分的窖颜都遮住,只露出一双森冷

    恐沛的眼睛,漆黑,空洞,仿若一潭无彼的黑色吃水,没有一丝涟漪,想要把人狠狠地吞噬的

    狠辣。宝剑弯刀,寒芒四射,一片杀气狰狞。

    无清站在黑衣人中间,一头银发妖烧舞动,手中弯刀直指苍育,狠狠砍下,发出一声铁血

    的命令,“杀.

    六名黑衣人身影如电,爵间散开,随着无清的弯刀横劈而下,剑气冷锐划开风南瑾和萧绝

    相靠的背,六把利刃帝动猎猎寒风,砍向他们。

    萧绝举起宝剑迎战,南瑾竹箫出袖,奋起反抗。

    锋利的宝剑直刺萧绝肩膀,他避过,另外两把弯刀如闪电般,一上一下,攻击而来,刀芒

    寒彻,陕如闪电,萧绝掌风拍向一名黑衣人,宝剑狠狠地刺入地面,身子腾起,双腿只扫一名

    黑衣人,迅速翻身,拔起宝剑,挡住从背后攻来的宝剑,还没等他喘过一口气,两把弯刀如交

    叉,浓烈的杀气只扫下盘,他大晾,借力而起,谁知三名黑衣人亦迅速变化招数,三股尖锐的

    气流,直刺萧绝,详计袖换气的机会也剥夺,萧绝身形在半空翻动,旋动一股剑气,如涟漪荡

    开,越来越大,尖锐而冷酷,三名黑衣人见状,工刻避开,萧绝稍微取得一点主动权,工刻主

    动进攻。

    南瑾白影飘动,避开宝剑刺来的危险,竹箫脱手,狠狠地击向一人的手腕,另外一黑衣人

    见状,半途换招,一道冷芒,直劈竹箫,南瑾袖口一拂,三枚流星镖狂瓤而出,逼得黑衣人不

    得小闪过,竹箫回手,他反身,手腕翻转,背对着黑衣人,玉指如钳子船掐住袖的手腕,看都

    不看,竹箫狠狠地击中黑衣人的腹部,只听得一阵闷哼,黑衣人一口鲜血口贵出,另外两人见状

    ,剑气挥动,一点都不顾黑衣人在袖护制之下,也不泊会伤到白己人,南窿脸奋一沉,手腕用

    力,举起黑衣人,狠狠地砸向他们,两人赶紧后退,那受伤的黑衣人也甚是厉害,凌空翻了个

    跟斗,亦稳稳地站回白己的方位,如没事发生一样,新一轮的攻击,随之而上。

    南瑾竹箫转动,运用得灵活白如,敏捷的身影在黑衣人之间穿校,出手诡异陕速,然,即

    便是他出手再陕,也伤不到黑衣人分毫,明明是击中他们,眨眼却消失不见,他想要再次反攻

    ,他们已经变了方位,在破月阵中,他们可仁场豆意移动身影,避汁自瑾和萧绝的致命攻击,采

    取对他们最有利的攻击方向和招数。

    默契.

    默契十足.

    破月阵是女儿,名的皇家阵势,每个在负责保卫皇宫之人白小都熟悉破月阵,就算是

    陌生人,他们也能配合白如,更别说是情风无清的且属宁下,他们交手数年,彼此之间的默契

    更是十足,都知道怎么配合,能把破月阵的威力提升到最高。

    这是攻防一体的阵形,攻时威力无穷,弯刀宝剑的光芒,由一化千,由千化万,千千万万

    道光芒如银蛇呼啸,半空成了银蛇的世界,在不停地舞动,陕速如电,虚虚幻幻,真真假假,

    银光缭绕,交织成一张密集的网,把他们两人罩住。萧绝南瑾在破月阵发动攻击时,闪得板为

    狼狈,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挨打。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铁血的杀戮似在眼前上演。

    整片天地,秋风萧索,百里肃杀.

    破月阵的防守更是坚固,不管他们从哪边攻击,阵形会工即随之而变,陕得他们都抓不住

    脉门,完美得无解可击,萧绝沉沉的剑气,南瑾冷锐的攻击,如水滴入大侮,完全被他们化解

    三对一,可六人之间,不管怎么移动,半月阵形始终没有被打乱,萧绝和南瑾想要冲破包

    围,却徒留无功。

    四周好像有一处看不透的水晶墙,阻挡他们的去路,才过半柱香的时间,萧绝南瑾冷汗淋

    太厉害了?

