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8

_分节阅读_24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的心里

    就开始扭曲,常年生活的姐姐的光环下,被比得暗淡

    无光,让她开始有些限圣主。

    生下龙雪梨之后,她便把所有的希望者『寄托在

    龙雪梨身上,她在想,即便不是继承人,她

    的女儿也不会比姐姐的差,她想要证明,天选定的人

    并不一定是最出色的,雪梨比浅月更强,

    更适合当皇帝。

    白小她母亲对她要求就特别的严格,也把她成长

    痛苦的经历强加在她身上,每次者『拿她和

    龙浅月对比,久而久之,龙雪梨就开始限龙浅月。

    且龙浅月一出生就是直系公主,顺位继承人,众

    星捧月,幼年的龙雪梨对母亲有种人儒慕

    之清,她母亲对她疾言厉色,对龙浅月却恭顺迎合,

    这点让龙雪梨越发脑火,她很情楚地记得

    ,有一次,那是下雪天,龙浅月不小心掉进冰河里

    ,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爱女心切的圣主罚她在下着雪的天气,直到跪得她冷得昏迷过去,圣主方作罢。

    一直恨,是在那时候加深的吧.

    也因为那件事,龙雪梨和龙浅月姐妹的渐渐坑离,也渐渐生出权欲之心,那么小的年龄,

    她就明白,权力才是最稳固的东西,能保住她最宝贵的东西。站在那高高在地方,掌护着全天

    下,驾驭着她的领土,这种优越感,是她所需要的,那是一种能力的肯定。

    由此越陷越深。

    “当年我搬出皇宫,心里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龙雪梨仕自瑾面前毫不

    掩饰她的野心,双眸圈圈有神地看着这堵代表着权力的高墙。

    轻移莲步,红袍飘动,龙雪梨说道:“我母亲从小就不让我称呼她为母亲或者娘,她偷偷

    告诉我,除非我比龙浅月强大,比龙浅月更出色,什么者『比龙浅月优秀,她才会允许我喊她一

    声娘,直到她死.风南瑾你看那面大旗,是我女儿国的标志,那蝴蝶多好看,金光闪耀,尊贵

    逼人,好看,我却很讨厌,为什么身上有蝴蝶的人才是君主,真是可笑可悲的谬论,说她们是

    天选择的王,真是笑话,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天,天会做什么,除了不公平还是不公

    平,若是女儿国的女儿有个白痴身上长了蝴蝶,那她也是君主么?”

    龙雪梨很不服气的就是这点,女儿国选拨女帝根本就不用通过才艺比试,不用通过能力较

    量,出生就代表了一切,谁的身上有君主标志谁就是女帝,几百年来无一例外,若她早知道是

    这样,幼年时就该把龙浅月推入水井,看他们去哪儿找出一个身上有蝴蝶的继承人。

    不公平的制度下,白然产生不公平待遇,白然扭曲人的心灵和灵魂,南瑾侧眼,眼光深思

    ,龙雪梨的心已经被嫉妒扭曲,被权欲熏得发黑,又是一皇室权欲下的产物,为什么那么执着

    于皇位?那张龙椅有那么好吗,每一朝每一代者『有人为了那张龙椅争得头破血流,尸横遍野。

    那皇道路上的白骨白岂皑,看得人触目原自。

    很重要口马?

    他不这样认为,唾手可得的龙椅对他而言什么意义者刚受有,对他风南瑾来说,万里锦绣江

    山还不如苏苏一遭一笑。

    他不会为了那张龙椅君临天下,却可以为了苏苏的笑窖袖手天下。

    “你怎么不说话?觉得本王很可泊?’丽王浅笑问道,沉静的眼光帝着一种胁迫隆的笑,

    蛊惑中帝着三分杀气,隐藏在漆黑的眸子之后。

    南瑾面无表清,眉宇情冷,冷声道:“没兴趣.

    他对她们姐妹之间的思怨不感兴趣,对女儿国白古仁)未的传位传统更不感兴趣。

    龙雪梨重重一哼,深沉的眼神如刀刃般锋利,冷笑道:“风南瑾,卷入这场漩涡,你想独

    善其身,做梦去了.

    说罢摆袖,挺直背脊走进宫门,那娇柔艳丽的红,在宫门前显得很渺小。

    他看着她的背影冷笑,“独善其身?若是独善其身,他就不会出现在这儿了?

    希望小家伙看见他,不要太晾讶才好.

    龙雪梨帝着风南瑾入席,一度晾艳全场,除了龙浅月和小公主,所有官员已经全部列席,

    风南瑾一身雪衣,仿佛雪原上溃柑独工的一株雪莲,干净纯透,风华绝代,饶是女儿国盛产美

    男,也着实让在位的男男女女晾艳了一把。

    虽然长得倾国倾城,情贵无暇,身上却无一点脂粉味,刚硬冷然,顺长的身材如蕴藏着强

    大的力量,尊贵据傲,优雅如王侯,飘逸如仙人,仿若一颗在晨零中的青竹。冷模的眼光如高

    高在上的天神藐视着凡尘中的思怨纠缠,隐约透出的嘲讽和傲漫,更给他添了一分硬气,把柔

    和刚完美地结合。

    见过凤来公主的官员本就不多,大家不约而同的猜测看,或许是丽王的男宠,交头接耳,

    窃窃私语,众人纷纷嘀咕着,丽王府中并无男妃,只有三名男宠,丽王白小处处争强好胜,绝况且,他们也真不忍心把男宠这样的帽子扣在这位情贵无暇的年轻公子身上。

    公子如玉,风华绝代.

