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3

_分节阅读_23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而川云的军队故意从水上走,目的就是掩人耳目,声东击西,相对而言,宁州才是主力军,是圣天最强大的一直军队,在东方御手上,百战百胜,创造了无一败绩的神话!

    南瑾大胆的采用了丛林计划,他考虑周详,且适应宁州军作战。在战术的思考上,南瑾并不是全才,他最大的弱点便是从未上过战场指挥战役,所有的理论都是纸上谈兵。在确定行军路程之前,他曾秘密派人问过东方御的意见,得到他肯定回答,南瑾这才定下周密的计划,分两路让他们顺利进京,一是化整为零,一事整队上移。

    福州、建州的军队也有万世安打点,所有的关卡都派来耳目,让这两地的军队能顺利前进,并非所有的关卡万世安都能一手掌控,他知道自己的军队会以什么样的方法进京,人马在那边更集中,他的重点便放在十几处关卡上。可以想象得出,在发现不对之时,万世安采取的办法便是杀人灭口,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他能只手遮天,又有何惧?

    沿途的知府,州官等,都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的紧绷之气,抬头,也是风平浪静。碧蓝的天空,云朵一朵又一朵向京城飘去。

    而早朝的气氛更是古怪!

    皇帝这阵子变得很暴躁,经常乱发脾气,御书房有个伺候笔墨的小太监不小心在他手上溅了一点点墨水就被拉出去打得半死,经常能听到他焦躁的声音从龙福殿里传出。

    龙福殿的太监宫女如临大敌,小心翼翼伺候着,就怕稍有不满之处便让皇帝苛责,轻者受点皮肉之苦,重则有可能失去性命,谁敢大意?

    早朝的时候,皇帝的精神不比从前,阴沉的脸更显得出他的眼底的青黛,是那么明显,他在朝堂上变得沉默寡言,偶尔还会闪神,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右相和萧王一个在天牢,一个闭门不出,朝廷上的气氛更变得紧绷了。

    一触即发!

    皇帝的反常无不给他们透露出一个讯息,他在为了左相大人而烦忧,担心这次的混乱会动摇圣天国体,却又找不到好的法子去防御。

    没有风南瑾和萧绝这两个惊才绝艳的人,单靠皇帝不能和万氏一族对抗,那些原本在中间,还没有选定风向的官员们嗅到一股不妙的味道。有的人悄悄地动摇了,偏向万世安。

    此等状况下,人家又怎么会相信,皇帝有实力把万家扳倒呢?

    相比于皇帝的沉闷和焦躁,万世安如双喜临门,春风得意,期间不停地宴请同僚,万家夜夜笙歌,享受奢华。

    鲜明的对比,只要有心人,便能瞧着端倪。

    萧寒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阴沉,邪气的眼光总会露出令人脊骨发寒的阴鸷,对万世安的挑衅,极力忍耐着。

    情势随风倒!

    除了保皇派的人马,朝中大部分的官员都选择依附万世安,皇室的势力一天不如一天,岌岌可危!

    未央宫里,这个一生都在算计和阴谋中度过的女子,正以一种很犀利的眼光分析着朝中的局势,眼光里闪着疑惑和安静。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

    越是微妙的局势,却是要以沉静的心,睿智的头脑,犀利的视角去分析和琢磨。如毒蛇般,冰冷,毫无感情,才能冷静下来分析,事物绝非只有一面,人太渺茫,肉眼能看见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相。

    皇后是个及其聪明的女人,在权于中打滚了这么多年,她自有应对危机的一套方法!

    而万世安却不以为意,猖狂笑道:“女儿,放心,这江山很快就是我们的了!”

    因为不是皇族血液,圆不了皇帝梦,起码,他能控制皇帝,是圣天最实质的皇帝,做了几十年的梦,眼看就要近了,不管多谨慎的人,都有些得意忘形!

    皇后冷喝,“爹,找我的话去做,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多花点心思,对我们没坏处!”

    她建议万世安吧军队分成两批靠近京城,倘若真的有变,其他一队也能及时增援,而万世安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得以笑道:“还能有什么事?北岭和苏城的军队即便全部调回京城,也保不住京城,女儿,你还在担心风南瑾吗?根据探子传来的消息,他的人马果真水路上走,也不见林峰和别人北岭苏城的守将联系,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就等着爹的好消息就成!”

    “宁州的军队呢,也是水上走吗?”皇后冷静的问道。

    万世安点头,“水上是风南瑾的天下,走水路最安全,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傻走陆路,风南瑾再怎么惊才绝艳,也比不过万家根基雄厚,每个地方都有我们的人,陆路可一点都不适合他走!”

    皇后嗯了一声,“爹,照我的话去做,御林军方面,我会做好准备,你只要能让他妥协,架空皇权道妹妹生产,便可高枕无忧。”

    万世安摆手,“这我知道,你放心!”

    “爹,此次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作战,而是逼宫,若不到逼不得已,别伤害无辜百姓!”皇后顿了顿,她自然不是有什么悲天悯人之心,略微思考便说道:“此事若是成功,在百姓心目中万家也是故意谋反,在这时候决不能激起民愤,不仅如此,还要善于处理这层关系,反正是一群愚昧无知的百姓,爹爹,你让哥哥想办法,切记!”皇后沉声交代!

    “知道了!”万世安摇摇头,便出宫去!

    皇后沉默了下,抚抚自己微疼的额头,领着人,便去看万贵妃!

    刚进宫门便发现福公公等人也在,皇后眉心一拧,脚步不由得也快了......

