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0

_分节阅读_25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一了百了,永绝后患啊.

    多利索的手法,小白者『佩服白己了?

    龙浅月闻言微笑,人家常说,孩子看问题是最直接的,这句话说得果然不错,她的提议是

    很好的,只是目前没有可行隆。

    龙浅月露出笑窖,睿智深邃的眼眸者『是笑意,白有一股风华流露,她环视底下一周,温柔

    而坚定地对小白道:“孩子啊,死亡不是解决问题方法,有时是制造问题的冲夹,你永远要记

    得,这是最渗烈的解决方法,你要学会的是驾驭人,而不是征服人,只有驾驭,你才能随心所

    欲,若是征服,物板必反?

    小白静静地听着,话她是听进去了,但话锋一转道:“可是姨婆,他们这样吵,你不烦吗

    宁

    龙浅月淡笑,“习暖就好.

    小白咋舌,这皇帝当得真辛苦,那她做什么不让给相当的人去当呢?这话小白聪明的扮受问

    ,面无表清地道:“我还是觉得炸平了最好,一个不留?

    龙浅月笑,“你仁)后若是能保证呵先灭亡不会对国体造成冲击,那你炸平他们,姨婆没意

    见一

    她比谁够更想结束两院统怡的历史。

    龙浅月慈爱地看着小白说道:“小白,你要记住,一个国家只有君主和百姓是无法发展的

    ,你需要无数的官员,而这批官员不一定每个人者『会听你的话,你不能说一个不听,你杀一个

    ,两个不听,你杀一双,这和暴君就没区别了,你要做的是计袖们心甘清愿地为你所用,这就

    是权力驾驭的艺术,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漫漫便会懂得。

    小白嗯了一声,倏然下面爆出一声剧烈的拍桌声,在一片激烈的争吵声倍加显眼,小白和

    龙浅月视线扫过去,是长老阁一名脾气火爆的长老发威了,被激得脸色爆红,脑门充血,喇一

    声站起来,就想过去着司徒院士拼命。

    龙雪梨眉心微微拧一下,龙浅月温和却有力的声音从上头淡淡地响起,如一团冰气吹入烧

    得正旺的烈火中。

    “众位爱卿,今天这个宴会是为了凤来公主而举办,你们此般吵闹,是不想承认凤来公主

    还是抗议联?

    底下正吵得不可开交,见皇帝开口,祭祀院的人这才收工闭嘴,长老阁的人见龙雪梨从头

    到尾者『不说话,也开始闭嘴,竟然是鸦雀无声的场面。

    小白错愕,这和唱戏一样,变得可真陕.

    龙浅月冷声道:“红鞘公主一事,联已决定,众位爱卿休得多议,她本是联的皇妹,女儿

    国的长公主,幼年犯错,如今却为女儿国诞下继承人,功不可扮受,联想不出理由反对,诚如你

    们刚刚所言,只要说得出一条让联信服的理由,联便取消这个决定,倘若没有,此事就此决定

    一

    龙雪梨刚说话,云长老便有话要说,龙雪梨以眼神喝止,微笑道:“皇上说得板是,红鞘

    公主流落在外二十余年,受尽默辱,所犯错误也得到惩罚,近者已矣,多说无益,皇上想把红

    鞘公主接回,迁入皇陵,臣,第一个赞成.

    云长老他们看龙雪梨的眼光如看着匡物似的,非常晾讶,龙浅月却一笑,说道:“玉相,

    此事由你全权负责.

    “微臣领旨?’周相恭敬地道,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龙浅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漫天星辰闪耀,她眼光不由白主地上移,漫天星斗,哪一颗才

    是她可冷的妹妹呢?

    紫月,你终于可以回家了?

    她敛去陇伤的神色,朗朗一笑,“宴会开始,淳儿,点炮.

    “是.’小白站起来,走到礼炮旁边,结果伺官给她的火把,点燃炮引,只听得一声巨大

    的声响,礼炮震天,沁水阁外围升腾无数烟花。华丽渲染整片天空。

    热闹,而且意义深长.

    随着礼炮声响,烟花升腾,宴会也算是正式开始。

    沁水阁中央,摆出一个莲花形状的戏台,边缘麟白色点缀,镶嵌着几个流光溢彩的各色

    宝石,散发出绚丽的光,整个戏台看起来非常工体和柔美。戏台东西方向还有两面红色大鼓,

    歌女们在戏台是倾清表演,火红的绸缎人红蛇灵活地游走,偶尔向大鼓袭击,鼓声震天,一排

    接着一排,声势浩大,美丽的舞娘,柔美的舞蹈,灵活秀美的红色绸缎,者『给人一种华丽的视

    觉享受。

    皇家的排场,白然比外头的表演更来得有气派,尤其是在沁水阁华丽的灯光衬托下,更来

    得神秘而魅力四飞益。

    宴会也正式进入高潮,人人者『沉迷的舞女们精湛的表演中,宫女在百官中来回穿校,端茶

    添酒,尽心伺候着。

    “风堡主,可否满意女儿国的招得?’歌舞毕,龙浅月倏然浅浅地问道,眼光看向一直垂

    眸平静的风南瑾,早就听闻风南瑾之名,却从未打过招呼,龙浅月对晾艳天下的男人非常好奇

    ,算起来,他应该是她的侄女婿。

    “非常满意.’南瑾别有深意地道,眉宇情冷,若不是女儿国的招待,他们一家三口多半

    在凤城了。

    龙雪梨笑道:“皇上,风堡主这次来女儿国是有正事相商,臣妹止扣异向皇上票明?

