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0

_分节阅读_23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皇上,你生平可曾做过后悔之事?”南瑾那特有的清冷音色在耳边盘旋他记得他问这句话时,是试探的语气,隐藏在冷厉眼光之后的复杂,他当时一瞥而过,并不放在心上。

    他回答之后,南瑾露出那种嘲讽的笑,当时他看来是一种挑衅,现在回想起来,却是一种悲哀的笑,他说,他活该孤家寡人!

    天啊,那孩子,从头到尾都知道?

    是有目的地接近他身边,在他身边待了数年的时间,而他却从未发觉,甚至想要毁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你的腿是怎么伤的?”

    “我娘太笨,喝了不该喝的东西!”

    这么明显的暗示,他却没有听懂,他辛辛苦苦找的儿子,原来就在身边!

    是这样吗?越是回想和南瑾之间的对话,皇帝越是心惊和振奋,那心中隐约的念头就更明显。

    一定是,一定是的!

    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一想起被他打入天牢,转身决然的南瑾,皇帝倏然觉得心口如蚂蚁在钻着,疼痛难忍,是那种倨傲的眼神,总是掩盖了他的推测。

    突然间有股惊喜冲刷着他的理智,皇帝想要大声地呼喊,感谢上苍的仁慈,不但见到爱人,还知道儿子的下落,而且如此优秀。

    他倏然一把抓起风夫人,对了福公公他们吼了一声,“都不许跟来!”

    说罢扯着风夫人疾奔龙福殿。 风夫人趔趄几步,如不是他强硬拉着,指不定就摔跤了,两人急急回了回了龙福殿...皇帝反手便把风夫人抱进怀里,喊出他魂牵梦萦的名字,“心儿,心儿......我好想你!”

    过多的情潮蜂拥而上,如暴风雪般席卷而来,风夫人只觉得头有些发胀,混乱不清,伸手想要推开他,却睁不开男子的力道。

    “皇上......”风夫人难受地低吟一声,他抱得太紧,勒的她的身子很疼,心口仿佛有一股闷气被人狠狠地掐住胸部,让她很难受。

    风夫人痛苦的低吟总算是唤醒皇帝点滴理智,他火热的眼光紧紧地盯着这张熟悉的容颜上,好似看不厌,沉稳冷锐的眼光刹那柔情似水,风夫人心里一惊,喘过一口气之后方道:“皇上,亲您放手,民妇不是秋水心!”

    淡淡的一句话,冻结了皇帝脸上的笑容。

    从天堂摔下地狱的感觉,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狠狠地,失落的情绪,冲击着他的理智,皇帝倏然厉喝,“怎么可能不是,你明明是心儿,明明就是,就是换了一个名字而已,心儿,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当年没保护好你和孩子,我错了,你想要怎么惩罚我都成,求你,别不认我,心儿,我是你的萧越啊!”

    风夫人愣了一下皇帝以为他的激动吓到她了,不由得放柔了语气,“心儿,不要怕,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不要怕我......”

    失而复得的珍宝,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也显得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深怕这么美的梦,很快就碎了。

    任何一个男人,在经历过二十年的煎熬之后,突然看见自己心爱之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都会变得小心翼翼,格外的恐惧。

    没有失去过,就不会晓得,拥有的珍贵。

    没有得到过,就不会晓得,失去的可怕。

    风夫人稳定心绪,虽然她一直柔弱,这一次却意外的坚强,清晰地道:“皇上,民妇真的不是秋水心,民妇叫秋水盈,和秋水心是双胞胎姐妹!她是我姐姐!”

    “你说什么?”皇帝如受了天大的打击,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不停地摇头,他不信,明明长得如此相似,几乎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不是心儿?

    风夫人有些于心不忍,他的姐姐的付出,算是没有白费,京城给他们两姐妹留下太多的悲伤和回忆,有她的,也有她姐姐的......

    “皇上,民妇说的是事实,是秋水心的同胞妹妹!”风夫人镇定地重复。

    皇帝似乎看见自己脑海里......

    梦,破碎的......

    声音!

    278章

    时间如凝固一般,风夫人有些不忍心看着皇帝绝望的神色,静静地站着,等着他恢复过来。

    二十多年了 难得他还记得姐姐,也不枉费姐姐一番深情,只是造化弄人罢了!

    皇帝明明很爱姐姐,姐姐也很爱她,而他们却不能走在一起。

    纵使情深,奈何缘浅!

    皇帝深深的凝视着风夫人的容颜,那五官,无一不是他所熟悉的,却也有些陌生,他以为时隔多年,变了些,原来真的不是,双生姐妹,难怪会长得这么像。

    一阵阵绝望如潮水般几乎把他灭顶,大起大落的情绪,让皇帝备受打击,脸色苍白,难以接受刚刚那么美好的一切,只是黄粱一梦,这么快就醒了!

    即便是梦,也别让这么快就破碎,他还以为,真的是心儿回来了。

    太突然的喜悦冲昏他的头脑,怎么就忘记了,若真的是心儿,又岂会嫁给别人!

