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6

_分节阅读_22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殿门

    直到脚步声远去,萧绝者刚受有说一句话,仿若那个男人被打入天牢,和他毫无干系,他冷

    峻的眼光一直定定地看着皇帝,冷然问道:“皇上,连臣弟你也出卖?”

    皇帝一阵心虚,刚刚的耍狠的神色略褪,看着萧绝道:“绝,不是联要出卖你,形势所逼

    ,那个女人已经背叛你了,死了又有什么干系?”

    萧绝苦涩一笑,从安云城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进宫,出宫,搏斗,他已经好长好长之间没

    有休息了,如螺旋一样陀得小停,筋疲力尽。本来在白家兄长面前,是可仁)赦松的,如过去一

    般,他的清绪会有家人收窖,安抚。可为什么这次回来,兄弟两却如生了一层隔阂,袖在皇帝

    面前,一点也不敢放松.

    “皇上,倘若有一天,臣弟也成了你的绊脚石,是不是你也会把我情除?’萧绝淡淡地问

    着,语气很轻松,并无什么彼动。

    他和风南瑾不一样,风南瑾可以毫无顾忌地威胁他,可日肆无忌惮地反抗他,可他不行,

    也不愿一

    那是他在世人血脉相连的兄长,他怎能舍弃?

    从小到大,萧越是他的信仰啊.

    兄友弟恭,一直并无什么矛盾,政怡观点几乎一致,萧绝全心全意帮他巩固皇权。

    这种本是坚不可摧的忠诚,第一次产生了疑问。

    值得口马?

    他的大哥,无视他的幸福,把他出卖,想杀他最心爱的女人,把他的女儿无清送入他国,

    剥夺他最珍借的两个人。

    “绝,你在说什么?’皇帝厉喝,“你想要娶妻,如花美眷任你选,你还年轻,日后定会

    有孩子,何必为了方流苏和小白和联作对?方流苏是女儿国公主,你欺目两联这么多年,联统统不计较,萧绝啊,你是糊涂了吗?联至今还不能相信,你竟然敢默目两联,她是龙家后裔,小白

    也是女儿国公主,这在女儿国会扬起轩然大彼,龙雪梨和龙浅月的斗争会更激烈,我们坐山观

    虎斗便成。联有联的考量,你不必多说了,这件事没有转圈的余地.

    皇帝者,先考虑的永远是国,而不是家.

    即便知道伤了萧绝的心,皇帝也毫不犹豫,他能登基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一身冷硬,手里

    的刀,对着谁,都能砍下.

    只要挡路的都会除掉.

    “皇上,流苏她真的死了么?’萧绝沉声问道,音色平静,如三月的湖面。

    日皇帝的隆子,是会杀她口巴.

    “是.’皇帝肯定地道,脸上并无什么表清,打碎了萧绝满腔的期待。

    “尸体呢?”

    “被人帝走了.

    心如刀割,便是如此吧.

    他最亲爱的大哥,杀了他最爱的女人.

    萧绝冷峻的眼光一点点被喷怒所吞噬,“我对大哥,太失望.

    说罢转身,头也不回便走出浅云殿.

    明明有更好的法子解决,却选择这么渗烈和卑鄙的方式。

    御花园的茶香浸至飘荡,男子黑色的背影显得那么沉静和苍凉,情寂的月光,如同孤寂的

    人影,在青石小径上透出一道长长的,晦涩的背影。

    流苏,是他的一切,他爱她,已经深入骨髓,难以割舍,玉年的时间,让愁清饥淀,如浓

    香的酒,越来越甘醇,他想给她所能给的一切,他想要吓晦,想要弥补,想让这个他爱如生命

    的女子每天都开开心心地笑。

    不再有仿徨,不再有悲伤,不再有眼泪.

    他相信,他能做到,他一定会给她幸福.

    背叛,他可以不计较,变心,他也可以不在乎,只要能给他机会,流苏一定会重新爱上他

    ,他明明感觉到,那种若即若离的背后所暗含的清原。

    在知道小白是他女儿之时,那种夺回妻女,保护妻女的心清更激烈,更炽热,一家团圆的

    憧憬,更是强烈。

    娇妻幼女,本是他的.

    可如今,流苏被害,小白被帝走,并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他心里开始有些动摇,如果他没有去找流苏,如果他不是那么执着,那现在的流苏和小白

    ,还是在凤城,开开心心地生活吧?

    那个男人,把白己所不能给的幸福,毫不吝窗地给了她们。

    而他,做了什么?

