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1

_分节阅读_25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费用,丽王平白无故就能得到半个南疆,西北部是她的领土范围,那是一块宝地呀,若是开通

    水上交通,绕过雪山和沙模,西北部只需半年就能臀荣起来,太损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清?

    周相沉重地领首,更棘手的问题是,这件事在文武百官团前提起,是利国利民的一项外交

    政策,若是皇上不同意,第二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女儿国,百姓就会认为皇帝失德,为了

    和丽王的权势之争,不顾南疆的百姓,那女帝在民间的威望会大大降低。

    果然是高招?

    清况开始一面倒,长老阁官员纷纷同意风南瑾的提议,丽祭祀院这边竟然提不出一个好的

    借口来反抗,只能狠狠地瞪了风南瑾一样。

    龙雪梨唇角微微掠过一抹不算太明显的笑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南瑾面无表清,心里冷笑地看着这一幕,周相眼光依然一片温和,净是思考,而龙浅月沉

    默着,不知在想什么。

    小白看白家爹爹一眼,轻声对龙雪梨说道:“姨婆,不管爹爹说什么,你顺着他的意思便

    是一

    龙浅月慈爱一笑,“你不泊他坑了姨婆?

    小白笑吟吟地道:“姨婆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娘是你侄女,我爹白然是你侄女婿,者『是一

    家人怎么能说是坑呢?

    虽然以他爹的性子不可能会吃亏,这时候也不能说。

    “小白,你不知道亲兄弟还明算账的么?

    小白笑得彬彬有礼,又有些甜蜜可爱,“姨婆,女儿国的天下还不是我娘的?我爹为了我

    娘可日涟风家者『小哭昵,能给我娘的,他可全者『给了,这样的女婿你上哪儿找去?再说了,我

    爹是天下闻名的风南瑾,有他帮衬着,女儿国一定更强大,他舍不得伤害我娘的,这样的人才

    你打着灯笼没处找.

    “你真是人精.’句句说到龙浅月的心坎里。

    小白笑,父女完美捂档啊.

    南瑾笑道:“皇上,我不仅仅可日开辟这条航线,我还可以帮你仕自疆开设作坊,冶铁,

    烧造,玉石作坊等,到时候不止是畜牧农桑发展,详下沙构会迅速发展。到时候,自疆特有的

    物资,牛.马.羊.肉.奶.织绣毡毯诸般商物,可仁)扒水路直接销住圣天各地,而且我保证

    价钱和现在一定有所区别。粮食.皮革.裘衣.陶瓷.铁矿.玉石,金银等物品,不但可仁)大

    量流入,而且价钱会比现在降低三成。

    此言一出,四座皆晾。

    龙浅月看了小白一眼,小白唇角一扯.

    龙雪梨微微色变,却努力压抑着,不让人看出端倪来,她眯眼,警告地瞥了一旁的风南瑾

    ,这和她所说的去清况不符合,然南瑾对她视若无睹,上了谈判桌,他便掌控一切,岂能让别

    人指手画脚?

    “呵呵,风堡主说得好听,帮我们仕自疆开设作坊.冶铁.烧造?你说笑了吧?南疆的西

    北部矿产丰富,天下皆知,若不是交通不便,哪儿还由你插手?你仕自疆开设这么多作坊和冶

    铁,你让本地的下沙怎么发展,南疆向来有保护政策,你这些所谓的生意在南疆绝不可能获得

    批准.’长努阁妥长老冷声道,他这哪儿是帮人呢,简直就是陈货打劫啊,我给你一块糖,你

    就要给我一罐蜂蜜,这算盘打得比丽王还响亮.

    南瑾笑得一派斯文,“你也说了交通运输不方便,若从女儿国管辖的侮域,根本就无法开

    辟这条航线,天下航运我是风家的,没有我的许可,圣天范围内的侮域你们寸步难行,自疆日

    年之后还是现在南疆,你们可日月选择拒绝啊.

    南瑾摆出一副我无所谓的神清,他是商人,岂有做亏本生意的道理.

    “风南瑾一”龙雪梨出声警告,他不要太过分,这男人是典型的阳奉阴违么?可细细想起

    来,他真的从未答应过她什么。

    一直日未好似者『是制造一些朦胧的假象,给她一种错觉,不管她提什么要求,他者『会答应

    的错觉。

    龙雪梨知道白己不能坐日特毙,出言笑道:“风堡主,你也知道,南疆冬天雪灾严重,每

    年的冬天就会死去无数百姓,南疆地域辽阔,过冬最大的难题就是粮食,本王想,你既然想从

    这片土地获利,那么每年过冬的粮食,你可否提供?

    龙雪梨一提这个问题,长老阁的人暗白佩服,这招绝,肯定能逼得风南瑾白动却步,每年

    给南疆提供过冬的粮食,那是一笔庞大的数目啊,且严冬南疆境内的河域大多会结冰,她这么

    说分明是强人所难。

    “那可得需要多少粮食啊?’南瑾微微一笑,并未露出退缩的神色。

    龙雪梨微笑,挑衅道:“风堡主富可敌国,这点钱对你而言不算什么吧?而且若你真的插

    手南疆西北部的生意,那这点钱者『不是你从女儿国卷走财富的零头.

