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4

_分节阅读_22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霄。

    气氛一下子绷紧。南瑾闭上眼睛,低唤一声,“守良.

    萧绝宝剑挥动,把滚滚而来的土浪当做九宫地支图,攻守良,而南瑾却袖箭出手,直射守

    坤方位。

    天府.轩辕两方合一

    袖箭出手之后,南瑾手中的竹箫稳稳在手,眼中寒芒一闪,喇一声,连人帝箫,狠狠地冲

    入这层土浪之中,直攻九宫地支的中心方位.

    两人沉闷声响,土浪消失,萧绝一剑狠狠地刺入一名黑衣人的手臂,手腕翻动,手起,剑

    落,一条手臂被他硬生生地砍下,萧绝反手,一剑劈过,眼看就要削下另一名黑衣人半个脑袋

    ,反应过来的他们,纷纷抢救,阵形大乱,南瑾的袖箭刺入一名黑衣人的心脏,已经轰然倒地

    ,而他手中的竹箫,眼看就要穿透无清的身体,却被情风射出的一把飞刀打偏了?

    无清飞身后退,厉喝一声,“退开.

    眨眼之间,修罗手段.

    六名黑衣人,一死一伤,一人失去作战能力?

    无清转身,眼光深沉地看向小白,“你怎么知道这是幻影?”

    情风眼光亦一沉,转而苦笑,无清也迅速反应过来,那妖烧的脸,喇一下,全黑了?

    从来无人可破的破月阵,竟然被人破解了?而最大的关键就是女儿国的小公主,这个阵势

    是后来人为了守护皇族而加以改良,期中的幻影,身为公主的小白,白然能看情。

    太久没人破解,他们都忽略了这盲点,在他们心目中,破月阵无人可解,多年来一直称雄

    天下,遇上破月阵,便只有送命一路,刚刚若不是小白开口点醒南瑾。他们二人也会丧命在破

    月阵之下,真是天意如此.

    虽然解了破月阵,可萧绝和南瑾的模样板为狼狈,发丝被狂风卷得略微凌乱,衣服风刃所

    破,萧绝一身黑衣,尚且看不出什么来,丽自瑾一身雪衣,明显地看出手臂和肩膀上一道道渗

    不忍睹的血痕,那凌厉的风刃即便是擦过,也是伤口,因为袖箭反扑,整条手臂都受了板大的

    伤,刚刚那一击,用尽全力,反扑也是板为恐沛的。

    鲜血飞溅入土,溅开朵朵血花,小白挣扎着要下去,“爹爹”

    他看起来脸色板为不好,小白心疼板了?

    眼眶一下子红了,眼泪在打转,狠狠地住情风身上踢一脚解气,正中腹部,情风眉心一拧

    ,这才像是孩子该有的反应.

    “爹爹扮受事.’南瑾示意她不许轻举妄动,萧绝却一肚子不爽,小白一点也不关心他,太

    不公平了?

    小白哪儿管萧绝是哪根葱,你穿得一身黑漆漆的,和她讨厌的人一个色系,她看了都讨厌

    ,南瑾一身雪衣,却是染红了,她白然是疼她爹爹去了,当然,她的心本来就偏得厉害。

    无清冷冷地扫了地上一片狼藉,萧绝南瑾皆受重伤,他却一脸情爽,更是妖烧,魅力十足

    “萧王爷,右相大人,别以为破月阵解了你们就能轻易帝走小公主,别说你们收了重伤,

    就算是一身完好,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不想死就滚。看看天色,晚了,想要帝走人,简直是痴

    人说梦.’无清冷冷地道,脸上扮受什么表清。

    自瑾肃绝对视一眼,两人都不说话,他说的是实话,破月阵是摆不了,可无清本身就是深

    不可测的对手,加上一个情风,刚刚他的飞刀打偏南瑾的竹箫,那劲道,板为深沉,自瑾沫沫

    明白,情风的身手,不在他之下。

    在这种清况下,想要靠近小白都是难事,更别说帝走小白。

    而他心底,现在才涌起一股不安,那纸条是冰月宫的人传给他的,为何冰月宫的人却还没

    有赶到?

    按道理说,他们在宫外,应该比他先到这儿,不可能现在还不见踪影啊?

    “爹爹,你走吧,不要管我了?’小白倏然出声道,孩子的脸色很不悦,挨个瞪了情风无

    清一眼,方才道:“爹爹,你不是说事成定局,就不要费心改变么?你看看这群鸟鸦,又黑又

    毒,还是有多远就避多远吧,反正情风不会杀我,等我有机会,再好好第一个个收抬他们?嗯

    ,帮你报仇.

    情风唇角勾起笑窖,好聪明的孩子.

    知道希望破灭,便退而求其次,太识时务了?

    越来越满意这位储君,萧绝脸色一动,“不行,小白”

    倏然,夜空升起一朵斑斓的烟花,南瑾萧绝纷纷回头,心里顿时一寒

    皇宫的方向

    苏苏

    回首,看见情风脸色大变,而无清淡然浅笑,南瑾萧绝背脊爬满凉意。

    苏苏,有危险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0章

    南瑾和萧绝离开之后,情风放下挣扎的小白,却动也不动地牵着她的手,她脸色板为不好

    ,瞪着无清,“你抓了我娘?”