    “真的做错了吗?’萧绝痛苦低喃,情寂的声音在黑暗中,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3章

    孤寂的街道,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从皇宫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此刻离天亮,只有两三

    个时辰,整个街道静俏俏的,只有情白的月色,情寂的背影。

    这么晚的天,他大可以留在皇宫过夜,无需半夜出宫,可萧绝却碎然感觉疲惫和失望,对

    皇宫,产生了一种抗拒。苏苏不明生死,小白被帝回女儿国,都是他亲哥哥在幕后指使,萧绝

    措手不及,伤心之余,更想逃离那座华丽的禁宫。

    很多年扮受有这种感觉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

    他看上去依然冷峻英挺,一表人才,天生的王者之气强大丽徉厚,举手投足都有种说不出

    的气势。然,他的眉宇间,却有深刻的枪桑,看透凡尘,却逃不开的无力和疲倦。

    当忠诚和信仰全部被打破之时,心也已支离破碎。

    这种伤口的杀伤力,决不下于清爱。

    萧绝不禁有些坏念,当初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萧绝,什么都不懂,也是一种幸运吧

    宁

    总好过,跌了一跤,受尽折磨和煎熬,被身边的人,无清地抛弃背叛,从浩浩懂懂的他到

    今天的他,一身的伤,全部护贵烂在心里阴暗的角落。这是一种不幸吧?

    萧绝也分不情除了?

    “不能这么被打垮.决不能.”月光下的萧绝倏然沉沉出声,坚定有力,且不言梳办真的

    被杀,还是一个幌子,一日不见尸首,他对不会死心,哭何沉,小白远在女儿国,龙浅月身体

    不适,还不一定能保她周全,为了小白,他也要振作,接受这个打击.

    现在,他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重如生命的人,为了她,也绝不能被打垮.

    踊姗的脚步,沉稳有力,大步流星地朝王府而去,从皇宫到王府这段距离,他迅速地消化

    这些夹如其来的打击,情晰地找到他的目标。

    一味地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只会让他更一败涂地。

    糊涂一次,便足矣.

    他若是那么窖易被打垮,就扮受有资格能活到今天.

    他回到王府的时候,萧寒正在等着他,男子的眼睛里也闪着一些莫名的清绪,过去的吊儿

    郎当都看不见了,只看见一片冷凝的沉重。

    这样的夜里,谁也睡不着.

    皇宫里的消息传得很陕,锦绣一心一意井住着宣里的动静,就算他不愿意介入这件事,也

    没有办法不让锦绣安心。

    “七哥,皇上真的把风南瑾关进天牢?’萧寒急问道。

    萧绝一脸冷峻,领首,沉声道:“我累了,想要休息,老九,你回府吧.

    他现在已经很疲惫,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他还有好多事要做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地睡一觉,养足精神。

    萧寒奇匡地看着他,据林公公的消息,方流苏已死,没道理萧绝会如此冷静啊,他都害泊

    他会不会一踞不振,却想不到他这么冷静。

    “皇上这次弄出来的烂摊子,他白己收抬,我不会再管了?’萧绝淡然地道:“过两天,

    我会启程去女儿国走一趟,圣天的事,交给你了?

    “七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寒眯起眼睛,厉声道:“风南瑾入狱,在朝野上定会引起

    一场轩然大彼,贵妃有孕,若是诞下龙子,万家就会废大哥而工太子,架空皇权,这个时候你

    怎么能弃之不顾?”

    “我怎么管?’萧绝的声音平静板了,语气掩不住的疲倦,“我对大哥,对圣天,白问无

    魄于心。十几年,已经够了,我已经把半辈子都奉献给大哥和圣天,早就厌倦了。该是为白己

    做一些事的时候,老九,七哥的一生已经有太多的遗憾,不想再继续创造更多的遗憾。你也成

    亲了,隆子也定了,圣天就交给你了,你比七哥更适合.

    萧寒心中狠狠一震,露出恐院,第一次在萧绝的脸上看见这种他说不情的清绪,像是白嘲

    ,像是痛苦,像是绝望,更像是迷茫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方流苏真的死了,而大

    哥打算随她而去?

    不可能.

    绝对不行.

    他是坚硬如铁的萧绝,在他的庇佑下,他才能无陇无虑过了半辈子,什么责匡都不用抗,

    在萧寒心里,萧绝的地位比皇帝更重。看着这样的萧绝,他心里不免一痛,皇帝这次做得太过

    分了,是口马?

    他悲喷了,气皇帝为何要如此伤他七哥的心.

    “七哥你去女儿国做什么?’萧寒问道,就算离开圣天,也不用去女儿国口阿.

    萧绝脸卜露出一抹柔意,想起女儿,心头暖如温泉,一扫刚刚的疲惫,微笑道:“萧寒,

    我有女儿了.

    语气中有说不出的满足,好似全世界都已掌握在手心。

    “什么?’萧寒被他吓了一跳,瞪大眼睛,倏然明白过来,“你说的是,风家的那个

    孩子?”萧绝点点头,高大的身子在月光下,显得很孤寂,那种暗黑的气流如有实质的网,四面八

    方围过来,压抑得让人难受,却仿若看见黎明前的一道光,压抑中的希望。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