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2

_分节阅读_23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皇后娘娘,听左相大人的意思,并无撤军之意,这是皇后的命令,还是左相的命令,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您现在姓萧,万家的事,左相大人做主才是!”

    “右相大人,万家的事,本宫永远有权做主!”

    “那抱歉了,无能为力!”

    “本宫现在就能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将你秘密处决!”皇后声音顿然一沉,两人都是难缠的人物,一对碰上,难免杀气涌动。

    “图谋不轨,哈哈哈......”南瑾发出一声猖狂的笑,“皇后娘娘真爱说笑,罪臣若是图谋不轨,还会在天牢吗?”

    “这么说是承认了?”皇后沉下声音。

    “承认什么?承认皇后娘娘你秘密处决人的手段高,还是承认罪臣图谋不轨?好奇怪,这两样世人皆知,用的着我承认吗?不是公开的秘密吗?”南瑾神色极为困惑,清凉的送出两声冷笑。

    皇后气的血液差点逆流,她冷冷一笑,勾起唇角,“右相大人,风家堡上下多少口人命?”

    图穷,匕首现!

    风南瑾嘲讽冷笑,“你们夫妻威胁人的时候,能不能换个说法?老是提醒风家堡有多少口,真是奇怪,我是风家堡的主人,连家里有多少口人都不知道吗?为何你们都迫不及待的提醒呢,那换个说法,万家有几口人,这恐怕是风家堡几十倍吧?”

    “风南瑾!”恍惚风度大失......

    “皇后娘娘不说,还真的忘记了,您还欠着罪臣两条人命,恩,这么说起来,罪臣当初还是特意为了皇后娘娘才会当上圣天的右相!”南瑾面无表情地吐出让人震惊的话。

    特别是最后那句,明明是那么暧昧的话,却让皇后背脊发凉,“你什么意思?本宫什么时候欠过你人命?”

    南瑾冷笑,“皇后贵人事忙,这么多年前的事,自然不记得。皇后,你知道报复仇人最痛快的方式是什么么?”

    皇后沉默不语,风南瑾笑了,说道:“报复仇人最痛快的方法不是要她死,若是把她最心爱的东西抢过来,然后在她面前狠狠地摔碎。皇后,你最心爱的是什么?”

    皇后一阵毛骨悚然,猝然厉喝,“住口!”

    “怕了?”南瑾不咸不淡地道:“皇后心理真实脆弱,开个玩笑就承受不住!”

    皇后愣了愣,气的几乎吐血,从进来到现在,出了刚开始,后面她都被南瑾牵着鼻子走,这对一切掌控在手的皇后,始终不好的预感。

    “宁州和川云的军队,撤回去,这是本宫最后一次警告你,你的妻子和女儿一被杀,一失踪,都是皇帝做的好事,以你的性格,不会还偏帮着他,既然如此,那就让军队滚回去,不要上京添乱!”皇后冷声警告,像是最后的通牒。

    南瑾直笑不语,直到皇后拂袖离开,他才喃喃自语,“机关算尽太聪明!”

    胜负只在眨眼之间,提前暴露自己的实力,只会让对手更加防备,死得更惨!

    南瑾闭着眼,养精蓄锐,耳尖的又听见牢门打开的声音,唇角冷笑,眼睛微微睁开,一看来人又闭上眼睛,他笑得更薄凉,今天天牢可真热闹,全天下最尊贵的两位人物接踵而来,真实够.......

    烦人的!

    刚刚听到南宫靖寒的暗示声,可是会传递什么信息给他,没想到才赶走皇后,皇帝就到了!

    “南瑾......”皇帝痛苦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那种夹着悔恨和期盼的声音,让南瑾心里咯噔一下......

    大白天,发生么疯?

    固执的闭着眼睛,不加理会,灵活的脑子却不断设想所有的可能性......就被一句话震得睁大眼睛......

    “我的孩子......”

    “谁是你的孩子?”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截断他的话,南瑾脸色阴沉。

    该死的,靖寒没拦住他娘!

    “南瑾......不要这样,我不知道......”皇帝显然手足无措,那种意气风发全不见了,变得小心翼翼,甚至有些讨好的味道。

    “有句话说,不知者无罪,所以我不恨你!”南瑾冷然地道,一眼扫过皇帝痛苦的脸,并无太多感触,他已经过了需要爹疼的年龄。

    皇帝一愣,伸手想碰触他的脸,南瑾噌一声从床上站起来,好似瘟疫般,躲得远远的,他对人体接触反感,除非是他能接受的人。

    皇帝一愣,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天牢的阴风不停地吹着,划过掌心,只留下悔恨的痕迹。

    皇帝深深地明白,南瑾很恨他,是啊,若是他,也会恨的!

    “对不起!......你能原谅父皇吗?......你能不能.......”

    “皇上,我很累,若是没什么事,请你离开!”南瑾冷淡地打断他的话,故意不去看他那张悔恨的脸。

    他现在悔恨有什么用,母亲和哥哥的命,不是他悔恨就能挽回的,若不是当年他的不信任,伤透母亲的心,母亲也不会被人暗算,受尽折磨而死,还有哥哥,岂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南瑾,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娘和你们兄弟,请你给我个补偿的机会,父皇找了你二十多年,从来没忘记过你们母子!”皇帝痛苦的说,被亲身儿子排斥和抵抗的痛苦充斥五脏六腑,狠狠地撕扯着他的心。

    南瑾冷笑,无动于衷,“皇上您说笑了吧?母亲和哥哥已经死了,你要补偿就下去,至于我,免了,不需要!”

