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7

_分节阅读_22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刚刚知道,流苏给我生了个女儿,如今被帝回女儿国,你也情楚龙浅月和龙雪梨的争

    斗已经白热化,龙浅月的身体也撑不了多长时间,小白会有危险,丽梳办,大哥说杀了她,可

    我不愿意相信,或许他们母女两人,都在女儿国?

    “那你走了,圣天怎么办?’萧寒急陀道。

    萧绝苦涩一笑,“萧寒,你还不明白吗?大哥他,即使没有我,也能好好地处理好圣天所

    有的一切,不管是台面下,还是台面上.

    “七哥.’萧寒晾呼,萧绝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这次风南瑾和皇上之间的斗

    争,你好好化解,尽量小哭引起战争,圣天,交给你了?

    萧绝说罢,不顾身后瞪视的眼光,缓缓地走进梧桐苑,扑面而来的余化情香,让他烦乱的

    J自稍微安定。

    “流苏,你在哪儿呢?’萧绝眼光专注地看着墙上的画,画里的流苏,是五年前的模样,

    情冷淡扮莫,气质高雅,他把少女的神态抓得精准,一遭一笑都仿若真人,可见下笔之人对画里

    人倾注了一生的感清。

    房间里并未点灯,有些昏暗,两天不眠不休的男子眼光有神,掩不住眼彼里的深清,思念

    早如白纸上的彩笔,在他心里画满了痕迹,融入骨血,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神经。

    无论是死是活,他都要亲眼看见才行.

    不然无法说服白己,不是,只是拒绝相信罢了?

    天牢,守卫森严,外三层,里三层,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一道人影却鬼魅般地闪入天牢

    ,没有晾动任何一人。

    风南瑾的牢房在天牢的最深处,单独一间,越是最里面,阴气越重,腐气也浓,连老鼠嶂

    螂都畏嗅里头的恶劣环境,不敢涉足,墙壁上青苔蔓延,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腐朽之味,有些地

    方还血迹斑驳,看起来触目原自。

    阴风一阵阵从地底不停地吹拂而入,如地狱恶鬼们阵阵哀嚎,令人闻风丧胆。

    风南瑾盘膝做仕简陋的床上,养精蓄锐,虽然看起来很狼狈,却不减其情贵冷厉之气,眉

    间疏远,凝眸如在沉思着什么,表清平静无彼,看不出什么清绪。

    “公子.’潜入天牢的蒙面男子走到牢房前,轻唤了声,自瑾随之睁开眼睛,墨玉般的眸

    子光彩敞湘,如敛尽世间所有臀华,整个世界,仿佛只有这一抹光彩。

    流光四射.

    “南宫,事清办得如何?’南瑾的声音淡模得听不出清绪,南宫靖寒领首,沉声道:“万

    世安已经收到消息,一切都会如公子所愿,宁州.川云等地守将以为万玉相祝寿之名回京,所

    有军队化整为零上京?

    南宫靖寒,冰月宫四大堂主之一。

    南瑾领首,嗯了一声,不再语言,眼光深邃,流转着逼人的气势,不言不语,更让人害泊

    一

    “公子,你真的决定要支持万世安逼宫吗?’南宫靖寒犹豫半晌,迟疑问道。

    南瑾一笑,“我像口马?

    “挺像的?’南宫靖寒诚实回答,即便是他,也看不透,风南瑾此举目的何在,他是聪明

    人,绝不可能拿石头砸白己的脚,万世安是什么人,他们都一情二楚,又怎么会真的会助万世

    安一臂之力?

    “南宫,万事都是真假汇聚,是真,是假又何必分得太情,我不在乎过程如何,只要一个

    结局。早就警告过萧越,不要和我耍狠,他付不起这个代价,他自己想要验证一下,我就如他

    所愿,给他个教训?苏苏和小白这笔账,我哪会这么简单就算了,就算要走,本公子也要先把

    他闹得鸡犬不宁,天翻地覆再走.’南瑾不冷不热地道,唇角嗜着一抹冰冷的笑。

    这就是狂傲不羁的风南瑾.

    “公子,记得提醒我,不要得罪你.’南宫靖寒笑笑道。

    南瑾挑眉,说道:“提醒玄北和东方,注意扮莫北侮上所有来住船只,宁可错一千,不可放

    一只,把人安插进去,保护好小白?

    “是一

    南宫靖寒想了一下,问道:“少夫人?

    南瑾心一沉,眸光划过一抹心疼,淡淡地道:“生死不明,若是活着,一定在龙雪梨手里

    ,一时半活不会有危险,我的人,我白己会要回来.

    若是死了南瑾拒绝住下想,眸光冷如冰霜。

    “哎呀,公子,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夫人离开凤城,好像进京了?’南宫靖寒倏然想起什

    么,耸耸肩膀。

    南瑾脸色剧变,厉喝一声,“棍账,陕点拦住我娘,不许她靠近京城一步.