    本来吵闹的宴会因龙雪梨和南瑾的到来而静谧无声,落针可闻。

    丽丰坐在右边的第一排,南窿坐在她旁边,而左边第一排便是周相,旁油坐着她的大儿子

    周流云。

    流云举起胭杯对看自瑾遥遥一敬,俊美无侍的脸庞闪过戏谑,狭长的桃花眼里尽是笑意,

    像只狐狸,南瑾也举起面前的酒杯,凌空对碰了下,流云一饮而尽,他却把玉杯重新放回原地

    “你认识流云?’提起这号头疼的人物,龙雪梨者『不免肇眉,周相家的大公子,那是出了

    名的笑面狐狸,绵里藏针,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死无全尸。

    “不认识.’南瑾冷淡应道,丽王疑惑了,她还以为他们认识呢,百官也显然也有种错觉

    丽王府家帝来的公子和周相家的大公子好似哥们似的,交清不错,给今天本就很有话题的宴

    会再添精彩至板的一笔。

    南瑾眼光微微扫过全场,男女皆有,这和圣天情一色的男隆官员有天壤之别,看起来挺和

    谐的,并不夹兀,一般能当上二品以上官员的女官,他者『不会把她当成女人来看,这是东方御

    曾经和他说的一个笑话,他说在战场上,圣天的一队巡逻兵遇上女儿国一队军队的野外训练,

    不小心起了口角,秉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对她们节节退让,却被打得洛化梳水。后来想要

    全力反抗的时候才发现,队形早就被人打散了,此事的教训便是,千万别太小看女儿国的女人。南瑾的

    眼光微微扫过一圈,好些官员本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倏然见他看过来,心中一凛,匆匆别

    过视线。南瑾心中冷笑,光是扫了一圈,差不多能把他们的名字派别等和脑侮里的资料对上等

    丁万。

    长老阁多麒隆为主,丽祭祀院多仁)灰隆为主,双方人马在他们进场之气还冷口朝热讽,不

    放过任何一个能攻击对方的场合。

    左排第一位的周相问白己的儿子,“你认识他?

    梳办摇头,耸耸肩膀,两粒干果潇洒地抛入嘴曰里,周相温和地笑道:“你又打什么主意

    宁

    “娘,哪儿有什么主意,这不是我们女儿国的咐马么,扣户抬呼套近乎,日后让他多美言

    几句,捞份钱多又情闲的工作来做。’流云嘿嘿地笑道,眼光却若有若无地飘过去,漆黑的眸

    子闪着慧黯的光芒。

    风南瑾行事作风他听过一点,希望他没判断错误.

    “你这孩子,净说些胡话.

    “不过娘,他和小公主长得真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流云晾奇道,特别是连那一点朱

    砂者『相似,想让人不佩服者『不行。

    “他们是父女,相像有什么奇匡的?’周相笑道。

    “我是你儿子,怎么扮受见和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也不像爹啊.’流云嘿嘿地笑道。

    气氛正一片诡异中,皇帝和小公主到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87章 史上最有爱的嫁妆!

    。月色板好,星光凝辉如霜影画屏,夏烟朦胧,情透宜人。  随着一阵大的骚动,龙浅月牵着小白从从窖地走进殿门,文武百官齐齐站起来,恭敬礼视

    龙浅月宽大的凤袍轻扬,白有一股不窖侵犯的尊贵和威严,那是经过岁月累积下来的枪桑

    和睿智,牵着小白,面帝微笑,隐约有股骄傲,好似掌心卜握着的便是她此生最大的骄傲。

    姿金的彩凤大柱,笔直的竖在沁水阁周围,华贵的侮某式四角垂下十盏美丽的琉璃宫灯,

    将沁水阁照的宛如白昼,长长的红色梳办飘荡下来,在夜风的吹拂下轻轻流动,给这个庄重的

    场合添了几分神秘。

    地上铺着彩凤蝴蝶展翅式样花纹的玉彩地衣,大红的颜色显出喜气,彩凤和蝴蝶交织的暗

    纹刺绣更是展现了女儿国特有的风采和尊贵。从沁水阁的殿门一直长长地铺上十九层台阶,直

    到龙椅面前。

    龙浅月牵着小白,在华丽尊贵的地毯不紧不漫地走出,享受看瞩日的视线。百官静穆,恭

    敬而有礼。

    南瑾眼光静静地落在小白身上,唇角露出笑窖,这丫头经过这么打扮,还真有几分气势,

    挺能唬人的。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小凤袍,月到司扣着一条彩蝶式样的腰帝,上头点缀着很多细碎紫色宝

    石,正中间却镶嵌着一块凤血宝石,她胸前帝着一条彩蝶项链,那条彩蝶板大,以七色宝石点

    缀着蝴蝶的翅膀,做工精致,世间罕见。比她身上那只彩蝶还要大,和沁水阁里的光线相辉映

    <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