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6

_分节阅读_24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问的,被侵犯了,能惊动龙雪梨亲自来试探确认,她若一副什么事都知道的样子就不正常了。

    “想知道何不自己去问?”龙雪梨笑着道,暗示流苏可以随便接近南瑾,接着站起身来,“姨娘刚处理一些事情有些累了,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恭送姨娘!”流苏有礼地福身,看着龙雪梨走出紫月阁。

    这演的是哪出?

    或许,她可以直接找那个人问问!

    今晚的月色极好,沁凉如水,纯透得如一层有实质的薄纱,朦胧地披在了华都的上空,树影婆娑,夜,万籁俱静!

    一首悠扬的曲子在听雨轩中响起,蜿转清幽,如月光倾城般,清透中带着幽静,非常悦耳。

    萧声很美,流苏的眼前好似浮现了一幅月光朦胧的绝美画面。

    她心一动,顺着小径便向听雨轩走去。

    从紫月阁到听雨轩才十多米的路程,有一条青白的鹅卵小径,两旁摆弄着很多花草。

    “公主,你真要过去找那位公子?”冬儿笑嘻嘻地问,神色很激动,看不出来公主平时安安静静,冷冷清清的,动心起来动作这么快。

    流苏那么聪颖,岂会猜不到那丫头的心思,只笑不语,南瑾不喜陌生人打扰,两名伺候他起居的侍女在院子外面站着,见是流苏,便起身行礼,流苏让她们起身,对冬儿道:“冬儿,你也在外头候着!”

    “是!”冬儿虽然好奇,却也听从流苏的吩咐。

    流苏进入听雨轩,一眼就看见南瑾在凉亭中吹箫,神色宁静平和而肃穆,好似在做着一件很神圣的事。

    月光朦胧,竹影斑驳,不远莲花亭亭玉立,夜莲吐香,男子白衣胜雪,静谧吹箫,这副情景,美得如一幅水墨画。

    流苏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刚刚的浮躁如被一层沁凉的水冲刷着,缓缓地冷静下来,心情舒坦而宁静,那曲子,熟悉得令她觉得安心。

    “你到底是谁?”一曲完毕,流苏双眸锁在他脸上,倏然问道。

    “在下风南瑾,见过公主殿下!”南瑾站起来,抱拳施礼,风度翩翩如贵公子。

    “风南瑾?”流苏低喃着这个名字,似乎想从记忆力寻找点滴有关于他的故事,却发现一片空白。

    南瑾细细观察着女子的脸色,清贵无暇的脸蛋滑过一丝苦涩,却隐忍下去,缓缓地坐到石凳上。

    “风南瑾,苏苏是谁?”

    “南瑾!”南瑾沉声道,定定地看着流苏,她微微一愣,一时反应不过来在说什么,南瑾道:“叫我南瑾,连名帝姓叫着生疏!”

    流苏沉默,“我们本来就不熟吧?”

    “不熟你大半夜过来做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小心败坏公主殿下的名誉。”

    “奇怪了,我们就算相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不会败坏本公主的名誉吗?”

    南瑾挑眉,有长见啊,竟然回嘴了,反应还这么快?

    “那你来做什么?”南瑾轻笑,眼光却盈满如月色般清透的美丽,如一层有实质的网,把流苏笼罩,她的心跳和脸上的热度,顿时节节攀升。

    突如其来的微笑如天上的星辰那么璀璨,清透的眸光如有魔力般,要把人狠狠地吸进去,那一瞬间的笑容,如满世界的鲜花绽放,清丽得近乎魅惑。流苏几次见到南瑾,他大多都是面无表情的,有时候是冷厉的,很少有这么不设防的微笑。

    妖孽啊!

    流苏垂下眸子,遮去白己眼光里惊艳和羞涩,她都要变得不认识自己了,一碰见他就紧张得手足无措,镇定下来龙初晴,没见过漂亮男子么,无情也漂亮,淡定淡定......流苏不停地在筑着万里长城,这心理建设做得非常完美,抬起眸光已是她平时的淡然和宁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想问你,我到底是谁?”流苏看着南瑾,沉静地问,他可别在对着她笑了,特别是那种柔情的笑。

    南瑾困惑地反问,“你这人好生奇怪,你不是公主殿下龙初晴么?还会是谁?”

    “我说以前,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自己无一点记忆,你一定认识我,对吗?”流苏略显得急切地问道,她现在就急切想要想起有关于自己以前的故事,一定不是如龙雪梨说得那么简单。

    南瑾把玩着手里的竹箫,修长纤细的手指细细地摩擦着竹箫,一脸高深莫测,斜晚着流苏反问:“王爷说什么是什么,我说什么也是什么,那么请问公主殿下,你又会相信谁呢?”

    “你这人怎么这样?”流苏不满地瞪着他,“我问你问题你好好回答就是,为什么又丢回来给我?”

    “我怎么不好好回答了?”南瑾沉声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你自己去想,总比别人告诉你来得好,天下这么多人,若是一人一个说法,你又该相信谁?”

    “问题是我想不起来!”流苏挫败地说道,她若想的起来,用得找问他么?

    “这就不是我能力所及的范围了,公主殿下,术业有专攻!”这行他不熟,南瑾一派轻松地道。

    “你......”流苏气结,她觉得她出门来找风南瑾真是错误的决定,南瑾好整以暇地把玩着竹萧

    流苏沉淀自己的情绪,努力恢复冷静,换了个问法,“风南瑾,在你眼里,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南瑾像是没听到似的,眼观鼻,鼻观心,一脸冷漠!

