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8

_分节阅读_22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力只能抵抗福州和

    建州,宁州和川云的军队要怎么办?难不成要坐以特毙吗?’萧寒也急了。

    “该死的风南瑾,棍账风南瑾.’皇帝狠狠地踢了一脚坚硬的书桌,风度全失,“真想毁

    了圣天半壁江山吗?这个该死的棍蛋.

    “谁让你杀了人家妻子.’萧寒小声嘀咕,皇帝在气头上,他可不敢添油加醋,若不是他

    杀了方流苏,风南瑾会震怒到这个地步吗?连七哥也什么都不管,宁愿在王府睡大觉.

    “去打听情楚,宁州到底动了多少人马,该死的棍蛋,竟然不声不响就把宁州控制了,匡

    不得他敢和联对抗,总之,柳河和西域的兵马绝对不能动,不然到时候,南疆和女儿国肾虚而

    入,内乱外战,圣天就完了?’皇帝当机工断,冷静地分析。

    其实作为皇帝,萧越绝对是合格的,一般的皇帝,若是在这种危急的局面下,一定会调动

    柳河和西域的军队上京,保护皇权,谁会管你边境百姓的死活,先把这次隐患的内乱压下,再

    回头抗敌也成,到时候最多就是边境多受战乱之苦罢了,可他却坚持不动边境的守军,这一点

    绝对值得嘉许.

    萧寒也是逼不得已,才想到动西域和柳河的兵马,除了这两支兵马,目前已经没有兵力能

    阻止他们。

    “皇上,宁州急报.’外头飘来太监的尖细的声音,萧寒一看满地狼藉,匆陀出去接过急

    报,一边住里头一边打开,进了御书房已经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

    “宁州军三分之二的兵力化整为零上京,东方御亲白率领,而副将和其他将军却守在军中

    ?’萧寒沉声道出皇帝的担陇。

    皇帝一把抢过奏报,顿感眼前发黑,差点站不稳,啪一声狠狠地捧在地上,“棍账.

    “皇上”

    “去,苏城.凤城.徐州等地,增加关卡,军队全部化整为零上京,一发现大规模的人群

    移动,全部给联拿下.把苏城和北岭等地的军队调回京城.’皇帝想了一会儿,急陀下令,阴

    鸳地道:“万世安,这次谋反罪证确凿,不是联死,就是他亡了?

    “皇上,风南瑾怎么办?放他出来吧?’萧寒犹豫了片刻,还是建议道:“宁州和川云的

    军队恐泊只听他的指挥,你关着他,这两地军队上京无非是逼你放人,而且这个紧要关头,出

    一点差错,圣天就完了,臣弟比较害泊他和万世安联手,那”

    “用得着你说吗?’皇帝怒喝,“真是拿他无叫佘何吗?什么联手,那两人早就勾捂上了

    ?这是他亲口所说,放和不放,军队都会上京,关着,让他享受天牢几天.

    “可是皇上,扮莫北侮和赤丹河是风家的天下,风南瑾想要运人进京易如反掌,关卡只能设

    在陆路,水路我们根本就触及不到,风南瑾若是利用水路把兵马运上京城,一到赤丹河渡口,

    离京城就不远了,皇上请三邵阿.’萧寒沉声道,英俊的男子满脸都是担陇,现在不是赌气的

    时候,已是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关着.’皇帝冷冷一喝.

    萧寒愣眼,转而又道:“皇兄,提个大不敬的建议,赐给万贵妃一碗堕胎药吧.

    只要没了孩子,万世安出师无名,把谋反的罪名扣在他身上,更窖易一些,他不就是仗着

    万贵妃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如此任意妄为么?

    “别说了,萧绝早就提过了,轮得你说.’皇帝白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还有四个月才

    是产期,在此之前,把万家拔了便成,那孩子,始终是联的骨肉,无论男女,联都不会对白己

    孩子下毒手.

    萧寒沉默,果然,萧绝考虑事清总比他陕一步,既然皇帝不愿意,他也不愿意在提。

    “萧绝呢?”

    萧寒一匪,诚实回答,“在家里睡觉.

    皇帝不听还好,一听便觉得一股火气不断地住上目,“下去.

    “臣弟告退.’萧寒退出御书房,抬头看着天际,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风起青萍之末.

    天牢里那人,是这次成败的关键啊,他一句话,便能扭转局面,可是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75章

    未央宫。

    金壁辉换的未央宫鸦雀无声,旁人勿近。主殿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烁看流光溢彩的光芒,

    折射在一旁的青石上,有些森冷的感觉。未央宫的宫女们都离得远远的,眼光时不时地飘向主殿。

    “爹,妹妹还未生下孩子,这么做是不是急了点?”贵为一国之母的皇后依然艳丽无比,锐利的眼睛帝着几分担忧。

    她美则美矣,却扮受有丝毫朝气,不常笑,生活在宫廷多年,精于算计,她的眉宇间帝着浓重的权欲之气,紧抿的唇,透出寡情。

    “你懂什么?那个昏君,竟然把风南瑾打入天牢,这是天赐的良机,东方御和林峰也上京贺寿,定是风南瑾暗中示意,上次爹秘密见他的时候,听他的口气,是在皇帝和爹之间徘徊,这次皇帝把他打下天牢,无意是把他往爹这边推,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万世安道。

    皇后沉吟道:“爹,凡事不应太急躁,都忍了这么多年,何不多等几个月,若是妹妹真的生下龙儿,爹爹想做什么,女儿自然全力配合。只是......风南瑾惊才绝艳,城府似海,他比爹爹更精于谋算人心,是敌是友,根本无法判定,有的人表面是一套,背地里却是一套,似是而非,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他这么多年一直为了皇帝鞠躬尽瘁,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就决裂至此?女儿总是不放心,虽然对此人不了解,却也略有所闻,在你和萧绝同时牵制下能让他闯出一方天地,权倾朝野,岂会那么简单,我怕其中有诈!”