    他是生意高手,人尽皆知?

    “风南瑾,你给我小心点,莫非你真的不顾初晴的隆命?”龙雪梨低头,咬牙切齿地吐出

    一句话。

    深沉的警告.

    风南瑾眼光一沉,冷笑道:“我限别人肠苏来威胁我.

    龙雪梨一愣,亦冷笑,“那又怎么样,相信我,你绝对无法将她从我手心帝走.

    “拭目日特.

    “你会后晦的?”龙雪梨冷笑。

    南瑾沉默,“凡是肠苏威胁我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一

    “你会后晦的?”龙雪梨说得无比肯定。

    两人之间的暗涌,不少人者『察觉到了,龙浅月微微一笑,说道:“风堡主,我们换个交易

    怎么样?你在南疆的生意无偿转给联如何?

    这话一出,连龙雪梨也晾讶,皇上好大的口气。

    “理由?’南瑾微笑挑眉。

    “理由么?”龙浅月笑得别有深意,“就当是你嫁给公主的嫁妆如何?

    小白没忍住,扑味一笑.

    风南瑾的脸喇一声,全黑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88章

    。左排的周流云不顾场合,拍案叫好,哈哈大笑起来,俊美那气的男子爽朗的笑声压倒全场  面前的梨木桌上的玉杯被他拍得震动,胭撤丁出来。周相详防手衬吞儿子的衣袖示意他别太过

    分。

    流云板力克制笑声,唇角却越咧越开,笑得无比欢畅,龙浅月的话显然取乐了他。

    南瑾的脸沉得如六月的雷雨天,一片阴沉,灵秀的眼眸里闪着嗜血般的喷怒,眉宇间一点

    朱砂益发显得凄绝,如血滴子般,隐约滑动着敞湘的杀气,狠狠地扫过来,他这才稍微收敛一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龙浅月的话对风南瑾而言是一种羞辱,等同于把白尊送到人家脚下

    ,被人狠狠地踩着。

    在场的文武百官大多者『觉得并无什么问题,因为公主是皇空中人,其女又是下一代的皇帝

    白然会有帝君男妃,男人者『是上门女婿,这对女儿国的男人而言,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根深

    蒂固的观念虽然已经在动摇,可在皇室依然有着泰山一般的地位。

    然对风南瑾而言,这可不是什么荣耀的事清,有损尊严,当他是女人吗?还嫁妆.哼.

    小白笑得可欢乐了,第一次看见她强大如斯的爹爹吃瘪,有种说不出的欢喜,她就差没啧

    瓜子看戏了。小丫头对南瑾非常有信心,他爹不愿意做的事,没人能逼他,这大姑娘上花轿的

    画面,她想想就乐,她爹会同意才奇匡。

    在场的百官对龙浅月这项提议者『显得有的晾赞,有的暗骂,龙雪梨的脸色阴得可明简出水

    来,微微垂下的眸光露出凶狠的杀意。龙浅月这个如意算盘打得最响壳,明知道梳办在她手里

    亦允诺他们的婚礼,摆明就是想促成这桩婚事,权力之争无非是利益之争,若是风南瑾同意

    龙浅月的提议,整个自疆四北部就会落在龙雪梨手里,若是南瑾不同意,这块利润就会成空。

    龙雪梨能有足够的能力和龙浅月抗衡,靠的就是长老阁的支持,他们是保守派的贵族代表

    白然希望南瑾答应下来,平白把这块饼分给女儿国,龙浅月仕自疆的触角不及他们大,这块

    利益还是落在他们手里。

    到时候为了让这个计划顺利进行,长老阁的人一定会劝龙雪梨交出流苏,促成这段婚姻,

    内外夹攻,她必定会失去流苏这张王牌.

    风南瑾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哭梳办,龙浅月正是看中了这点,一击即中?

    风南瑾是何等聪明人物,又岂会看不出她真正的意思,龙雪梨限得几乎咬碎牙眼,算计来

    算计去,最大的赢家还是龙浅月。

    所谓一盘棋,有白子,有黑子,有下棋人,有观棋人,谁者『想做执手下棋之人,就像是今

    天的局面,龙浅月是执棋人,文武百官是观棋人,她和风南瑾是棋子,整个女儿国背景就是大

    棋盘,从头到尾,她才是赢家。

    面帝微笑,赢了全局。

    关键就在风南瑾的答案.

    文武百官者『提着心细细地听着雪衣男子的回答,凝神静气,整个喧闹的场面竟然鸦雀无声

    龙雪梨警告地扫了他一眼,眼光非常阴狠,大有风南瑾若不黝的吩咐行事,她就会杀了

    流苏,绝不留清。

    男子白衣胜雪,长风从他的衣裳划过,翩然起舞,飘逸更添情贵,俊逸挺拔的身姿如凝聚

    苍育所有臀星的光芒,成了他们唯一瞩目的焦点。

    南瑾定定地看着龙浅月,沉声道:“我可仁)天偿转送给你,就当做我给你晚了玉年的聘礼

    一

    男子特意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