    他们使出浑身解数,竟然无法摧毁破月阵凤毛麟角,被他们死死地堵在中间,如困兽在挣

    扎。自瑾肃绝从未遇过如此劲敌,即便他们是以多默少,但,破月阵的威力,的确无穷,那四

    面八方而来的剑气白刃,他们必须时刻警隔,稍有不厦,就会被剑气白刃切成碎片。

    “爹’敌我双方身影懂得极陕,刀剑相碰划出零星火花,四处飞溅。

    小白心头如打鼓一般,双眸死死地瞪着一片夜色中的白影,只有他爹爹是白衣,其他人都

    是黑衣,比较好认,小白不太懂得什么破月阵,却很情楚地感到一阵恐院,他爹爹似乎处在被

    挨打的地位。

    她那位强得晾天地位鬼神的爹爹,竟然处在被挨打的地位,过去玄北也曾开玩笑说,没人

    能胜过南瑾,而小白也好期盼,要是能打败她爹,一定是很精彩的打斗,可此刻,她却笑不出

    来。

    精彩吗?是,没错,很精彩.

    可她宁愿看一场爹爹一掌打败别人的不精彩,也不要看这种原自动魄的精彩.

    “小公主,精彩吗?’情风问得有些恶意,看不出喜怒的脸,对小白却有用不尽的耐心,

    如诱哄着她。

    “我日后有能力杀无清的时候,更精彩.’小白沉声道,双眸紧紧地盯着,就泊南瑾出了

    一点意外。

    情风淡淡一笑,“小公主,好戏还在后头,破月阵的精髓.

    情风话音刚落,无清挥臂,无清身影随之跃起,足足有九丈有余,一道比六名黑衣人更冷

    锐,气势更凶猛的风刃劈向南瑾,南瑾危险避开,地面顿时被劈开,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痕,尘

    土四溅。

    本就完美的破月阵,加入了无清

    “月出天山?”一声急喝,六名黑衣人皆挥动身上的披风,身影绕着南瑾和萧绝不停地转

    动,越来越陕,他们的身边如围绕着黑色的潮水。

    萧绝和自瑾退住中间,背脊狠狠加撞在一起,皆是一片湿润,气喘叮叮,即便如此疲惫,

    他们的眼光还是锐利如斯。

    “喂,风南瑾,陕死了扮受?’萧绝低哑着声音,中气不足。

    “放心,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南瑾冷冷哼哼,声音沙哑,白玉般的脸色在月下,如

    一朵苍白的莲花。

    两人的衣服都有些破损,板其狼狈,肩膀和背部被风刃划过,浮现道道血痕,平时的风度

    翩翩,全给毁了.

    倏然,两人有些微愣,不可置信地感受地面的震动,那几名黑衣人的身影越来越浅淡,似

    看不见似的。

    轰隆隆,地地在疯狂地震动,咆哮,如无数野兽不断地奔腾跳跃,不断地怒吼,发出震碎

    九苍的巨响,明显感受到一阵地动山摇,四周的树木剧烈的摇晃,震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晾

    J自动魄。

    在无清划开的那道痕迹处,地底开始券起十奋的彼浪,翻滚而言,气势十分骇人,暴风雪

    般,疯狂地朝他们扑来,南瑾萧绝大吃一晾,飞身掠起,想要躲避滚滚而来的土浪,倏然,半

    空盖入一张日乡日气交织而成的网,把他们逼回地面。

    萧绝南瑾同时后退,而后面,似也有一堵看不见的墙,闪着冰冷的杀气,森冷地等着他们

    ,又把萧绝南瑾逼回去,前后左右,包括上面,都是死路,他们不能下地,似乎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这股土浪席卷而来,把他们扑灭.

    “爹”小白一声尖叫,“幻觉,是幻觉

    小白夹然而起的声音,又急又院,情风心头一跳,双眸危险眯起,看见自瑾肃绝兵器挥动

    的方向,他厉喝一声,“无清,小心啊.

    撕裂似的声音,如野兽悲鸣,响彻云</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