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5

_分节阅读_24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而尽,该死的男人,竟然侵犯她!

    “公主,你已经知道了?”冬儿错愕张张嘴巴,转而笑笑道:“奴婢还以为公主不知道,特地跑过来告诉你,不过那公子脸上好像被人打了一下,指印好鲜明,那人太狠心了,怎么舍得打他,那么精致的脸,打着多心疼啊,太狠了......”

    流苏正在喝茶,听冬儿这么一说,一口就喷了出来,还呛得她猛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幸亏冬儿闪得快,不然给喷一身了。

    “公主,你怎么了?”冬儿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流苏清秀的小脸更加通红了,又倒了一杯茶喝下,这才舒服点。

    其实冬儿有一点说对了,她打得狠了些,特别是看见南瑾眼里的震惊,心口酸酸的,有种说不清楚的揪疼,好似心脏被人紧紧地拧着,捏着,她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却又甘愿随着他人情绪起伏。

    那个吻,其实她是不讨厌的!甚至当时有些陶醉,只是潜意识地以为他把她当成别人了,这才给他一巴掌。

    南瑾曾经错认她,流苏心想着,他多半是一时认错人。流苏可不愿当别人的替身,这才反应过激了。

    其实......承认吧,她后悔了!

    今天公主好奇怪哦!冬儿暗暗想着。

    流苏让冬儿出去,她一个人想静一下看看书,冬儿出去之后,流苏脸色凝重地靠着软榻上一脸思考,那个人是什么身份,是女儿国的高官吗?不然怎么会是王爷的贵客,自从流苏对龙雪梨起疑之后,她就不动声色地注意着龙雪梨的一举一动,观察她身边来住的人物,这个风南瑾看穿着打扮不像是女儿国的官员,他究竟是谁,来这儿做什么?

    总觉得那个男人不简单,给她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听雨轩......

    听雨轩,他就住在隔壁,流苏眸光一转,起身走到西侧的楼阁,犹豫了下,打开窗户,一阵兰香飘了过来,紫月阁的西面正对着兰苑和听雨轩,小巧玲珑又不失去庄重的听雨轩就在眼前,她可以才清晰地看见听雨轩中几颗翠绿的竹子,凉亭,假山,设计简单巧妙,听雨轩里还有一个很大的荷花塘,荷花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粉红色,雪白色的,相互辉映,美不胜收。

    侍女们来来往往忙碌着收拾,流苏寻思着,应该是号大人物,不然龙雪梨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正巧,听雨轩那边,南瑾整好也打开窗户,一眼就看见流苏站在阁楼上往这边看,南瑾眉悄一挑,刚刚不是才打了他一巴掌么,做什么这么快就偷窥?

    流苏没想到他会突然打开窗户,像是自己的秘密被人看穿似的,脸颊一潮,她下意识反应伸手把窗户啪一声关着,背靠着窗户,亦感觉一道炙热的视线在追寻着她,流苏快步走回房间。

    今天的天气真热,她总觉得口干舌燥,倒了一杯凉茶牛饮,住外喊了一声,“冬儿,沏一壶花茶!”

    南瑾静静地看着流苏啪一声地关上窗户,深邃的眼彼掠过一抹笑意,她一定不知道,她慌乱的样子很可爱,南瑾心情大好,流苏几次失常的表现让他更确定一件事,她对他仍然有感觉。

    这样的认识让他一扫连日来的烦躁,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南瑾倚着窗户,如一尊精心雕刻的玉雕,每一个五官都仿佛经过精心雕饰过,美得惊心动魄,眉间一点凄绝的朱砂在阳光的辉映下折射出淡淡的光芒,流光溢彩,就如一件本就完美的水墨画,再添惊采绝艳的一笔。

    风淡淡地卷过,衣袂翩然,恍如天神,他的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采。

    他和流苏从认识到成亲,似乎少了一个过程,那便是恋爱。

    在相国寺的姻缘桥上遇见苏苏时,他并不信命,他始终认为,命运是靠自己创造,我命由我不由天,任何人也无法决定和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时候的南瑾,心里并无一丝娶妻的念头,他自小不良于行,儿时受尽白眼,意志越发坚定,付出比别人多百倍,千倍的努力和汗水,才有一身的本领,不再任人欺负。他游历天下时也遇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不乏有才情高绝的红颜表达爱慕之清,他均没有动心。

    风南瑾对婚姻的观念源自于风慕云和秋水盈,他很羡慕爹娘之间的感情,也希望拥有一份那样的感情,忠贞不二,不离不弃,他对男女之情的感情态度是宁缺毋滥。

    可他很明白,极少有女人能忍受常年不良于行的男人,即便是有人表达爱慕,看中的也并非是他本身,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谁能忍受伺候一个常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呢?南瑾并不是自卑,而是一种看透人性的清透。

    他一直就像是生活在凡尘之外的男人,透过一双澄清睿智的眼光看着红尘之中的恩恩怨怨,纷纷扰扰。他的理智,一直是那么清醒。

    即便偶尔想起,也并无其他的感觉,第二次在相国寺,牵着同一条红线,她走过姻缘桥,一直走到他面前,走进他的心里,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攻城略地,摇旗呐喊,占据着他心口的位置。

    那时候的南瑾还在做垂死的挣扎,他不想有感情的牵绊,他一直希望能保持清醒的理智,站在红尘之外,看世人沉沦,他拒绝当其中的一员,所以他扔了那条红线,令人震惊的是,流苏却缓缓地收起,虽是不经意的动作,却让他足足愣了一秒钟。

    于是,南瑾的心思就不由自主地围着流苏转,他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高深莫测的模样,可谁也不知道,竟然开始期盼,每天能在桃花林中见到她。

    如他所愿,苏苏经常去桃花林,南瑾一边极力反抗着心里的感觉,一边却顺从着有人陪伴的温暖。他开始不动声色地观察苏苏,想要彻底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却意外地发现,她如一团迷雾般,看不透,也摸不清。

    看见她忧愁,就琢磨着,她会有什么烦脑恼呢?