    “属下不敢对公主不敬.’无清下淡淡应道,充分表示他的忠心,冰冷无温的眼神缓缓地

    对上情风。

    情风眼睛微微一闭,再次睁开已是一片情明,他无奈地叹息,“刚刚你是故意在拖延时间

    无清挑衅一笑,“若是没有你的帮陀,破月阵又怎么能排得起来?”

    “高.’冰冷的声音。

    “你有小公主,我有公主,很公平.

    寒风吹过,情风指尖有些凉意,即便再怎么对峙,互不利用,是他们共同的默契和原则,

    扮受想到却被打破了?

    无清,好样的.

    情风历来喜怒不见的脸依然那般平静,沉沉地看了一眼无清,牵着小白,转身便走,淡淡

    地飘出一句,“我真后晦”

    那句话没说完,无清却浑身一震,脸色喇白,眼睁睁地看着他牵着小白,帝人离开.

    月,情白得透明,浓稠如墨的天地间,一片狼藉,满目苍凉。

    无障自中倏然涌起一股难言的苦涩。

    “情风,我娘会不会有事?’小自构盛觉有些不好,着急地问道,她爹爹刚刚脸色者『变了

    ,加上无清之前那么想要杀她,小白不得不想到,她娘也面临着和她一样的危险,孩子心中非

    常担陇。

    情风沉默不语,气氛爵间冷凝.

    皇宫,浅云殿,灯火通明?

    流苏沉静地看着夹然到访的皇帝,再看看一旁端着酒的太监,很窖易就能猜出这是怎么一

    回事,电视不老是演着么?

    “我不喝.’她对死亡没什么兴趣,流苏眼光闪动着坚定的意志,双眸定定地看着皇帝,

    不再畏嗅退缩。

    “你不想知道联为何要怎么做?’皇帝的声音平淡得如空气一般,看看梳办的眼光却那般

    的复杂,隐约有种怒意。

    “如果皇上有兴趣说的话,我白然有兴趣听.’事已至此,她也不必用敬语,撕破脸的人

    再装成诚惶诚恐就显得假了.

    皇帝冷冷一哼,缓步走近她,深沉地眯起眼睛,“你什么时候知道你的身份的?”

    流苏心头一震,诧异地睁大眼睛,他心里了然,咬牙切齿,“果然,你早就知道了,很好

    ,风南瑾目两着联,萧绝也目两着联,方流苏,不.公主,你当真魅力无边,竟然让他们都背叛联。联窖不下你.

    流苏冷笑,“然后呢?想要杀我?皇上可得想情是,杀了我,对你绝无好处,我的身份萧

    绝和南瑾者『知道,我死了,女儿国会把帐算在你头上,得不偿失,据我所知,圣天的国力远远

    不如女儿国。我想你应该不会这么蠢,我来猜猜,想必皇上和龙雪梨联手了吧?真是让人刮目

    相看啊,龙雪梨想要女儿国皇位,你就将计就计,把我的尸体给她,激化龙家姐妹的矛盾,我

    姨娘就算想要为我报仇,国内也一定有一半力量反对,引起内战,皇上你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顺便煽煽风,点点火,弱化女儿国国力,好方便你一统天下吧?我真为皇上的雄心壮志感到佩

    服一

    “你很聪明?’皇帝不怒反笑,帝着那么一丝欣赏的意味看着她,和那天在风南瑾身边看

    见的女子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好似多了一点硬气。

    梳办笑得嘲讽,沉静的眼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淡然道:“不是我聪明,是你做得太明显

    一

    若不是他把她的消息透露给龙雪梨的人,此举做得并不太高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皇

    帝正想要肃情万家势力之时多了南瑾和萧绝两个变数,让他举棋不定,得知她的身份之后又通

    知龙雪梨在圣天境内的人,从一早他就盘算好了,一旦被他找到龙家的公主,便会狠狠地利用

    ,激化龙雪梨和龙浅月之间的斗争。

    这两个在女儿国呼风唤雨一生的女人,都是有名的政怡家和谋略家,出手陕狠绝,出了名

    的可泊,为了皇位之争,龙雪梨已无所不用其板,被她找到公主,不被利用成为傀儡,就是杀

    害.

    所有争清梳办只需在脑侮里转一圈便一情二楚,没什么难猜测的,她倒是意外,他不会认

    为,龙雪梨会这么窖易就上当了吧?

    “方流苏,你们三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再加上一个小白,变数更多,你是龙家的公主

    ,小白也是,本来联以为小白是南瑾的女儿,联只需要把风家一族歼灭,所以隐患因素者『被斩

    杀。可小白竟然是联的侄女,这点让联很意外,但,不会手软,因为你们母女,联已经失去南

    瑾,因你们的牵制,萧绝也多了不确定隆,联不会眼睁睁看着此事继续发展,你死了,什么问

    题者『解决了?’皇帝无清地开口,眸光无一丝温度,陈述他的工场。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