    “心儿从来没提过你!”皇帝平板地道。

    秋水盈忧伤一笑,道:“当年秋水家生了双生姐妹,算命的说,双生是秋水家的祸根,会克爹克娘,爹娘怕我连累家门,从一出生就把我丢给乳娘养大。姐姐是小姐命,我是丫鬟命,我从小就在市井长大,娘亲为了养活我,离开了秋水家,去凤来酒楼当厨娘,为了让我吃好点,穿好点,她忙碌十几年,最终因劳累过世,而最讽刺的是,娘亲的病,是因为我交不出银子延误而死。她临终之前怕我一个人无依无靠,便告诉我真相。”

    “当时我刚受娘亲去世的打击,又听说自己被家人遗弃,悲愤之下我偷偷跑去秋水家。看见那气派的门庭,秋水老爷和夫人出门众星捧月,我便想到我那为了养活我没钱治病而死的娘亲,那时候很气,太年轻,做了一些对不起姐姐的事,你在狮子桥遇到差点失血过多而死的姐姐就是我做的错事。”

    声音停了一下,有些苦涩,似乎想起这些往事,对秋水盈来说,是备受折磨的一件事,她极力不想说起下面的是。

    皇帝静静地等着她的下文,她才继续开口道:“或许我天生就不是做坏事的料,那一次之后吓坏了,心想着反正我也无病无痛长大了,最多吃点苦头而已,就当作没哟亲生爹娘,没有姐姐这回事。可阴差阳错的,我当时认识冰月宫的南宫堂主,他喜欢姐姐,却把我错认,也许是和姐姐说起这件事,她便来找我,这才发现,自己还有个妹妹在人世。”

    “她经常偷偷来看我,对我很好,有好吃的,又好喝的,姐姐都不会忘记我,教我读书认字,或许是双生姐妹这的有心有灵犀,也可能是因为姐姐聪明,对我陷害她一事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虽然我不知道哪儿露出马脚,她闭嘴不提,我实在内疚,才向姐姐坦诚自己的错事,她不但没怪我,还偷偷瞒着秋水夫人和老爷变卖了首饰,帮我娘修葺坟墓,那时候我对自己说,一辈子都会对姐姐好!”

    “可是......南宫堂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弃了姐姐反而跑过来追求我,虽然我们长得一样,性子却南辕北辙,一个是云,一个是泥。那时候姐姐可能有点喜欢南宫堂主的吧,我就开始逃避他们,虽然不是我的错,却感觉自己是他们感情的侩子手,没想到姐姐却因为误会我是谦让,竟然应了你的要求,入了太子府......后来秋水家起火,她爹娘都意外死亡了,你出现的时机刚好,抚平她所有的伤口......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她刚进太子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曾经闷闷不乐,我们一个月才见一次面,每次都感觉得出她过得不开心,特别是秋水家出事的那段时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我觉得自己很愧对姐姐,她的不开心和痛苦都是我造成的,她想要弥补失去爹娘疼爱的我,所以才会成全我,可悲的是,我对南宫堂主根本就没那个意思,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好好交流过,我想为她好,她想为我好,才早成这个局面,姐姐她最无辜......即便她后来是真的爱上你。”

    “那段时间,姐姐出来见我的次数明显多了,显然是想让我分享她的快乐和幸福,一天比一天甜蜜,还有小女儿的娇态,还带来我喜欢的茶花,因为是双生,我们的喜好都一样,我以前住的院子里,满满的都是姐姐送的茶花。那时候我才真正的放心,我以为她找到自己的幸福,你便是她最大的靠山,有太子保护着,还有谁能欺负姐姐......”

    风夫人苦笑了一下,淡淡地道:“其实对秋水家来说,我是个不祥之人,这件事毕竟是家丑,姐姐不提并不奇怪!那时候她爱着你,爹娘又去世,死者已矣,何必让别人多伦是非,我也不喜欢提这些事。”

    秋水盈说的合情合理,他想要找到破绽都不成,皇帝的神色呆呆的,倏然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木钗和令牌,双手还不住的颤抖,“这是怎么回事,我给心儿的东西,为何会在你手上,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你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事无巨细,我统统要知道!”

    风夫人一怔,皇帝以为她不想说出实情,不由得大喝,“快说!”

    风夫人别他声音里的急切惊了一下,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忆这些往事,现在一想起来,风夫人就觉得遗憾、愧疚、和痛苦。

    她一直很自责,当年若不是她,或许她最爱的姐姐就不会阴差阳错进了太子府,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她会很幸福。

    可是,错误铸成,这是她心里一辈子的伤口。

    “我清楚的记得,有两个月的时间,姐姐都没有出来见我,我还以为姐姐是太幸福了,又或许太子府的规矩太严,并不太上心。可是......有一天她的侍女却传信给我,说姐姐要见我!神色有些着急和担忧,很让我担心,当时顾不得,便央求南宫堂主带我进太子府,我第一次看见俺姐姐哭了,她好像很害怕什么,让我们想办法把她救出去。当一个清傲的人放弃自尊下跪哀求,没有人能拒绝。当时你并不在京城,想要带走她还算容易,南宫部署了两天,便做好准备带走她,可是我们并没有想到,灾难来的那么突然,那一晚,太子妃给姐姐灌下一碗毒药,想要毒死她,连带着也毒死孩子。南宫就出她的时候,姐姐已经昏迷不醒,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抑制毒药,压住她体内的毒性。”

    听到这,皇帝的拳头紧紧的握紧,青筋暴跳,倏然一拳头砸在门扉上,血液四溅,风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沉迷在偌大的房间里爆发,皇帝呼吸沉重,体内如岩浆般怒火和恨意蜂拥而上,又拼命压抑着,没有全面爆发出来。他双眸微红,有怒,有心疼,当年的证据都被人销毁,他知道是太子妃做的,却又苦无对症,就算有证据,他也奈何不了他。

    他的心儿......

    “继续说!”皇帝沉声道。

    风夫人叹息,人死了,再多的愧疚都于事无补,她继续道:“姐姐出事第二天你便回来了,全城戒严,南宫利用冰月宫</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