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4

_分节阅读_23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没见过,还不至于乱来阵脚!

    “不知道朕在说什么?那就当朕在说梦话,啊,皇后,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朕找到心儿生下的孩子了,真的是男孩,非常优秀,不但哟治国的才干,也有治国的胸怀,朕的皇后,你在为朕高兴吗?”皇帝笑笑问道。

    皇后微笑,恭敬地行了一礼,声音平静无波,“臣妾恭贺皇上父子团聚!”

    皇帝冷笑,这声父子团聚听的他心火顿起,如烧红的铁块,一股脑儿的熨烫他的胸膛,看着皇后的眼光顿时变得很冷。若不是她,心儿不会死,两个孩子也能呼风唤雨般长大,南瑾也不会受尽腿疾折磨。

    拳头握紧,他隐忍着,冷冷一笑,“多谢皇后,朕会记得皇后这声恭贺!”

    说罢,起身,拂袖离开!

    直到皇帝离开御花园,皇后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像是腿软。她的贴身宫女眼明手快,立刻冲进来扶着她。皇后一手撑着石桌,费力的坐下,她如被人泡在海水里,浑身冰冷,颤抖不停。

    皇帝说他找到人了?

    这么多年过去,竟然真让他找到了?

    秋水心,连老天都帮着你吗?喝了那种毒药,孩子竟然还能平安无事,尖细的指甲几欲刺入石桌,巨大的愤怒和不甘暴风雪般,疯狂卷来,皇后几十年来的完美的面具,差点被揭开,露出憎恨的面容。

    很快的,她便镇定下来,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是皇帝故意在扰乱视听,她亲眼看见秋水心喝下毒药,那种情况下,孩子不可能保得住,一定是皇帝故意扰乱视听......

    而且该死的,他成功了!

    皇后并非是恐惧,措手不及的消息让她只能想到一点,那孩子若真的如他所言,很优秀,那就算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又能怎样?万贵妃真的生下男孩,又能怎样?

    皇后仓惶的摇头,眸光倏然锐利起来,又恢复了冷静如蛇的皇后,敏锐的分析,皇帝不会这么敏感的时候告诉她孩子的事情,真实度并不高。

    如玉轻车熟路地潜入王府,避开巡逻的侍卫,进来梧桐苑,粗鲁的推开大门,萧绝一愣,从书桌抬起头来,看见是她,眉心下意识一拧,厉喝:“滚!”

    低头有奋笔疾书,似在写着什么。

    如玉环胸,妖孽般的笑浮起,嚣张地道:“我有不是你手下,凭什么你叫我滚我就滚,萧王爷,不是说要去女儿国吗?怎么几天了也不见动静?”

    “关你什么事?”萧绝冷哼,吹干了纸张,放进信封里,往外喊了一声,“林俊!”

    林俊匆匆进内,当门口的如玉是隐形的,笔直的走到萧绝面前接过密函,不用他吩咐,便又出去了!

    如玉耸耸肩膀,朝着萧绝勾勾手指,那神色,活似勾引良家妇男的妖精,萧绝瞪她一眼,“你当你在勾小狗吗?”

    说罢,一屁股便坐下;来,伸手拿过另一封书函,仔细批阅。如玉倚着门,笑得像朵花,“这只狗也够大的,王爷,说真的,我要是养脾气这么差的狗,早就炖狗肉了!”

    “说够了就滚!”萧绝冷声下了逐客令!

    如玉扬手一抛,一份书信便凌空而起,萧绝敏捷的接着,撕开,扫了一眼,深深的凝眉,“祁山山脉?”

    抬头看如玉,沉声道:“消息准确?”

    如玉笑的春花灿烂,“你可以不信啊,反正我骗你又不是一次两次,哎,果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王爷,你的承受能力真差!”

    切,南瑾故意让她透露的,真假她就不知道了,反正不是她负责的范围。

    萧绝心头火气,抓起桌上一本书,奋力扔过去,“滚!”

