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2

_分节阅读_25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重了玉年两个字.

    南瑾这话说得意思可多了,一来拒绝嫁人,二来很明白地告诉龙浅月,这块饼我可仁)给你

    ,也算是配合她的计划,三来更是强调了他和你们的公主殿下早在玉年前就是夫妻,不会再有

    什么婚礼,或者嫁娶之事,乃是多此一举,四来也间接地承认了苏苏和白己的身份,正式卷入

    女儿国皇位争夺的风彼中。

    龙浅月微微一笑,龙雪梨脸色更阴了,一家欢笑一家愁。

    而文武百官反应各不相同,连一向支持龙雪梨登基的长老阁众多官员也开始犹豫着风向。

    有了风南瑾的龙浅月比龙雪梨更胜一筹,不管是在财力上还是在气势上,而且,公主和小公主

    是下一任的皇帝,又是风南瑾妻女,日后他定会全力辅佐女帝。他的威名天下谁人不知,谁人

    不晓,一时间,整片宴会者『陷入低低的私语中,祭祀院的人倒是绝对赞同。

    龙浅月微笑地看着底下议论纷纷的百官,一切如她所料,她保持着完美的微笑,说道:

    不管是嫁状还是聘礼,联接受了?风堡主,虽然你和公主早就大婚,又是凤来公主的生父,但

    在女儿国,势必还得举行一场婚礼,才算被女儿国臣民所接受.

    谁稀罕女儿国的接受?

    南瑾心里冷笑,脸上却面无表清应承道:“可以.

    龙浅月微笑,朝着龙雪梨说道:“雪梨,联之前把公主送到你府上,让你教她宫廷礼仪教

    得差不多了么?

    龙雪梨轻笑,“回皇上,公主天资聪颖,臣妹所教礼仪她撇悉,定不会让皇上失望.

    “你做事联一向放心.

    “谢皇上赞誉.”龙雪梨微笑道。

    “既然如此,联就接回公主,让他们一家在宫里好好团聚.”龙浅月道。

    “是,臣妹遵旨.

    南瑾忍不住挑眉,说道演戏高手,此两堂姐妹才是精英,变脸基本无需眨眼,说谎也是天

    衣无缝,合清合理。

    但总算是了他一桩心事,流苏在皇宫,比在丽王府要安全多了,且由丽王亲自承诺,将来

    暗地动手的机会也减低,其他的事,他再漫漫想办法.

    龙雪梨脸上虽无一丝不陕,心里却限板风南瑾。

    原来帝来进宫是为了自疆四北部那块福地,现在得到是得到了,却被风南瑾反将一军,失

    去得更多,得失权衡之下,这一仗,她输得很彻底.

    是她看错了风南瑾,流苏在她手上,他也敢如此放肆,很好,那就别挂她自狠.

    “风南瑾,很陕你会后晦,到时候即便是跪着求本王,本王也不会施予援手.”龙雪梨风

    度翩翩地坐回原位,南瑾眉心一跳,也不动声色地坐下。

    “丽王爷,你原本和我说便是自疆四北部的航线问题,你说的,我全部者『照做了,哪样没

    做到?’宴会又继续,南瑾平静地问道。

    龙雪梨冷笑,是啊,他们的约定他全做到了,而且做得很漂亮,这没什么不对。然而,他

    的反击却把她所得完全击垮,甚至动摇长老阁众官员的信心。

    政怡舞台上无永远的朋友,也无永远的敌人,一旦利益有了冲夹,便可形成多种复杂关系。在女儿国,龙浅月代表是皇空的权力和利益,龙雪梨代表的是贵族的权力和利益,白古仁)未

    ,这两者者『是矛盾和冲夹的,其冲夹无非就是利益冲夹,今晚的这一仗,龙雪梨和龙浅月由过

    去的平等地位开始出现倾斜,她开始有了危机感。

    龙雪梨毕竟在官场打滚二十余年,处事不院不乱,即便败了一仗,她也没有出现太多的棍

    乱和院张,只是冷静地分析下一步该如何做。

    这场暗潮涌动的宴会,冥冥之中已经在昭示着什么。

    风南瑾彻底表态了,龙雪梨白然不会蠢到再次相信他,不过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绝对.

    “风南瑾,本王是小看你了一”龙雪梨微笑,淡淡地总结,人总是太自信,所以才会败,

    倘若不是白信风南瑾会为了方流苏妥协,她本该准备一条后路,不会贸然帝他进宫,是太心急

    了,才出现了失误。

    可,毕竟只是失误,不是失败.

    南瑾宴会中途离席,流云随他出了皇宫,喊住了风南瑾。

    夜光下,流云笑得有些那气,偷陕地道:“风南瑾,匡不得天下人人都泊你,很漂亮的一

    仗呀,你不当皇帝真是太可借了?

    “有事吗?’风南瑾淡淡地挑眉。

    流云笑吟吟地道:“只是提醒你,公主的失忆很不寻常.

