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1

_分节阅读_24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久一点。

    “她还说什么?”

    “姨婆对爹赞誉有加,说你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小白竖起拇指,膜拜的说道,这点她也得承认,她爹的确好啊,谁也比不上!

    “还有呢?”南瑾笑笑,宠溺的看着女儿,他很喜欢看小白说话,不管她的语气是调皮的,戏谑的,嘲讽的,可爱的......只有一双灵活的眼睛可以看出她的情绪,她的脸蛋一定是没有表情的,就好像脸部少了一根神经,脸部表情不会随着口气变化,除非她特意。

    看着这样的小白,就像看见自己一样。

    “爹那么聪明,姨婆说什么你自己能料到啦!”小白撇撇嘴唇,转而问他,“你今天才到吗?”

    南瑾点头,小白道:“娘失忆了,那她过得好不好?为什么会失忆啊?”

    “爹来看你之前,去王府看过她,不过你娘睡了,爹不想吵醒她,她过得还好,至于其他事,你别担心,交给爹就成!”南瑾看着聪敏的小白,揉揉她的长发,“这段时间,忍忍吧!”

    小白乖巧的点点头,看他爹的神色,好似有些不开心呢,也是,娘忘了爹,爹爹一定难受死了!

    不过也不是娘的错,都是堂姨婆的错,为什么要折磨她娘,小白狠狠地想着。

    伤她爹娘的,她一个一个写在本子上,记在心里,日后一定连本带利讨回来,看谁能逃过,哼!

    “小白,其实爹有另一件事想要告诉你!”南瑾犹豫的看着小白,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个秘密不是由他说出口。

    但,萧绝就在城中,若是不告诉小白,他明明知道女儿宫里,想要看只能在暗处看,又不能说上话,对他不公平,告诉小白,该怎么做,看小白的决定,这事不可能能瞒着一辈子。

    “爹,你想说什么,这么严肃?”小白好奇的看着他倏然凝重的脸,把玩着手心两颗棋子,洗耳恭听。

    “小白,爹宁愿让你知道所有的真相,也不想骗你!”

    “好沉重的开场白!”小白淡淡的道,她很了解南瑾,当下安静的听着南瑾说。

    “本来想让你娘亲口告诉你这件事,可你娘失忆了,记不起以前的事,只能是爹爹告诉你。”南瑾沉沉地道:“其实......爹不是你的亲爹!”

    小白瞳眸一睁,露出不可置信的眼光,似是被吓到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南瑾,似乎想要看到南瑾脸上有半点说笑的痕迹。

    南瑾心口一阵拧痛,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说话。

    父女俩沉默很久,就这样对视着,良久,小白才问道:“萧王爷才是我亲爹?”

    她娘二嫁的事不是秘密,小白很早就知道,她年纪还小,流苏二嫁的事并不太在意,只是固执的认为,她爹娘在一起能幸福便好。

    现在南瑾一提起这件事,小白就能猜到大概,她娘就嫁了两个人,她爹不是南瑾,便是萧绝。

    爹不会骗她的!

    “我真希望是个玩笑!”小白五官如石雕一般,更无表情了,连眼光都有些恍惚,想要哭,却没哭,表情让人心怜,“我知道爹从来不骗我!”

    南瑾整个心都揪起来,拧在一起绞痛着,一把抱过小白,“小白,不管怎么样,你永远是爹的女儿,即便你不要爹爹了,爹还要你!”

    这件事他们三个大人都有责任,谁都有错,因为大家都不想放弃幸福的机会,都自私,所以集体伤害了最无辜的小白。

    从流苏身份揭发那天开始,南瑾就想着总有一天小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却没想到会是自己说给她听。

    小白没说话,任由南瑾抱着,她似乎努力地使得自己接受这个事情,却怎么也接受不了。

    “爹,如果不是你女儿,为什么我和你这么相似?”小白疑惑的问道。

    轮到南瑾沉默了,没说话,小白也不再逼问,诚实的说道:“爹,我好伤心!”

    他们父女相处的模式便是如此,宁愿实话实说,也不会说谎,小白自然也不会粉饰太平!

    “对不起!”南瑾诚挚的向她道歉,他最亏欠的人,便是小白。

    小白挣脱他的怀抱,看着南瑾问道,“爹从一开始就知道吗?”

    南瑾点头,说道:“别怪你娘,不管她的事,都是爹爹的错!”

    “爹,你就那么喜欢娘吗?连她怀着我也不在乎?”小白定定的看着他。

    “小白以后也会遇到这么一个人,无人取代,非他不可,到时候便会明白!”南瑾温和的笑道。

    小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爹,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不说,娘不说,大家都不知道,害得我现在很伤心。”

    南瑾宠溺的揉揉她的头,“不想骗你,多个爹爹不好吗?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那是两回事!”小白闷闷地道,“以后娘生了弟弟妹妹,你是不是不疼我了?”

    “傻瓜,怎么会呢?”南瑾轻笑,安抚的摸着她的头,“你想要人疼还不简单吗?”

    小白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走到床中心,一屁股就坐下来,拎着被子把自己裹着,嘟起嘴巴,闷闷不乐,一想到不是爹的孩子,她就伤心极了,大受打击。

    “你怎么不问问当年的事?”南瑾好奇地道。

    小白摇摇头,无精打采的,“没空!”