    “皇后驾到!”随着通报的声音,皇后急急入了大殿,看见皇帝和万贵妃下棋,她妹妹还安然无恙,皇后就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调整过于紧张的脸部表情。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皇后中规中矩的行了一礼,心中暗忖着,他来此所为何事?凭良心说,皇上对万贵妃极好,虽然大家都是带着面具演戏,可是他演的很逼真。如今那孩子是他的威胁,也是万家的掌中宝,不能有半点闪失。

    “免了!”皇帝淡淡的应了一字,落子,胜负已分。

    万贵妃挺着肚子,拉过皇后,笑得甜蜜,“姐姐,你来帮我下一局,皇上都赢了我三盘了!”

    万贵妃笑得天真无伪,皇帝讨厌皇后,人尽皆知,为了讨的皇帝欢心,巩固势力,万世安便把另一个女儿也送过来,且特意选了心思单纯的万贵妃,她很纯良,并无城府,万世安便是看中这点,宫中有个聪明玲珑的女儿就够了,无需多加一个。万贵妃的任务是讨的皇上欢心,万家的事,皇后和万世安根本就没和她说,她是一眼就能看透的人,心里藏着点什么,怎么可能瞒得住皇帝。

    皇后拍拍妹妹的脸,看向皇帝的时候,眼光已经冷了一寸,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过来找万贵妃,他若是不想见她,避开这个时间就成,难道是故意等她?

    “下棋就不了,既然皇后来了,那就让皇后陪你,朕有事便先走了!”皇帝不慌不忙的地从暖塌下来,倏然想起什么,勾起唇角,“皇后刚刚形色匆匆,好似很慌张,发生什么了?”

    眼光有意无意扫过万贵妃,皇后冷冷抿嘴,不去看妹妹好奇的脸色,恭敬有礼地道:“谢谢皇帝关心,臣妾没事!”

    皇帝嗯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大步流星地走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皇后心头一沉,转头瞪万贵妃一眼,转而叹息,扶着她坐下,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她的身子显得笨重,却开心的拉着皇后说着怀孕打得趣事,时而吐苦水,皇后只是淡淡地听着,没有打断她,直到她说完了,皇后才轻声问道:“皇上来多久了?”

    “一个时辰左右,他说他今天处理完国事,顺便过来看看我!”万贵妃甜蜜的说道,一脸幸福。

    傻妹妹,你的一片痴心最终只会付之流水!

    在那些孤独心酸的岁月,她也是喜欢皇帝,在他身为太子的时候,就很喜欢,又不情愿到冷淡,有冷淡道爱上,那是虎虽然是逼不得已嫁给他,皇帝对她还算是好的,然,从秋水心失踪后,他便开始讨厌她,甚至是憎恨她。

    早就明白他们没有结果,所以她早早就管住蠢蠢欲动的心,不让那羞涩的,难堪的感情浮出水面,她本就如蛇,季度的冷静,极度的冰冷,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中。

    即便是感情!

    “他和你说什么了?”皇后问道。

    万贵妃摇摇头,诚实地道:“皇上没说什么,就是找我下棋,姐姐,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好沉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皇后双眸紧盯着她,然后问道:“没事,昨晚睡不太好而已,小妹,皇帝有提过孩子,或者爹什么吗?”

    万贵妃歪着头,想了一想,裂开灿烂的笑容,道:“皇上问我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说喜欢女孩,可姐姐不是说过,我一定会生男孩吗?”

    “你这话也和皇上说了?”皇后倏然沉下声音。

    万贵妃点点头,忐忑的看着皇后,小声问道:“姐姐,我说错话了吗?”

    皇后看了她一眼,心底叹息,“没有,还有呢?”

    万贵妃见她没有生气的迹象,这才放心,继续道:“皇上问我,爹最近有没有来看我,有没有说过什么,剩下的就没有说什么了!”

    皇后颔首,万贵妃突然惊呼一声,捂着肚子,皇后心一跳,“怎么了?”

    万贵妃笑容满面,“孩子踢我!”

    皇后眉心舒展,摇摇头,又和万贵妃说了几句闲话,这才会未央宫。

    半路便看见皇上在茶话凉亭,默默的欣赏着盛开的茶花,皇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倒是长情,这么多年了,竟然对秋水念念不忘,哼!

    皇后走了过去,福公公通报,皇帝见她进来,也不惊讶,从万贵妃那回未央宫要经过这个御花园。

    “茶话开的好看吗?”皇帝噙着柔软的笑,虽是再说话,却没哟看着皇后,思念着秋水心,好似那心爱的人儿就在茶话中翩翩起舞。

    “好看是好看,可惜好景不长!”皇后淡然的陈述,她才没那么心思陪着他一起睹物思人。

    “好景不长......呵呵,若是小心呵护着,岂会怕好景不长,秋冬亦能绚丽开放!”

    “皇上公务繁忙,今儿个怎么会有时间去看妹妹?”皇后漫不经心的问道。

    皇帝最近看似憔悴很多,脸色疲惫,时而恍惚,除了早朝都把自己关在御书房,突然起了兴趣看万贵妃,她不得不提防。皇后琢磨着,兴许眼前的皇帝已经动了杀心,想要杀害万贵妃肚子里的孩子,若是她,也会那样做,永绝后患。

    “朕不能去看万贵妃吗?皇后!”那声皇后叫得十分讽刺,皇后的脸一下子就沉了。

    皇帝冷笑,偏头,

    定定的看着她,开门见山的问道:“为何但年那般容不下心儿?皇后,看着满园的茶花,你做过噩梦吗?”

    阳光泄进凉亭,皇后一身华服如被镀上一层金光,脸色苍白如纸,这是皇帝第一次主动挑起二十多年的往事。

    她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能如此问,便只会做了一个打算,不是他死,就是万家亡!

    “臣妾不知道皇上再说什么!”皇后镇定道,什么大风大浪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