    如玉接着书,又扔回来,笑的更欢了,“王爷,不带这么绝情的吧,利用完了就丢一边,小心天打雷劈啊你!”

    “你第一天认识我妈?还有,天大雷劈之前也会先劈死你这妖孽!”萧绝伸手把地图拿过来,在桌上摊开,这是王境之内的地图,城池、山川、河流等都详细罗列,一目了然。

    如玉差异地挑挑眉,眼光四射,看一眼抬头研究地图的萧绝,她啧啧摇头,“我说王爷,你现在学会相信人了?真实奇迹啊,刚刚不是还在怀疑真假吗?小心有诈哦,你要知道,你要是被骗了,可别来怨我,我可不想当窦娥!不过,本姑娘可以提供宽大的怀抱,帮你擦眼泪!”

    “救你废话多!”萧绝重重一哼,埋头苦干状,也不忘开口,“我要是被骗了,你就自己看着路,有多远跑多远!”

    “那可不成,我还得赖着你,一块去找小白去,喂,这事什么时候完结?”

    “不知道!”萧绝一脸冷酷。

    如玉哼哼,“你那个皇帝大哥,自己弄得烂摊子怎么每次都让你收拾,烦不烦人啊,我要是你,早就潇洒的扔了那块印走人了!”

    “你又不是我!”

    “说的真好听,是谁那么丢人,船都要开了竟然还折回来找罪受!”如玉十分鄙视他,要是她,才不会管皇帝死活,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一个是一个,免得浪费口粮。

    南瑾那家伙也是,还那么淡定蹲在牢里,一点都不担心苏苏,她一想到这就火起,若不是冲动找萧绝拼命,不小心刺伤了他,她难得发作的同情心跑出来晒太阳,她才懒得管萧绝死活。

    “他始终是我大哥!”萧绝淡淡地道。

    “哈,看不出来,王爷还蛮重感情的,被大哥出卖了怎么不见你那么报复啊?还一脸沉重的说什么什么事也不管了,结果还不是回头帮他,你傻不傻啊你!”如玉就是看不惯他为皇上任劳任怨的鬼样子,更何况当年下令杀她全家的是皇帝,她巴不得南瑾能好好给他个教训,以为自己是皇帝,别人都好欺负吗?

    萧绝沉默,不发表意见,用笔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子,如玉耸耸肩膀,“喂,萧绝,说真的,你以为南瑾在做什么?”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自己去天牢问他!”

    “哼,问好了回来告诉你?”算盘打得倒响,“皇帝把苏苏和小白都弄走,南瑾不发飙才怪,还好他不是真的杀了苏苏,不然南瑾一定把天翻了!”

    “现在也差不多要翻天了!”萧绝冷笑。

    “那是他活该,怪得了谁!”如玉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斜睨着萧绝一眼,微抬下巴,“萧绝,你见了苏苏又能干嘛,还是这么执着?可别在这边闹得天翻地覆,去了女儿国,还把人家搞得天昏地暗。”

    如玉若有若无的提醒着他,倚着门,维持着笑容,“人家夫妻情比金坚,你就退一步好了,谁让你当初错过了,苏苏这几年在凤城活得风生水起,大家都以为南瑾死的时候,只有她一个坚信南瑾活着,你也看见她的所作所为了,她是真的爱上风南瑾了,你死心吧,放手也是一种爱,何必死缠着不放呢?潇洒一点多好!”

    萧绝握笔的手停下,微微拽紧,手背上青筋微跳,沉默良久,方道:“如玉,你爱过人吗?”

    如玉笑的花枝乱颤,抛个媚眼过去,“我西门 如玉要是爱上谁,能让他逃的了手掌心吗?”

    “德行!”萧绝嗤道,往后靠着椅背,轻声道:“没爱过,自然说的轻松,若真的爱上一个人,谁也不愿意分开!”