    “多谢.’南瑾借字如金,转身便想离去,他不想和女儿国的人多打交道,即便这个男人

    给他印象还不错。

    流云倏然正了正脸色,说道:“风南瑾,你应该知道她失J一Z是人为造成,除此之外,身体

    也被中了盅,你要有心理准备。

    南瑾眉悄微挑,这一点他第一晚潜进流苏房间为她把脉就知道了,这种蛊毒难不倒他。

    “龙雪梨身边应该有南疆纳兰家的人帮她吧?’南瑾问道,这种蛊毒他知道来源,除了纳

    兰家,没人能养得出这种盅。

    “你果然见多识广,没错,是纳兰家的蛊毒,但不是纳兰家的人,丽王曾经仕自疆住过一

    段时间,习得这种巫术,无清就是个例子.这也是皇上迟迟不敢强行掳人的原因,听说你医

    术无双,可有办法医怡?’流云问道。

    “这种蛊毒我能解.’南瑾说道,龙雪梨想要日清来控制他们那就大错了,他喝毒约和喝

    水没区别,而流苏身上的毒,他能解,至于记忆,顺其白然就成。

    流苏这一生毕竟痛苦多过陕乐,忘了也好,虽然有些遗憾,可他宁愿她现在这样,没有那

    么多痛苦的牵绊,不用想起那些不开心的日子,他宁愿她不记得曾经如何爱他,他们曾经的幸

    福,彼此的守护。记忆可仁枪日造,只要她还是苏苏,他便永远是风南瑾。

    “如此便好,我有个不清之请,你能帮无清解吗?’流云诚恳地说道。

    “凭什么?’南瑾冷笑,先不说他不知道无清中了什么毒,单单是无清这个人,他就不想

    救.

    流云露出一丝那气的笑,像是讨债似的,“当日公主在扮莫北海船只触礁,是我救了她一命

    ,这份思清,可比天高哦,若不是我凑巧看见她在水里挣扎,她早就死了,看在这份救命之思

    如何?”

    南窿脸奋一紧,这事他从未听说过,流苏什么时候在扮莫北侮触礁了?一想她独白在侮上遇

    险的画面,他背脊是发凉,那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方,死了者刚受人知道。

    该死的,仁)后一定要禁止她碰触船只。

    “你不信啊?’流云夸张地喊着,一脸你是无赖的表清,“也就前短时间的事清,她一个

    人伤心得好似被抛弃一样,你不信你问问她啊,别这么赖账.

    南瑾冷情地瞥他一眼,重重一哼,“她是你主子,救她是天经地义,有什么思清的?”

    流云沉默,心里暗骂,他怎么这么难缠啊,气死人了.

    南瑾冷声道:“你告诉龙浅月一声,我和苏苏暂时不去皇宫,你们给我看好小白,少了一

    斗良毫毛别我翻脸不认人.

    “那你们去哪儿?’流云在他背后喊着。

    南瑾头也不回,冷模的声音飘在夜空中,“龙无清的毒,等我回来再说.

    流云笑了,他言下之意是愿意给无清解毒了,看来这人谁的清面不看,一定看公主的清面

    ,日后得好好利用。

    无清的毒解了,他和情风也该和好了,纠缠了十年,痛苦了十年,已经够了?

    今晚的王府守卫非常森严,无清亲白把守,离紫月阁不远,而情风也在,他回来的时候无

    清和情风不知在争执什么,看那架势,好似马上就要开战似的,见他回来,倒是很有默契的分

    开,又队复了各白冷静的样子。

    南瑾对他们视若无睹,直接走进紫月阁,情风肇眉,无清疑惑,冰山似的绝色窖颜闪过一

    抹诧异,这个时候他怎么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两人相视一眼,就看见一名侍卫匆匆回来,在无清耳边说了句,无清睁眸,冷模地点点头

    ,那侍卫便退下去。

    扬手,埋伏在四面八方的王府侍卫团团围住紫月阁,在他动的同时,情风也同时挥手,同

    样一批黑衣人从天而降,阻拦在他们前面。

    “你想做什么?’情风冷声问道,他们两翻起脸来,那都是真刀真枪,畜不留清。

    “闪开.’无清冷喝,弯刀出鞘,琴亡湛湛,在情白的月光下显得分外凌厉,修长的身子

    站在那儿,如夺命修罗般。

    “无清,再这么下去,终有一天,我会死在你手里.

    “那也是你的荣幸.

    弯刀冷指,王府侍卫也纷纷拔出兵器,于此同时,皇家侍卫也纷纷拔出兵器。

    两队人马,剑拔弩张.

    紫月阁里,冬儿早就休息了,流苏在灯下看书,她悠闲地靠在暖塌上,几缕秀发垂在胸前

    ,添了几分墉懒舒适的味道,表清宁静如水,正专注地看书。南瑾进来看到的便是这副迷人的

    画面,冷了一晚上的脸微微暖了,掠上几分笑窖。

    流苏听见脚步声,抬头看见他,匪了一下,直起身子,诧异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宁

    南瑾走过去,一斗叫吞起她的手,微凉的掌心触碰到流苏温暖的小手,顿感安心,他淡然道

    “先离开这儿,我再详细和你说.

    梳办还在陇虑中就被他拉出紫月阁,外头两帮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