    流苏哭笑不得,这人的脾气还真是怪,当下重复问道:“南瑾,在你眼里,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龙雪梨么,一匹狼!”

    流苏凝眉,这就是答案了吗?南瑾微笑,“这是最直接的比喻,狼是什么动物呢?”

    流苏浅笑,“你不是她的贵客么?怎么这么说她?间谍啊?”

    “什么叫间谍?”

    流苏一愣,解释道:“间谍就是那种假意潜伏在敌人身边获取情报的人啊!”

    南瑾颔首,算是明白了,这不是和冰月宫是同行吗?

    “谁说我是她的贵客?”南瑾反问,“公主殿下,告诉一个道理,对你笑的,不一定是对你好的人,同样,住你家的可能想要灭了你家也说不定!”

    温和的语气,清贵的容颜,姿态却如此狂傲,好似他有这个资本,让人不敢质疑他话里的意思。

    “那你来王府做什么?”

    “你日后就会知道!”南瑾别有深意地道。

    流苏也不好奇,她现在比较想知道龙雪梨是不是在利用她来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许是牵制着什么人,只有这个可能性。

    “南瑾,那皇上是什么样的人?”流苏又问道。

    南瑾一笑,“也是一匹狼!”

    龙浅月是个少见的英明君王,仁政爱民,治国有方,当年余家叛乱,皇家两支军队在华都混战,差点毁了半座城池,是龙浅月出宫,不顾刀光剑影,御驾亲临,才平定京城,稳定一场内战,她是位无可挑剔的君王,仁慈、爱民、勇敢、且对国家忠诚,对百姓忠诚,虽然身体病弱,十几年来,却撑着残破的身体持政,龙雪梨无法憾动她半分地位。

    可是,谁让她扣下小白!

    在流苏和小白的选择上,南瑾是认为龙浅月比龙雪梨要更有君主气度的。

    流苏已经成人,思想已经成熟,能力也成熟,而小白却还小,聪颖过人,可塑性非常之高。

    “你眼里有好人吗?”流苏沉默了一下,淡定地问道。

    “有!”

    “谁啊?”

    “我!”

    ......

    流苏更沉默了,他要是好人,天都要翻了吧?

    虽然接触不深,但是凭感觉也知道他这人不简单,眼光那般冷厉,杀起人来绝对不会手软,这样的人绝对和好人打不上边。

    南瑾轻笑,他发觉,逗着流苏挺有成就感的,让她自己头大去,反正她提防着龙雪梨就成,其他的他来解决。流苏是那种事到临头才会爆发出潜能的女人,所有的才智和聪明总是在危急关头才有用处,平时就像一棵谁都可日欺负的小草,龙雪梨兴许是太小看她了,可能她自己也想不到,她心目中一无是处的侄女究竟有什么样的震憾力吧。

    “听箫么?”南瑾倏然问道。

    流苏领首,南瑾便缓缓地吹奏起来,是流苏最喜欢曲子。

    池塘荷花暗香浮动,月光缓缓地流泻,竹影摇曳斑驳,淡淡地打在他们在身上,如一层柔软的绸缎流过,镀上一层浪漫的色彩。

    流苏静静地看着南瑾专注的脸,天地间,所有的色彩都黯然失色,眼前的白衣公子如揽进世间所有的颜色,刹那芳华,惊心动魄。一股莫名其妙的温暖和感动涌上来,流苏心口发热,连带着眼也发热,悠扬的曲子有种挥不去的悲伤,偶尔又流溢是淡淡的幸福,可那么短暂,忧伤是整个曲子的基调。

    可能是月色太好了,迷人心魂,流苏竟然生出天荒地老的错觉,情愿就这么听着他吹下去,情愿时光永远留在这一刻。

    “满意我的样貌吗?”一曲毕,见流苏还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南瑾不禁微笑问道,他特满意她的反应。

    “一般般!”流苏典型的口是心非,心里腹诽,男人长得好看很得意吗?瞧他一脸的笑,刺眼啊!

    “一般般就看得入神了?”南瑾戏谑。

    流苏脸上蹭上一朵红云,连耳根都微微发热,都是月光惹得祸,太迷人了,所以才失态了。

    她想起一件事,低着头,吱吱呜呜地道:“那个......那个白天那巴掌,很疼吧?”

    南瑾笑了,好整以暇地看着妻子红透的脸,这算是变相的道歉吗?南瑾又不禁逗她,“打都打了,再来问是不是晚了?”

    流苏瞪眼,一想到自己都道歉了,这人还嘴上不饶人,她立即就反击,“百荷节那天,人家才亲你脸一下,你把人家打进河里,谁更过分啊?”

    流苏提起南瑾的痛脚了,想起那天被偷亲,他浑身又寒毛耸立,倏然眯起眼睛,狠狠地瞪着流苏,阴测测地问:“这能相比吗?”

    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倏然化身夺命阎罗,识相的自然要闭嘴,流苏十分识时务,干笑着就混过去,南瑾重重一哼。

    变脸可真快.她见天色不早了,也借口打算回去,溜了再说,南瑾喊住她,挑眉笑道:“公主殿下,晚安!”

    这是以前苏苏睡前的习惯用语,多年下来,南瑾也染上习惯了。她也匆匆说了声,便出了听雨轩,南瑾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溢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冬儿见流苏满脸通红地出来,掩嘴一笑,流苏轻咳一声,一阵晚风吹来,脸上的燥热消散了些。

    走在青石小径上,流苏脑海里还闪着他吹箫时专注的模样,真的很迷人,也很熟悉!

    “公主,你和漂亮公子说了什么?”冬儿是好奇宝宝,看公主脸</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