    他说的极为无情,那种潜移默化的排斥在身份赤裸裸地爆发之时,也随着爆发。

    他的痛苦,与他无关!

    皇帝被他刺得脸色一白,慌忙解释道:“我没有杀流苏,真的,没杀她!”

    南瑾哼了一声,这件事本就在他掌控之中,否则他怎么可能这么平静的呆在天牢,早就翻天了!

    见南瑾不说话,皇帝以为流苏的事情总算是能挽回一下,匆忙解释道:“女儿国的人给她喝下一种药,应该是毒药的,不会致命,只是被带走了!”

    其实他是动了杀心,不过临时被人拦下了,不过这个自然不能和南瑾说。

    “那又如何?”南瑾淡淡地反问,“根本不关流苏的是,你想做什么?公开我的身份吗?皇上,请问一声,你不跪皇室的尊严了吗?”

    皇帝一愣,这才意识到什么,猛然睁大眼睛,他太过高兴,都忘记了这层关系,叔叔和侄子同娶一人,比说圣天皇室没有过,连历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若是公开他的身份,这件丑闻只会越发厉害,贻笑大方。

    南瑾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皇上也无需为难,就当作没这件事便是!”

    “当然不行,你是朕的儿子,是我朝的皇储!”

    “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

    皇上闻言一窒,强硬地道:“不管你成不承认,你血液里始终有我一半的血,你是萧家血脉,你姓萧,这点永远不变!”

    这个儿子这么优秀,江山若是交给他手里,一定能达到鼎盛。

    可惜,南瑾不买账,“可是怎么办呢?我觉得风南瑾比萧南瑾更好听,没有改名的必要!”

    “南瑾......”皇帝低呼,发怒也不是,责怪也不是,只觉得悲伤,他看不见南瑾态度有半点的软化。

    “你当初当右相,单单就是为了报仇和保护风家吗?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是想要亲近父皇的意思么,我才是你血脉相连的爹爹啊!”

    南瑾淡淡一笑,“血脉相连?哼,母亲怀着我们被人下毒的时候你子啊哪儿?母亲生我们死亡的时候你在哪儿?我儿时受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儿?我成长的所需陪伴的时候你在哪儿?这些时候,在我们身边的都是娘和爹,你好意思和我提血脉相连,这些东西对我而言不重要。小白虽不是我亲生,却胜似亲生,谁在乎这点关系?愚蠢的人下回苛求这么多!”

    “我不是三岁,五岁的风南瑾,不需要你什么补偿。你要忏悔,你要补偿,那是你家的事,与我无关!”

    皇帝面色痛苦,“我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吗?之前还好好的,一定是方流苏的事,我帮你把她带回来好不好,我马上......”

    “不用了!”南瑾淡淡的打断他的话,“你应该感谢流苏,是她,我才放下所有的恩怨,圣天容不下流苏,就让她回女儿国!”

    “那你呢?”皇帝心里一顿......

    南瑾眼光柔情一闪,“她在哪儿,我便在哪儿!”

    “你疯了,为了方流苏,你宁愿放弃这儿所有的一切,风家的根基也在圣天!你也是圣天的皇子,怎么能抛下所有去女儿国!”

    “倾尽一切又如何,站在顶端,无人能分享喜悦和成功,要来何用?”南瑾淡然答道。

    “方流苏到底有什么好,能让你这么做?”皇帝看起来很痛心,南瑾的决心无人能动摇。

    南瑾微笑,“她没什么好,就是无人能取代!”

    279

    天启十四年五月初十,王境外十座城池内,去京城必经的路上增设关卡,主要包括苏城、凤城、徐州......各个赤丹河沿途几个重要的城镇,水路强制戒严,尽量拖延军队上京的时间。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宁州和川云的军队有风家船运的掩护,想要混进京城易如反掌,而南瑾让川云的军队从水路走,而宁州的军队却从北部的祁山山脉绕过圣天主要的城池,只取京城!

    这是一个人烟罕至的山脉,从未有军队能涉足,听闻不少猎物进入丛林打猎,绝大部分人都当了野兽的盘中餐。祁山山脉地势险要,连绵数千里,这一带是巨大的黑暗从林区,其中有几段区域即便是野兽都不想涉足的危险地带,从未有军队从祁山山脉而走。作战也是远离这里,避开不熟悉的环境,免得被环境所牵制,而南瑾偏偏选了这条危险地道路。

    宁川的地势和祁山山脉有惊人的想象,地形和丛林的分布,都是宁川军队多熟悉的,他们长年在宁川作战,经验非常丰富,懂得怎么避开丛林的危险区域,且能迅速地找到丛林小径,快速前进。

    军队从宁川城就开始陆续避开人群,进去祁山山脉会和,他们用粗糙的布条把马蹄裹着,每个人带上足够的干粮,弓弩等。大规模的军队在祁山移动,借着丛林的掩护,根本就没人能发现他们的行踪,这一代也没什么村庄,东方御查过祁山山脉沿途的城镇,在无人的地方,日夜兼程,再有人的地方,采用昼夜颠倒的行军做法,避开人群,这样的大规模军队移动,竟然没有惊动所属的州府,一路畅通无阻!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