    看见她病发,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惊慌。

    知道她要离开,他第一次感觉什么叫失落。

    为了她,他经历了无数的第一次!

    那时的南瑾,理智还是战胜情感,所以并未露出喜欢的痕迹,却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那时候他在想,若是第三次遇见她,他就真的相信,他们之间有缘分,他便会顺从自己心中的想念。

    从相国寺回来之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南瑾知道白己算是彻底沦陷了。

    那位少女,已经不声不响,在心底生根了!

    南瑾自嘲过,一见钟情这种让他嗤之以鼻的幼稚感情竟然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第三次相遇,南瑾便坚定了自己要她的决心。

    这个女人,不管她是谁,他都要!

    这是他当时唯一的念头。

    南瑾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就会努力达到目的的男人。所以当他知道梳办是萧绝的王妃时,他只是略微地想一下将来有可能发生的变数,就毫不犹豫地把她骗上风家堡。

    身份不是阻挡他要她的借口,孩子也不会是他们之间的隔阂。

    既然要她,就要包容她的一切!

    那时候,他们才是第三次见面,还算是稍微熟悉的陌生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跳过恋爱的程序,以一个赌注进入了婚姻生活。

    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相爱,南瑾也知道,其中定然掺着责任和报思的心思,流苏本就是个心思藏得很深的人,她藏得很深,她的人也很真,所以会在洞房花烛夜告诉他,她喜欢他,会努力爱上他,而不是说出一些违心之论。

    南瑾最爱的,便是这份真诚。

    他们的婚姻一直暖昧着,她把妻子的角色扮演得很好,很关心他的生活起居,即便是怀孕,也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南瑾知道,那是责任。

    一直暖昧着的两人因为美食节那场风彼而彻底揭开那层暖昧着的面纱,坦诚相待。

    南瑾也是在那段时间感受到,或许,苏苏她真的是爱着他的。

    这个认知让他很雀跃,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直到她亲口承认,他必须承认,那一刻的苏苏,在他眼里,真的美极了。

    一个人并不似如你所想的那么爱你,并不代表她不是用尽全部的力量和灵魂在爱你。

    虽然这份爱情多多少少掺杂着责任和恩情,还有流苏对家的渴望。

    南瑾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苏苏的感情,可有时候却又忍不住在想,若是没有这些外在的因素,他们单纯的相遇,苏苏会不会爱上他呢?

    这样的想法,曾经如蚂蚁啃咬着心脏,分外难受,世间有些东西你一旦拥有了,就会开始害怕失去。

    爱情就是其中的一种。

    男女相处,你爱那个人多一点,那个人最终会离开你,那个人爱你多一点,你最终会离开那个人。看似很荒谬,却是很多感情纠结之后最真实的结论。

    南瑾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这些情绪在纠缠他一段日子之后就消失无踪,毕竟他本性是豁达和潇洒的。他也一度庆幸他没有那么愚昧,不然也无法感受到在他落崖之后,苏苏那深刻的感情。

    现在苏苏失忆了,南瑾不禁在想,若是能谈一场恋爱,或许就能弥补他们婚姻之间的遗憾。

    那种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朦胧甜美,患得患失,恐惧和幸福兼并的感觉,他们者刚没有享受到。

    因为他们之间的开始有着婚姻的保障。

    转而想到女儿国内复杂的政治形势,小白和流苏各据一方,他心里就默默地哀叹一声,这恐怕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

    再来,还有一个对苏苏情深似海,不肯放弃的萧绝,他还得防着苏苏一不小心给爱上别人了,要是他能同时兼顾三方,还能谈一场恋爱,估计他都要崇拜自己了。

    龙雪梨进宫回府之后便来紫月阁看流苏,她心里一直就纳闷,风苏苏曾经一度风靡天下,一介弱质女流敢出漠北海找海王谈判,又能在风雨飘摇中顽强地抵抗朝廷,逼得朝廷不得放弃对付风家,这样的女人怎么说应该是潇洒磊落,睿智大胆的。可流苏自从来到丽王府之后就极少出门,几乎闭门不出,看看书,摆弄花草,安静得如不存在一般,丝毫也看不出什么奇女子的影子,传言还是夸大了。

    这样柔弱安静的女子能有什么力量?

    “初晴,听雨轩住了一位贵客,见过了没有?”龙雪梨慈爱地笑问,完美的笑容如事先演练无数次一般,变换速度又自然,好似担心自己的侄女和邻居相处不来样。

    流苏浅浅一笑,诚实地应道:“见过一面了!”

    “感觉怎么样?”龙雪梨笑问

    “很漂亮!”人都是感官动物,流苏敷衍着龙雪梨,这应该是最安全的回答。

    龙雪梨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初晴啊,男人是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

    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吗?流苏打了南瑾一巴掌的事她一回来就有人告诉她了,忘忧水的威力果然惊人,她总算是放心了,心里就想着,这丫头也是以貌取人的,能成器么?

    而流苏却打起十二分精神,眼光温和沉静地看着她,脑海里迅速分析着她的一言一行,拉起十二级警戒。

    “姨娘,他是谁?”流苏顺口问道,以常理推断,她应该要</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