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4

_分节阅读_25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看见她流泪,会痛.

    流苏擦去脸上的眼泪,小心翼翼地捧过他的手,感觉那血红的伤口正在张牙舞爪地看着她

    ,流苏心疼地低喃,“别在做这种事了,我会窒息而死的?

    肉一一体上的痛比不上心痛,流苏情楚地记得滚烫的血液流入喉咙间,她心脏如被人撕裂

    般,不由白主地心痛。

    南瑾犹豫一下,决定诚实告知,“在去雪山的途中,你者『要喝着我的血养着它.

    晴天霹雳.

    流苏俏脸碎然发白,捧看}r}}}}}}.晾恐地睁大眼睛,猛然摇头,“我不要,我不

    要你会没命的”

    她虽然痛得理智棍乱,也情楚地记得刚刚她喝下了很多血,若一直喝他的血养盅,那得要

    多少血液啊,他会死的.

    南瑾双眸定定地看着她,沉声道:“我会用银针控制盅虫的苏醒的时间,它第一次苏醒喝

    过我的血,第二次也必须得喝,不然它对你玉脏六腑的损伤不可估量,盅虫发起狂来非常可泊

    ,我不想它伤害你。所以,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没得选择,直到我把它引出来。我不会

    死,什么大风大浪者雕圣过了,难道会在阴沟里翻船么?这条恶心的东西我还养得起.

    “一定要这样吗?’梳办叹着唇,沉静地看看自瑾,也不问他为何要去雪山,她沉稳

    而坚定地道:“我会忍住的?

    不喝他的血,她也能忍受得住,流苏的眼光坚定起来,她不忍心伤害南瑾,之前对他有迷

    惑,有坏疑,也有气喷,却在看见他划开手腕的那一刻者『烟消云散,只剩日两炳的心痛。

    有的人,早就深深地刻在你的骨血里,灵魂比身体更早一步做出反应。

    南瑾不想在这件事上和她多费口舌,有些事,他做不到?

    比如说,看见她受伤

    又比如说,爱她

    无所不能的他,也有做不到的事清.

    “风南瑾,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流苏此刻已经确信他们是认识的,对一个陌生人,他

    不可能会付出这么多,看他冷厉的眼光就知道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善心人士,他们的关系一定

    很密切?

    是清人,还是夫妻?流苏心里只涌出这两个念头,会是哪一个?

    光是这么想着,就如清窦初开的少女,雀跃不已。

    南瑾沉默了下,什么关系

    是他遗失的肋骨啊.

    “自己想吧.’南瑾听到白己淡然的声音,他站起来,从行李中拿出一条纱布,流苏接过

    来,细心地给他的手腕包扎着。

    “不上药吗?’流苏抬头问,停下手中动作,自瑾摇头,“只是小伤而已,不用上药.

    上了药,还得再划开,何必麻烦.

    流苏领首,认真地帮他包扎着,南瑾犹豫了下,伸手帮她梳理凌乱的发丝,微微笑了,这

    样就很好,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伸手就能握着碰触她暖暖的肌肤。

    悬着的心也回归原处.

    遇上苏苏,他真的打破好多原则,简直是丧权辱国了,可谁计袖心甘清愿呢.

    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肯为之付出所有,生死无嗅,一旦牵手,就不想放手.

    “苏苏”

    “嗯?

    流苏抬头,阴影扑面而下,暖昧朦胧,南瑾吻上她的唇,银转吸吮,强烈却又不是温柔,

    强曝却不是柔清,梳办紧张得抓住他的手,浑身战栗,背脊如窜过一阵电流,酥麻得心厚,流

    苏捂着心口,倘若不捂着,它便会跳出心脏一样。

    眼光跳跃上少许火光,她就是毒瘾,一沾就停不下来,自瑾哭化尽所有的力量才能克制心

    中的蠢蠢欲动,他知道,现在他想做什么,流苏一定不会反抗。

    他夹然讨厌起什么谦谦君子来,白己妻子就在坏里,被吻得脸色红润,他却要当柳下惠?

    真是酷刑?

    “这回不打人了?’南瑾克制地松开她,呼吸略微乱了节拍,微笑戏谑,上次那巴掌打得

    很用力的?

    流苏脸蛋红得可明简出血来,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被吻得东西南北在哪儿者『不知道了,

    丢脸地低喃,“忘了.

    南瑾笑了,露出这些天最干净的一记笑窖。

    “南瑾,你脸色很苍白,我去让叫人煮一杯红枣水给你喝好不好?’流苏疼借地看着他微

    白的脸色,覆着的睫毛下,青黛构计人心疼板了,他多长时间没好好睡过觉了?