    她忙着收拾心情呢,况且那是他们三人之间的事,与她无关,才没空关心。

    南瑾眉梢一挑,淡淡的笑了,看来这孩子比他想的还要平静,很快就接受这样的事实,不哭不闹,突如其来的打击,竟然能风轻云淡就过了,简直是非人类。

    “小白,真相爹告诉你了,他就在外面,定是来见你的,爹爹就走了,怎么做看你的了!”南瑾早就听到外头有一丝沉沉的呼吸,是萧绝没错,也是来宫里看小白的。

    小白错愕了睁眼,一股脑儿从床上站起来,显然反应过度了,南瑾诧异的看着她,小白又一屁股坐下,脸色有些扭曲,怎么这么快啊?她还没收拾好自己受伤的心情呢。

    “爹,你以后还要我的吧?”

    “当然!”南瑾说道,“你永远都是我女儿!”

    小白一听啊,心里就安定多了,南瑾出去,两名侍女被萧绝引去外殿了,他就站在内殿的入口处,这是一处背光地,光线昏沉,萧绝一身黑衣,如融入夜色中一般,他浑身紧绷,整个身体就蓄满喜悦的力量,小白是他女儿的事不能提,女儿国十分忌讳这个,到时候龙浅月就算想要保住小白也无能为力,身为君王也不能随心所欲。萧绝认为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女儿,也听不到女儿叫一声爹,他以为这会是他永远的遗憾,没想到南瑾却把真相告诉女儿,给他一个父女团聚的机会。

    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复杂的看着南瑾出来,错身而过之时,萧绝轻声道:“多谢!”

    南瑾嗯了一声,大步流星地出去。

    小白看着萧绝走进来,也不害怕和忸怩,拍拍身边的床位,示意萧绝做过来,萧绝也极听话,身体有些僵硬的坐下来,老实说,他有些紧张,手心都捏汗了,不敢轻易说一句话,深怕小白讨厌他。

    这种陌生的,有些刻意的,小心翼翼的讨好,对萧绝而言是第一次,恨不得把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

    紧张啊,第一次杀人都没有那么紧张过,小白怎么不说话?

    她和南瑾都能相处的那么融洽,是不喜欢他吗?他是不是又过于强求了?

    萧绝胡思乱想,心情苦涩起来,夹着一丝隐隐的痛,如咬了陈年黄连,越来越苦,他不敢先发出一点声音,只能眷恋的看着小白,好似看不够似地。

    这就是亲爹吗?小白好奇的打量着,倏然喊了一声,“爹......"

    “嗳......”萧绝颤着声音应着,这是他听过最让他想要落泪的话,爹......

    女儿喊他爹,他终于听到了!

    那一瞬间,满世界的鲜花灿烂开放,他的眼前如出现了无以伦比的美景,巨大的喜悦冲击着他的心,他这一生所有的荣誉和功勋加起来,也不如小白这一声爹来的让他满足。

    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满足,身心全被泡在温暖的水池中......

    万里河山,权倾朝野,都远远不及小白的一声软软的呼喊......

    “我可以抱你吗?”萧绝冷峻的眼光化成一池春水,盛满对想要拥抱女儿的渴望,小白站起来,乖巧地靠近他,萧绝倏然抱住她,紧紧的,用力的,深怕这只是一场美梦,自己无法抓住。

    小白轻拍着萧绝的肩膀,安安静静的,她心思本就聪颖,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她亲爹从来不知道她的存在,不然不会这么激动,“爹,你力度轻点,很疼呢。”

    用力的手勒得她的腰部有些疼痛,小白轻声抗议了下,萧绝立刻松手,“对不起,哪儿疼,爹看看!”

    “没事,没事......”小白摇手,毕竟还不是很熟悉,转而坐在萧绝旁边,睁着眼睛使劲地瞅着他。

    “你看什么?”萧绝问道,努力地平复心情,心情不停地让自己别那么激动,小心吓着女儿。

    小白困惑的摇摇头,她是在研究,她和这个爹爹长得一点也不像,不会这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一笑,道:“我该怎么叫你呢,两个都叫爹爹分不清楚呢。”

    萧绝一愣,松了口气,只要女儿肯认他,肯叫他,他便什么都无所谓,“你想怎么叫都没事。”

    他很明白,在小白心里,他的地位是比不上南瑾的,那五年的养育之恩重如泰山,又岂是他能比的,萧绝有些难过,若是小白能在他身边长大,他们父女的感情也一定会很好,只是他错失了机会。

    “我叫你大爹爹,他小爹爹,这样就能区别了!”小白想了一下,倏然下结论,萧绝微怔,重重点头,转而觉得有些怪怪的,还分大小。

    “小白,你不怪爹吗?”萧绝忐忑地问道,是他对不起她们母女在先,小白倒没有那种心思,摇摇头,“有什么好怪的?”

    “爹伤害过你娘,让她......”萧绝有些说不下去,怕女儿讨厌他。

    小白笑笑道:“爹,那是你们三人之间的事,和我没关系,我有两个爹爹疼,这样也不错啊,如果娘喜欢你,最后和你在一起,我没意见,反而会让小爹爹放手,不过呢,如果娘喜欢小爹爹,要和小爹爹在一起,你也要放手哦!”

    她们三人之间的纠葛,就算小白不知道,龙浅月和龙清风也早就告诉过她,主要关键就在娘,她是希望能快点解决,免得乱成一锅粥。

    小白的话让萧绝心里一震,露出苦涩的笑容,若是以她所说,流苏定然是选择南瑾的,一想到这个,萧绝心脏就被人狠狠地锤了一拳。

    “你还有我嘛,女儿我会用尽力量去爱你的!”小白调皮地眨眨眼睛,跪在床上,亲亲热热地在萧绝脸上重重地亲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