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5

_分节阅读_23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八月十五日,在府中修养多时的萧王调动虎符,亲自带领北岭和苏城的军队,清峡谷一带拦下了叛军,为期三天的战争,死伤无数。清峡谷一带丛林沙石地带,和祁山南部顶端紧紧隔着一座小山头。

    萧绝是一名冷静睿智的指挥官,拥有丰富的领军经验,不管是统领该有运筹帷幄,还是实战中的灵活运用,他都样样精通。且武功高强,擅于发挥军队的长处,在最短的时间内凝聚军心。萧绝在柳河曾经和南疆正规军打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持久战,以八千人马击退南疆五万人马,也是萧绝的成名战。

    南疆最高指挥官曾经这样评价萧绝,战场上的萧王是一只勇敢凶狠得狼。

    快速,敏捷,下手无情,绝不给敌人反扑的机会。

    福州建州的将领也是领兵作战丰富经验的将军,双方兵力悬殊,在对峙三天之后,为了减少伤亡,他把叛军巧妙地引领峡谷一带,进行了迂回战术,成功地阻挡了叛军的脚步,等到他们意识到上当,为时已晚。

    且出人意料的是,两军对峙的第五天,林峰带领的川云军和建州军发生冲突,起了内讧,萧绝趁机攻打。双方打得火热激烈的同时,宁州军从祁山山脉中悄然而出,如神兵天降,一下子把两军都包围起来,东方御在前一晚就命令大队人马在丛林中养足了精神,此刻的宁州军精神抖擞,且又是他们熟悉的地形,战斗力提升到极限,短短一天的交战,福州建州联军打败!

    林峰带领川云军里应外合,打得福州军他们措手不及,落花流水!

    “宁州军果然应了王爷的话,是友非敌!”林俊开心地道,一看宁州军骁勇善战的英姿,便感觉一股自傲感油然而生。

    “不愧是圣天最强的一支军队!”萧绝也赞道,在圣天,越是靠近边境的军队,作战实力越是强悍,宁州柳河西域为最,萧绝这几天带领市境内军队,极少参与战场,实力远远不如宁州军。

    “右相大人的心思真是很难猜,没想到他真的不计前嫌,愿意帮助我们!”

    萧绝并没有说什么话,那天如玉给他宁州军的移动方向,他便猜出,南瑾是想接着这个机会永绝后患,把万家连根拔起,他便将计就计,把福州军和建州军引入清峡谷,方便宁州军作战!

    此时,还在京城因为等待消息,以为即将成功地万世安得意洋洋,耀武扬威,好不得意,殊不知,在他相信风南瑾的那一刻开始,便决定了万氏一族的命运。

    只有失败!

    南瑾走出天牢,梳洗整装之后,便让韩叔送风夫人会凤城。

    “南瑾,你什么时候回去?”风夫人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担心的问道。

    南瑾微微一笑,伸手拥抱他娘,道:“娘,一路小心,我处理好事情就回去!”

    “一定要回来,带着苏苏和小白一起!”

    南瑾点点头,“我会的!”

    280

    清峡谷的战事变化很快就传遍到了京城,这儿离京城不远,万世安收到消息之后便慌了手脚。把风南瑾狠狠地骂了一顿,这位教育良好,在政治舞台活跃了大半辈子,权倾朝野的男子风度大失,若不是太多的事情等着处理,早就蹦到天牢,把风南瑾一刀咔嚓。

    不过即便他去天牢,风南瑾也不在。

    时间太过紧迫,根本就容不得万世安思考,他当机立断,决定逼宫!

    护城军有多半是他的人,御林军忠于万家的也有一半的兵力,先控制皇宫,在大军到达之前控制京城,他便是赢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打得便是这个如意算盘!

    他急急忙忙下了一连串的命令,交代完毕就仓惶进宫,他的侄子万宁很快就调动护城军,向皇宫而去。

    万世安进宫之后便找皇后,告知其事情有变,皇后听罢,只微微蹙眉,冷凝的眼光如一团坚冰,沉声问道:“我不是让你注意提防风南瑾么,爹,你怎么这么糊涂,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万世安急得满头大汗,慌忙道:“不是不照你说的办,是安云城关卡突然发生冲突,暴露了军队行踪,聚集起来再分开只是多此一举,人家早就摸清底细,更不好作战,爹怎么会想到萧绝会把军队引到清峡谷,和宁州军一起围歼,女儿,快点行动,不然来不及了!清峡谷离京城很近,福州建州的军队根本就不能和宁州军抗衡,何况还有宁川军,大军迟早就逼近京城,再不行动就晚了!”

    皇后心如雪凉,多年来构造的世界已然在眼前坍塌,棋输一着,她白活了这么多年,却被萧绝和南瑾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段给蒙蔽了,失去先发制人的先机,功亏一篑。

    “已经晚了!”皇后淡淡的道,眼光有些空洞,恍惚出神,风南瑾和萧绝若是计划好了,他们就等于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宫中定然已有防范,现在再做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在天牢的时候,她就曾动过杀机,要杀了风南瑾,若是那是虎动手,说不定还能有一线希望,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优势了。

    “不晚,女儿,你想想,我们还有小妹,只要皇上死了,小妹生了孩子,天下很快就改姓万了......”万世安状若癫狂,权欲已经把他逼到悬崖的顶端,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也是万丈深渊,不管是进视退,都难逃一死,除非时间停止在这一刻,方能多活一段时间。

    “爹,你还不明白吗?大势已去!”皇后意外的冷静,沉声道:“万家,完了!”

