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1

_分节阅读_23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眼线,帮我们躲过了太子府的侍卫......”

    “不可能,冰月宫是最近几年才崛起,二十几年前怎么可能会有冰月宫?”皇帝倏然发现不对劲,审查似地看着风夫人。

    风夫人摇摇头,“是,外人都以为冰月宫是最近几年才崛起,其实冰月宫是在慕云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不叫冰月宫,是慕云创立的组织,分别派他们管理风家堡的生意,当时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四大堂主都各自管理一片事业。到了南瑾的时候,才有了暗杀组织和买卖情报等生意,并且成为主要的生意,外人才知道是冰月宫。”

    风夫人道:“我们在京城住了半个月,等风声过了之后,才悄悄离开京城,去了凤城,那个时候你正忙于夺位,追查也不是很紧,南宫很快便能引开你们得注意力。姐姐身体很不好,毒药根本就没法解,只能压抑着,她的身体一天一天比一天衰弱,那么美丽的人,才半个月便瘦骨嶙峋,很是吓人,大夫说,如果继续怀着孩子,她熬不过出生的时候,就算熬到孩子足月生产,姐姐也过不了那关,毒素会影响孩子,生出来的,也可能是死婴......”

    皇帝的心很痛,是心脏被绞的痛,他根本无法想象,心儿那瘦弱的身子是如何熬着的,那孩子保不住,是意料之中吧......

    南瑾,不是他的孩子......

    一切都是他遥不可及的梦,他最终没那个福气!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即将涌出的液体,是什么呢,难道是身体里过多的水分?

    “我们去劝姐姐把孩子拿掉,那样她才有一线存活的希望。可她执意不肯,从京城到凤城,我说了很多次,每次她都沉默地抚摸着孩子,还威胁我,如果敢对孩子不利,她立刻陪着孩子去死,姐姐看似很柔,性子却是很刚烈,我自然是不敢乱来。到了凤城之后,南宫帮我们找了住处,还介绍我去风家酒楼工作,姐姐整天足不出户,我们又拒绝和别人来往,从未有人发现过我们,加上南宫引开了你们的追踪。我便安心在凤城住下,打算多攒点钱,好好的照顾姐姐和孩子。事也凑巧,慕云喜欢我,想要娶我为妻,南宫利用风家帮姐姐隐瞒行踪被他知道,我也知道瞒不住,便诚实告知。谁知道他不在意,还尽心的帮我照顾姐姐,姐姐也不想因为她而耽误了我,当时我也想着,嫁给慕云,便有能力找最好的药材给姐姐治病,风家那么有钱,慕云认识的人也多,说不定姐姐能渡过难关。于是我便答应嫁给他,姐姐知道她也许活不久了,怕孩子生出来后,若是能存活,定是名不正言不顺,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慕云便让我也假装怀孕,为了姐姐,到时候把孩子移花接木......”

    “你的意思是说,南瑾他......他是......”皇帝被抛入地狱的心情又被风夫人的话,狠狠地踹上天堂,那种大起大落的滋味,让精明的天子言语有些笨拙,俊逸的脸全亮起来,浮上莫名的光彩......

    南瑾他是......真是他的儿子吗?

    几乎是紧紧地锁着风夫人,眼光里全是期盼,若是摇头,风夫人都能想象,天子的灵魂都会裂成碎片。

    “是!”风夫人沉声道,“他是你和姐姐的儿子!”

    喜悦的心底喷射,他激动的一下子都忘了说什么,在被人狠狠推下地狱之后,阎王突然说,哦,你本该上天堂的,那种巨大的反差,心脏不好的,几乎都不能承受。

    他似乎听到喜悦在唱歌的声音......

    “那心儿呢?”狂喜过后他又一脸恐慌了,虽然已经预料到,却依然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

    “皇上你不是猜到了吗?”风夫人沉痛地道。

    皇帝手心一阵凉,风夫人悲伤地道:“有一次滑胎,差点流产,姐姐便如惊弓之鸟,动也不敢动,整整呆在床上两个月,人那么瘦,肚子却好大,还经常会踢人。姐姐很高兴,因为有动静,代表着孩子在健康的长大。中了奇毒,姐姐能活着已经是奇迹,更别说生下孩子,他是耗尽了自己的生命,来养育孩子,把生的希望留给孩子。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姐姐是拼了最后一口气,把孩子生下来,一听到孩子的哭声,便带着笑容安详里离世,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生的是双生儿,可惜的是,老大一生出来,还没来得及哭,便随姐姐一起走了,而南瑾,却是先天不足,不良于行......”

    皇帝心脏骤然停顿,绞痛般的感觉猛然重了千百倍,压得他几乎窒息。

    双生......

    而另外一个孩子却不幸夭折!

    他刚刚知道儿子的下落的喜悦,却被失去一个孩子的同,狠狠地冲掉,两个孩子,他连抱都没抱过,而心儿,他也没有保护好,他甚至那么狠心的去对待心儿拼命生下的孩子......

    天啊.......

    他都做了什么?

    不仅没有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还一味的伤害孩子,甚至曾经起过杀心......

    一想起来,他的脊背就一阵发寒。

    掩面,泪水顺着指缝滑下。

    “南瑾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他爹吗?你什么都告诉他了?”皇帝的声音都是痛苦。

    风夫人点点头,“我一直把南瑾当成亲生的孩子抚养,慕云也是,视如己出,可我始终觉得对姐姐很不公平,南瑾很小就聪颖,因为腿脚不方便,他受过比常人更多的打击,承受力也强,在他十岁那年,我变告诉他所有的事情。我想让南瑾知道,他不仅有两个疼爱他的娘亲,还有个哥哥,另外一个娘,虽然没有抱过他,见过他,却真真实实是用真个生命再爱他。”

    皇帝苦笑,也就是说,南瑾明明知道眼前的是他爹,却始终没有和他相认,他心里一定很不屑这个爹爹吧?

