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5

_分节阅读_22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最是无清帝王家,说得不错,萧绝为你卖命十几年,我真为他感到不值,若是我猜得不

    错,小白只子截卜你出卖了吧?’流苏用尽浑身力气,才把担陇狠狠地压回心底,声音又说不出

    的口朝讽。

    被流苏奚落一顿,皇帝的脸色顿时一沉,怒瞪眼睛,浑然天成的逼人气势随之而言,他咬

    牙切齿地道:“方流苏,是你,毁了他.

    流苏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可冷地看着皇帝,“是你的野心,毁了他对你的忠心和信任

    ,相信我,小白若是被帝走,你在他心里紧存的一点地位也没了?

    皇帝眯起眼睛,脑羞成怒,双拳拽得死死的,朝旁边一直站着黑衣人领首,黑衣人走过来

    ,托盘里只坏倒满了一杯酒,在夜色中,闪着诡异的蓝色,香气迷人。

    不像是酒.

    流苏定定地看着那杯子,皇帝冷声道:“喝下去,联便会饶过风家.

    这话让梳办讥刺一笑,皇帝说的话,若是能相信,公鸡也能下蛋了,“也好啊,我们一家

    黄泉之下团圆?

    皇帝一愣,转而大怒,“站着做什么,灌下去.

    “不用你动手.’,冷晚着皇帝,神色傲然,不窖侵犯,冷笑,“我白己喝.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1章

    两道人影在狂瓤.

    一白一黑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更加诡异和陕速,夜风吹起他们的衣帝,在风中猎猎作响,

    夜风在半空凌乱飞舞,神色皆是难得一见的晾院。

    乘月狂奔,漫空危机。

    千钧一发,生死时速.

    远远便看见浅云殿的灯火,院子外站着两排侍卫,守卫森严,历来情冷的浅云殿灯火通明

    ,昏黄的琉璃宫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柔和而迷离,在他们看来,却多了一层难言的凄冷和压迫

    月过中天,色泽情明。

    越是靠近,南瑾越是有股不详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紧咬着心脏,不安地跳动,南

    瑾全身的血液似乎凝固,所有的神经,者『已麻痹,双眸死死地盯着里琉璃灯的光芒,眸光越发

    冷静。

    苏苏

    苏苏

    “王爷,相爷,皇上吩咐不许进去.’两名侍卫见他们硬闯,便要拦下。

    萧绝眸光冷硬,阴鸳地看着浅云殿,一路狂奔而来,担陇早就充斥着玉脏六腑,想要工刻

    看见苏苏的心清,已经蹦到板点,只有看见她,安安稳稳地微笑,他悬着的心,才能回到原位

    二话不说,宝剑出手,虽然狼狈,却无损他一分力量,众侍卫们哪敢和萧绝碰硬,迅速让

    开。

    浅云殿,异常的沉静。

    皇帝安静加坐在主位上,神色冷然,一身明黄的服饰,高贵得有些冷扮莫,看见萧绝和南瑾

    进来,似乎没有一点讶异,看见他们的狼狈,物在意料之中,冥冥之中,有种错觉,好似他才

    是世界的掌控者,什么者『握在掌心。

    这样的夜晚,很冷.

    寒风拂过,自瑾肃绝同时一震,背脊爬上了冷意,两双眸光紧紧地盯着地上的一滩血迹。

    光可鉴人的地板上,白土杯伴了,有些什么液体撒了出来,在地板上,还没有干,那地板

    上有一滩非常显眼对血迹。

    南窿眉心一跳,倏然闭上,把那些暗黑的风暴旋风,顿然隔离,他泊一个忍不住,逆了天

    ,一箭刺死那高高在上的身影。睿智的脑侮,有片刻的苍白,他似乎看见一名碧衣女子,卷缩

    着身子,在那摊血迹旁边抽搐,疼痛,在呼唤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来救她。

    南瑾的脸色板为苍白,他的脚下,渐渐也有少许血迹,受伤的臂膀,血液直流,一滴一滴

    地飞溅在脚下,一地妖烧绽放。

    萧绝一动不动地看着地上的血迹,如被什么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岩浆般灼热血液在血管里

    不停地奔腾,冲撞,有种狠狠地撕碎这个世界的冲动

    眸光,血气闪烁.

    “你做了什么?’南瑾平静地问,浑然天生的逼人气势缓缓地流溢出来,明明情贵无暇,

    平静如水的身影,却透出阎罗般的阴寒杀气,一身狼狈却不减一分气势。

    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可他依然不愿意相信,或许说,那些高傲压着的,对他仅存的一点

    点期待,已然破碎,此刻的南瑾,前所未有的阴冷。

    小白的消息,是他透露的。

    关心则乱,果然不假。

    调虎离山,这么简单,他者『玩腻的手段,竟然还会上当,南瑾心里嘲笑白己,当暖了聪明

    人,者『陕忘记,并不是所有人者『是傻瓜。

    “梳办昵?’萧绝紧声问道,他也猜出事清的始末,却焦次构想不明白,为了皇帝会知道

    流苏的身份,当时调查的人,者『是他的亲近心腹,这件事很陕就摆平,根本就没人知道,他最

    敬爱的大哥,竟然和外人联手,想要夺去他最珍贵的

    不仅仅是苏苏

    还有小白

    他明明知道,小白是萧家的女儿,却依然无动于衷。

    萧绝的心如泡在冰水里,有些什么东西,I噜隔地破裂,紧盯着皇帝的眼睛,深邃,还有

    “你们这么聪明,会猜不到?哼.’皇帝从主位上站起来,高高在上,一副君临天下的冷

    傲,冰冷的视线刻在他们脸上,声音有说不出的嘲讽,“你们看看你们白己,看看,为了一个

    女人,把白己弄成什么样子?狼狈不堪,简直就丢尽我朝的脸面.

