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3

_分节阅读_25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马一触即发,流苏也顾不上晾讶了,下意

    识握紧南瑾的手

    “别泊,有我呢.’声音坚定有力。

    流苏领首,看向无清,问道:“无清,你这是做什么?

    “公主请恕罪.’无清冷声道,并无半点移动的意思。

    “龙无清,这是皇上和王爷的意思,你敢阻拦吗?’南瑾冷声道,这是一阵脚步声越来越

    近,龙雪梨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除了流苏和南瑾,众人纷纷行礼。

    龙雪梨面帝微笑,“风堡主你误会了,我让无清拦下你们,主要是想亲白送你们一程.

    这话说得人毛骨谏然.

    龙雪梨从袖子里拿出口琴,微微一笑,那笑意不达眼底,有些森冷的狠绝,放在嘴边,吹

    奏起来,南窿脸奋一沉,工刻点丁梳办身上几处穴位,情风暗道不好,向龙雪梨出剑是的不敬

    之罪,可他可日胎微减弱口琴的声音,当下挥手,手下的黑衣人拔剑纷纷砍向王府的侍卫,他

    宝剑出鞘,也和无清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兵器相撞的声音,口琴声,喊杀声,渗叫声交织在一起,非常棍乱

    南瑾的金针准确地刺入流苏的肩膀两处穴道,“风南瑾,你在做什么?

    口琴声断了一下,龙雪梨冷然的声音透呈寸月月棍乱的声音传了过来,“风南瑾,你做什么

    者刚受用,除非你跪着求我,认错,否则我让她永受纹心之苦,直到玉愁渐渐衰褪而死.

    “即便我死,也不会让他跪着求你.’梳办涪意识升腾一股怒气,好似白己被羞辱一般,

    直到她反应过来,才发现白己说了什么,愣愣地看着南瑾。

    南瑾一笑,倏然色变,流苏的脸色爵间涨红,他赶紧搂过她,又迅速地点了她几处穴道,

    减缓盅虫苏醒的时间。

    一片刀光剑影中,映得流苏的脸扭曲成一团,玉脏六腑如在油锅里煎着,尖锐的痛让她差

    点昏过去

    “苏苏”

    “啊’凄厉的一声叫声喊得自瑾心头钝痛,口琴声越来越急,流苏的痛苦越来越沉,

    时而如火烤,时而如冰冻着。

    冰火两重天.

    耳膜一阵阵锐利的痛,眼睛也开始如火烧一般,四肤开始沉重,喉咙如无数银针在扎着,

    连呼吸也开始不畅顺

    “南瑾’流苏发出声声凄厉的渗叫声,此等酷刑,就算是意志坚硬的男子也承受不住

    魔音穿耳,盅虫苏醒。

    南瑾拔下她头上的朱钗,狠狠地在手腕上一滑,鲜血如泉般涌出来,送进苏苏嘴边,腥甜

    的味道让流苏反感想要推开,南瑾厉喝一声,“喝下去.

    他的鲜血能解百毒,虽然不能把盅虫引出来,却是盅虫最美味的食物,先用血养着它,流

    苏便不会痛苦。

    “我不要你疯了陕点止血.”

    “止不住了,为了我,你也要把它喝下去.’南瑾二话不说,用手腕堵住她的嘴,让鲜血

    流入她喉咙。

    南瓜千万别找我,这素南瑾白己干的好事,和我无关哈二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89章

    。所有人者『被这一幕晾呆了。  鲜血从流苏的唇边一点一点地流下来,染红了荷色的衣裳,流苏拼命地想要抗拒,却被南

    瑾漆黑坚定的眼睛所震嗓,那是不窖忽视的强硬,大口大口的鲜血被他强硬地灌进她嘴曰里,

    直到体内的疼痛减缓

    莫名的伤痛灼烧着胸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灵秀的眼睛呈滚滚而下,眼神乞求着他,赶陕

    止血,南瑾却无动于衷,执着地以白己的鲜血养着她体内的盅虫,只有这样,苏苏才不会痛苦

    情风无清等人从一片棍乱中停下来,龙雪梨的口琴声越来越急了,如狂风暴阴纷纷洒落,

    时而又如金戈铁马,杀戮残酷的战场。音乐汇聚成一道猛烈的光束,狠狠地打在她的心脏上,

    激起一阵暴风雪般强烈的痛。

    “啊’梳办险叫,牙齿几乎咬进南瑾的肉里,倏然又松开,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不要这样南瑾,求求你,不要这样.

    J自痛盖过肉一一体上的痛,把她彻底淹没,流苏限不得时间陕点流走,这一幕赶陕过去。

    龙雪梨微微肇眉,诧异地看着不再择扎的流苏,琴音愕然而止,流苏体内的盅虫已经完全

    复苏,正在贪变地吸吮着南瑾的鲜血,锐利的痛缓缓地减弱

    “够了,够了’流苏用力地推开他的手,那股锐利的痛已经减缓,她隆子本就坚制,

    锐利过后的余彼尚能承受,反倒是南瑾,脸颊有匹齐自,红唇如失色

    她也顾不得擦去唇边的血迹,用绣帕捂着他的伤口,眼伯滚滚,心如刀纹,“傻瓜风

    南瑾,你真是个傻瓜.

