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7

_分节阅读_23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笑不得,小白指着貂儿,疑惑地道:“你看看它,又白又粉,有爱撒娇,男人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呢?不理解啊!送都送人了,还跑去重新抓一只,笨!”

    “小公主,好像是你抢了人家的吧?”而且,你也是又白又嫩的呀!

    “哦,是吗?”小白垂下头认真思考,下结论,“貂儿喜欢我,不算抢!”

    清风默,小白抱着貂儿往后靠着,喊了声,“好无聊啊!”

    小白静了一会儿方道:“清风,你和无情是什么关系啊?”

    清风笑笑,“没什么关系!”

    “才怪!”小白哼哼,睁开一只眼睛,她明明看见他俩有问题,小白兴奋道:“无情长得好漂亮耶,虽然他当时使诈抓了我娘,我很讨厌他,不过现在好喜欢他的脸,赏心悦目啊!”

    那天晚上光线那么黑,看起来就很美,在充足的光线下更美的惊心动魄。

    “小公主,他抓了公主!”清风淡淡的提醒这个小花痴。

    “我知道啊,可是他真的很漂亮,是我爹爹之后我见过最美的男人了,当然了,我爹爹永远第一,清风,我有点同情你,要天天和他作对,你手里的剑怎么挥得出去啊?”

    清风挑眉,“不挥出去,就等着被砍吧!”

    “那你怎么不杀了他?”

    “我打不过他!”

    “那他怎么不杀你?”

    “他也打不过我!”

    小白沉默,上下打量他一眼,无限同情,感慨道:“美人怎么样都可以被原谅的!”

    清风默,他还以为她会发表什么高见呢。

    这小公主什么都好,就是对人的皮相要求都得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上,不知道哪儿学来的奇怪毛病,典型的以貌取人啊!

    小白斜睨他一眼,“你去找无情,让他告诉你我娘在哪儿呗?那个堂姨婆到底要干嘛,抓住我娘不放,杀不杀,给不给的,一点都不干脆!”

    说起流苏的安危,清风一脸严肃,沉声道:“皇上和丽王私下见过面,丽王承认公主在她手上,让皇上别轻举妄动,否则便对公主不利。”

    “把我娘当人质了?”小白摸摸貂儿的柔软的皮毛,小脸严肃的冷凝着,“这种市井的小把戏也完,瞧这手段就不是什么当王的料子,上不了台面啊!”

    清风挑眉,这小丫头虽然小,却经常能说出精辟的观点,风家堡人才济济,教养出得人物果真了得,“前段时间,我已经给你说过女儿国内的情势,皇上也要忌惮丽王三分,虽然是皇上,有的事也不能随心所欲,而且她又是长老阁的人支持,皇上更是 不能随意动她!”

    小白似懂不懂的点头,有些敷衍的味道,她对这些不感兴趣,“既然身为皇上也不能随心所欲,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还要抢着当皇上呢?”

    “不知道,你想当吗?”清风问。

    “不想!”小白想都没想,脱口说道:“其实那么麻烦做什么,趁着夜黑风高,埋了火药炸平长老阁,让他们全部到黄泉下蹦跶。”

    “你可真狠!”清风咂舌。

    “狠什么狠?”小白哼哼道:“一家人,当然是一家之主说了算,旁人只能提建议的份,做决定的还是家主,听你说女儿国的情势,真实混乱到了极点,皇上,祭祀院,长老阁,皇权势力三分,根本就是不正常的现象,要是我,长老院和祭祀院全踩平了,自己说了算,我的家我做主,凭什么让外人插手插脚?女儿国竟然比圣天还强盛,真实奇迹!”

    “小公主,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好,可别说出去,肆意侮辱祭祀院是对神灵不敬,即便你是公主,也会不知罪。”

    “还神灵,真有这种东西吗?那你爹娘死了那么久,怎么不飘来见你咧?”

    “她说的很对!”一道沉稳的音色插入他们的谈话,清风立即站起来,恭敬地行礼,“属下参见皇上!”

    小白也从躺椅上起来,刚要行礼,龙浅月便拉着她坐下,“小白说的很有道理,不过目前还不可行。祭祀院和长老院两院同治的国体已经延续几百年,谁都想过废了两院,只是这种制度延续太久,就像是一种象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体的形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想要废除自然也没那么容易,圣主的时候曾经想过废除两院,她那么强大的皇帝都无法做到,其他的女儿想要做到完全独立,很困难!”

    龙浅月摸摸小白的头,温柔的笑着,“以后还得看你们母女,你娘也是个奇女子,说不定能做到。”

    “姨婆,你见过我娘吗?她好不好?”小白眼光一亮,急急问道。

    龙浅月一笑,“以前在漠北海上游行有过一面之缘,还是前不久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当时就觉得那孩子有些面熟,没想到时紫月的女儿。”

    名满天下的风少夫人是女儿的公主,她是非常满意的,何况她见过苏苏,对苏苏的评价也高,女儿国能交到她手上,又有风南瑾的关系,必定能推上一个鼎盛时代。不仅仅是让苏苏回到女儿国,连带着是苏苏娶了整个风家堡,她怎么能不满意呢?