    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偌大的万家,盘根错节,丝丝缕缕的关系紧紧地把一帮充满权欲的人绑着,这一次,却被风南瑾和萧绝连根拔起。

    万家谋反证据确凿,若是寻常的覆灭也就罢了,只要有一人还有一线生机,便有复原的机会,可现在,所有的利益关系都摆在台面上,借故让福州和建州的军队上京,坐实了罪名,定会被剥夺军权,至此之后,皇权达到空前的凝聚。

    门阀的政治舞台在鼎盛之时被人狠狠地炸烂了,从最高点,摔倒最低点。

    狠绝,果断,快速,毫不留情,如凶残的豹子。

    万世安不死心,冲上去,抢了皇后袖子里的令牌,匆匆出了未央宫,只要控制皇帝,他们就不会输了。

    皇后冷眼看着万世安远去的背影,意外的沉静。

    这次输了,她得承认,皇后突然了笑起来,她一生都在争斗,都在玩弄权术,没想到,到头来却输给风南瑾和萧绝。

    真正应了那句话,在权欲上生活的人最终会死在权欲上。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然而她并不知道,南瑾和萧绝并未合谋,只是一种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默契而已,她输在太自信,提早让南瑾发现她的疑心和能力,才能成功地策划安云城关卡处的动乱,让叛军无处可逃,只能选择尽快赶到秀城。

    死到临头,心境竟然意外的平静,皇后自嘲的一笑,其实一生都活在这么紧绷和血腥的环境下,她很累!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轻松!

    她吩咐宫女泡一壶茶上来,坐在暖阁上,套着指甲套的手指伸到茶水中,微微晃了晃,接着,一杯又一杯的饮茶,知道茶水有些凉意,又苦又涩。

    不远处,响起了打斗声,如在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皇后面无表情的听着,号令声,兵器相撞的声音,激斗的吼声,惨叫声......宫女和太监四处逃窜的声音......

    “娘娘,宫里出事了,您要不要回避一下?”皇后的贴身宫女匆匆入内,神色慌张。

    皇后看着跟着自己多年的宫女,声音软了些,淡淡地道:“别四处乱跑,呆在外面候着!”

    那宫女见她脸色平静,也不说什么便退出去。

    她从太子府搬来皇宫已经有十四年了,从未有一天如今天这么热闹,比起过年,可热闹多了!

    十几年深宫生活,其实是很烦恼的,并无多少乐趣,在享受着权力给你带来的好处时,同样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她知道她的一生就要走到头了,她想死的有尊严一些,皇后打开窗子,一股花香飘了进来,淡淡的,宁静的味道,院子里种着许多她喜欢的各类兰花。这般悠远惬意的生活,完全不像处于即将死亡的女人。

    她有多少年,没有好好的看过自己少女时期最喜欢的花儿了?

    好长,好长时间了!

    她的心思已经飘远,外面的喊杀与她无关,她现在只完全陷于她自己的世界里。

    那锐利的眼光褪去,充满了思念和回忆,好似在追寻着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那段短暂时光,唇角带着柔柔的微笑。

    直到一阵特意加重的脚步声,唤醒了她短暂的美梦!

    “风南瑾......”她还以为是皇上呢,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风南瑾。

    眼前的男子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显得纤尘不染,干净纯透,衬得他清贵无暇,卓尔不群。

    冷淡疏远的眉目,精致绝尘的五官,却无半分阴柔之味,反而有种倨傲,高不可攀的尊贵和刚硬。

    “右相大人怎么会有闲情逸致来未央宫?”嘲笑失败者?皇后唯一想到的便是这个,毕竟她和风南瑾素无来往,只是最近在天牢里短暂的一面。

    南瑾笑道:“我再有闲情逸致,也不如皇后娘娘来得悠闲!”

    刚刚进来便看见她沉浸在回忆的幸福表情,南瑾颇为意外,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不管是多狡诈阴险,多十恶不赦的人,皇后自然也不例外。

    “恭贺右相大人,有立了一功!”皇后不温不火地道,“本宫真实眼拙了,连这种简单的把戏都看不清了!”

    “皇后娘娘,你不想知道为何我要帮皇上吗?”南瑾面无表情的反问。

    “是啊,本宫也奇怪,皇帝杀了你妻子,你女儿又因他而失踪,你一点都不介意,还为他做牛做马,值得吗?你妻子在九泉之下恐怕......哦,那并不是你妻子,方流苏应该成为萧王妃才对。”

    “皇后娘娘还记得秋水心这个人吗?”

    皇后闻言手一抖,杯中的茶水差点倒了出来,她用力把茶杯放回桌子上,紧握着茶杯稳定浮动的心绪,冷芒扫向风南瑾,厉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对她的动作,南瑾看得清楚明白,若有若无的冷笑滑过,皇后的惊慌很显然传达了一个讯息,她记得母亲。

    “皇后这么冰雪聪明,猜不到我是谁?”

    皇后的脸色刷的变白,苍白的脸色有了透明的颜色,凉意窜上背脊,让她如同抛在冰冷的海水里,不停地颤抖,隐约有个答案已经跳出嗓门,年岁上,也是那么巧合。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你是......她的儿子?”皇后声音颤抖......

    南瑾冷笑,“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皇后身体如凝固般,坐着不动,半晌才回过神来,“不可</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