    南瑾眸光一冷,第一次,对皇帝有了一种刻骨的限,过去是排斥,讨厌,不愿意接受,现

    在却是实实在在的限,一辈子,第一次,这么限一个人.

    “你杀了她?”自瑾户音平静,“龙雪梨若是知道你抓丁梳办,定然不会工刻要她的命,

    留着她,禁锢着,控制着,牵制龙浅月,不到最后不会杀害,而你,却为了引起女儿国内乱,

    不借杀害流苏,嫁祸龙雪梨.

    皇帝默认,萧绝厉喝,“大哥.

    沉重的气氛压在宫殿里,萧绝看着地上那摊血迹,很陕却冷静下来,“不可能,我们一路

    赶回来,者刚受看见有人出宫,你骗我们,你一定骗我们?

    萧绝怎么也不会相信,真会如皇帝所言,流苏已经香消玉预。

    南瑾夹然笑了,看不见流苏的尸体,他绝不承认她已经死了,他看着皇帝,第一次露出嘈

    限的表清,袖口一动,官印在手,扬手一抛,冷然道:“圣天的右相,我腻了?

    皇帝一匪,伸手接住,哈哈大笑,“风南瑾,你有本事,为了方流苏,敢公然反抗联,这

    右相你不做,谁来保住风家?”

    南瑾笑得阴冷,“你还不敢动风家,明明白白告诉你,你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就入宫?若真

    敢动风家,我会十倍奉还,万家的势力错综复杂,没有我,你根本就动不了他们,若是我一不

    小心动动手脚,哼.女儿国扮受乱之前,我先毁圣天半壁江山?

    他一直拖着万家不动,就是等这么一天.

    皇帝一怒,“那你给联的奏章?”

    南瑾眉悄一挑,笑得张狂肆意,好似天地,唯他独尊,“假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箭捍住袖的弱点,他同样能掐着他的咽喉.

    “你’皇帝怒眼而视,如刀般尖锐,南瑾不用透露太多,他便知道,他暗中动了什么

    手脚,竟然把万家收为己用?

    “若是皇上定要一个玉石俱焚的结果,我风南瑾随时奉陪.

    “你敢.

    “皇上,您气糊涂了么?我有什么不敢的?’南瑾笑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2章

    皇帝发怒了冷袖横指,双眼似要口贵出火来,他知道风南瑾张狂傲漫,却不曾料到,他会利

    用万家来对抗他,匡不得他一直压着万家不放,说要把他解决,却只是摧毁了万家几处不痛不

    痒的势力,整个偌大的万家就如泰山,纹丝不动。

    原来,早就有预谋.

    “好.好得很,联倒要看看,万世安有什么本事,能把你平安保出来,来人啊.’他话音

    刚落,在殿门的侍卫工刻冲进来,等候命令,显然皇帝也是早有预谋。

    “风南瑾默君周上,罪不可赦,打入天牢,等候发落.’皇帝冷声道,双眸紧紧的刻在风

    南瑾脸上,似乎想要看到他脸上的裂痕,却发现,依然平静如斯。

    “在进天牢前,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是皇帝,龙浅月也是皇帝,你能舍弃的,她白然也

    能舍弃,流苏即便是死了,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小白身上也有一只蝴蝶,她也是女儿国

    的继承人,情风已经把她帝回去,你的伎俩,龙浅月会看不懂么?我风南瑾教出的女儿,那是

    眶毗必报,人家欠她一分,便哭还十分,他日小白登基,你说她会不会挥兵北上?在圣天的国

    土上,挂上女儿国的大旗?’南瑾冰冷地道。

    这话如同暴风雪,向皇帝席卷而去,他脑羞成怒,大口孔道:“站着做什么,压他下去.

    “皇上,你可得想情是,这游戏一开始,我就不会喊停.’南瑾冷笑道,看着皇帝的眼光

    隐晦而复杂,果然,不期待,便不会有失落,这是他早就认情的事实,翩然转身,飘下一句,

    “你活该是孤家寡人.

    白衣胜雪,血迹妖烧,即便狼狈,却无损他情贵和气势,据傲和胸有成竹的风采,强大得

    让人不敢逼视。似乎他要去的地方,不是黑暗无光的天牢,而是要臀上九重宝培,君临天下.

    他的脚步略微停顿,双眸略微扫过那滩血迹,闪过莫名的心疼,迈步,毫不犹豫走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