    后宫的争斗不亚于政坛风云,皇后这么多年都生活在漩涡之中,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嘴脸,见识过各种伪装的手段,多的是似是而非的事清,她不敢掉以轻心。

    对她们而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

    万世安抚着长须,精光一闪而过,得意道:“你以为爹爹会没查清楚就随便相信他吗?御书房里发生什么,爹知道个大慨,风南瑾当初既然有胆子娶萧王妃,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这次是皇帝失德,杀了方流苏,风苏晚又下落不明,风南瑾不发飙才怪,连萧绝也闭门不出,等于是一剑砍断两条臂膀,没见过比他更蠢的人了。方流苏让皇室蒙羞,也不至于会做得如此绝清,现在的局面,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方流苏一死,风南瑾就派人逼近王境,这是天助我也.女儿你就别担心了,御林军有一半是你掌控,到时候由你调动,里应外合,不成问题,架空皇权,等小妹生下龙儿!”

    皇后摇头,一脸沉思,“爹,你和风南瑾碰面过么?他有说什么?”

    “爹做事你放心,昨晚就见过,看他的态度,定是全力配合,一提起皇帝,他就沉下脸,看来是对皇帝彻底失望了,在御书房的时候就和皇帝对抗,说什么要毁了圣天半壁江山,他一定会全力帮助爹的。”万世安胸有成竹地道,毕竟在官场上打滚数十年,他做事也板为谨慎。

    皇后清茗一口,放下茶杯,锐利的眼光如刀般,刻在眼前的地板上,沉思不语,万世安问道,“还有什么不妥吗?”

    皇后摇摇头,笑得很古怪,“突然想起一句话!”

    “什么?”

    “成也萧何,败萧何!希望我的估计是错误的!”皇后凝眉,微微住后一靠,转而嘲讽,“真看不出来,他这样的男人竟然会不顾礼教,娶了萧王妃,弄成今天这副不可收抬的局面, 皇室蒙羞,皇帝震怒是常理之中,但是,我怎么也不明白,为何他会如此急迫,杀了方流苏,按说,他应该囚禁她们母女,牵制风南瑾才对,总觉得蹊跷,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

    “自古红颜多祸水,这话说得不假,若不是方流苏,事清怎么会这么顺利,风南瑾和皇帝也不会反目,简直是太好了!”万世安春风满面,最近朝中大半官员依附于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那种权力在握的美妙的感觉,简直是太美妙了,少了风南瑾和萧绝绑手绑脚,这便是他的天下了!

    “爹,还不是得意的时候,不要太过忘形,你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皇后淡淡地打断他的美梦。

    万世安一笑,“不是爹说你,就你最多心,这件事爹都觉得没问题,你还有什么犹豫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爹处事也是极为谨慎,只是在这件事上,急躁了些!”皇后中肯的道,不过等了这么多年才有一个机会,会心急,也在所难免。

    “要真是急,早就把他拉下来了,小妹能生下龙子,这才是要紧事!”万世安道。

    皇后一笑,“爹爹,小妹生下的孩子,我说他是男的,他便是男的!”

    “哈哈......这种事你最在行了,爹爹也不宜在后宫久留,等有详细的部署,爹会派人通知你。”

    皇后点头,万世安又不放心地回头道:“派人紧紧看着小妹,爹害怕她肚子里的孩子被人毒害!”

    “爹,在女儿的眼皮底下,不会有这种事,你放心!”

    万世安终于满意离去,皇后住后慵懒地倚着软垫,表情若有所思。

    风南瑾,萧绝......皇帝,究竟是哪儿不对呢?

    “雪儿,冰儿,进来一下!”皇后喊了一声,宫殿外的两名俏丽的宫女小步进入大殿,“陪本宫出宫”

    说罢起身,到屏风后换了一身便衣.

    御书房那边,皇后一走,皇帝便得到消息,他冷冷一笑,不难猜测,她是去见风南瑾,野心太重的女人,真的不讨人喜欢。

    “皇上,皇后私自出宫......”一名侍卫斟酌着用词,帝后不和并不是个秘密,皇后私自出宫,更是有违宫规,皇帝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用管她!”皇帝淡淡地道,“她想要去天牢,你拦也拦不住,让她去风南瑾那儿受受气!”

    出了宫门,皇后不知不觉中松了一口气,她已经太久没有出宫了,久得她都忘了,上次出来是什么时候。转身看着这堵墙,皇后心头沉沉的,她一辈子的青春和梦想,都葬送在皇宫了。

    在最美的年龄,舍弃了白己的爱清,便一直被关着,见不得阳光,慢慢地枯萎,她想,她 的心,恐怕已经被黑暗的潮水淹没了。

    “皇后娘娘!”雪儿不放心地喊了一声,皇后回过神来,“走吧!”

    “娘娘,还是做轿子吧!”冰儿建议道。

    “不用,好不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