    “公子’南宫靖寒疑惑,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拦住我娘.’南瑾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4章(文字版)

    风南瑾入狱一事很陕就传遍整个京城乃至天下,他就是当朝右相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顿时

    引起轩然大彼。

    萧王和左右两相是在朝廷上一直形成三足鼎工的局面,三人各占一方天地,手握重权,

    风南瑾和萧绝虽是政敌,却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然而,因为萧王妃默上目两下,二嫁风南瑾一事,引起两人争夺不休,皇帝忍无可忍杀了方

    流苏,风南瑾下狱,萧绝罢朝。

    一夕之间,皇帝亲白砍掉白己的左膀右臂,整个朝堂,左相独大,一揽朝政。没有风南瑾

    和萧绝的辅助,皇帝一人根本就无力对抗万世安,而风南瑾一派的势力八方不动,毕竟是他帝

    出来的人,大家都有种默契,静观其变,不为他的处境担陇,对万世安急于驾驭皇权一事无动

    于衷。而这些年一直跟着萧绝的人,全部听令转给萧寒,由九王出面,牵制万世安,其效果却

    不如萧绝。

    萧绝和萧寒在处事上有个特点,萧绝喜欢看人从天堂捧下地狱的陕感,而萧寒却喜欢看人

    丛天堂捧下地狱的挣扎过程。仁)瘾博为例,若是握着丰牌,胸有成竹,这两种态度者刚受什么大

    问题,可是在没有王牌的清况下,萧绝处事果断决绝就凸显其特点,而萧寒的漫隆折腾却只会

    在暴风雨中失去先机。

    风南瑾和萧绝因为女人引起一起严重的政怡事件,大家都始料未及,而皇帝在处理方法上

    的态度更让人琢磨不透,事清发生的太陕,万世安早就做好万全准备,等待时机,白然不愿放

    过,萧寒始料未及。

    万世安姗寿为名,宁州.川云.建州.福州三地将领进京贺寿,皇帝震动?

    久经朝堂风云的百官,同时也嗅到敏感的危险信息。

    宁州.川云的守将是右相风南瑾一手提拔,这两块地方占圣天边境面积的三分之一,而宁

    州是圣天和南疆的边界,守将没有皇令不许回京,否则以军令处决。一旦宁州有变,南疆便会

    乘虚而入,整片富饶土地便会千疮百孔,这块地方,风南瑾上任一年之后便派人暗杀前任将领

    ,把白己的人提拔上去,这些年稳稳握在袖手心中,且这件事板为机密,鲜少有人知晓。

    而建州和福州是左相万世安的势力,他们借着祝寿之名回京,看似天经地义,而皇帝和萧

    寒看来,却板不寻常。

    在圣天的军事体制中,各大城他并无军队驻扎,京城有十分之一的例行守军之外,便只有

    御林军可哪动,所有的军队都分布在圣天的边境。为了防止军事有变,宁州.柳河和西域三

    大车争哭塞的军队一直是皇家军驻扎,为了平衡朝中更大势力,又不能不放权,把福州和建州

    给了万世安。

    风南瑾白从上任对军权并不上心,却也扶植了川云的将领,而现任宁州守将东方御是他早

    在卜仟少前就安插在军队中,一直为宁州副将,将军一死,他便是宁州守将,他做事向来滴水

    不漏,皇帝和萧绝根本就毫无察觉。

    即便是国寿,边境的将领没有圣旨都不许回京,哭何沉是左相做寿。人谁都看得出来,清

    势变得板为微妙,已有一触即发的危机。

    这件事的根源,便是右相和萧王的夺妻之争,却引发了不可收抬的局面。

    这是一件圣天几百年来,最大的一件丑闻。哪一朝哪一代曾经出过王爷和玉相共夺一妻的

    丑闻呢?

    方流苏不仅身败名裂,更是成为人人鄙夷的红颜祸水,若不是她,圣天国体也不会有所动

    摇.

    京城街头的普通百姓,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丑闻,各种面目都有,他们只知道看热闹,却扮受

    有感受到,京城空气中的紧绷,还有若隐若现的血腥之味。

    早朝接到密报的皇帝,脸色沉如冷冰,却不得不面帝微笑,甚至谈笑风生,板为忍耐。万

    世安却春风满面,好不得意.

    下朝之后,一回到御书房,哗啦一声,皇帝一手挥去满桌子的奏折文件,在大殿努力保持

    的笑,凝结成阴沉的恐沛,他双手撑着书桌,眸光阴寒,浑身肌肉紧绷,散发出一股令人畏嗅

    的危险力量,“风南瑾算你狠.

    “皇上’萧寒看着满地狼藉,心头一跳,第一次看见皇帝喜怒形于色,他沉声道:

    臣弟z刻让柳河西域的军队秘密上京?

    “棍账.’皇帝大怒,“不管朝中势力如何变迁,边境的军队绝对不能动,福州.建州能

    动,川云也能动,可宁州.柳河.西域这块地方能动吗?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不出三天,

    南疆女儿国全部都会知晓,柳河西域再动一人,就等同把打开国门,让人毫无忌惮地侵略抢劫

    ,你烧坏脑子了口马?’

    “那能怎么办?除了西域柳河,就剩下苏城和北陵,可这两地的驻军实</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