    如玉微笑,那要双方的啊萧绝,爱是相互的,“你爱苏苏,可苏苏爱南瑾!”

    “你不用一再提醒我!”萧绝等她一眼,有她在耳边经常提醒,他能忘记才怪,这是他的隐痛。

    如玉走过来,嘿嘿一笑道:“王爷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你越是害怕什么,越是要面对什么,你要感谢我才对,都要吕洞宾啊!”

    如玉说的如同伟大的施恩者,萧绝沉默,如玉又笑吟吟得道:“你爱一个人,就想得到她,你想得到一个人,就想抓住她。萧绝,你现在的心理不是爱一个人,而是想要那个人爱你,所以才会拼命抓住流苏!”

    萧绝眯起眼睛,也不发怒,朝她抬抬下巴,“经验之谈?”

    他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爱上我了!”

    如玉一愣,笑的朵花,猝然变脸,抓起书桌上的书本,朝他狠狠地砸下去,“去死!”

    转身......

    落荒而逃!

    萧绝收回视线,有继续研究着地图,这恬噪的声音终于没了!

    他认真的看着地图,一脸思考。

    同一时间,天牢里的南瑾眼观鼻,鼻观心,静默不语,皇帝自那天之后并没有再来看过他,南宫靖寒来过几次,告诉他一切正常,风夫人暂时住在他之前住的小楼,韩叔也会来了,前段时间保护小白被人打伤,上的太严重没能及时回来,南瑾也总算松了一口气,静心等着失态发展。

    苏苏,等等我......

    再等一等,我便去找你!

    风还是静静的吹,从京城里吹出来的冷气压,迅速蔓延全国,这样的风平浪静下,只要熟悉他海上的水手都晓得,这是暴风雨前,极致的宁静。

    天启十四年五月初十六,通过安云城关卡时,一队自称是做玉石生意的商旅和官兵发生了冲突,官兵要对商旅进行严厉的搜查,遭到他们严厉的抵抗,争论间,这队商旅从马车上纷纷抽出刀剑,把这处关卡的官兵赶尽杀绝,有一名官兵但是去方便,回来时目睹惨案,立刻向安云城知府报告,安云城知府出动城军,关卡五里处截住这队商旅,双方进行了残酷的斗争,几乎把这队人马灭绝,却不料后面却涌出军队,喊杀声四起,整个安云城全军覆没!

    事后一人揭露,这是建州的军队!

    这件事惊动朝野,很快就传遍天下,安云城是王境内最后一座城池,离京城已经不远,建州和福州的军队已经不动声色的进入王境之内,再过一天路程便道京城。

    此事万世安也没有料到,本来军队是打算在秀城集合,在逼近京城,每个关卡他都派人打点,却不料在安云城处出了问题,听探子回报,秘密安排在那儿的人马死在官兵之前。

    事情捅破了,便遮不住了,万世安下令所有的军队在安云城集合,缓缓的朝着秀城而来,逼近京城。大规模的军事运动震惊天下,乃至邻国,与此同时,万世安以失德之名逼皇帝退位,有他主理朝政。

    待贵妃产子之后,扶幼主登基!

    正式爆发了,长达十天的京城保卫战。

    在福州军和建州军一路畅通无阻到达秀城之时,川云的军队也从安云城登陆,林峰挂上大旗,逼近京城。

    两路人马,一前一后到达秀城。

    圣天太平多年,虽然边境常有战事,可圣天内却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一下子看见大规模的军队入京,造成一片混乱,鸡飞狗跳。

    川云的军队和福州建州的军队在秀城会和,直至此刻,朝中的百官才看清,原来左右两相早就狼狈为奸。

    眼看大队人马就要逼近京城,万世安更是春风得意,感觉万里山河已经紧握在手,他把皇帝软禁在龙福殿,只手遮天,掩盖一切罪行。

    如此顺利的进展使得他的防备大大地松懈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