    是他对不起他们母子三人!

    “心儿......心儿为什么不找我,她应该知道我在找她.......”

    “是,姐姐知道你找她,可她不愿意回去,皇上,你扪心自问,当时她回去了,三个人都会没命,她说她厌倦了太子府的阴谋诡计,不想自己的孩子也过那种生活,千叮万嘱,若是她有什么闪失,就把孩子当做亲生的,一辈子都不要让他靠近京城,也别让他知道他的身世,她宁愿孩子从不知道有过她!”风夫人想起命苦的姐姐,口气有些冲了,她曾经也怨恨过他。

    皇帝三魂六魄都没了,愣愣的呆在那......

    风夫人继续道:“你后来当了皇上,派人一直查他们母子的下落,其实都是南瑾布下的假象,你查到的,都是他伪造的!”

    风夫人说道这,跪下来,磕了一头,恳求道:“民妇近日说了这么多,指向皇上能放了南瑾,他就算不敬,请你看在姐姐的份上,别伤害他!”

    皇帝愣楞的看着地下的风夫人,神色空洞,“我都对你们做了什么?真是......”

    罪不可恕!

    心头一股血气翻涌,事隔二十多年,终于知道当年的真相,而他一直对风家,对南瑾,都做了一些不可饶恕的事,皇帝百感交集,痛不欲生,那种悔恨的心情,无人能明。是一种交集了许许多多的复杂情绪。

    天牢!

    皇后看着南瑾,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惊采绝艳的右相,震惊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为何皇帝这么宠信他。

    南瑾为官数年,却极少露面,他的防护措施又做的极好,皇后深局皇宫,自然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天牢怨气凝重,皇后乃是万金之躯,小心沾染不祥之气!”南瑾眸光淡然,面无表情的吐出一句话。

    皇后会出现在此,出乎南瑾之料,不过她的目的他却非常了解。万世安虽然老谋深算,非常狡猾,却远远不如眼前的皇后来的有震撼力,不愧是一朝之后,尽管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却始终没有人能抓到把柄,谨慎是她最主要的处事原则,比起万世安,这个女人更让人忌惮。

    万家的能在这一代达到鼎盛,她功不可没。

    “右相大人,宠臣和罪犯的落差,感觉如何?”皇后冷淡地问道,面对牢房里那么狼狈却洁白的身影,她不敢掉以轻心。

    这个男人,在圣天的经济和政治搜站着非比寻常的地位,微微动摇足以动其国本。

    “没什么感觉!”南瑾冷然道,静坐着,眉眼里却有种不可亵渎的倨傲和清贵,气势凌人,不敢逼视。

    皇后见惯大风大浪,也忍不住为他喝彩,她安静的看着风南瑾,淡淡地开口,“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此言不假,右相大人这么受皇帝宠爱的大臣也会被下狱,真让本宫意外。不过右相大人的放荡不羁,无视道德伦理,也叫本宫刮目相看!”

    “皇后娘娘,您大驾光临,就为了说这些无聊的话吗?”南瑾冷讽地勾起唇角,眼光掠过一抹不为人知的阴狠。

    “怎么会无聊的话呢?”皇后皮笑肉不笑,“人生在世,十有八九,都在说无聊的话,虚伪的,谦卑的,傲慢的,挑衅的,空洞的......都是无聊的话。”

    “恕罪臣愚钝,不太明白娘娘话里的意思!”

    “右相大人聪明绝顶,又岂会不知本宫话里是何意思,你太拐弯抹角就太假了!”

    南瑾哼了一声,倨傲的眼神寒气逼人,“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皇后并不生气,微微摇摇头,“皇上能容忍你这么多年,真实奇迹,看来右相大人这张脸占了不少好处!”

    南瑾风轻云淡,冷冷勾唇,“皇后也觉得臣长得很赏心悦目么?呵呵,真是罪臣的荣幸啊!”

    皇后眸光一沉,略见阴鸷,早知他的厉害,却没想到是如此难缠的人物。

    “风南瑾,你在不惊动本宫和皇上之下控制整个宁州,本宫对你实在刮目相看,但是,本宫不指望你能帮忙,希望你撤回宁州和川云的军队!”皇后开门见,语气决绝,极为霸道和沉稳,足以表达她的决心。

    南瑾眉梢一挑,掠过寒峭的嘲笑,“皇后娘娘,您忘记了,我是戴罪之身,深陷天牢,想要发号施令,恐怕很困难,不好意思,皇后娘娘的懿旨,罪臣不能照办!”

    皇后冷笑,“这种事对右相大人而言,不算难事!”

    “那是皇后娘娘太高看罪臣,罪臣没那个本事!”

    “右相大人谦虚了,在宫里和皇上周旋的时候就安排好左相这枚棋,大人神机妙算让本宫佩服!”

    “皇后娘娘多心了,罪臣和左相大人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本身也是相互利用关系,倒是娘娘的疑心,着实让人为难。”

    “我们不需要你的相互利用关系!”

    “请把那个们字去掉,您不需要,左相大人需要!”

    “右相大人,这么说,你是执意要和本宫作对?”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