    南瑾也不逞强,点点头,流苏从床上起来,体力已经队复了些,下床出房,让小二去煮红

    枣水,又吩咐他给她准备一袋腌制的红枣。

    虽然下去准备,流苏返回房间,南瑾只坏在床上假寐,养精蓄锐,多日来四处奔彼的疲惫

    ,皇宫一场全神贯注的仗,透支他所有的精神,本来这一路上就没怎么好好休息,南瑾不得不

    承认,他不是神,累得沾床就想睡,可心里又记挂着流苏体内的盅虫,他能睡着才奇匡。

    流苏坐在床沿,匪匪地看着他,闭着眼睛,遮去眼光冷厉和柔清,梳办看着这副精致的玉

    官,心里什么滋味者『有,有些怨限白己,为何记不住他们之间的一点一滴,哪泊是一个画面也

    好。

    她白己者『讶异,她者『默认他喊她苏苏了,潜意识已相信,她是他的苏苏.

    南瑾睁开眼睛,见她一动不动地看白己,微微一笑,“怎么了?

    流苏摇摇头,敛去眸中清绪的涌动,浅笑道:“你长得真好看.

    南瑾一向讨厌人家说他的样貌,也只有流苏这么说,他不会觉得反感,反而顺着她的话打

    趣,“看上我的皮相么?

    流苏实在地点头,“不行吗?

    “真是伤人心呐?’南瑾笑了。

    “南瑾,你说说我们日消百的事好不好?’说不定他一说她就能记住了,梳办想哭回想起什

    么,可每次回忆者『是一片空白,不管她怎么努力地幻想过去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如何相处,

    脑子也是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很檐糕,就像午夜梦回,想要努力抓住微笑却空无的手心,只有

    满满的凋限和遗憾。

    她急切地想要知道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至少回J一Z起来,不是这么空白。

    “我说的你便信么?

    “苏苏,听着别人讲故事不如白己去探索,你有没有过去的记忆对我而言者『是一样,没什

    么分别,不要执着于过去发生什么,也许过去会有一些你不想面对的难堪和痛苦。这样就很好

    ,活得没有负担和为难,请你原谅我的白私,我宁愿你是现在这个样子,过去的者『让它过去,

    起码现在的你,只对我负责,没有负担和猜疑.’这是南瑾第一次对苏苏说出心口艰涩的心清

    ,那段她身份暴露的日子,患得患失,不断猜疑的日子。

    明明知道流苏爱他,却不敢肯定,萧绝在她心里还有什么样的位置,他从未坏疑过流苏的

    真心,却又忍不住地想,她心里也许还爱着萧绝。

    请牢记本站网址:胃胃胃T对已哑T

    流苏永远也不知道,她在他坏里,梦着喊萧绝时,他有多痛.

    像是钢丝禁锢着心脏,一点点地收紧,掐得鲜血淋了离。

    上京那会儿若即若离,偶尔陇虑出神,总是喜欢白己一个人待着,不知箱在想什么,南瑾

    有时候有股少年般的冲动,想要摇醒她,问问她心里到底怎么想。

    若是要他,别这么冷模,若是要萧绝,那就给他个痛陕.

    而他什么者『不能做,只能苦涩地看着她日渐一日的安静,夜里听到她哭位,他便一夜无眠

    ,控制不住心绪浮动,他很情楚地知道,苏苏是为另外一个男人而哭。

    这比听到办办说不爱他还要让他难受,身份揭发之后,他敏感地感受到办办有些不一样,

    变得陇郁,变得沉默,眼里总有拂不去的悲伤,好似她身上发生什么渗烈的事而他一无所知。

    他宁愿苏苏把一切都摊开来说,可流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面对,解决,置他于不顾,这曾经让他很失望。

    却又因为流苏进宫前的一句我爱南瑾,又轻易地原谅她.

    世事总是这么可笑,他白幼仗着晾才绝艳而傲视天下,却栽仕办办手里。

    那段日子是他有生日沐最台涩的日子,最姆涩的日子,天总是灰沉沉的,没有阳光,他像

    在一片迷零中徘徊,急切如渴望着阳光来临,甚至是暴雨他也愿意,总好比过独白一人在喘喘

    不安,恐院徘徊,他讨厌这样患得患失的清绪。

    习暖于掌控一切的风南瑾唯独对这件事,失控了?

    可若爱清能控制,那便说明他从来没爱过.

    爱清一旦得到过,就会害泊失去,不管多洒脱,多睿智的人也逃不开这个魔咒,除非你能

    一生不动清。

    “南瑾,我是不是伤过你?’流苏迟疑地问道。

    南瑾眸光一闪,她仍然这么敏感,不管是仁峭百,还是现在,因为受过爱清的伤,所仁)在感

    清的上,她一直很被动,又很敏感,这是他早在很久很久仁峭百就知道的事清。

    “扮受有.’南瑾看着她忐忑的眼光,露出计人信服的笑窖,把一切浮动的清绪掩藏起来,

    伤过,但已经因为一句我爱南瑾而痊愈。

    只是不想触碰那段苦涩的日子,拒绝那个曾经濡弱的白己罢了?

    流苏松了一口气,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问道:“我仁峭百是不是很喜欢你?”

    “白己去想.我又不是你,怎么知道?’南瑾狡猾地把问题丢回给她。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梳办紧张地握着拳头,忐忑地等着他的答案。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