    好心疼啊

    J自疼得限不得这个伤口是划在自己身上。

    情风冲了过去,南瑾已经扎了银针止血,血流如注的场面工刻停住,他的鲜血还很珍贵,

    不能浪费一书氰

    “风南瑾,你没事吧?’情风目睹这样渗渗烈的一幕,深深地被震憾着,要知道有些盅虫

    以人血为生,一吸就会把整个人者『吸干,他这种义无反顾的决绝,有可能送上白己的隆命.

    “无碍.’南瑾淡淡地道,伸手镇定从窖地擦去流苏唇角的血迹,微笑道:“不疼.

    南瑾转头,已是一副君临天下,果决冷模的王者之相,狠辣地道:“龙雪梨,这笔账我会

    十倍百倍地还给你一

    说罢打横抱起流苏,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走出王府,龙雪梨不可置信地低喃,“他能止住我

    的盅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情风看了无清一眼,欲言又止,最终帝人追出王府门外,喊住南瑾,“风南瑾,你要把公

    主帝去哪儿?”

    流苏经过一番剧烈的折腾,体内透支,尖锐的疼痛还有余彼在回荡,体内好似有什么东西

    在冰冷地穿校,流苏毛骨谏然,疼痛的余彼在减缓的同时倏然又涌上来,流苏把头埋在南瑾胸

    口,紧紧地咬着下唇不出声,她害泊南瑾又不顾一切地划开手腕让她喝血。

    倘若知道他会那么疯狂,她咬碎牙眼也不会露出痛苦.

    “暂时离开,我得帮把她体内的盅虫引出来.’南瑾肯定地道,感受到流苏倏然僵硬的身

    体,袖脸奋一紧,低头看了一眼坏中的女人,她整张脸者『埋入他胸膛,看不见她的神色,南瑾

    知道她定在忍受着,她可以忍住不叫痛,却阻止不了身体僵硬的反应,盅虫造成的余彼还在,

    还要让她煎熬一会。

    “替我照顾小白?’南瑾匆匆道,抱着流苏回客栈,萧雏在皇宫里还扮受回来,只有如玉在

    ,见到他们这副狼狈的模样大吃一晾。

    南瑾来不及解释,让如玉下去准备马车和几味药材和简单的干粮,裘衣等,他抱看梳办回

    房,便走便急喝:“松开嘴,别咬伤白己.

    轻柔地把梳办放在床上,南瑾匆陀给她把脉,松了一口气,盅虫终于吃饱喝足又沉睡了?

    “你的手’流苏刚刚喊得太渗烈,嗓子疼得厉害,声音沙}R,顾不上白己咬破的嘴唇

    ,起身想要看看南瑾的手

    手腕上划了好大一道口子,梳办看着又心疼了,想要责骂,可话到嘴边又硬在喉咙间,心

    如针扎似的疼。

    一定很疼

    “我是大夫,白有分寸.’南瑾温言宽慰着她。

    流苏明白淡然背后的深意,心中更是难受,kti-I德何能,让他如此拼命?他不是说不认识

    她么?她还打了他一巴掌,不是还在生气么?

    若刚刚那疯狂的举动叫有分寸,那天下人要理智做什么?

    “怎么办,我去拿纱布给你包扎一下.’梳办想哭下床,脚下一软,南瑾眼明手陕,很陕

    地扶着她。

    “你躺着,盅虫每苏醒一次就会透支你的生命一次,你乖乖给我躺着,我让你做什么,就

    做什么,其他的别担心,苏苏一切有我,我会把它引出来的?’南瑾沉声保证。

    “姨娘为了控制我,所以才给我种盅虫么?我只是她手上的一枚棋子,用来要扶你们的是

    不是?’梳办低低地问,她心思玲珑,今晚的事清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原因。语气里充满了对白

    己的厌恶和白责,这种负面的清绪让她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不关你的事.’南瑾的声音永远那么安定人心,他握看梳办的手,说道:“傻丫头,你

    什么错者『扮受有.

    世上总有一个人对你而言,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不管她身上发生什么,你者『会去包窖,去

    承担,坚定地告诉她,你没错。

    因为独一无二,无人取代,你会将她的一切包窖,连白己者『不知道底线在哪儿.

    对南瑾而言,苏苏便是这样的存在.

    “你若是平凡的百姓,这一生就不会这么坎坷,或许上天赐给你一个尊贵的身份,同样给

    你一份严苛的考验,会活得比别人艰难。归根究底是因为你的身份引起,你不能选择你的出生

    ,正如我也不能选择我的爹娘,只能漫漫接受考验,这者『不是你的错,从头到尾,你者『是无辜

    的,不要白责,也不会魄疚,把别人的野心来惩罚白己,嘈限白己,是愚羲的行为,那我做的

    一起岂不是毫无意义?”

    “我做这么多,不是想要让你魄疚和白责,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情楚了吗?’南瑾看着她

    的眼睛,沉声道,眼光如最坚定的金刚石,给流苏晦涩的灵魂射入一缕灯光.

    温润灵秀的指尖擦拭她脸上微冷的泪,南瑾一脸严肃,口气霸道,“不许哭,我讨厌看见

    你的眼泪一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