    “什么事?”龙浅月笑得温和大方,轻柔地问道,他会出现的丽王府她并不吃晾,流苏在

    明阴匕,他定然在哪儿,且小白在宫里又没有危险,他白然是仁)赓子为重,他来女儿国有什么事

    ,大家者巨自知肚明。

    从龙浅月出口开始,百官也知道南瑾的身份,凤来公主的生父,文武百官者『挂着一点好奇

    ,看向风南瑾。

    小公主的宫里,公主的丽王府,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这场拉锯战中,谁赢谁输,这一次便是关键了.

    “风堡主有意开辟一条从扮莫北侮到自疆四北部的侮上航线,外接赤丹河,让西北部的物资

    能顺利流通女儿国各个城他,打通自疆四北部和圣天的通商口岸,这两天正找臣妹谈论此事.”龙雪梨淡淡地笑道,注意道龙浅月的诧异,她深沉的瞳眸划过一道异光,唇角浮起得意的笑

    窖。

    “南疆东北部的航侮线路若是开发,必须经过死亡侮域,周相派人经过多方勘察始终不能

    开辟,那段侮域暗礁颇多,时常有龙卷风和漩涡,船只经过十有八九沉船,近百年尚未找到一

    条合适的航线,风堡主有信心,风家航运的人敢经过死亡侮域?”龙浅月虽然心动,却保持着

    身为君主的警隔,这是龙雪梨的圈套罢了,她心中冷笑。

    流苏在她手上,她让风南瑾做什么,风南瑾自然不会降逆他的意思,况且开辟一条经过死

    亡侮域的航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南瑾沉声道:“皇上有所不知,风家去年已经开辟了从扮莫北海到西域西面的航线,从西域

    西面绕过死亡侮域便可进入南疆东北部,只是航线稍微长点,却无太大风险.

    “此事联听玉相提过,可若是联扮受记错的话,这条航线因在扮莫北侮浅滩侮域常有鳖鱼成群

    出没,还未正式开通运货,不是吗?”龙浅月淡淡笑道,睿智的眼光露出少许笑意,她显然对

    侮上贸易了如指掌.

    去年这条航线开通的时候,周相就曾提议和风家合作,开许自疆四北部的航线,但因航线

    开辟后第一次航运在浅滩侮域遇到鳖鱼袭击沉船便再无动静,南瑾命人重新设计航行路线,绕

    过这片危地。

    “皇上大可派人查一查,这条航线从去年十一月初就开始运货,航线早就成熟.’南瑾沉

    着应对。

    周相道:“风堡主,为何想到要开辟南疆西北部的航线?

    周相一言,直达中心,犀利见血,眼光温文地扫向一旁的龙雪梨,不满了坏疑,她让风南

    瑾开通南疆那条航线做什么?

    自瑾叹息,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清,小白激灵灵地打了寒颤,这戏太入迷了口巴?

    “南疆畜牧,农耕发展迅速,贸易却闭塞,除了积粮积蓄并无他法可Wu-雪灾,每

    年干旱,暴雪,大多臣民无法拥有充足的物资过活,只有在干旱中死亡,只有在寒风呼啸中渗

    呼等死?烧杀抢掠更是层出不绝,当年官员也相当头疼,陆路交通运输因为有雪山和沙模的阻

    碍,不仅成本太高,且时间较长,根本不适合南疆的发展,这也是南疆这块福地一直发展缓漫

    的原因。’在这样的清况下,她们还会有人总想着内证.残杀,南瑾觉得十分晾奇。

    百官白然知道风南瑾所说的清况,这是龙浅月最棘手的一块地方,那里盛产金银铁矿和玉

    石,其开采过程却板度浪费,且从南疆住外输出非常缓漫,就是因为交通不方便,若是有风家

    船运负责开采,定能打通水路交通,到时候自疆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贫畜四级分化太严重,又夏冬两季又经常有暴乱,龙雪梨早就想解决这个问题,开辟交通

    运输航线无疑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南疆的西北部一定很陕就会富裕起来,而西北部是她

    的领地,对她百利无一害。

    百官交头接耳,纷纷猜测看他此举真正的用意,主要是现在半个南疆者『握在龙雪梨手里,

    若是开辟这条航线,西北部经济帝动,对龙雪梨而言,仿佛如虎添翼,可若是不答应,在整个

    文武百官面前,她便有失德之嫌,龙浅月睿智的头脑里开始急速地运转起来。

    因为开辟这条航线势必要等到周相的批准,龙雪梨干脆越级,借由风南瑾,直接向龙浅月

    提出。

    “这计划也太阴险了些了吧?’流云低声咕碾道:“风南瑾开辟这条航线,皇上负责全程</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