    而且还生了小白这么聪明伶俐的继承人。

    虽然流苏的名声在圣天是臭名昭彰,女儿国也略有耳闻,在女儿国的人眼里,是圣天的人小题大做罢了,在圣天人眼里,是一女嫁二夫,在女儿国人眼里,是一女娶二夫,那是喜事,可一点都不值得骂。

    萧绝就免了,若是选女婿,龙浅月肯定选风南瑾而不选萧绝,就凭萧绝姓萧,这一点就过不了关。也会遭到女儿国长老院和祭祀院的反抗,现在苏苏是在女儿国境内,自然照女儿国的规矩来,她想要谁便是谁。

    他们三人在圣天的事,清风也一一说给她听了,龙浅月深感欣慰,幸好苏苏选的也是风南瑾,不然有得她头疼。

    小白眼光一黯,她爹不在,娘一点消息都没有,恐怕只有貂儿明白她的孤单了。

    龙浅月笑笑的搂过小白,笑道:“小白,开心点,圣天内乱已经告一段落,你爹爹马上会来的!”

    “真的吗?”小白闻言心花怒放,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可语气也充满了喜悦,她毕竟还是孩子,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娘有生死未卜,一听到她那强的毁天灭地的爹爹要来,自然开心得不得了。

    “自然是真的!”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

    风南瑾宠妻,天下皆知,龙浅月一点也不担心,他会独霸女儿国。

    这次圣天内乱,龙浅月没有派兵扰乱圣天边境,就是想要让他快点解决圣天国内的问题,然后动身来女儿国,不然以龙浅月的性子,圣天内乱,正是她挥兵压境的好时机。

    “姨婆,你不是打算利用我爹爹吧?”小白看了一眼龙浅月,敏感的嗅到什么,不太确定得问。

    龙浅月微微一愣,转而大笑,“小白,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聪明!”

    小白心里偷偷鄙视一下,阴险啊,当皇帝,都这么阴险,她可怜的爹爹!

    不过应该会心甘情愿被利用吧,谁让她和她娘被人家握着死死地。

    “姨婆,你可别高兴太早平哦,我娘在堂姨婆那里,在我爹爹眼里,我娘是珍珠,我是石头,不饿别压错宝了!”小白实在是想打击一下她的自信心。

    龙浅月不为所动,笑笑道:“不怕,只要你是你娘的珍珠就好!”

    阴险!

    小白腹诽!

    女儿国的京城,名叫华都。

    这是女儿国的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极为繁华,比起凤城和京城,都来得繁华的多,大街上人流如潮,非常热闹。

    南瑾入了京城,离宫道不远的大街上找了一家客栈,这儿是去皇宫必经的街道,十字街口分四边,都是权臣的居所,这儿的价格限制,买卖商品的价格高的吓死人,是贵族和富人们的天堂,普通百姓哪儿有钱到这边来消费,自然能控制人流,清净很多。

    “南瑾......”南瑾才走进一家客栈,就听到如玉的声音,不由得蹙眉,眸光扫过,同样也看见萧绝。

    他们在吃午饭。

    冤家路窄!

    南瑾下意思转身,想要离开,他去对面那家客栈好了,免得两看两相厌。

    “等等......”如玉已经跑过来,“做什么啊,他又不是洪水猛兽,多个人好商量嘛!”

    “不需要!”南瑾淡淡地道,萧绝的脸也冷酷的别过脸,看着外面的清雅的风景,比看人好多了。

    “我们也今天才刚到,苏苏在龙雪梨手里,小白在皇宫,这儿又不是圣天,你们两人都无权无势,可不像在圣天那般肆意妄为,南瑾,为了苏苏和小白,也该和萧绝和平相处,那人还算有点长处,又不会拖你后退。”如玉极力推销萧绝,南京呢一脸冷峻,丝毫松动的意思都没有。

    “不需要!”南瑾还是三字真言,转身便走,倏然眼前闪过一阵风,萧绝的人影已经冲了出去,南瑾和如玉一愣,相视一眼,迅速跟着他出去。

    “流苏!”一名银发男子陪着一名女子从玉器铺里出来,女子手里还拿着一个玉镯,三人都认出,那是他们熟悉的人,是流苏!

    萧绝的吼声显然吓了流苏一跳,手一抖,玉镯脱落,无情眼明手快,迅速接着,这才避免粉身碎骨的下场。

    南瑾想要走近,却发现一丝不对劲,流苏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好似......

    不认识般,他心口一凉,接下来的话证实他的想法。

    “你们是谁?”

    晴天霹雳!

    萧绝石化了,如玉也石化了。都愣愣的看着她,流苏把他们忘记了?

    无情微微冷笑,南瑾走近她几步,声音极轻,“我是谁?”

    流苏眼光困惑,摇摇头,一句话把南瑾打入地狱,“我不认识你!”

    阳光下,男子的脸瞬间白得有些透明!

    281

    我不认识你......

    南瑾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她,犀利而深沉,仿佛要看入人的灵魂深处,无悲亦无喜,片刻的悲哀一闪而过之后,便是沉默的平静,阳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温暖的光晕,却温暖不了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气,南瑾冷抿着唇,如一尊空远的玉雕,不再说一句话。

    深邃而专注的眼光让流苏心里紧张,眼前男子白衣胜雪,绝色倾城,冷然颀长的身体,光华内敛的气度,墨玉般的眸子如蕴藏无数的秘密,仿若有魔力般,把人吸进他的瞳眸深处,深邃,睿智和有种说不出的清寂。明明美得足以让人倾心的眼睛却有着犀利的眼光,沉默更显得气势逼人,想要挣脱,却徒然无功。流苏 紧张惊慌,双腿发虚,几乎软倒在地。

    危险!

    她嗅到一股危险地气息。

    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力太大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